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

第19节

作者:洪灵菲

燕子在飞着了,空气一天一天地潮湿起来了,春之神像穿着五色彩衣飘到人间来了。大地上一切昆虫,禽鱼都活跃起来了;光和影和声音,都从死一般沉寂的冬天苏转过来,像赴着群众大会一样的喧囗叫喊着,于是人们的心里都随着外面的热闹充满着生意了。

霍之远现在更加忙碌了,他差不多每天从白昼到黄昏都在忙着工作;他的工作紧紧地缠在他的身上,就好像一条蚕卧在蚕茧里面一样。

这晚,他因为脑子痛得太厉害了,便跟着林妙婵谭秋英在外面散步去。他们本来是预备到西瓜园看马戏去,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把计划改变了,只在公园里跑了一趟,便到小饭店吃饭去。

是晚上七点钟的时候了,街上洒满着强烈的电灯光,照耀得如同白昼。他们在那小饭店里面选定了一间比较雅洁的房间坐下去之后,便叫伙计要几盘普通的饭菜来用饭。

霍之远和林妙婵坐在一边,谭秋英坐在他们的横对面。他们一面在吃饭,一面在谈着话,门外忽然下起雨来;雨声如裂玉,碎珠;一阵阵凉快潇洒之感幽幽地爬到他们的心头来。

“miss谭,在革命的战阵上,你说情感是绝对应该排弃的东西吗?”霍之远茫然说。这时他只穿着一件西装的内衣,和一件羊毛背心;他的神情,似乎很为雨声所搅乱。

“自然的,我感觉到这样!”谭秋英答,她的态度很是镇静而安定。她穿的是一套黑布的衣裙,那衣裙倒映着灯光,衬托出她的秀美的脸部显出异样娟静。

“但革命的出发点却由于一种热烈的情感;你说对吗?——譬如说列宁吧,或者说中山吧,或者说现时的许多革命领袖吧,他们的革命的出发点那一个不是由于他们对于被压迫阶级的profoud sympathy呢?那一个不是由于他们对于被压迫阶级的恳挚的,热烈的同情呢?所以,我敢说革命的事业固然应该由理智驾驶;但它的发动力,还是情感呢!”霍之远想用他的巧辩说服她。

“这种论调完全是一种小资产阶级的论调;站在普罗列塔利西亚的观点上说,这种论调完全是错误的啊!哪!别的不说,我们的党的理论和策略不都完全是建筑在理性上面么?我想,霍先生你终是脱不去一个文学家的色彩啊!”谭秋英又是用着教训他的口吻了。

雨越下越大了,雨声像擂着破鼓似的,又是热闹,又是凄清。在这样春夜薄寒,雨声打瓦的小饭店里面,他们投射在地板上的影子,拼成一团,说不出有无限亲密的情调。

“miss谭,你真是冷酷得很啊!我们在革命上自然不主张任情,但情感本身又那里能够被否认!你说,一个人要是无情,根本上便和一块石头,一颗树有什么分别呢?唉!miss谭,别要这样冷酷呢!我想,你似乎忽略了人生是一件怎么有趣的东西啊!”霍之远动情地说,他的态度几乎是向她求情的样子。

“嘻!嘻!哈!哈!……”潭秋英忽然大笑起来,她笑得再也不能说话了,只得将她的身体伏在桌上。过了一会,她喘着气说;

“哎哟!真是笑死我呀!”……霍之远和谭秋英谈话时,时常c州话和普通话混杂用着,这是他们的习惯。……

“点解咁好笑呢?”霍之远脸上飞红的问,他被她这阵大笑所窘逼了。

林妙婵偷偷地考察得他俩的神态,气得连饭都吃不下去。她停匙,丢筷,呆呆地坐着,脸色完全变成苍白了。

霍之远望着她一眼,背上像浇了一盆冷水似的,早已凉了一半了。即刻他把脸朝着她,低声下气,甚至于咽着泪的说;

“妹妹!觉得不舒服吗?啊啊!饭要多吃点才好啊!……”

“我的肚子早已不饿了!”林妙婵用着愤怒的声口说,她的眼上闪着泪光。

“哎哟!妙婵姊!吃多一点饭吧!你不吃,连我也觉得没意思起来呢!……唉!还是我不来好,我一来便使到妙婵姊连饭都吃不下去,这是什么意思呢!”谭秋英半劝慰,半发牢騒的口吻说,她脸上早已全部飞红了。

“我自己吃不下去,干你什么事!别要太客气了!”林妙婵把脸转向室隅,再也不看她了。

雨依旧下着,而且越下越大,大有倾江倒海之势。他们只得向伙计要了一壶茶,在室里再谈着,就算是避雨。

“妹妹!今晚的菜很好啊,还是多吃点饭好呢。”霍之远柔声下气的只是劝诱着她。

“我不吃了!我的肚子不饿,教我怎样吃下去呢!”林妙婵头也不转过来的答。

“妙婵姊!妙婵姊!……”谭秋英也是柔下气地说,她望着霍之远只是笑。

过了一忽,而渐小了,但依旧是不曾停止。他们三个人共着一把雨伞,挤在一堆的走出小饭店来。街上湿漉漉着照着人影,店户的灯光也都照在积水上。霍之远居中,谭秋英和林妙婵站在他的两旁走着。

“我顶喜欢雨!要不是伴着你们两位姑娘在走着;我一定会散发大跳,一来一往的奔走着在这样的雨声之下!……”霍之远感到一种诗的兴趣,在他的心头挤得紧紧。

“所以我说你还是脱不去一个文学家的色彩啊!”谭秋英冷然说。

“这种色彩好不好呢?哈!哈!”霍之远故意撞击着她的身体,顿时像觉得触了电一般的酥醉。

“好的!怎么不好呢!嘻!嘻!”谭秋英笑起来,全身几乎都伏在霍之远身上了。

林妙婵忽然从他们身边走开去了!她在雨中走着,头也不看他们的走着!她的脸上白了一阵,红了一阵,她的chún都褪了颜色了。

“妹妹!疯了吗!你全身都湿透了!来!快来!”霍之远颤声叫着,他和谭秋英走到她身边去;她不顾的走开去了。

“妙婵姊!妙婵姊!快来吧!霍先生在叫着你呢!”谭秋英的脸又是涨红着,她望着霍之远一眼,觉得怪不好意思地便即把头低垂下去。

到了s大学了。她们都到霍之远的房中坐下。门外的玉兰树,湿漉漉地在放射着冷洁之光。而依旧下着,而且更大了。

“哎哟!今夜的雨,真是下得怕人啊!”霍之远的态度仍然是带着一种诗的感兴。

谭秋英沉默着,林妙婵仍然是满面怒容。霍之远的说话竟没有人来打理他,他觉得悲伤起来了。

“哎约!霍先生,我要回去了!谭秋英立起身来脸上的表情和一团水一样。

“好的!我和你们一道去!妹妹!我们一起出去吧!你回到g校去,秋英回到她的家中去!”霍之远站起身说来,他预备着便起行的姿势。

“你们去吧!你和秋英姊一道去吧!我要在这儿再坐一忽!”林妙婵的苍白的chún上颤动了一下。

“一道去吧!”

“不!”

“唉。……”

“唉!……”

“妹妹!你今晚为什么变得这样奇怪呢?唉!现在已经不早了,我和你一道去吧!”

“我不去!难道你这里不许我再坐一会吗?——不要紧,如果你不允许我再坐一会;我便走了,但我自己会走路的,不敢劳动你的大驾呢!……”

“唉!你真是不谅解我吗!”

“唉!你真是不谅解我!不谅解我吗!”

“……”

“……”

“哎哟!恋爱是多么麻烦的事体啊!有了恋爱便一定耽搁了革命的工作!我想真正的革命家是不应该有了恋爱这回事啊!”霍之远这样思索着,意气异样消沉下去。

“miss谭!”他几乎流着眼泪的叫着,“我和你先去吧!一会儿我再来带她到g校去!……”

“妙婵姊!妙婉姊!……唉!你也太使性了,你不知道霍先生心中是怎样难过哩!……不要太固执吧!一块儿去!唉!妙婵姊!妙婵姊!你连答应都不答应我一声吗?唉!”谭秋英走到林妙婵的身边这样劝慰着好。

“你们去你们的!我想再坐一忽!……唉!秋英姊,你的为人好得很啊,好得很啊!我是知道的!”林妙婵流着泪把头靠在书桌上。

“妹妹!真的想在这儿再坐一忽吗?也好!我先送谭女士到她的家里去!……”霍之远朝着她说。

她微微点着头。

霍之远和谭秋英走出门外,下了宿舍的楼梯,走到狂风雨里面去了。宿舍横对面,明远楼前后的大道上,木棉树巅巍巍的像在流泪一样,不!像挂着小瀑布一样!他俩共着一把洋伞,紧紧地挤在一处。两人的脸都灼热着,谭秋英的像流星一样的眼睛频频地向着霍之远放射着光芒。

“霍先生!林妙婵到底为的是什么?她的态度为什么这样地难看呢?妒忌吗?我们今晚也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惹她的妒忌啦!他的身体不好吗?但是又觉得不像!”谭秋英像怕受了寒似的,把身体挤在霍之远怀里。

“她大概是把我爱得太厉害了,故此她对你和我的亲密的态度,便未免有些妒意了!我想,大概是这样吧!”霍之远喀了一声,这样答着。

“唉!霍先生!我真糊涂!我想,要是这样,我真不应该和你这样接近了!……”谭秋英脸色红了一阵,白了一阵,她的嘴chún在翕动着。

这时候,他们已经走过街上,在积水很深的横巷里面蠕动着。他们的身上的衣衫都沾湿了,就如一对跌入水里去的公鸡和母鸡一样。他们的热情也似乎给雨水沾湿,蒙蒙迷迷地溶成一片。谭秋英身上的明显的曲线,隆起的胸,纤细的腰,丰满的臀部,……像model般的,湿淋淋的贴在霍之远的身边。霍之远呆呆地看着她,肉贴肉地捱着她走着,他的喉咙为情人所烧燃而干渴,全身的感觉都麻木了。他极力的把他的情热制死着,一种销魂的疼痛深深地刺入他的灵府。

“miss谭!你又何必这样薄弱呢!她不过是一时的误会,你又何必这样挂心呢!……我想她实在有点太任性了,还是希望你时常和她接近,才能够把她这种态度纠正呢!”霍之远把他的有力的肩故意的向她撞了一下。她的脸那时飞红了,但他并不生气。

“霍先生,她想和你做起夫妇来吗?你也很爱她吗?”谭秋英动情地问。她用力握着他的手,脸色完全苍白了。

“我——和——她——已——经——有——了——婚约了!”

霍之远颤声说,用力的在她肩上咬了一口,他的心觉得不安起来了。

“嘿!……”她全身都倾俯在霍之远的怀里,眼泪挤满着她的眼眶。

一头女人的乱发披在霍之远的胸前,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一个苍白的嘴chún倒压在霍之远的面庞之下!他们在身体因太受情感激动而搐搦着了。

过了一忽,她用力推开他,带着哭声走进她的家里去了。霍之远在她的门口站了许久,他的脚像生了根似的拔不动了。他幽幽的垂着泪,觉得好像做着一场恶梦。他用手击着巷上的墙,一阵奇痛令他清醒起来了。

他赶回s大学时,林妙婵已经气愤得差不多达到发狂的程度。她的脸完全没有血色了,她的牙齿在格格作响。

“你让我去死吧!你这样侮辱我!”她咽泪颤声说,再也不打理着霍之远,跑出门外去了。

“天哪!that is the love”s reward.!”他含着泪说,即刻跑出房外追着她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前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