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7、说亲

作者:金石

过了夏天,夏敏快满十七岁了。

她从小跟着父亲在小山村长大,吃的是粗粮和缺油少盐的蔬菜,说不上什么营养。但是她长年在地里劳动,山里的水和空气又清新纯净,因此身体发育得很好身材虽不醒目,看起来还略偏于清瘦,内里却很柔圆,已显出日渐成熟的体态。

乡村兴早婚。像夏敏这样年纪的女娃子,一般都已出嫁。春生的未婚妻比夏敏还小两岁,两家已议定来年年底成亲。夏孟清的身份特殊,没有人会来向他女儿提亲。夏敏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将来的婚事。她觉得那是太遥远的事。她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心里也羡慕保尔和冬妮娅那样的恋情,偶尔夜里半睡半醒时,也有过朦朦胧胧的幻想。清早起来下地干活,那些幻想就像山间的迷雾一样,被晨风吹得大影无踪。她和春生虽要好,那只是两小无情,井不曾想过别的什么。况且春生早已定了亲。

夏敏以为太遥远的事情,不料却早早的发生了。

一天中午歇工的时候夏敏坐在田头树下,正吃着早上带去的红薯。

腌菜,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公社妇联的刘主任。她把夏敏叫到一边,悄声说:“黄主任让你到公社去一趟,我跟你们队长打过招呼了,你快跟我走吧。”

夏敏问:“有啥事?”

刘主任说:“大概是你爹的事有啥消息了。

夏敏心里一阵紧张,把吃了一半的红薯放下就跟她走了。到了公社,黄主任笑呵呵地请她坐,又给她倒水,很客气。夏敏顾不上喝水,急切地问:

“我爸爸是不是有消息了?”

黄主任示意刘主任把门关上。他脸上的笑容也和门一起关上了,神情严肃、又有点神秘地说;“你爹的事啊,现在是可大可小。大呢,搞不好能判个死刑。小呢,可能判个两三年,也可能还和以前一样,回这儿来监督劳动

夏敏听到“死刑”两个字,心头一震,眼泪潸潸流下来,哽咽着问:

“那……那要怎样才能小……小呢?”

黄主任说:“上面来调查你爹的情况.要我们公社写个材料。咋样处理你爹,关键就看这材料写得咋样了。”

夏敏恳求道:“黄主任,刘主任,我爸爸是好人,求你们帮我爸爸说说好话吧!”

黄主任皱着眉头,叹口气。摇着头说:“唉,不是我们不肯帮你爹说好话,这可是个立场问题啊!我把这事告诉你,已经是犯了立场错误哩!

我是看你年轻,还能有前途,才告诉你的。上回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要斗私批修。好好跟贫下中农相结合,要彻彻底底地把自己改造成贫下中农,那我们就好帮你爹说话了……”

夏敏听不懂他的意思.睁着泪眼,迷惘地望着他。

黄主任却不再说什么,看着桌子上的马蹄表,拍一下额头说:“咳,差点儿忘了,我还有个会呢!小夏,这样吧,让刘主任再和你谈谈,我先开会去了。”说完,走出屋子,把门带上。

刘主任拉住夏敏的手,掏出手帕替她擦眼泪,很知已地说:“小夏啊,我们都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我们也都想帮你啊。黄主任不是说了吗,关键还是在你身上哩!只要你好好跟贫下中农相结合,公社就能把你爹的材料写得好些,你爹就有可能从轻处理。”

夏敏还是不明白:“我每天都跟大家一起出工,还要怎么结合呢?”

刘主任笑道:“傻妹子!有些话他们男人不好说,还是我跟你明说了吧。

你要是能跟贫下中农结婚,那才算是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彻彻底底相结合了呢。你跟贫下中农结了婚、以后生的娃子就是贫下中农,将来世世代代都是贫下中农……”

夏敏没料到她会说出这番话,不知所措地说:“你……你是说要我跟……

跟谁结婚?”

刘主任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小笔记本,从笔记本里抽出一张照片,递给夏敏:

“你看,这男娃子咋样?”

夏敏看看照片。是一个男青年的全身像,中等个子,梳着“两片瓦”式的中分头,说不上英俊,倒也算灵醒。刘主任说:“他是黄主任的侄子,就是黄主任他哥的娃子。他们家在西山公社,条件比我们东山公社可强多了。黄主任自己没儿子,把他当亲儿子一样。他还读过初中呢。他听黄主任说起过你,对你中意得很,也不嫌你出身不好。你要是和他结了婚,黄主任还能不帮你爹说话吗!……”

夏每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心里一片混沌。呆呆的不知说什么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