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8、处女身

作者:金石

春生跟着夏敏走下山坡,到了小溪边,又沿着小溪往前走。她一路都没说话,春生也不知说什么好。走到一片小树林里,浓密的树叶遮蔽了淡淡的月光,她在草地上坐下来,春生也跟着坐下来,坐的地方离她有两尺多远。她拍拍身旁的草地说:“你别坐那么远啊,坐过来点。”

春生坐过去一点,但是离她还有一尺远。她就自己挪过去,挨着他坐。初秋天气,衣裳穿得薄,他感到了她的体温,心扑扑跳起来。以往两人虽然常在一起,可是从来没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挨得这么近地坐在一起。他更不知道说什么话了,憋了一会儿,才说:“你咋把辫子剪了?”

夏敏说:“你知道我为啥把辫子剪掉吗?”

春生摇摇头说:“不知道。”

夏敏说:“春生,我问你—句话,你可要说心里话。”

春生眼睛不敢朝她看,望着小溪,说:“你要问啥?”

夏敏说:“你喜不喜欢我?”

春生没料到她问这话,嗫嚅半天,不敢回答。他是喜欢她的,可是爹娘早已给他定了亲,他怎敢流露真情呢?虽然他并不喜欢他的那个未婚妻。那女娃子长得很粗相,黑皮肤,矮胖胖的,一只眼睛里还长着白翳。

夏敏把他的身体扳过来,让他面对着她,眼睛直盯着他的脸,认真地说:“我问的这句话是很要紧的,你一定要回答我,好不好?”

春生感觉到她的眼光,心里忽然冲出一股勇气,抬起头,望着她的眼睛,说:

“我喜欢你!我从小就喜欢你!”

夏敏心里一阵感动,眼睛热热的,潮湿了。她双手抱住他,脸埋在他的胸前。

春生也抱住她,他的脸贴着她的头发,闻到肥皂洗过的清香,身上便觉得有一股热气在弥散开来。但是他只敢这么抱着她,不敢再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夏仰起脸,问他:“你知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结了婚要做什么?”

春生的心怦然大跳。他是知道男人和女人结了婚要做什么的,小时候在山里放牛就常看见野合的男女,也常听伙伴们绘声绘色地讲那种事。但是他不敢回答她。

夏敏用手抚摸着他的脸,说:“春生!

春生!你跟我做那个事吧!……”

春生身上那股热气终于冲决了堤防,炽烈地燃烧起来。他的每根神经每块肌肉都在勃勃地跳动,鼓胀。他粗重地喘息着,猛地把她按倒在地上,发狂似地亲她的脸,用颤抖的手解开她的衣裳,跟她做男人和女人结了婚要做的事。

夏敏闭着眼睛,眉尖微着着,眼角有一滴泪水,不知是欣喜还是痛苦。

春生瘫软在她身上,溢满全身的快意和热气渐渐消退,头脑便清醒了,心里忽然有点害怕,急忙翻身坐起来,低着头说:“我……我不该……”

夏敏也坐起来,在他耳边轻柔地说:

“你别怕,这是我自己情愿的。我知道你是定了亲的,我也不是要跟你结婚,你放心好了。”

春生听了这话,心里充满了感激,情不自禁地抱住她,哺响地说:“夏敏,你真好……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恍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剪掉辫子。她是为了他,为了她跟他刚才做的那件事情。那件事情剪掉了她的一段白壁无瑕的人生。于是他更加感激,更加欢喜。虽然心底还有一个模糊的疑问,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这样做,但是他不愿深想,只想紧紧地抱着她,享受初尝的柔情蜜意。

夏敏依依着他,像做完了一件大事,全身心都松弛了,心里一片空茫,明天的事,以后的事,什么都不去想。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空茫中醒来,微微觉得有些凉意,就说:“春生,我们回去吧。”

两人牵着手,沿着小溪和山坡走回去。

一路走走停停,总是春生忍不住要亲她,抚摸她,她也就温柔地回应他,让他心满意足。

不长一段路却走了很长的时间。快到夏敏的屋子了,春生又搂住她,亲她,恋恋不舍,不愿离去,似乎忘记了伯被人看见。夏敏轻轻推开他,说:“明天还要出工呢,回去睡吧。”

春生说:“那明天……”

夏敏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她不回答。

春生仿佛有点失望,朝自己家走了几步,又停下来,说:“要是我们能结婚,那该多好!”

夏敏摇摇头,仍然不说话。她望着他推开他家的门,悄悄掩进去,心里一阵凄楚,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