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6节

作者:洪灵菲

一七

这是晚上了,皇家山脚的潮安栈二楼前面第七号房,之菲独自个人在坐着,同来的黄大厚诸人都到街上游散去,他们明早一早便要搭船到沙捞越去。室里电灯非常光亮,枕头白雪雪的冷映着漾影的帐纹。壁上挂着一幅西洋画的镜屏,画的是椰边残照,漆黑的“吉宁人”①正在修理着码头。一阵阵暖风从门隙吹进来,令他头痛。他忆起姚大任,姚治本的说话来,心中非常担忧,忙把他的上衣脱去,同时他对于洗身之说也很服膺,在几个钟头间他居然洗了几次身,每次都把他的皮肤擦得有些红肿。

①华侨称定居在马来亚的印度人为“古宁人”。

这次的变装,收着绝大的功效!听说这dk船中的几十个西装少年都给“辟麒麟”①扣留,——因为有了赤化的嫌疑!

①辟麒麟(pickering)是新加坡第一任华民政务司长官,对华人的私会党采取过严厉的镇压措施。一些老华侨有时仍称殖民政府的华民政务司为“辟麒麟”。

“哎哟!真寂寞!”他对着灯光画片凝望了一会便这样叹了一声,伸直两脚在有弹性的榻上睡下去了。在这举目无亲的新加坡岛上,在这革命干得完全失败的过程中,在这全国通缉,室家不容的穷途里,曾在那海船的甲板上藏着身,又在这客舍与那十字街头藏着身的他,这时只有觉得失望,昏暗,幽沉,悲伤,寂寞。全社会都是反对他的,他所有的惟有一个不健全的和达不到的希望。

过了一会,忽然下着一阵急雨,打瓦有声。他想起他的年老的父母亲,想起他的被摈弃的妻,想起他的情人。他忽而凄凉,忽而觉得微笑,忽而觉得酸辛,忽而觉得甜蜜了。他已经有点发狂的状态了!最后,他为安息他的魂梦起见,便把他全部思潮和情绪集中在曼曼身上来。他想起初恋的时候的迷醉,在月明下初次互相拥抱的心颤血沸!……

“曼曼!曼曼!亲爱的妹妹!亲爱的妹妹!”他暗暗地念了几声。

“唉!要是你这个时候能够在我的怀抱里啊!——”他叹着。

楼外的雨声潺潺,他心里的哀念种种。百不成眠的他,只得坐起,抽出信纸写着给她的信。

最亲爱的曼妹:

谁知在这凄黄的灯光下,敲瓦的雨声中,伴着我的只有自己的孤零零的影啊!为着革命的缘故,我把我的名誉,地位,家庭,都一步一步地牺牲了!我把我的热心,毅力,勇敢,坚贞,傲兀,不屈,换得全社会的冷嘲,热讽,攻击,倾陷,谋害!我所希望的革命,现在全部失败,昏黑,迷离,惨杀,恐怖!我的家庭所能给我的安慰:误解,诬蔑,毒骂,诅咒,压迫!我现在所有的成绩:失望,灰心,颓废,堕落,癫狂!唉!亲爱的曼妹!我唯一的安慰,我的力的发动机,我的精神的兴奋剂,我的黑暗里的月亮,我的渴望着的太阳光!你将怎样的鞭策我?怎样的鼓励我?怎样的减少我的悲哀?怎样的指导我前进的途径?

啊!可恨!恐怖的势力终使我重上流亡之路,终使我们两人不得相见,终夺去我们的欢乐,使我们在过着这种凄恻的生活!

同乡的l和b听说统被他们枪毙了!这次在c城死难者据说确数在千人以上!啊!好个空前未有的浩劫!比专制皇帝凶狠十倍,比军阀凶狠百倍,比帝国主义者凶狠千倍的所谓“忠实的同志们”啊,我佩服你们的手段真高明!

亲爱的妹妹!不要悲哀罢,不要退缩罢。我们想起这千百个为民众而死的烈士,我们的血在沸着,涌着,跳着!我们的眼睛里满迸着滚热的泪!我们的心坎上横着爆裂的怒气!颓唐么?灰心么?不!不!这时候我们更加要努力!更加不得不努力!

他们已经为我们各方面布置着死路。惟有冲锋前进,才是我们的生路!我们要睁开着我们的眼睛,高喊着我们的口号,磨利着我们的武器,叱咤暗呜,兼程前进,饮血而死!饮血而死终胜似为奴一生啊!

亲爱的妹妹,不要悲哀罢,不要退缩罢。只有高歌前进,只有凌厉无前,跳跃着,叫号着,进攻的永远地不妥协,永远地不灰心!才是这枫风暴雨的时代中的人物所应有的态度!

祝你

努力

你的爱友之菲 月 日

他写完后,读过一遍,把激烈的字句改了好几处,才把它用信封封着,预备明天寄去。

这时候,他觉得通体舒适,把半天的抑郁减去大半。他开始觉得疲倦,朦胧地睡着。过了一忽,他已睡得很沉酣。他骤觉得一身快适轻软,原来却是睡在曼曼怀上。她的手在抚着他的头发,在抚着他的作痛的心,她的玫瑰花床一样的酥胸在震颤着,她的急促的呼吸可以听闻。

“妹妹!你那儿来的!”他向她耳边问着,声音喜得在颤动着。

咳!狠心的哥哥啊!你不知道我一天没有见你要多么难过!你,你,你便这样地独自个人逃走,遗下我孤零零地在危险不过的t县中。你好狠心啊!我的母亲日日在逼我去和那已经和我决绝的未婚夫完婚,我镇日只是哭,只是反对,只是在想着你!

“咳!——你那封临走给我的信,我读后发昏过两个钟头。我的妈妈来叫我去吃饭,我也不去吃了!我只是哭!我谅解你的苦衷,我同时却恨你的无情。你不能为你的爱情冒点危险么?你不能到t县去带我一同逃走么?咳!——狠心的你!——狠——心——的你!你以为你现在已经逃去我的纠缠么?出你意料之外的,你想不到现在还在我的怀里!哼!可恨的你,寡情的你!呃!呃!呃!”她说完后便幽幽地哭了。

他一阵阵心痛,正待分辩,猛地里见枕上的曼曼满身是血,头已不见了!这一吓把他吓醒起来,遍身都是冷汗!

他追寻梦境,觉得心惊脉颤!他悔恨他这次逃走,为什么不冒险到t县去带她一路逃走!“咳!万一她——唉!该死的我!该死的我!”他自语着。

雨依旧在下着,灯光依然炫耀着,雪白的枕头依旧映着漾影的帐纹!夜景的寂寞,增加他生命里的悲酸!

一八

之菲晨起,立在楼前眺望,横在他的面前的是一条与海相通的河沟,水作深黑色,时有腥臭的气味。河面满塞着大小船只,船上直立着许多吉宁人和中国人。河的对面是个热闹的“巴萨”①,巴萨的四周都是热闹的市街。西向望去,远远地有座高冈,冈上林木蓊郁,秀色可餐。

①巴萨,马来语,即菜市场。

他呆立了一会,回到房中穿着一套乡下人最时髦的服装,白仁布衫,黑退绸裤,踏着一双海军鞋——这双鞋本来是他在c城时唯一的皮鞋,后来穿破了,经不起雨水的渗透,他便去买一双树胶鞋套套上,从此这双鞋便成水旱两路的英雄,晴天雨天都由它亲自出征。在这新加坡炎蒸的街上,树胶有着地慾融之意,他仍然穿着这双身经百战,瘢痕满面的黑树胶套的水鞋。他自己觉得有趣便戏呼它做海军鞋——依照姚大任告诉他的方向走向漆木街××号金店去。

街上满塞着电车,汽车,“猡厘”②,牛车,马车,人力车。他想如果好好地把它平均分配起来,每人当各有私家车一辆;但照现在这种局面看起来,袋中不见得有什么金属物和任何纸币的他,大概终无坐车之望。这在他倒不见得有什么伤心,因为坐车不坐车这有什么要紧,他横竖有着两只能走的足。一步一步地踱着,漆木街××金店终于在他的面前了。

②英语lorry的译音,即卡车。

金店面前,吊椅上坐着一个守门的印度人。那人身躯高大,胡子甚多,态度极倨傲,极自得。店里头,中间留着约莫三尺宽的一片面积作为行人路,两旁摆着十几只灰黑色的床,床上各放着一盏豆油灯,床旁各各坐着一个制造金器的工人,一个个很专心做工,同时都表显着一种身分很高的样子。之菲迟疑了一会,把要说的话头预备好了便走进店里去。

“先生,陈若真先生有没有住在贵店这儿?”他向着左边第一张床的工人问着。

“我不晓得那一个是陈若真先生!”那工人傲然地答,望也不望他一眼。

之菲心中冷了一大截,他想现在真是糟糕了!

“大概还可以向他再问一问吧,或许还有些希望。”他想着。

“先生,兄弟不是个坏人,兄弟是若真先生的好朋友。在h港时他向兄弟说,他到新加坡后即来住贵店的,他并约兄弟来新加坡时可以来这儿找他的啊!”之菲说,极力把他的声音说得非常低细,态度表示得非常拘谨。

“我不识得他就是不识得他,难道你多说几句话我便和他认识起来吗?”工人说,他有些发怒了。这工人极肥胖,声音很是浊而重,面上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鼻头有点红。

之菲忍着气不敢出声,他想现在只求能够探出若真的消息出来便好,闲气是不能管的。他再踏进几步向着坐在柜头的掌柜先生问:

“先生,请问陈若真先生住在贵店吗?兄弟是特地来这里拜候他的!”

掌柜是个长身材,白净面皮,好性情的人。他望着他一眼,很不在意似地只是和别个伙计谈话。过了一会,他很不经意地向着他说:

“在你面前站着的那位,便是陈若真的叔父,你要问问他,便可以知道一切了。”

站在之菲面前所谓陈若真的叔父,是个矮身材,高鼻,深目,穿着一套铜钮的白仁布西装,足登一对布底鞋,老板模样的人。他显然有些不高兴,但已来不及否认他和若真的关系了。他很细心地把之菲考察了一会便说:

“你先生尊姓大名啊?”

“不敢当!兄弟姓沈名之菲。兄弟和若真先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在c城是一处在干着事的。兄弟和他在h港离别时,他说他一定到新加坡来!并约兄弟到新加坡时可以来这儿找他。兄弟昨日初到,现住潮安栈,这里的情形十分不熟悉,故此一定非找到陈先生帮忙不可的。”之菲答。

“呵,呵,很不凑巧!他前日才在唐山写了一封信来呢。他现在大概还在故乡哩。”若真的叔父说,“你住在潮安栈么?我这一两天如果得空暇,便到你那边坐坐去。现在要对不住了,我刚有一件事要做,要出街去。请了!请了!对不住!对不住!”他说罢向他点着头,不慌不忙地坐着人力车出去了。

“糟糕!糟糕一大场!完了!干吗?哼!”之菲昏沉沉地走出金店,不禁这么想着。

街上的电车,汽车,马车,牛车,“猡厘”,人力车,依旧是翻着,滚着。他眼前一阵一阵发黑,拖着倦了的脚步,不知道在这儿将怎样生活下去,不知道要是离开这儿又将到哪儿去,到哪儿去又将怎样生活下去。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这时需要点玄学了,哼!”他自己嘲笑着自己地走回潮安栈去。

黄大厚诸人已到沙捞越去。他独自个人坐在七号房中,故意把门关住,把电灯扭亮,在一种隔绝的,感伤的,消沉的,凄怨的,失望的复杂情绪中,他现出一阵苦笑来。

“生活从此却渐渐美丽了!这样流浪,这样流浪多么有文学的趣味!现在尚余七八块钱的旅费,每天在这客栈连食饭开销一元五角。五天:五元,五五二块五,七元五角。索性就在这儿再住五天。以后么?他妈的!‘天上一只鸟,地下一条虫!’‘君看长安道,忽有饿死官!’以后吗?发财不敢必,饿死总是不会的!玄学,玄学,在这个地方科学不能解决的,只好待玄学来解决了!——不过,玄学不玄学,我总要解决我的吃饭问题。今天的报纸不是登载着许多处学校要聘请教员吗?教国语的,教音乐的,教体操,图画的,教国文的,无论那一科都是需要人才。索性破费几角银邮费,凡要请教员的地方,都写一封信去自荐。在这儿教书的用不着中小学毕业,难道大学毕业的我不能在这里的教育界混混么?好的!好的!这一定是个很好的办法!不过这儿的党部统统勾结当地政府,他们拿获同志的本事真高强。现在k国府明令海内外通缉的我,关于这一层倒要注意。教书大概是不怕的,我可以改名易姓,暂时混混几个月。等到给人家识破时,设法逃走,未为晚也。名字要做个绝对无危险性的才好。——‘孙好古’,好,我的姓名便叫作孙好古吧!“好古”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