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本色》

9、结婚证

作者:金石

天刚蒙蒙亮,夏敏就起床了,梳洗一下,随便弄点东西吃了,就出门到公社去。她既已拿定主意,就想让黄主任尽快把父亲的材料搞好,父亲或许能早点解脱。

到了公社,她看见黄主任披着一件洗白了的旧军装,双手叉着腰,站在办公室外面,像是刚起床的样子。黄主任也看见了她,满面笑容地向她打招呼:“小夏,你来了?吃过没?”

夏敏没接他的话,径直说:“黄主任,前天刘主任跟我说的那个事,我已经想好了。你能不能快点把我爸爸的材料搞好?”

黄主任一听,笑得更加开心了,连声悦:“不忙不忙,先进来坐吧。”

夏敏跟他走进办公室,他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说:“我就说你是个好青年嘛!关键是狠斗私字一闪念,私字斗掉了,思想就通了。好,你坐一会儿,我这就去找文书准备材料。”

黄主任走出去了,夏敏坐着等候。

没过多久,刘主任一阵风似地跑进来,朝夏敏拍着手笑道:“好妹子,恭喜你啊!”又拉住夏敏的手,把她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会,说:“你咋把辫子给剪了?懊!要做媳妇了,是该跟做姑娘不一样。嗯,怪漂亮的嘛!”

夏敏做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刘主任叽叽呱哌地说了一阵,把话转到正题上来:“妹子,这事你既然同意了,黄主任的意思呢,尽量早点办。咱们现在都是干革命,也不讲什么黄道吉日,你看,明天就去打结婚证,好不好?”

夏敏说:“只要把我爸爸的材料搞好了,随便啥时候都行。”

刘主任高兴地笑道:“好妹子,真爽快!”

黄主任进来了,手里拿着一叠材料,朝夏敏扬了扬,说:“你看,都搞好了。”

夏敏接过材料,一页一页仔细看下去。材料上说,夏盂清自从下放到本公社监督劳动以来,表现一直很积极,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又说,夏盂清的女儿能和贫下中农子弟结婚,也说明他的思想巳经改造好了。材料的末页盖着公社的大印,每页之间还盖着骑缝章,很正规的样子。黄主任说:“这样行吧?”夏敏想了想,说:“这材料有用吗?”

黄主任正色说:“咋会没用呢!上级最重视基层组织的意见,咱们公社大小也是一级政府呢!你放心吧,这材料一送上去,你爹准能从轻处理。我马上叫文书发出去。”

夏敏不再说什么了。刘主任说:“那就明天来打结婚证吧!妹子,你娘家没什么人,我就算是你娘家的姐姐吧,我明天去接你,陪你一起来。”

夏敏点点头,站起来要走。黄主任忙说:“就在这儿吃饭吧!”夏敏说声“不了”,就匆匆走了。

晚上,她一个人在屋里收拾东西,把父亲书箱里的书一本一本理好,又整理旧皮箱里的衣物。刚收拾完,听见春生在窗洞外面小声叫她。她去开了门,向他招招手。

春生进了屋,反手把门关上,问她:“今儿你咋没上工?是不是人不舒服啊?”

夏敏知道他是担心昨夜那个事,就说:

“我没事,我是到公社去了一趟。”

春生猜想她是为她父亲的事去的,就不再问什么,把她拉到怀里,紧紧搂住,低下头去亲她的脸。她闭上眼睛,让他亲。他的气息渐渐急促,把她抱起来,抱进里间,放到床上,一边亲她,一边急不可耐地去解她的衣服。她却像忽然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轻轻推开他的手:“春生,不要……”

春生说:“你咋啦?我这一天都在想你……”

更敏坐起来,理一下头发,说:“我要结婚了。”

春生大吃一惊,像被兜头泼了一瓢冷水,张口结舌地问:“你……一你要跟谁结婚?”

夏敏说:“我也没见过他,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春生,你别问了,以后你会知道的。”

春生一脸困惑、苦恼的神色。夏敏站起来,捧住他的脸,在他的嘴chún上来了一下,然后拿起枕边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放在他手里:“这本书送给你。你回去吧。”

春生拿着书,默默地走了。他不明曰,昨天夜里夏敏为什么要把那道幕拉开,现在却又把它合上。夏敏望着他怏怏地走出去,心里一软,差点想喊住他,终于又忍住了。

第二天一早,刘主任果然坐着一辆手扶拖拉机来接她,陪她去登记结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本色》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