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ehvghes》

第09章 无尽的爱

作者:黄金情侣gottahaveit

他变得有些生疏了。

他抑制住了自己情不自禁发出的呻吟声。几分钟过去了,瑞梅用牙齿咬着一只小型的手电筒,慢慢地沿着杰瑞特拍卖行的通风管道向前爬着,然后拐过了一个狭窄的拐角。

现在是星期六凌晨。

借着手电筒里发出来的微弱的光线,他用腹部着地,向前蠕动着。他希望面前就是他的目的地——地下保险室外面走廊里的天花板通风口。

他感觉到身体下面的金属管道狭窄得令人窒息,灰尘积了厚厚的一层,似乎随时都会由于他身体的重量而使管道坍塌下来。最糟糕的是,种种可能性都显示着,他是在浪费时间。

根据保罗,那个电工所说的话来看,玛歇尔已经永久性地切断了通往地下保险室的管道。

她有没有切断通往大厅天花板通风口的管道,这就完全凭每个人的猜测了。

如果她没有切断这条管道,瑞梅计划从天花板跳到走廊的地板上,小心着不碰到任何一条高度敏感的激光传感器光束,也不惊动正在值勤的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他们随时都会在拍卖行里巡逻。

然后,瑞梅打算尽量找到一条通往地下保险室的路,希望能既不触碰到安装在瓷砖地板上的监控探测器,也不碰到另一条激光传感器光柱,然后他在地下保险室里给玛歇尔留下一张卡片,让她能在星期一早晨发现。

但是如果玛歇尔堵住了通往走廊的通风口,瑞梅就只能在管道里转圈儿了……好了,他不应该猜测有这种可能性。

瑞梅在通风口面前停下来,通过金属栅栏向下面窥视着,希望能找到两只脚的支撑点。下面漆黑一片,只有一丝黯淡的光亮。他辨认出了走廊后面的凹室和附近的楼梯井的门的轮廓。

他轻松地吐出一口气。终于找到了。

他关上了手电筒,将它塞进围在腰际的黑色皮口袋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搬起通风口外面的护栅,尽量不弄出一丝声响。

根据他的回忆,保安人员的办公室就在走廊的尽头,紧挨着电梯间,那天晚上应该有两个保安人员在当班。瑞梅没能复印下他们的值勤时间表,但是他知道他们每隔一小时巡逻一次﹒然而他们不会到走廊里面来,因为这里有激光光束。

他希望那些保安人员现在正在巡逻,而不是站在走廊的另一端,手中举着左轮手枪瞄准着他,就像一个有耐心的猎人正在瞄准着池塘里的鸭群。

瑞梅慢慢地将脑袋从通风口探下去,四下里张望着。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有保安人员。

他将脑袋缩进了通风口,拿起护目镜——它正用一根有弹性的黑色皮筋系着挂在池脖子上,将它戴上。

他的眼睛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来适应视觉的变化。

这只护目镜完全是按照军事标准设计的用来探测紫外线的工具,他随身带着它,为了避开激光传感器的光束。他是否能完全避开那些光束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至少地可以看到前面的危险了。

他再次将脑袋探出通风口,这一次,他查看着激光光束的位置。幸运的是,下面的凹室是一个被安全系统遗忘的自由的角落,红色的激光光束在凹室外面一英尺半远的地方纔出现,它们互相交织在一起,每隔两英尺就有一个激光传感器,从走廊一直通向电梯。那些红色的激光光束围绕着地下保险室编织出一张迷宫一样的蛛网,瑞梅发现通过这些光束到达地下保险室的门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在心里诅咒了一声。

当玛歇尔说她的安全系统是防盗的时,她没有开玩笑。实际上,这个安全系统就像她在心中建筑起来的城堡一样难以逾越。

他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

玛歇尔。

在过去的两天时间里,她尽量避免遇到他。她千方百计地假装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同他做爱根本没有改变他们之间的任何事,然而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又诅咒了几句。

她为什么这么顽固,为什么不承认她仍然爱着他?他在心中沮丧地问着自己。

那一夜她在珠宝保安公司的计算机房中对他说的话回荡在他的耳畔:如果我再次相信你,我就是一个傻瓜。

没有信任,他知道,她就永远也不会爱上他,

瑞梅睁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将思绪从玛歇尔的身上转移开,转移到眼前的处境中。

他还有工作要做,他越早尽完对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的义务,他就能越早地将注意力集中在玛歇尔身上。

见鬼,他不能在走了这么远之后将一切放弃,不论是杰瑞特拍卖行的新安全系统,还是玛歇尔。

瑞梅慢慢地让自己落到凹室的地面上,铺着瓷砖的地板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声响。然后他直起身体,将通风口的护栅搬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一丝柔和清淡的香水味环绕在他身边,这是玛歇尔喜欢用的香水,这种味道比回忆中的感觉更强烈。这充满了诱惑力的香水让他的身体紧张起来,让他渴望着伸出手去触摸她。

起初,他以为这是他的想象力在作怪,然后,一条与黑暗的凹室融为一体的阴影开始移动起来,开始慢慢地向他走过来。

他急促地喘息了一声,摸索着寻找护目镜,它滑落到他的胸前了,仍然被那根黑色的有弹性的皮筋系着挂在脖子上。

“玛歇尔?”他吃惊地低声唤着。

玛歇尔用温暖修长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臂,然后他感觉到一只冷冰冰的金属手铐如在了他的右腕上。

“你真令我失望,瑞梅。”她用低柔的声音对他说,“三年以前,你从来没有这么轻易地落入陷阶过。”她将手持的另一只金属环绕在自己的左腕上,将它锁上。

玛歇尔的心脏怦怦地跳动着,她感觉到自己似乎刚刚飞快地跑上了一段楼梯。她注视着瑞梅,等待着他的反应。

几秒钟过去了。瑞梅那风采依旧的脸上慢慢地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那么说,我落到了陷饼里面了,是吗?”他问。

他用新奥尔良口音慢吞吞地说着,这声音让她感觉到躁热,让她全身都不由自主地发起抖来,让她的脉搏跳动得失去了规律。尽管她发誓说不会让他再左右她的情感,但是她失败了。

“是的,”她说,感觉到脸孔在发热,“我设下了陷井,你跳了进来。”

“嗯。”他摇了摇右臂,让她左臂也跟着摇晃起来,短短的金属链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

“好了,我并不确切地知道这是……哪一类陷井……你想要在这里捕获到我,宝贝,我想我喜欢这种方式。”

她的目光注视在他的脸上,即使在凹室里昏暗的光线下,她也能看到一丝恶作剧的表情闪动在他性感的棕色眼睛里,还有那不会让人错认的激情。

“你没有意识到吗,瑞梅?”她问,知道她沙哑的声音暴露了她内心的脆弱。“游戏结束了,我赢了……你输了。”

“啊,宝贝,为什么我们两个人不能都赢呢?”

他将戴着手铐的手臂背到身后,将她拉近他的身体,直到他挂在脖子上的紫外线护自镜与系在腰间的皮口袋成为他们之间唯一的障碍。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的气息与浴后润肤露的味道环绕着她,让她已经摇摇慾坠的理智接近崩溃的边缘,她呼吸急促,无法将注意力集中在任何事情上,除了他。

她困难地吞咽了一下。

“也许你没有注意到,”他在她耳边轻声说,“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想要让你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的身上。”

他温暖的呼吸吹在她的脖子上,将另一阵令人心醉神迷的战栗传导到她的身上。然后,他的嘴chún轻轻地磨擦着她的耳垂,发挥了他使用的浴后润肤露的效力,直到她感觉到双膝发软,几乎瘫坐在他脚边的地板上。

“再一次让你完全属于我,”他柔和地说,“当我放松戒备时,不用担心你从我的身边偷偷地溜掉。唯一的问题是,我找不到任何方法来做这件事……然后你在这里露面了,用手铐将我们两个人铐在了一起。”

他再次笑起来。他的笑声低沉而嘶哑,显得说不出的性感,她浑身都颤抖起来。

“我知道我曾经开玩笑地说过想要让你将我绑起来,宝贝,”他说,“但是坦率地说,我没有想到你把我的建议当了真。”

“这不是因为我——”

“嗨,我没有抱怨。”他很快地说,将她的话打断。

他再次用嘴chún摩擦着她的耳垂,然后他低下头,吻着她的脖颈,将一道道灼热的吻痕烙在她的皮肤上。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

“这个手铐有一点……嗯,碍事。”他说,再次在她的耳边轻语着,让她浑身战栗,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是我愿意任何事都尝试一次……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他咬着她的耳垂,让她由于期望而打颤儿。他在她心中唤起了渴望,她对他的需要变得强烈起来。然后,他温柔地将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吻着里面的高峰与低谷。

火一般的战栗在她的身体上蔓延开来,一次比一次强烈,一次比一次有更明确的目的。

她抽了一口气,伸出另一只没戴手铐的手握住他的手臂,保持身体的平衡。她将手指紧紧地缠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感觉到他肌肉的力量,感觉到他不停涌动的脉搏的跳跃。

她靠在他身上,向他在她身上激发起来的愉悦感投降了。最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将他推开。

“我告诉过你,你根本不能成功地进入到杰瑞特拍卖行里,”她声音嘶哑着说,“因为我会想方设法地阻止你。我阻止了你……就像我发的誓言那样。你得到过我的警告,但是你没有听。现在,你不得不进监狱了。”

“监狱?”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她一样气喘吁吁。“别告诉我我们又回到了那令人厌倦的恐惧之中。”他说,向着她笑了一下。

“你让我别无选择。”

“你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起诉我呢?”他问,“我所做的事不过是检查一下杰瑞特拍卖行的安全系统,受命于为杰瑞特拍卖行担保的保险公司——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来吧,宝贝,我们都知道他们根本不会起诉的。”

“也许不会,”她说,迎视着他打趣的眼神,“但是如果让你在监狱里呆一夜,你也许会得到些教训……我知道这种方式在我身上创造了奇迹。”

他得意洋洋的笑容开始消失了,复杂的感情流露在他的脸上,痛苦,悔恨,还有渴望。

“但是我已经得到教训了,玛歇尔,”他柔和地说,“我已经为我的错误付出了代价,实际上还有利息。”

他从脖子上将护目镜摘下来,轻轻地将这个高科技的玩具扔到身后凹室的阴影里,护目镜撞击着铺在瓷砖上面的油毡,发出了一声闷响,滚到楼梯井的门口了。然后,他解开了围在腰间的真皮口袋,将它也顺着护自德的方向扔出去。

“失去你是我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他说,“然而从另一方面来看,这又是最好的事情。”

他用双手围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他的怀中,让她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直到她戴着手铐的手腕翻到了背后,她的胸膛紧压着他的胸膛。

她可以听到他的心脏在他黑色的t恤衫下面有节奏地跳动着,她全身的骨头似乎都在他们俩的身体紧靠在一起产生的热量中融化了。

“这是最糟糕的事情,”他咕咕着说,“因为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梦想着再次将你拥进怀中,却触摸不到现实世界里的你。”他用嘴chún摩擦着她的面颊,用他羽毛般轻盈的吻在她的皮肤上灼烧着,一路向她的嘴chún蔓延过去。“为了同样的理由,这也是在我身上发生过的最好的事情,因为这使我意识到我是多么爱你,多么需要你。”

“瑞梅……”

“原谅我,宝贝,”他轻声说,“我是一个傻瓜。”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呼出去。“没有……什么可以原谅的事,”她说,“这是公事,就像你指出的那样,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知道这种事的风险。我想我只是对你要求得太多了,比你准备给我的还要多。”

为了做到公平,在没有发生埃尔?法拉公寓事件以前,瑞梅就曾经严格明确了他们两人的关系的界限。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声明,他没有兴趣与任何人保持永久稳定的关系。

她不想相信他不是他的错,就像她的被捕不是他的错一样。而他搭乘着下一趟班机飞到了罗马,没有回头看一眼,他要说服她他是认真的。

“但是我现在准备好了,”他温柔地说,“我准备安顿下来,与所爱的人形影相随;我准备给婴儿换尿布,每天抱着他们出去晒太阳;我准备买一幢房子,并与所爱的人签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9章 无尽的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fayehvghes》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