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第31节

作者:贺享雍

余忠老汉一家寄予了全部希望的二茬麻,却因供销社突然停止收购,而把全家人送进了巨大的打击和深深的失望中。

这天,他们正收割着二茬麻,几把镰刀同时在地里挥动,“咋察、咋察”的割麻声十分清脆悦耳。这清脆的声音像一首动听的乐曲,响在余忠老汉一家人的心头,使他们忘记了暑热,忘记了疲劳,而沉浸在了一种幸福的陶醉中。这时,文全突然从机耕道上匆匆走来,看见他们这个忙碌和紧张地的场面,突然大声喊了起来:“二叔,这麻没人收了,我们是抱鸡婆扒糠壳,空欢喜一场!”

他们听了,还以为文全开玩笑,齐声说:“文全。你莫胡说!”

文全说:“二叔,我才不是胡说!我才从乡上回来,亲眼看见告示的!说是头茬麻,还压在供销社的仓库里,卖不出去,供销社也没有这笔资金来收麻了!不信你们自己去看看吧!”

全家人听了,这才有些半信半疑。大家像傻了一样,互相看着。半晌,文富才突然对余忠老汉说:“爸,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去看看!”

余忠老汉听了,回过神,朝文富点了点头,说:“去看看吧!真要是那样,我们咋活呀?!”

文富听了,立即丢下镰刀撒腿就跑。到了乡供销社门前,果见大门紧闭,一些卖麻的群众守候在那里,气愤地议论著,不时还夹着粗鲁的骂声。文富没心思听他们说的是些啥,径直挤进去,读起贴在大门上的一张告示来。告示上写着:

              告示

接上级通知,本社停止收购青麻,望广大群众互相转告。

文富将告示看了两遍,失望地低下了头,一边悻悻地退出人群,一边喃喃自语地说:“完了!完了!看着银子化作水,倒不如不种!”说完,正准备往回走,却见刘副乡长和另一名乡干部,胳膊下夹一只小人造革公文包,手里提着草帽,朝这里走了过来。文富满腹心事,低着头,假装没看见地从刘副乡长身边走了过去。可没走多远,文富听见了身后一片吵嚷声。他回头一看,原来是供销社卖麻的群众拦住了刘副乡长。

村民们在怒气冲冲地说:

“叫我们种,种了又不收,哄小孩呀!”

“这东西不能吃,不能穿,做柴烧还不起火,叫我们咋办?”

“是呀,还不如稻草,稻草还可以肥田呢!”

刘副乡长等大家说完,才说:“大家找我,我有啥法?大鼻子洋人不要青麻了,我们有啥法?”

群众又吵起来了:

“说得轻巧!我们的损失哪个赔?”

“就是!我们把丑话说在前头,这青麻要是政府不收,哪个叫咱们种的,我们就找哪个!”

刘副乡长又有点耐不住性子了,说:“是县委、县政府叫种的,你们去找县长、县委书记吧!”

群众说:“一个萝卜一个坑,我们才不去找他们。是你们叫我们种的,我们就找你们!”

刘副乡长见和大家说不清,就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行了行了,今天还有重要事情下乡,晚上回来,我们再向县上请示请示!”说完,匆匆离开了这里。

群众又盯着他的背影骂了起来。文富没和大家一起发牢騒,只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忧心忡忡地往回走了。

回到青麻地里,父亲他们还在地里忙着,只是没刚才那样劲头大了。一见他回来,全都从地里直起身,用疑虑、不安的目光望着他。过了一会,余忠老汉才忍不住地问:“咋回事?”

文富只好把告示和供销社门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父亲、大哥、文义和母亲及大嫂。

文富的话一完,全家人都呆若本鸡地僵在了地里,没有一个人说话,空气都仿佛凝结了,只有风吹麻叶的“窸窣”声分外清晰。隔了一会,文忠和田淑珍像瘫软似的,在麻堆上坐了下来。接着,余忠老汉和卢冬碧也坐了下去,只有文义还在阳光下立着,两眼凝视着远方。

半天,文忠才瓮声瓮气骂开了:“啥洋人不要?龟儿子些,还不是坑庄稼人!”

余忠老汉捧了头,难过地自语了起来:“这当干部的也不知咋的,上嘴皮跟下嘴皮一合,说不收就不收了?”

文忠说:“要是真不收,我们家就坑得最苦!光化肥钱就丢了几千元在里面呀!”

田淑珍说:“那是文义一年多的血汗钱,说办厂都没办……”

文义这时突然收回目光,大声说:“爸,妈,不用埋怨!他们和我们订了合同的,有法律保护我们!真要不收,我们就和他们打官司!”

听了这话,大家都似乎吓了一跳,紧张地盯着文义。余忠老汉倏地抬起头,问:“你和谁打官司?”

文义说:“乡政府嘛!”

余忠老汉突然神经质地笑了起来,说:“嘿嘿!你娃儿要和乡政府打官司?嘿嘿,老子活了六十年,还没听说过平头百姓告当官的!”

文忠也说:“老三,你那是说空话!”

连文富也怀疑地说:“老三,刘乡长也没说不收!他说向县上请示。我们辛苦一点,天天到乡上看一看,兴许很快就收了呢!”

田淑珍也说:“就是!管它贵贱,只要收了就好!”

文义望了望他们,一种悲凉的感觉从心头掠过。可他没再说啥,因为真的收不收,他还不知道。

坐了一会,余忠老汉又站了起来,说:“坐着干啥?快收吧!”

文忠伸了伸酸痛的腰,泄气地说:“忙啥,反正也没收!”

余忠老汉说:“没收也要割回去嘛!再不赶快割,过几天就只有做柴烧了!”

文忠还是说:“要是真卖不出去,倒不如留在地里做柴烧,省得累死累活!”

余忠老汉一下生起气来,大声骂了一句:“杂种些,懒病作怪!”

说着,独自去割麻了。文忠、文富、文义和田淑珍、卢冬碧见了,不敢再顶撞,也纷纷拿起工具干起活来。可地里却缺少了先前欢乐的气氛。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们一边收麻,一边每天派一个人去乡上打听收购的消息。可带回的,总是令人失望的话。直到青麻都收打完了,还不见收购的动静,一家人更加焦急不安起来。后来的一天,文富终于从乡上带回了一个好消息:供销社贴出告示,开始收购了,只是价钱特低:头等四元钱一公斤,中等三元,尾等只一元一公斤。文忠听了,不满地说:“这不是算计我们吗?连化肥钱都卖不出来呢?”

可余忠老汉还是为开始收购了感到高兴,说:“政策又不在我们手里,有啥办法?赚钱往前算,蚀本往后算,总比不收强!赶快装车去卖!”

文忠兄弟三人听了,赶快拉出两架板车,将一捆捆阳光下白得晃眼的皮麻装在车上。不一会儿,父子四人就拉着两座小山似的麻捆上路了。

走到快拢场口的时候,两个汉子迎面走来,突然又喊住他们说:“余大伯,莫拉去了!”

余忠老汉父子四人忙站住脚,问:“又咋了?”

一个汉子说:“供销社又停止收购了!”

父子四人如闻惊雷,又一次目瞪口呆起来,不知所措地望着汉子。

半天,文富才回过神,说:“我刚才看了告示,开始收购青麻了,咋打个转又不收了?”

另一个汉子说:“现在又贴了一张告示出来,说接上级紧急通知,因缺少资金和堆放的仓库,又停止收了!”

文忠听了,忿忿地说:“龟儿子屙尿变!”

文富还是不肯相信,说:“我不信,这才多长时间,只隔三四个小时嘛,就又不收了?”

汉子说:“不信你们拉去看看,好多卖麻的人都在乡政府的院子里闹呢!”

文忠说:“真是这样,我们倒要去看看稀奇!”说着,兄弟俩像赌气似的,埋着头,弓起身,拉着车大步向前走去。文义和余忠老汉在原地站了一会,才拖着沉重的双腿,跟了过去。

父子四人来到乡政府大院对面的公路上,果然听见从乡政府大院里,传来一片混乱的叫喊声。文忠、文富忙把板车停靠在公路边,父子四人居高临下地看去,只见乡政府大院里,聚集了好几百人,有人扛着麻捆,有人屁股下垫着麻捆,还有人手挥舞着弄乱的麻丝,怒气冲冲地吼着,叫着。叫声虽然杂乱,可不时仍有一两声气愤中夹着无奈的吼叫,传进他们的耳朵:

“当官的,咋不出来?!”

“收麻!”

“收麻呀!”

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似乎要把乡政府这幢三层楼房的建筑掀翻。

父子四人看见这场面,一时谁也没说话。可看着看着,余忠老汉突然像抽筋一般,身子哆嗦了一会,接着扑在了麻车上,手捶着麻捆,难过地哭了起来。

文忠、文富、文义见了,急忙过去扶住他,异口同声地问:“爸,你咋了?”

余忠老汉两手抓着麻捆,头埋在麻堆里,文忠、文富拉也没把他拉起来。他的苍老的哭声越来越响亮,一边哭一边说:“天啦,今后我们咋办?你们咋说不收,就不收了?让我们今后咋过日子呀,呜呜……”

文忠、文富、文义听了这含血带泪的哭声,心里也异常难过起来。这么多年,不管父亲遇到了多么大的打击,都没有这样伤心过。兄弟三人都一时不知怎样劝父亲,过了一会,文忠还是过去,想把父亲从麻堆上拉起来,一边拉,一边叫:“爸!爸!”

文富、文义见了,也跟着走过去,一人扶了余忠老汉一条胳膊,终于把父亲拉了起来。余忠老汉虽然抬起了头,可脸上仍然老泪纵横,绝望地说:“几亩麻地,少收几千斤粮食不说,还把文义准备办厂的几千元钱,也赔进去了!我们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呀!”

文富听了,说:“爸,你常叫我们想开点,你咋想不开了?”

文义也说:“爸,你放心,我们手里有他们的合同!”

余忠老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有合同又能抵啥?那只是一张纸呀!这个家,就要毁了哟!毁了呀……”

这时,乡政府大院的吼声更如浪潮一般,汹涌地传了过来;

“叫我们种有人,咋收就没有人了!”

“当官的,出来——”

文忠、文富听了,忙说:“我们也去看看!”说着,就拉起板车,拐上了去乡政府大院的岔路。这是一小段下坡路,两辆板车只“哧溜”一声,就滑到了大院门口。文忠、文富在人群外边架好板车,就像看稀罕一般伸长脖子朝人群中间看着。文义架着余忠老汉,也来到了院子里。

他们刚走进大院里,就见乡政府刚才紧闭的大门,“咣啷”一声开了,刘副乡长板着脸,和公安员、治安联防队员等一起走了出来。

人群立即围住了他们。

刘副乡长大声质问了起来:“闹啥,啊?”

这时,他的这种腔调无异于火上浇油。群众听了,立即高声嚷了起来:“闹啥你还不晓得?我们的青麻卖给哪个?”

刘副乡长说:“你们问我,我又问谁?是外国人撕毁了合同不要,县上下令不收,我们有啥办法?我们能把县政府、县委奈何?”

一个卖麻的汉子,手里挥舞着一把麻,大声回答说:“是你们强迫我们种的,我们就找你们!”

更多的群众跟在他后面吼着说:“对!打酒只问提壶人!哪个叫我们种的,哪个今天就要收麻!”

刘副乡长说:“我们要你们种,是想要你们脱贫致富,我们有啥错?”

可是,失去理智的群众已经听不进他的这些道理了,又一齐吼了起来:

“你们把我们坑了!”

“扶贫扶贫,倒把我们整贫了!”

刘副乡长脸色铁青,似乎再也找不出话来回答群众了,僵硬地立在人群中。公安员见了,向大家挥动着手说:“同志们,你们静一静!静一静!”

人群果然稍安静了一些。

公安员见了,马上说:“乡亲们,你们的心情我们理解!乡党委,乡政府比你们更着急,昨天周书记还从地委党校打电话回来,问这事情呢!”

群众听了,只稍稍安静了一会,又接着闹了起来:“光问顶啥用?快收麻才是对的!”

正说着,乡政府大门前的一个汉子,突然将麻捆解开,拿出打火机发泄般地将麻点燃,大声说道:“你这瘟麻,老子不要你了!烧你娘的×!”

一股浓烟倏地窜上了天空。另外几位见了,也附和着说:“要得,反正卖不脱,烧了眼不见,心不烦!”说着,也将自己屁股下的麻捆解开,投进了火堆里。

顿时,乡政府门口烈火熊熊,浓烟滚滚。一股股火焰舔着了乡政府的大门。

公安员一见,顿时变了脸色,他大喝一声:“住手!”就猛地扑了过来,抓住了两个继续往火堆里扔麻的汉子的手,往两边一推,把两个汉子推倒了。接着,脱下身上的衣服,扑打起来。两个治安员见了,也站了过去。经过一会扑打,火势才渐渐小了下去,最后熄灭了。可公安员和治安员的脸上、身上,都弄得满是黑灰,衣服也烧坏了。

群众见了,这才稍微理智了一些,不像刚才那样吵闹了。

余忠老汉父子四人,在一旁看见这惊心动魄的一幕,都不觉目瞪口呆了。可他们并不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反而有一种更加沉重的压抑感。隔了一会,余忠老汉忽然对文忠兄弟三人说:“你们在这儿看着,我出去走走。”

文义一惊,不解地望着父亲,问:“爸,哪去?”

余忠老汉看出了儿子们的疑惑,说:“你们放心,老子还不得去寻短路!我只觉得心里憋得慌,我去找你们陈叔摆几句龙门阵。”说着,他就朝前走去。

文忠、文富、文义听了,心里明白了一些,可还是有点不放心。文义就对文忠、文富说:“大哥、二哥,你们先看着,我跟过去看看!”说着,就尾随着父亲去了。

不一时,文义回来了。文忠、文富看着文义问:“爸……”

文义说:“是到陈叔家去了。”

文忠、文富这才放下心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忠老汉的儿女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