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第07节

作者:贺享雍

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

你们好!

家里稻谷收获了吗?今年稻谷收成好吗?爸爸、妈妈和天志爸爸身体都好。巴?来康平市两个多月了,我只给你们写过一封信。现在,我真不知道该对你们讲些啥话才好!在家里时,我日夜盼望出来,立下决心出来成就一番事业。现在我才深深地体会到,正如一首歌中唱的那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除了一身力气和刚刚开窍的脑袋瓜子以外,我们对城市,可以说得上是一无所知,尽管我们十分热爱它,可城市对我们这些从田头走来的庄稼汉,好像永远有种疏离感和排斥感。我们奢望能做个城市人,可是我们打一走进这个城市起,就好像成了一颗飘浮在空中的尘埃,四处无所依托。因此,我们可能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城市人。因此,爸爸妈妈,现在我才觉得家乡的可爱,觉得泥土和

庄稼的可亲……

在康平市菠林山简陋的棚屋宿舍里,文义正蜷缩在用木棒捆成的简易床上,将被子叠起来当桌,就着屋顶昏暗的灯光,为父母写着家信。他曾经很多次提起笔来,想给家里写封信回去。他知道父母在家里,一定在惦记着他。他离开家里那天晚上,一直把感情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父亲,却突然走进他房里。他至今还记得父亲说的一番深情的话:“娃儿呀,过去我不想让你出去,一半也因为我不放心你!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呀!出去了,可要多给家里写信,别让我和你妈牵挂呀!俗话说,儿行千里娘担忧,你就再大,在我们眼里也是孩子呀……”他当时听到这里,感动得直想掉泪,这才是父子深情呀!可是,那些信,不是刚开了头,就是写到一半,就再也写不下去了。现在,他写着写着,忽然又停下了笔,从头到尾把写好的内容看了一遍,又愣住了。是呀,自己在信上又说了些啥呢?尽管这些话都是真心话,是自己两个多月来思索的结晶,也是此时此刻心曲的自然流露,可是,难道可以把这些告诉父母和老实的大哥、二哥吗?让他们来为自己日夜担忧吗?“不,不能对他们说这些!”他在心里说着,猛然抓过已经写好的两页纸,“哗哗”地撕碎,扔在地下。

接着,他又摊开一页纸,重新写起来。无论如何,今晚要把这封信写成,明天寄出去。可是,他写好了开头,却又不知如何写下去了。

身边,工人们的鼾声十分香甜。屋棚外,这座“三无”人员聚居的山岗,也仿佛死去一般的寂静。

文义下颏顶着笔帽,苦苦地思索了一阵,还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告诉父母。他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叹了一口气,看来今晚这封信又完不成了。

正在这时,姓邓的胖工头走进了宿舍,大声叫了起来:“起来!起来!加班!”

这粗鲁的吆喝,仿佛把屋棚都震得摇晃了,文义猝不及防地吓了一大跳。等他明白过来后,便不满地瞪着姓邓的工头问:“又加啥班?”

邓工头没理文义的茬,过去把酣睡中的工人一个个从床上拉起来,仍气势汹汹地吼叫道:“快起来,有几个菜市场的老板等着要烧腊,快点!”

两个多月来,文义尽管一直牢记着福阳对他说的“少说话,多干活”的话,可是,对于这个时时辱骂甚至对工人动手动脚的工头,文义还是十分反感。他觉得这个工头,就像旧社会资本家的狗腿子一样可恶。现在,见了他这不可一世的样子,文义十分生气地顶撞说:“天天晚上加班,还让人休息不?机器还不能连轴转呢!”

邓工头乜斜了文义一眼,说:“你小子要享福,可没那份命!在这里,老子叫你啥时干就要啥时干?”

文义愤怒地瞪了邓工头一眼,没吭声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他只有把满腔的屈辱和不平压在了心底。

工人们迷迷糊糊地起床了,邓工头好像等不及似的,又继续催道:“快点!陈老板发了话,明天上午放你们半天假,够开恩的了!”

工人们听了,脸上并没有露出一点高兴的神色,而是像木头人一样,呵欠连天地走了出去。

不一会,工棚里又像白天一样紧张地忙碌起来。两个等着要货的汉子倚在门边,一条腿靠着驮货的自行车,似睡非睡地打着瞌睡。一台台式电风扇,开到了最大档,在墙角“鸣鸣”地响着,可丝毫不能减轻屋子里的热量。沥青味、卤汁味、血腥味掺合在一起,直往人们的肺腑里扑来。

正干着,忽然听见了邓工头又粗鲁地吼了起来:“你他妈不能快点?!”

大家抬头一看,见姓邓的站在新来的女工吴春梅面前,凶神恶煞一般盯着她。

春梅姑娘显然还不习惯这种肮脏的地方,她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显示出厌恶的神情,笨手笨脚地往鸭子身上涂抹着色素。听了工头的吼叫,她似乎更慌了,涂抹色素的手哆嗦了起来。

邓工头拾起春梅涂抹的一只鸭子看了看,突然向春梅姑娘掼去。春梅本能地抬起右手,护住自己的头。接着,身子惊恐地颤抖起来。

幸好,邓工头的鸭子只是掼在了春梅姑娘面前,他又满口脏话地骂了起来:“你抹的啥**?眼睛长在裤裆里了?妈的,你砸了陈老板的招牌,没你好果子吃!”骂完,才满睑怒气地走了。

半天,春梅姑娘的手才从头上放下来,可身子还继续哆嗦,两眼噙满了泪水。看得出,她在努力压抑着内心巨大的痛苦和怒火。

等邓工头转身进了他的屋后,文义急忙从褪毛的地方,朝春梅姑娘奔去。

春梅姑娘是前天才被人带到这里来的。一见到她,文义的心头不觉“格登”地跳动了一下:她长得多像自己的妹妹呀!只是她比文英年龄更小,看样子不过十五、六岁,蓄着中学生式的娃娃头,满脸稚气,一对丹凤眼中露出的目光怯怯的,却又是那么清纯。在那一刻,文义真想跑过去,抱着她喊一声:“妹妹!”尽管他明知道这不是她的妹妹,只是长得酷似而己。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已经不由自主地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妹妹,从心里喜欢和同情起这个小姑娘来。他跑到春梅身边,拿起刚才被工头扔掉的鸭子看了看,这才发现春梅姑娘只是将色素抹在了鸭身上,而鸭翅膀、鸭腿中间这些地方,被她忽略了。他忙把这些地方用手掰开,对春梅说:“把翅膀、大腿掰开一些,色素就能涂抹到了!”

春梅姑娘噙着的眼泪“巴嗒巴嗒”地掉了下来,她朝文义感激地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接过文义手中的鸭子重新涂抹起来。

文义直到春梅姑娘将鸭子涂抹完了,这才轻声说:“别哭了,啊!”说完,重新回到了屠鸭和褪毛的地方。

做完了顾客需要的卤鸭,已是拂晓时分,忍受了一夜睡眠折磨的工人们,连工具也顾不得整理,就纷纷扑回自己的寝室,和衣倒在了床上。

文义也正想走,却忽然发现春梅姑娘还蹲在卤汁盆前,埋着头没走。

文义怔了一下,又走到春梅面前,也蹲了下去,这才发现春梅在暗自抽泣。

文义见了,心里泛起了一种说不出的爱怜。他记得,小时候看见文英受人欺负哭鼻子时,心里就常常产生这种感觉。过了一会,他才轻声安慰她说:“莫哭了,春梅!”

没想到,春梅姑娘抽泣得更厉害了。

文义朝四周看了看,急忙过去扶起她来,说:“哭能顶啥用?自己要坚强一些!谁叫我们是些三无人员呢!”

春梅姑娘站起来,又像身子发软似的蹲了下去,抹了一把眼泪说:“我、我没想到,出门是这、这个样子。”

文义不再扶她了,又重新在春梅面前蹲下,说:“是呀,春梅!在家千般好,出门处处难呀!”他又想起了父亲的话。

春梅哽咽了一声,抬起了头,泪光莹莹地看着文义,十分幼稚地说:“文义哥,你是好人,我看得出你是好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就这样受人欺负吗?”

文义看着春梅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像是中学生向老师提问一样的神情,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才好。过了一会,还是只有安慰她说:“春梅,你太小,不该出来打工的!可是,既然出来了,就委屈一点吧!我们出来,不就是为挣点钱吗?这小小的弹丸之地,现在有几十万人等着职业,我们能有一个混饭吃的地方,还不错呢!总有一天,情况会改变的!”

春梅听了,慢慢地止住了哭声,才告诉文义说:“文义哥,我是和爸爸、妈妈赌气跑出来的,没一个朋友和亲人在这里,我真害怕!”

文义听了,忙说:“大家都一样,我们互相帮助吧!”

春梅忽然转忧为喜,对了文义高兴地叫道:“真的?你今后可要多帮助我!”

文义点了点头,坚定地说:“我帮助你,春梅!”

春梅脸上马上露出了顽皮的神色,向文义伸出手来,说:“拉勾!”

这一刹那,文义仿佛又看见了文英。这调皮的动作,说话的语气,又多酷似妹妹呀!他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勾住了春梅的手指,顺势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说:“行了,春梅,这下放心了,该睡觉去了吧?”

春梅姑娘脸上一对酒窝忽闪忽闪地动着,又似乎撒娇地说:“是的,这下我不怕了!”说着,果真高高兴兴地回宿舍去了。

第二天,文义还是在平时起床的时候起来了——他还惦记着给家里写信的事。他跑到自来水龙头前,用冷水冲了头,把睡意赶跑了一些,才又回到床上,在膝盖上铺开了信纸。

他愣了一阵,突然像灵感爆发似的,在纸上急速地写了起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

你们好!

家里稻谷都收割了吗?今年收成一定不错吧?家里一切都还好吧?很久没有给你们写信了,你们一定挂念我了吧?请你们不要惦记我,我在这儿一切都很好!我早已在美味食品厂做了工人,工资很高,活儿也很轻松。我们生产的食品,都销往康平市的大酒家和有名的菜市场。老板待我们很好,像亲兄弟一般。总之,这里的一切,都像家里一样,请你们放……

写到这里,文义忽然苦笑了一下,这写的是些啥骗人的话呀?他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说过谎话呀!如今,他不得不对家里的人撒谎了,他应该让牵挂着他的父母、哥哥放心,高兴才对呀!可是他又马上犹豫了:爸爸妈妈他们会相信吗?一张白纸,无凭无据,他们不会怀疑自己是在欺骗他们吗?要是他们不相信,反而会让他们更牵挂!怎样才能让他们坚信不疑自己的谎言呢?文义又认真地思考起来。过了一会,忽然有了主意:“寄张照片回去!看见照片,他们就一定会相信了!”可是,自己没现成的照片呀?不过这不要紧,文义很快就拿定了主意,等会就下山去照一张快照!主意拿定了,文义高兴了起来,马上在信尾补上了一句:

随信寄来照片一张,爸爸妈妈看我变没有?

写完,他将信叠好,跳下床,正准备收拾一下往外走,可突然又犹豫了,脑海里又马上冒出一个疑问:一张照片又能说明啥问题?自己在信上说工资很高,可钱在哪里呢?对,钱才是根本,只有它才能证明自己信上说的一切!再说,出来两个多月了,也该给家里寄点钱回去,蓦地,他又马上想到还有一个月,就是父亲的生日了,这可是六十大寿呀,说啥也得给父亲寄一笔钱回去,尽一个儿子的心意!想到这儿,文义却难住了,他可一时没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呀!不过,他站了一会儿,又有了主意。他在脑海里算了一下,第一个月的工资被老板扣了押金,这个月的工资,邓工头说很快就要发。父亲的生日在下个月末尾,也正是发工资的日子,到时候把两个月的工资加在一起,给父亲寄回去,正好赶在父亲生日的日子。想到这里,文义不愁了,于是重新展开信纸,在空白处又补上一段话:

爸、妈:原准备给你们寄点钱回来,但一想,爸的生日就要到了,儿就在那时一起寄回来吧!请你们放心,儿的钱都存在银行里,保险得很!

写完以后,他才觉得踏实下来,急忙把信装进信封里,拿着它走出门来。

他走下菠林山,乘公共汽车来到了康南公园门口。这里是康平市的闹市区,宽阔的康南大道,高耸入云的大酒楼,挂着巨幅广告画的大剧院,电子屏幕不断变幻色彩和数字的银行大厦,以及雄伟的立交桥、滚滚的车流、摩肩接踵的人群……组成了一幅绚丽多采的城市景色。可文义没心思浏览这些,觉得这些离他十分陌生和遥远。他走到一个写着“出租各种摄影道具”的个体摄影摊前,向主人租了一套高级西装,进一个亭子间似的小屋里穿戴好了,出来以康南路口立交桥上的滚滚车流做背景,让一位蓄长发和络腮胡的摄影师,照了一张快照。

一会儿,照片取出来了,文义一看,当即傻了!照片上的他,穿着挺括的西装,锃亮的皮鞋,系着质地优良的“金利来”领带,满脸荡着志得意满的微笑,是那样英俊,那样精神焕发,哪里还有一点打工仔的屈辱的影子?可是,当他下意识地看了看身上皱巴巴的、沾满星星点点的鸭血和沥青的衬衣和一双已经断了绊的旧塑料凉鞋时,文义突然觉得不好意思了。他生怕别人把他看出来,会当面羞辱他,于是赶紧把照片装进信封里,离开了。

果然,这封信和这张照片,给余忠老汉和田淑珍大娘,以及文忠夫妇,都带来了莫大的安慰和快乐。他们一遍又一遍地读着文义的信,反复看着他的照片,都深信不疑文义在外面已经有了出息。他们逢人就夸起文义的工作,拿出文义的照片让人欣赏,以此去接受乡亲们善意的恭维和羡慕。过了一段时间,余忠老汉才取下挂在墙上的相框,把儿子的照片装在里面,又重新挂上去。这样,西装革履、英俊勃发的文义,就天天微笑着,亲切而深情地注视着家里的每个人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