《女人本色》

25、父女重逢

作者:金石

夏敏回到饭店,彩凤和玉香见她眼睛红红的,以为又是跟黄永伟发生了冲突,悄悄问她,她说:”不是的。他是来告诉我,我爸爸还……还活着……”说着,眼泪又止不住流出来。彩凤说:“嗨,这是大喜事呀,该笑才对!”玉香说:“那你还不快去找你爹啊!”

这句话提醒了夏敏,她想了想,说:“那饭店的事你们就多操点心,我乘明天一早的火车去。”

夜晚回到家,她把事情告诉大旺娘和夏遥。大旺娘也很惊喜。夏遥说:“妈妈,你不是说外公已经死了吗?”

夏敏说:“那大概是别人传错了消息。我也是现在才知道的。”

夏遥睡着以后,夏敏收拾了一下东西,见大旺娘坐在被窝里,心事重重的样子,就坐到她床边,柔婉地说:“妈,我知道你的心事。我会回来的,你放心好了。”

大旺娘说:“你要是能带着遥遥跟你爹一起过,那是最好了,我怎么能拖累你呢。”

夏敏说:“你别这么说。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一家人。”

大旺娘听了她的话,安心睡了。

夏敏却一夜未眠,天还没亮,她就赶到火车站,坐上了到省城的火车。

火车傍晚到省城。夏敏虽然是出生在这个大城市的,但她两岁就离开了,对这里全然没有印象。她拿着地址到处问人,转了几道车,找到省政府附近的一幢高楼。她走到三楼,站在305室门前,举手想敲门,心却跳得厉害。她闭着眼睛定一下神,才鼓起勇气去敲门。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相貌端庄的女人。女人望着夏敏,眼神有点疑惑,语气却很温和:“请问你找谁?”

夏敏以为找错了地方,期期艾艾地说:“夏……夏孟清……是不是住在这里?”

女人说:“噢,是的。请进来吧。”又扭头对里面说:“盂清,有人找你。”

夏敏跟着女人走进去,看见一个鬓发苍白、面容清瘦的老人脚步滞缓地从书房走出来,正是她日思夜想的父亲。她心中一酸,泪如雨下,喊道:“爸爸,……”

夏孟清愣了一下,眯着眼睛盯着夏敏看了看,立即认出了女儿,快步走过来,紧紧抱住她,泪流满面,喃喃地说:“夏敏!夏敏!我的女儿!”

父女俩拥抱着,父亲的泪水落在女儿的头发上,女儿的泪水润湿了父亲胸前的衣服。

夏孟清先收住了眼泪,把站在旁边的女人介绍给夏敏:“这是你萧阿姨。”

女人说:“我叫萧林。”她拉住夏敏的手,端详着她,笑道:“是像夏盂清的女儿。我常听你爸爸说起你,我想象中的你就是这样的。现在你们父女团圆,这真是太好了”

夏敏已看出她是父亲现在的妻子,也看出她是一个大方得体、有知识的女人,就有了几分亲近的感觉,含笑叫了声:“萧阿姨!”

夏盂清把夏敏带到书房,萧林端来茶点,就退了出去。父女俩讲起各自的遭遇,恍如隔世。夏孟清说他被洪水冲走后,并没有淹死,可能是讹传,也可能是那个黄主任故意造谣,好让夏敏死心。他平反后,到研究所当研究员。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山里去找女儿,从东山公社找到西山公社,听说女儿为了他嫁给了一个侏儒,又听说女儿跳河死了,心中极其悲苦,但又不肯绝望。就在黄家留下自己的地址。他听夏敏讲她跳河以后的事情,知道她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些,又知道有了一个外孙,方感到一点欣慰。

夏敏问他身体好不好,他说:

“我别的病倒没有,只是在农场的时候得了关节炎,现在走路不太方便。”他告诉夏敏,萧林把他照顾得很好,她是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三年前跟他结婚的。

父女俩谈着谈着,不觉东方已经发白。萧林敲门进来,端着早点。她对夏敏说:“吃了早点,你们先睡一会儿,然后我和你爸爸陪你出去玩玩。”夏孟清拉开窗帘,指着远处树影倒映的一片湖水,对夏敏说:“你还记不记得,你生出来刚满一百天,我就带你在那里游过泳。”夏敏摇摇头笑道:“那么小,我能记得什么。”父亲的慈爱让她恍惚觉得又回到了孩提时代,过去所受的一切苦难仿佛都在这片慈爱中消融了。

夏盂清和萧林陪着夏敏在省城玩了两天。这两天是夏敏有生以来最开心、最轻松的两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