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第06节

作者:贺享雍

稻谷刚刚收获结束,文富就果然遵从玉秀的意见,做起进城做蔬菜生意的准备来。他把家里的一辆旧板车推到院子外面,担来清水洗测干净,余忠老汉和文忠又连夜为他编织了几只准备装蔬菜的竹筐。下午,一切准备妥当了,就要推起车子出门。他穿了一套旧衣服,被田淑珍大娘看见了,连数落带强迫地要他换上不久前做的新衣服——这衣服还是文英给钱为文富做的呢!文英回家时,没给二哥和玉秀买礼物,她知道穿戴对还没结婚的二哥的重要性,回到城里,专门去买了两米多深蓝色的涤卡布,在城里找缝纫师傅给文富做了一套制服,又为他买了一双白色的回力牌运动鞋。文富珍惜妹妹的一片心意,把衣服和鞋子压在箱底,准备留着和玉秀结婚时再拿出来穿。现在见母亲要他穿上,他不好意思说留作结婚再派用场的话,只好穿上了。穿上一看,自己都吃了一惊: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么精神,这么强健!他不由得又一次在心里感激起妹妹来。大家见了,也纷纷叫好,田淑珍大娘过来,一边帮他理制服里面运动衫的领子,一边高兴地说:“这才像话嘛!人靠衣妆,神靠金妆,不能让人小看了你!”

文富红了红脸,用手摸了摸里面大红运动衫的领子,不好意思地回答母亲说:“妈,又不是等着哪个召见?”

卢冬碧听了,趁机开玩笑说:“那倒有人在等着召见呢!”

文富的脸更红了,也不回答大嫂的话,把换下来的旧衣服、旧胶鞋,装在一个包袱里,放在车上,就拉着板车出门了。一家人把他送到屋后的机耕道上,又反反复复嘱咐了一通要小心的话,才回去了。

走在路上,文富又不由自主地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新衣服。哈,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长这么大,他还没发现自己有这么漂亮、健壮、英俊。他看了看自己的肩膀,是那么宽,那么厚,再看看胸膛,仿佛磨盘一样厚实。特别是脚上那双回力牌球鞋,海绵实在太厚了,弹跳力是这么好,脚步好像只是在路面上轻轻点了一下,双腿就轻盈地迈出去了。他从没穿过这样好的鞋。这样的鞋使他精神倍增,力大无穷了!他十分愉快地走着,温和的阳光撒下来,大地被一片红光罩住。道路两旁,刚刚收获的稻田里,留下一片齐崭崭的稻茬,茬口挂着一粒粒水珠,阳光在里面跳跃,仿佛在弹奏着一首无声的、绚丽的音乐。旱地的庄稼沙沙地响着,画眉、百灵等鸟儿,像是祝贺庄稼人的收获似的,不断地从田埂、坡地中晒着的稻草上,腾空而起,又刷地落下,唱着欢快的歌儿。文富心里泛起了一种甜蜜的微醉的感觉,就像喝多了用土法酿造的糯米酒一样。他觉得这种心情,在过去到玉秀家去时,常常会产生,可后来没有了。即使前次进城去和玉秀约会,这种感觉也显得十分模糊。可今天,他一下感到这种早已消失过的幸福的微醉的感觉,却一下来得这样明显和强烈。现在,天啦,太阳仿佛在欢笑,使人心欢意畅;新谷的芳香在空气中回荡,清新柔和的风掠过树梢,鸟儿欢鸣,这一切多么美好!文富感到自己的身子好像要飘起来,像神话中的人儿一样凌空飞去。他想唱歌,于是就哼了一句广播匣子里常唱的《在希望的田野上》。可歌声刚刚出口,他就为自己沙哑的嗓音和走调自嘲地笑了一下,接着,文富想起这次进城做的蔬菜生意来,他突然一下有了信心和勇气,觉得一定能够赚下钱。

不紧不慢地走着,到县城边时,天已黄昏。县城最高建筑电视差转台上己亮起了一盏灯,而白昼的最后一抹光线,也抹在铁塔尖上不肯离去,仿佛与灯光在做着竞争。文英他们氮肥厂的烟筒,虽然还是笔立地刺向天空,却已显得模糊。更远处在天地相接的西边地平线上,几片斜斜的羽状云彩,柔和的玫瑰红也正在黯淡下去。文富不慌不忙地打量了黄昏中的县城一眼,心情比刚才激动起来。因为几天前,玉秀来他们家帮助收获稻谷,他已把进城的日子告诉了玉秀。他知道,此时玉秀一定在家里等着他!想到这里,文富高兴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可是,没走多远,文富不由得惊喜地站住了——前面路边,站着一个熟悉的、可爱的身影!

那是玉秀。

是的,她是玉秀。她已经在这儿站了好一会了,此时两眼凝视着前面公路。夕阳的最后一片光焰照在她身上,使她全身上下像镀了一层金。她的轻柔的衣衫被微风轻轻吹拂着,神情显得肃穆和专注。也许是夕阳刺眼的缘故,她的一只手抬起来,这在了眉眼上,像寻觅什么东西似的,往前面公路上张望着。

文富的心突然狂喜地跳动起来,他知道玉秀一定是专门来迎接他的!他急忙拉着车,向玉秀飞奔过去。

玉秀也看见了文富,她放下了遮眼睛的手,嘴角荡起了幸福的微笑。

文富来到了玉秀面前,玉秀首先看见的是文富一身崭新的打扮。她也从没见过文富穿这样得体、漂亮的衣服,把本来就强健。俊美的身子衬托得更加夺目了。她的心中泛起一种骄傲和自豪来。可是,她马上想起了自己的命运,这种幸福的感觉于是很快就消失了。

文富见玉秀定定地看着自己,目光渐渐地由明亮变得黯淡下去,以为是她在这里等得太久,生气了,忙过意不去地说:“这点路,还要你来接?”

玉秀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抬起头对文富笑了笑,过去拉起一边车杠,边走边说:“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文富说:“说好了的,咋会不来呢?”

“怕你胆子小,前怕狼,后怕虎,临时又变了主意呢!”玉秀说。

文富被说红了脸,这时,刚才在路上曾经产生的信心和勇气,又一次像潮水般从心底涌了出来。他看着玉秀回答说:“怕啥?做生意是正大光明的事,我才不怕呢!”

玉秀听了,心里真正地高兴起来,又鼓励说:“这就对了,胆子大些,脑壳灵活些,头回生,二回熟,慢慢就有经验了!”

文富看着玉秀,既是感动,又像表态似的默默地点了点头。在内心深处,他是觉得更有把握、有力量了。

第二天,城市还在酣睡当中,他们就起来了。文富换上了带来的旧衣服,把新衣服折好放在了玉秀的衣柜里,接着就和玉秀拉起空板车出门去。他们走过城市静谧的街道,来到郊外公路的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他们要在这里,等候挑菜进城的农民。这时,月亮还挂在河对岸一座临江的山岗上,发着明亮的清辉,月亮和山岚都倒映在江水中。天空此时差不多是清澈明净的。一层潮湿浓重的秋雾,慢慢地在地面滚动,弥漫着。远处农舍的雄鸡,正用高亢的嗓音呼唤着黎明。

除了远处的雄鸡的叫声,四周一片寂静。

他们在霜雾中站了一会,在板车的车杠上坐了下来。文富看了看天色,说:“我们起得早了点。”

玉秀说:“是起得早了些!可辛苦一点没啥,能买到好菜。我们今天开张,要图个大吉大利!”

文富说:“那是!酒好不怕巷子深,只要菜好,就不愁没人买。”

玉秀说:“对!我们才学做这种生意,不比人家老菜贩子,坐地等花开。在菜市场收购菜农的菜。”

文富说:“就是。”

说了一会儿,两人都不做声了,玉秀双手捧着头,仿佛在沉思什么。玉秀今天穿了一件做姑娘时穿的粉红色碎花春秋衫。这件衣服,文富再熟悉不过了。记得玉秀和石太刚结婚以后,他在睡梦中常常梦见的,就是这件衣服。今天,玉秀显然也是因为要卖菜的缘故,才特意穿上这件在娘家时穿旧了的衣服。可是,这却勾起了文富许多甜蜜的回忆。此时,这件旧衣服穿在玉秀身上,更把她身子勾勒得曲线分明了。她捧着头,衣袖挽到了肘部上面,两截丰满、柔嫩的小臂,在如水的月光下白皙得动人。胸部是那么丰满,一种比少女还撩人的成熟女人的气息,从那里透出。文富痴痴地看着,几乎忘记了世界上的一切,而陷入了一种陶醉的幸福中。

突然,他看见了玉秀的身子微微地抖了一抖,急忙问:“你冷?”

玉秀仍然保持着那种沉思的姿势,摇了摇头。

文富不相信,他脱下了自己的外衣,过去披在玉秀身上,并在玉秀的身边坐了下来。

玉秀没有拒绝,她抬头看了看文富,就把身子靠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上。

文富不知道,玉秀刚才正是为他已经起步的事业而沉思、担忧呢!

自从玉秀知道了她和文富的结合,会一时难以实现的残酷现实以后,这个多情多义的女子,内心突然涌动起了一种渴望。她觉得自己应该为文富和他们家,多做一些事情,尽最大努力来报答他和他们家对自己的爱。只有这样,她的内心才会感到轻松一些,才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正是在这种心理支配之下,那天晚上当她看见这家人为买麻苗和桑树苗的钱发愁时,她突然冒出了让文富进城卖菜的念头。她也不知在那种时候,会冒出那样的念头,好像有神灵帮助似的,并且,这个建议马上被余家采纳了,她感到无限的兴奋。只是,她把这种高兴压在了心底,没让它流露出来。她回城后,就有意地去逛菜市场了,详细地了解了各种蔬菜的进价和零售价格,了解了哪种蔬菜最适销对路,甚至连和菜农讨价还价时该说些啥子话,她都在别的菜贩进菜时学到了。正是在做市场调查的基础上,她提出了走远些进菜的建议,这样可以进到最好的蔬菜,价钱也会便宜一些。该想到的细节都想到了,该掌握的知识都掌握了,她觉得没有问题了。可是,这毕竟是第一次做生意,缺少实际经验,万一不照自己设想的路子来,又咋个办?文富是个老实人,他们家的底子又薄,如果不能赚钱,甚至亏了本,那……这就是她身子突然哆嗦了一下的原因。她把身子靠在文富肩头,很想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可又怕说出来后,泄了文富的胆量。于是便什么也没说,只在心里鼓励自己:“怕啥!那样多人都能赚钱,我就不信我们会那样没出息!”

这时,周围的景色比先前黯淡多了。刚才在田野滚动的白色霜雾,变成了带黑色的烟雾,并且弥漫开去,充塞在了天地之问。临江的山岗,变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暗影。月亮被雾气包围着,好像凝滞在空中了,时而显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文富知道,这一阵黑暗过后,天很快就会亮了。果然,没多大一会,黑色的烟雾慢慢稀薄,临江的山岗渐渐凸现出岩石、树木,一下好像近了许多。周围庄稼显现出了绿色的叶片,几棵阔叶按树向空中举起柔和的枝条。

又过了一阵,文富见玉秀还是那样沉思地靠在他的肩头,就打破沉默亲热地问:“你在想啥?”

玉秀动了动身子,轻声说:“没想啥。”

文富央求地说:“坐着没劲,你唱支歌吧!”

玉秀说:“唱啥?”

文富说:“随便唱啥都行!”又说:“你唱啥我都喜欢。”

过了一会,玉秀果然唱了起来。唱的是山歌小调:

“高山高岭不离风,

庵堂寺庙不离钟。

过日子离不得情哥哥,

后园韭菜离不得葱。”

稍停,又唱:

“郎在梁上吹唢呐,

哩哩呐呐好悠雅。

妹在家中纺棉花,

纺得心里乱如麻。”

唱完这首,玉秀停了停,目光凝视前方,像在思索什么。文富正听得如痴如醉,见玉秀停了,又恳求地说:“你唱得真好!再唱一首吧。”

玉秀说:“你也唱首我听听。”

文富说:“我唱不好。”

玉秀说:“这儿又没外人,只有我一个人听。”

文富清了清喉咙,说:“好,我唱一首!”接着,就唱了起来:

“生不离来死不离,

生死不离花并蒂。

再生我们同凳坐,

死了我们同堆泥!”

唱完,文富忽然感到玉秀在他肩头淌下了热泪,忙不解地问:“你咋了?”

玉秀哽咽了一声,破涕为笑地说:“没啥!”

正说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担子发出的“叽嘎”的响声,向这里传了过来。

文富和玉秀一听,知道是挑菜进城的菜农来了,立即不唱了,兴奋地站了起来。

果然,一个老农挑着一担白菜,走了过来。玉秀忙亲热地喊住了他:“大伯,菜挑到市场上卖,是不是?”

农老站了下来,奇怪地看着他们。

玉秀忙拿过一把白菜,仔细地看了起来。晨光照射下,玉秀见这白菜十分鲜嫩。她又拿出随身携带的手电筒,掀亮,照在白菜上,一匹菜叶一匹菜叶地分开检查,见没有虫眼。玉秀十分满意这菜,忙熄了手电,又对老农问:“大伯,你这菜挑到市场上,是零卖还是批发?”

老农又看了看他们,知道是遇上买菜的了,就卸下了担子,说:“我哪有时间零卖,都批给菜贩子了!”

玉秀忙说:“那好,大伯,我们在这儿给你买了,你少挑一程路,也好早点回去干自己的话?”

老农说:“在这儿买?”

玉秀老老实实地说:“是,大伯!不瞒你说,我们是第一次做蔬菜生意,想自己辛苦一点,多跑点路,买点好菜。大伯横竖是卖,少挑一程路还不好么?”

老农说:“我说,你们怪面生的!好,看在你们也是老实人,不像市场上那些菜贩子姦滑,我卖给你们了!”说着,老实报了一个价,然后又说:“我少挑了一程路,每斤菜少你们两分钱,也不亏你们。”

玉秀一听,老人报的价,确是市场上白菜的批发价格。再一看菜这么好,又想和老人建立起长期的关系,就说:“大伯,我们也不亏你,这两分钱我们加上去。大伯如果相信我们,今后的菜我们就包了。”

老人一听,高兴起来,说:“我今天算是遇到了一个直心肠人了。好,说话算数,我姓周,市场上的菜贩子,都知道我这个种菜的周老汉!”

说着话,他们将白菜过了称,付了款,老汉还帮着文富和玉秀,把白菜装进了他们板车上的筐子里,这才乐呵呵地走了。

又过了一会,从东边的地平线上射出了金色的光束,他们头顶上的天空也透出了淡紫的颜色。临江的山岗顶上,一团轻绢的烟雾被地平线射过来的金色光束照耀成一朵玫瑰似的花团。而此时,文富和玉秀的板车上,已装满了好几种质量优良、市场旺销的蔬菜,迎着绚丽的朝霞,他们拉着板车进城了。

走进菜市场,别的菜贩子还正在和菜农讨价还价。

他们找了一块地方,停下了板车。玉秀立即高声喊叫了起来:“买菜啰!才出地的新鲜蔬菜,价钱便宜,快来买菜啰!”

听到这热情、清脆的喊声,一些等着赶早市场的老大娘、老大爷和家庭主妇,立即挎着篮子、竹篼围了过来,一看见车上的菜,都纷纷叫了起来:

“呐,这菜新鲜!”

“没虫!”

接着,又问了价钱。玉秀随行就市,也不抬价,只喊了一个适中的价钱。这价钱又立即被顾客接受了。于是围着板车,三斤两斤地买起来。

吃早饭的时候,他们的一车蔬菜卖完了,而别的菜贩子,此时生意才刚刚开张。他们把板车推回河街,用一根自行车链条锁锁在电线杆子上,急急打开门,走进去,谁也没想到去做早饭,就掏出口袋里零零碎碎的票子,坐在床上清理起来。清理完毕,文富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突然高兴得跳了起来,叫道:“赚了!赚了!”

玉秀两眼也闪着激动、幸福的光芒,兴奋地望着文富。

文富将一把钞票放到桌上,猛地转身抱住玉秀,玉秀也高兴地抱住他,两人快乐得在床上打起滚来。

过了一阵,文富才松开玉秀,站了起来,说:“赚了十一块多呢!”

玉秀也站起来,更有信心地说:“明天我们还是早点起来,到路口买菜!

文富点着头回答:“就是!”过了一会,眼里闪烁出了更加明亮的光芒,接着说:“照这样下去,一天十元,十天一百元,离点小麦还有三十天左右,我们可以挣三百多元了!不但麻苗款不愁了,爸的六十岁生日,还能热热闹闹办一场呢!”

玉秀见初次的成功,给文富带来了这样巨大的喜悦,内心又一次激动起来。现在,自己要为文富和他们家办一点实实在在事情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要尽一切努力坚持下去,把不能和文富尽快结合的遗憾,化为对他和他们家的无私帮助。想到这里,她接过了文富的话茬说:“就是!我们今天才开头,说不定今后还能赚得更多!赚了钱,就为爸隆重地办一次生!”

他们不知道,余忠老汉和田淑珍大娘还等着在那一天,让亲朋好友们喝他们的喜酒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