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第38节

作者:贺享雍

太阳快落山了,西边的红霞把江面儒染得一片涸红。两岸的楼房,江中帆船的桅杆,都被夕阳牵扯得长长的,斜斜地投在水面上。

文富站在河街往码头走的石梯边,眺望着江水中动荡不安的倒影,还是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该去看玉秀。

半下午时,当文义带来了玉秀不幸的消息后,立即在他和余忠老汉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涟漪。余忠老汉听了,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却用了幸灾乐祸的口气说:“该背时,这是天报应!”

文义非常不满意父亲的态度,立即反驳说:“爸,人人都有三灾八难,你咋能这样去看人家的不幸?”

余忠老汉生气说:“我这样说,还算是客气的。依我的蛮性,恨不得到她门上去,大骂一顿呢!”停了停,又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有几个忘恩负义的人,会有好报应的!”

文富却一直没说话,他捧着头,痴痴地望着墙壁。可内心里,却像打翻了的五味瓶,说不出什么滋味。他不知是该怜悯她,还是该像父亲一样幸灾乐祸。一会儿,他觉得她可怜。一个女人,丈夫进了监狱;孤苦伶仃住在城里,实在值得同情了。这时,他内心的怜悯心就占了上风。一会儿,他又想起她突然不明不白地抛弃自己,给自己和家庭造成那么大的伤害,他又在心里怨恨起她来,觉得上帝的这种惩罚,一点也不过分。

文义从文富木然的神情中,似乎看透了他内心的矛盾,便借口出去转街,把文富喊了出去。在街角无人处,文义问文富:“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

文富伤心地、淡淡地回答:“再看……也没有作用了?”

文义反问:“咋个没作用?就算朋友一场,在别人遇难时去看一看,还能给人家一点鼓励、关怀呢。何况你们那时,还不是一股的朋友!”我还是那句话,难道不能成亲家,就非得成冤家?”

这话让文富有些心动了,可他还是犹豫着,没回答文义的话。

文义又说:“我总觉得,玉秀突然离开你,一定有原因。究竟是哪样原因,你不该去问问吗?再说,文英讲,人家提起你,还流泪呢!别人都没这样绝情绝义,你难道该无情无义,又不是专门进城看她,顺便去看一看还不应该?”

文富让文义说得没法推辞,便答应下来。

可是,等文义一走,文富又动摇了。他承认文义说得对,自己的心也想去看看这位昔日的恋人。并且,窝棚那天晚上的情景,以及和父亲、文英他们一起去孙家问理由,最后一次看见玉秀那副痛苦的表情,都走马灯一样晃动起来。犹豫了很久,眼看大阳都要落山了,也许,这一次错过良机,便再也没有和玉秀见面的机会了。这时,文富才鼓起勇气,往低矮、破旧、狭窄,被称为城市“穷人区”的河街走来。但是,当他走进河街时,他的勇气又消失了。他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脚和心分离了,心在说:“去吧!”可双腿却仿惶着,不愿前进一步。

文富在码头的石梯子边,望了好一阵。晚霞正在消褪,江面己减少了胭脂的颜色,而逐渐迷蒙起了一层轻绢般的云烟,天就要黑了,这时文富才最后下决心,转过身,走进河街里,仔细寻找起那个“望江茶园”来。

很快,他找到了那个挂着一块红字招牌的茶园。这个茶园,也是用两间旧屋改造和装饰成的,但生意看来很不错,此时已近傍晚,茶客还很多。不过,看样子都不是一些有钱人。紧挨着茶馆的几间房屋,有的门关着,有的门开着。文富不知玉秀住哪间屋,想问,又觉得不好意思,便在茶馆附近徘徊起来。一边踱步,一边不断往开着门的屋子里张望。他希望玉秀能从哪间屋子里出来,突然看见她,叫住她,这样,他也就会自然多了。

没料到,他这种张张望望的神情,引起了茶馆对面一个卖香烟的老太婆的注意。这种卖香烟的小贩,在城市的街头巷尾随时可见。老太婆立即喊住他,警惕地问:“你找哪个。”

文富突然听见问,有点慌乱起来,忙走过去,红着脸反问老太婆、“请问孙玉秀住在哪间屋?”

“哦,”老太婆上下把文富打量一眼,半天才说:“她不在,刚才出去了。”然后又审视地问文富:“你是她啥子人?”

“我、我……”文富一时嗫嚅了。这个不会撒谎的庄稼人,真不好具体回答他是玉秀的什么人了。

“你们这些人呀!”老太婆立即大义凛然地教训起文富来了:“都不是东西!一个个像见不得荤的猫儿。告诉你,人家的男人虽然犯了事,可到底是有主儿的人,你们少来纠缠人家!”

听了这话,文富头脑“轰”的一声,脸臊得鲜红。他既为老太婆的误解感到不好意思,同时,也隐隐约约地知道了,从石太刚犯了案以后,来纠缠玉秀的男人,也肯定不少。

老太婆见文富发窘的样子,更深信不疑自己的判断了,最后下了逐客令:“还不快走,等玉秀回来,不一顿笤帚疙瘩把你打走才怪!”

文富被说得无地自容起来,好不容易才坚定的信心,此时像漏气的皮球,一下子消失光了。他返过身子,真像被人追赶的小偷,一口气跑回了“西门旅馆”。

文义见他回来了,急忙把他拉到一边,问:“见着了?”

文富闷着头,不开腔。

文义有点生气了:“你咋成了三锤子砸不出个屁来的闷鸡公?”

文富这才把老太婆的话说了一遍。

文义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说:“你这个人啦,老实得过了头!这有啥子?各人大大方方去问不就行了,何必像个缩头乌龟?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正好找人,走,我和你一块去!”说着,不等文富答应,牵起二哥的手就往河街走去。

兄弟俩这次来到“望江茶园”前,茶客已散去了不少,卖香烟的老太婆也收摊了。文义并不去向人打听,而径直从茶园左边第三间关着的门敲起。门打开一条缝,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伸出头。文义忙说:“对不起,我找人,敲错了门。”

接着过来敲第二个门。门开了,正是玉秀。霎时,三个人,六只眼睛,都惊呆了。

半天,文义把文富往屋里一推,还是像过去一样,有点调皮地说:“玉秀姐,我哥来看你!”

玉秀听说,才回过神,抬头招呼文义:“进屋坐嘛!”

“不必了。玉秀姐。”文义说:“我还有一件重要事要做,你们好好摆谈。”说完,一转身就走了。

玉秀掩上门,把文富带进里面临河的屋子。这时,文富的心里像有一只小鹿在猛烈地撞着,发出“咚咚”的响声,他不敢正眼去看玉秀,眼光拘谨地落在屋里几件普通的家具上。

而玉秀,此时的心也几乎慌乱得不能控制。她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嘴chún发抖,眼睛潮湿。见文富局促的样子,她想打破这种尴尬的局面,却又不知怎么样说好。过了一阵,她手忙脚乱地打开临河的窗户,不小心,又碰翻了自己坐的凳子。凳子倒地的声音,把两人都不约而同地吓了一跳。

过了一会,玉秀终于用颤抖的声音,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你来啦?”

“来啦。”

“赶场吗?”

“不。家里水稻遭了病虫害,没钱买农葯把去年替……我们打的家具,拉来卖。”

“卖家具?”玉秀瞪大了眼,吃惊地望着文富。

文富抬起头,迅速瞥了玉秀一眼。这时,他才看清坐在对面的玉秀比过去清瘦多了,脸上也泛着像是大病后的苍白,眼睛中露出忧郁、痛苦的神情。

“嗯。”文富点了点头。

“就你一个人?”

“还有爸爸、文义。”

“住在哪里?”

“西门旅社。”

仿佛话说完了,屋子里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过了一会,文富也觉得该说点啥,想了想,便安慰似地对玉秀说:“你的事……我们都晓得了。你……不要难过。”

玉秀苦笑了一下,说:“不难过,我不难过!”说着,两滴泪珠却倏地夺眶而出。为了摆脱这种伤心,她忽然站起身,对文富说:“你还没吃夜宵吧?我去给你煮面条。”

文富忙站起来推辞,说:“不要去煮!我马上就走,回去和爸爸他们一起吃点东西。”

玉秀听文富马上要走,立即回过头来,抹了一把眼泪,瞪着双眼,很生气地对文富说:“你马上要走,又为啥子要来?我煮的面条你就吃不得?”

和玉秀订婚的一年多中,文富从没见玉秀发过气,这时见她为挽留自己而动气,心里就过意不去了。他不好意思辜负玉秀的一片好心,想了想,便又坐了下来。

不一会,玉秀端了一大碗面条上来。碗底还卧了一只黄澄澄的油煎鸡蛋。

“快吃吧,也没啥子好东西招待你!”玉秀把面条放在文富面前,催道。

文富感激地抬起头。这时,他看见玉秀的眼里,又闪烁着一种温柔、期盼和甜蜜的光彩。猛地,文富想起去年冬天他为她家犁冬水田时,玉秀给他送汤圆的情景。那天,她眼里也是流露着这样的光芒。可是,如今——想着,文富痛苦地摇了摇头。

“快吃吧,你还等谁?我已经吃过了。”玉秀在催促中解释说。

文富再不敢去看玉秀的眼睛了,他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起面条来。

玉秀在一旁,这才放心地打量起自己过去的心上人来。她看见,文富除了比过去黑了一些外,还是那么的健壮、憨厚、老实。他穿的这件白的确凉衬衣,就是过去到她家常穿的那件,现在已被汗渍浸染得发黄了,而且胸前的第三颗扣子已经没了。看着,这个善良、不幸的女人,心里又泛起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来。

“你……订婚了吗?”半天,玉秀又忍不住忐忑地问。

“没。”文富从面碗上抬起头,眼光迅速从玉秀脸上掠过,幽幽地说:“没人看得上我们。”

可是,玉秀却分明地捕捉到了文富眼光中那种凄苦和艾怨的内容。

“你们……一家人,一定还很恨我吧?”玉秀接着问。

“不!”文富慌乱了一下,急忙抬起头,辩白似地说:“如果恨你,我就不会来看你了!”

这个老实人,终于说了一句非常聪明的话。

“是不是?”玉秀眼里立即闪出两道惊喜和感激的光芒。看见文富在直直地看着她。便急忙掩饰地说:“快吃面吧,冷了,不好吃。”

文富又低下头去。可过了一会,玉秀又忍不住地问:“你们明天走吗?”

“看家具能不能卖出去。”

“我这儿有他的一些旧衣服,他现在已经用不着了,你明天来取去穿吧。”玉秀看了看文富那件衬衣,突然想起了似的说。

“不啦!”文富说:“给他留着,出来了再穿吧。”

“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玉秀眼圈又红了。过了一会,才转换语气说:“这样,我明天给你买一件衬衣,你走以前,来取吧!”

“不!”文富吃惊地看着玉秀,他不知道玉秀为啥还这样关心他、体贴他。他既感激,同时也觉得不应该接受玉秀这样的关怀。

“啥子不?”玉秀这时又生起气了,说:“刚才还说不恨我,难道我的东西就不能穿?这又不是我偷的,抢的,是我在城里干零工挣的!”

文富被玉秀生气的神情和这番连珠炮似的责问击懵了,他怔怔地看着玉秀,不知该怎么解释。

“就这样!”玉秀不等文富回答,就下了结论。“你们不可能上午走,因为现在家具都没有卖。如果下午走,你就中午来;如果后天走,你就明天晚上来,我在家里等你。”

文富望着玉秀,觉得玉秀结婚以后变得比过去泼辣了。他没法拒绝她的热情关怀,和她眼睛中期盼的神情,终于点点头答应了。

玉秀知道这个老实憨厚的汉子,一旦答应,便绝不会改变,心里高兴起来,可还是叮咛了一遍说:“可说定了,一定要来哟!”

文富说:“我来!”

吃了面条,文富觉得不应该再逗留了,免得旁人说闲话,便告辞要走。玉秀流露出明显的挽留的意思。可想到明天还会见面,也就不再挽留,让文富走了。

文富走出来,城市已是万家灯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