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第08节

作者:贺享雍

文富走后没两天,村里就展开了“栽桑种麻”的巨大宣传攻势。

这天中午,余忠老汉坐在堂屋的椅子上,口里衔着烟袋,一边不紧不慢地抽着辛辣的劣质旱烟,一边微微眯缝起眼睛,打量着外面的风景。午后的阳光还十分强烈,院子外边青铜色的李子树叶,被阳光镀上了淡淡的一层金。树叶下面,几只鸡卧在斑驳的光影里,似乎是怡然自得地在打着瞌睡。院子里,正晒着的金黄色的稻谷被阳光照得更加金光闪闪,晃得人睁不开眼——他正是为着防止鸡糟蹋稻谷,才守在堂屋里的。其实,在这个季节,庄稼人也并不是舍不得让鸡吃几粒稻谷。而恰恰相反,谷黄鸡眼瞎,倒是在这遍地是谷的时候,鸡们自己吃不下了。可是,吃不下的鸡们却非常淘气,喜欢在谷中用脚爪扒拉,结果把一粒粒金黄的谷粒扒拉进土堆里、草丛中,给浪费掉了——庄稼人吝啬的正是这个。余忠老汉看着李子树下的几只鸡,不敢麻痹大意。别看它们现在老老实实,说不定啥时候淘起气来,就要跑到谷中来撒欢呢!

屋里和外面都很静,老伴田淑珍大娘和儿子、媳妇香甜的鼾声,轻轻地传了出来,这让余忠老汉听起来十分亲切和高兴,好似在欣赏一首优美的乐曲!他的脸对着从大门反射进来的阳光,一半显得明晰,柔和,另一半却显得矇眬和慈祥。他像是品咂一种陈年老酒的味道似的,品咂着老伴和儿媳们的鼾声,渐渐舒心起来。他本想去唤醒他们,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可又一想,反正活儿也不多,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吧!一年辛苦到头,庄稼人只有把这金黄的稻子收进仓后,才能打出这样踏实的鼾声呢!

这时,孙女儿小梅却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从房里走出来了。她径直走到余忠老汉身边,就撒娇地扑倒在爷爷的怀里。

余忠老汉见了,不但不生气,反而表现出了少有的慈祥和温柔,用布满老茧的手抚摸着孙女的头,问:“困醒了?”

小梅继续揉着眼睛,“嗯’”了一声,然后说:“爷爷,给我讲故事!”

余忠老汉听了,停了一会说:“爷爷哪里有那么多故事?爷爷给你学一声牛叫!”说着,他捏住鼻孔,果真学了一声牛叫。

可小梅还是不依,在余忠老汉怀里摇摆着小身子说:“不嘛!不嘛!我就要听故事嘛!”

余忠老汉见了,忙说:“好,爷爷给你讲一个。从前呀,我们这儿住着两个人……”

小梅一听,立即噘起嘴来,打断余忠老汉的话说:“爷爷,你莫讲了,我都知道了!从前,我们这儿住着两个人,一个是姓张的祖爷爷,一个是我们的祖爷爷。有一次发大水,两个祖爷爷一同出去逃难。姓张的祖爷爷逃难时背了一个金砣砣,我们的祖爷爷背了一个饭砣砣。大水把两个人冲到一个岛上,姓张的祖爷爷用金砣砣换我们祖爷爷的饭砣砣,我们的祖爷爷不换。后来大水退了,我们的祖爷爷回来了,姓张的祖爷爷就饿死在岛上了,是不是?”

余忠老汉听了,忙高兴地搂着孙女儿说:“是!是!乖孙!”说着,还情不自禁地在小梅脸上亲了一口。

祖孙俩正在玩着、闹着,忽然听见从外面传来一个玩笑似的声音:“余大伯,你家鸡吃谷子了!”

余忠老汉急忙往外一看,果然看见几只鸡正在谷粒中扒拉,已有不少谷粒被那一只只有力的脚爪,扒拉到了地坝边缘。这才想起只顾了和孙女儿说话,把这些淘气的东西忘到一边了。他忙站起来,冲出去轰走了捣乱的鸡们。

鸡们扑棱着翅膀,逃到一边了,余忠老汉回过头,这才看见陈民政、小吴和龙万春,提着浆糊桶,胳膊下夹着一抱红纸写成的标语,走了过来。

余忠老汉见了,忙奇怪地问:“你们这是干啥?大热的大,不怕日头晒呀?”

阳光下,陈民政本来瘦削、发黄的脸上,汗津津的,仿佛涂了一层蜡。可他还是强笑着回答余忠老汉说:“老余大哥,我们不怕晒,还想收点太阳过冬呢!”

小吴晃着手里的标语,说:“余大叔,我们往你家墙上贴些标语!”

余忠老汉还是不明白,问:“啥标语?”

龙万春说:“栽桑种麻的标语!上级要求,一定要大造声势,让栽桑种麻的事深入到家家户户,让每个人都明白。”说完,就走过去,往墙上刷起浆糊来。

余忠老汉听了,明白过来。他本不愿把雪白的墙壁涂抹得花花绿绿,可他又不好意思阻拦,就只有让他们刷了。

龙万春刷好浆糊后,小吴就走过去,展开写好的大红标语,往墙上贴去。他们在左边墙壁上贴的是:

舍得一亩田,换来万元钱!

要致富,栽桑树,栽桑种麻是脱贫致富的好门路!

另一边墙壁贴的是:

紧急行动起来,打一场栽桑种麻攻坚战!

种青麻,创外汇,是热爱祖国的具体表现!

还有一副标语,上面写的是:

向余忠学习,积极完成栽桑种麻任务!

他们把这幅标语贴在了正中的墙壁上。

标语贴完以后,他们抹了抹头上的汗,就要走。余忠老汉忙对他们说:“歇歇吧,忙啥!”

龙万春说:“我们还要到下面院子里,把这些标语贴完,一会儿还要回来,具体落实栽桑种麻的地块和面积!”

余忠老汉说:“那就落实了再走,别跑二趟路了!”他想起马上就要下地干活,所以就这样说。

可他们不知道余忠老汉是怕耽搁活儿,还以为他真心在留他们歇凉呢!小吴立即说:“不了,大叔!我们贴完了再来,免得碍手碍脚!”说完,就提着浆糊桶,抱着剩下的标语走了。

可等他们再返回来的时候,余忠老汉和田淑珍已经下地去了,院子里文忠两口子在用风车车着稻谷,然后再把车干扬净的稻谷,用箩筐扛进仓里。干这活儿非要有强壮有力的体魄不可,所以,文忠两口子就担当了这项重任。

一看见陈民政、小吴、龙支书走了来,文忠就急忙停了活儿,满脸微笑地迎了过来。又忙不迭地去端凳子,吆喝卢冬碧倒茶。龙万春见了,忙说:“你忙着吧,文忠,边干活边说话,不要紧的。”

可文忠却说:“那咋个要得?再忙的活儿,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俗话说,在家不会待宾客,出门方知少主人呢!”

小吴打开一个本子,认真地说:“真的不要紧呢,你干活吧!”

文忠仍然在他们面前站着,不肯去干活,他觉得那样实在会怠慢他们。再说,人家都是领导呢!

陈民政见了,便不再为难他,和颜悦色地说:“是这样,大侄子,你家拿出哪些地来栽桑种麻,你报一报,我们要登记起来,向乡党委、政府汇报。”

文忠听了,突然一愣,他已经吸取了上次答应带头的教训,尤其是一想起要拔了地里快成熟的庄稼来栽桑种麻,他心里就觉得难受。于是,他就迟疑地说:“拿哪些地,这事可要等我爹回来,看他咋说?”

龙万春听了,马上说:“嗨,文忠大哥,这点事还要等你爹回来?刚才,我们已经对你父亲说了这事,老人家的思想挺开通的!你怕啥?这点事你还不能作主,男子汉大丈夫,又是家里老大!等你爸回来,那要让我们等到啥时?”

文忠最怕被人瞧不起,听了龙万春话,急忙改变了先前的口气,说:“谁说我不能作主?那天答应带头,不是我作主的吗?只是……”

一提起带头,龙万春高兴了,急忙夸奖说:“对呀,文忠!刘乡长在全乡村、社干部会上,都表扬你呢!你看——他指了指贴在正面墙上的标语,接着说:“那上面写着:向余忠学习,积极完成栽桑种麻任务!虽然写的是你父亲的名字,可谁都知道,是你文忠积极带头呢!”

文忠听了,心里又乐滋滋起来。他没想到,连刘乡长在大会上也表扬了他!他这个老实巴交的、被人瞧不起的汉子,全乡的干部也都知道了,还被写成了标语,到处贴着。是的,标语上虽然没写他的大名,可确实是他答应的带头。这可又是干部们在抬举自己呀!想到这里,心里的防线崩溃了,就笑着对陈民政、小吴和万龙春说:“报就报吧!反正大家都要拿出地来的!”

龙万春一下高兴了,说:“对,没有哪个能够跑得脱!只不过你先报一报,给大家又做他榜样!”

文忠问:“报些啥地?”

小吴:“要好地!”

文忠又愣了一下,说:“全要好地?”

陈民政说:“大侄子,舍得孩子才套得住狼!这是上面的规定,一刀切。”

文忠听了,又沉默了下来,龙万春一见,又立即表扬文忠说:“文忠大哥是明白人,当然知道舍得宝、宝换宝的道理!要不,又不会答应带头了!再说,既然已经带了头,还会在上地问题上含糊!”

文忠听了,心里既有舍不得拿好地,又有些热乎乎的,觉得自己不答应干部们的要求,会对不起人家的抬举。犹豫了一会,心一横,就抬起头回答道:“好,我报!你们看这些地行不行?”说完,他就拣承包的几块好地,一一说了出来。

龙万春对这些地十分熟悉,一听,立即高兴地叫道:“好,就这些地!”说着,就叫小吴把这些地块一一记下来了。

小吴写完后,站起来说:“文忠大哥,就这样定了,我们再到别的人家去!”

文忠说完,又有些失惨起来。这些地都是家里主要粮食作物的产区呀。要是爹回来不同意咋办?退一步讲,即使爹同意了,家里还拿啥地种粮食?想到这里,文忠就忽然恐慌起来,他想改悔己来不及。可是,他马上想到一个主意,让小吴悄悄改两块地的名称。于是,见小吴要走,他就急忙对小吴喊道:“哎,吴、吴同志……”他觉得喊小吴太不礼貌,就这样喊道。

可小吴不知道他的心思,还以为是要留住他们,只回头对他客气地说了一句:“不耍了,我们下次还要来!”

文忠一见,完了!”一时僵在那里,怔怔地望着远去的陈民政、小吴、龙万春,回不过神来。

因为怕余忠老汉指责,晚上,文忠张了几次嘴,也没勇气把下午的事告诉父亲。

第二天上午,余忠老汉和文忠正在靠机耕道的地里,将已成熟、枯干的绿豆荚采摘回去,龙支书和村文书手拿一根丈量土地的长竹竿,从机耕道走了过来。他们身后,紧跟着拿算盘和执笔的小吴姑娘。

周围地里干活的村民,看见他们朝余忠老汉干活的地块走去,都停下了干活,好奇地看着他们。

走到地边,龙万春仿佛是想让所有干活的群众都听见一样,大声叫道:“余大伯,文忠大哥,丈量土地了!”

余忠老汉糊涂了:“丈量土地干啥?”

龙万春说:“栽桑种麻的土地(口山)!报了还不算,要一块一块地丈量落实!”

余忠老汉明白了一些,回头看着文忠。

文忠见了,这才被迫把昨下午报地的事,嗫嚅地向父亲说了。然后,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忐忑地望着父亲。

余忠老汉听了,板着脸,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掏出烟袋,裹起一袋旱烟,目光看着远处,一口一口地吸起来。

这儿文忠有些不满地对龙万春说:“这些地块不是都有面积吗?”

小吴见气氛有点儿不对,忙解释说:“文忠哥,这是上面统一布置,没办法呢!”

陈民政也说:“丈就丈吧,大侄子,丈了就让人放心了!”

文忠听了,仍有些生气,说:“你们丈吧,看我们是不是把上地偷了一块藏起来!”

龙万春听了,一边打趣地说:“哎呀,文忠大哥,你这个带头人今天是咋个的了,就不支持我们的工作了?”一边把竹竿搭在了地头。

文忠红了脸,再不说什么了。

龙万春沿地边丈量了地块的长,对拨拉算盘的陈民政报了一个数字,又沿着另一条地边丈量了地块的宽,又报了一个数字,陈民政就在算盘上拨拉起来。这时,文忠忽然走到了龙万春身边,谦卑地笑着说:“龙书记,我、我……”

龙万春看着他,不明白地问:“文忠大哥,你咋了?”

文忠憋了半天,脸更红了,最后才说:“我求求你了!”

龙万春更摸不着头脑了,说:“文忠大哥,你要说啥?”

文忠说:“都是天天相见人,你不能把丈竿拿松一点,多报一点数字?”

龙万春明白了,有点作难地回答:“哎呀,你不知道,这可是石头打磨扇,实(石)打实(石)的事,上级可强调得严呢!”

文忠不肯相信,说:“龙书记,我求你了!这事,反正上级也不会来丈二遍,再说,事情哪里都那么认真呢?事情认了真,水都闹死了人呢!”

龙支书说:“上级就是说要抽查呢!要是来复查到了,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文忠还想说,忽然听见余忠老汉气咻咻地吼道:“过来干活,说空话干啥?”

文忠听了,愣了半晌,突然难过地蹲了下去。

丈量完了,余忠老汉才生气地教训文忠说:“一条大水牛都去了,还舍不得一条牛尾巴,是不是?”

文忠抬头看了看,见丈量土地的干部走远了,才难过地对余忠老汉说:“爸,我不知道他们要这样认真,只以为像以往那样,说一说,吼一吼,只打几声干雷就算了!”

余忠老汉没答理文忠,弯下腰摘起绿豆荚来。

文忠不放心,又小心地问余忠老汉:“爸,你真舍得拿这些地来栽桑树、种青麻?”

余忠老汉抬头盯了文忠一眼,仍然没回答。

文忠拿不准父亲的态度,心里突然“咚咚”地打起鼓来。

半晌,余忠老汉才直起身,看着文忠,缓缓地说开了:“你也是几十岁的人了!要是命好,早几年结婚,也快有人叫你外公了。我是为你顾一分面子。黄口白牙说的话,就要算数!哪有泼出去的水又收回来了的?就是一滩屎,也要硬着头皮吃下去,这才像我们余家的汉子!说过的话又要勾回去,是没出息!”

文忠听了,心一下热乎起来。原来,父亲是压根不同意拿这些地出来栽桑种麻,只是为了顾全他的面子,让他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说话算数,才没反对他。文忠一下感到和父亲的心贴近了!父亲虽然不声不响,有时甚至对他板着脸,可他心底却还是想着儿子,爱着儿子的!想到这里,文忠更觉得有些对不起父亲,于是就担心地对余忠老汉说出了心里话:“爸,我总觉得这事悬吊吊的!这几亩地,要是栽桑种麻不成,就要少收几千斤粮食,我们这样的庄户人,可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呀!”

余忠老汉听了,不满地看了看儿子,说:“我最看不起事情还没办,就说丧气话的人!这些年,我们家啥坡坡坎坎没爬过?我就不信,世界上有爬不过的坡,翻不过的坎!”

文忠听了父亲的话,内心受到了强烈的感染。是呀,父亲这辈子,不管遇到啥打击,从没对生活丧失过信心,自己为啥要说泄气话呢?于是就紧跟在父亲身后说:“也是!没有爬不过的坡,翻不过的坎!”

说完,父子俩再不说话,默默地干起来。可是,两人心里,都多了一份信心和希望,天地在他们眼前,也变得更高更大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