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ehvghes》

第11章 心心相印

作者:黄金情侣gottahaveit

“好吧,让我看一看我是否将这一切理出了头绪。”一个小时以后,雷曼斯科警官一边搔着灰白的头发,一边说。

玛歇尔和这位警官被关在哈米尔顿?杰瑞特的办公室里,雷曼斯科警官无情地审问着她刚刚发生的这起珠宝偷窃案,让玛歇尔感到心烦意乱。而他的搭档和其它两名拍卖行的保安人员正在整栋大楼里搜寻着瑞梅和失踪的珠宝。

“你告诉我这不是真正的偷窃,”雷曼斯科警官说,“这只是一场对你安装在拍卖行的安全系统所做的检测?”

“是的,”玛歇尔倦怠地说,揉着她的眼睛,“这正是我说的话,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为杰瑞特拍卖行提供担保。在他们同意为戴维斯的珠宝担保以前,他们想要对我的新系统做一下检测。”

“嗯——哼。”

雷曼斯科警官注视着玛歇尔,他那冷酷的脸仿佛是由石头雕刻出来的,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热情。“你说他们派到这里来的风险评估员……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瑞梅?拜楼。”

“对了……瑞梅?拜楼……他请求你帮助他进入到拍卖行的地下保险室里?”雷曼斯科警官问,“只是检查一下你的新系统?如果你不领着他进来,没有人能够进来,是不是?”

玛歇尔点点头。

“当你们将珠宝从保险箱里取走之后,”雷曼斯科警官继续说,“拜楼偶然间触响了警铃,他说你们应该分头逃跑,于是他从走廊尽头的凹室上面的通风管道里跑掉了,将你留在后面被一个保安抓住了。”

一条冷冰的蛇缠住了她的脚踝。“瑞梅没有将我留在后面,”她断然地说。

就像他在三年以前并没有真的将她拋弃在县纳一样,她开始意识到这一点。那时和现在一样,他只是在做应该做的事,为了让他们的行动成功。

“他希望我能从后面的楼梯跑出去,稍晚一些的时候与他会合。”玛歇尔说,“但是在我离开之前,保安人员先到了那里。”

“嗯一哼。”雷曼斯科警官说,“正如你已经看到的,拜楼卷着珠宝逃跑了,而你却被抓获了。”

她感觉到脸上发起热来。“听着,”她说,“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多么……”

“你好象惹大麻烦了,奥多尼尔小姐,”雷曼斯科警官冷漠地说,“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玛歇尔想坚持一下,让雷曼斯科警官给波士顿的汤姆?里特菲尔德打电话。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哈米尔顿?杰瑞特冲进了房间。

“玛歇尔?安妮!感谢上帝你在这里。”

哈米尔顿的头发有些凌乱,但是他看起来仍然像往常一样一尘不染,即使现在是午夜时分。“我接到了电话,是关于抢劫的事,”哈米尔顿说,“他们说你也卷进来了。我知道这不是真的,于是我赶了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哈米尔顿的目光从玛歇尔的身上转移到雷曼斯科警官身上,然后又落回到玛歇尔身上。

“那些珠宝出了什么问题吗?”哈米尔顿问。

另一位警察走进了办公室,他看了雷曼斯科警官一眼,摇了摇头,平静地走到他的搭档身边。

“并不……完全是这样的,”玛歇尔说,不知道应该如何在不暴露自己的过去的同时,向哈米尔顿解释清楚这一切。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向哈米尔叙述发生的事情。她将汤姆?里特菲尔德给瑞梅的最后期限,和瑞梅请求她帮助他检测一下她的安全系统的经过统统说了出来。她说的都是事实,但是不是所有的事实她都说了出来。她没有告诉哈米尔顿她与瑞梅曾经是搭档和他们过去所从事的职业。

“所以瑞梅和我只是检测系统,想要看一看在不被发现的情况可以走多远。”她给她的叙述做了一个总结。

哈米尔顿用手指将头发向后梳理了一下,绕过办公桌,在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我不知道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居然这么负责任,”哈米尔顿注视着玛歇尔的眼睛,微笑了,“我当然很欣赏你这种勤奋的与人合作的精神,玛歇尔?安妮,只是你应该事先通知我一声。”

“但是我不能事先告诉你这一切,”她说,“这会使检测无效,不应该有人知道我们的计划。”

哈米尔顿点了点头。“那么,瑞梅在哪里?”

房间里安静下来。

“我不知道,”她说,“他应该在早晨八点钟的时候与我在我住处附近的咖啡馆里会见。”

哈米尔顿扫了一眼墙壁上的古老的挂钟,皱起了眉头。

“这还有将近六个小时。”他说,“将珠宝拿离地下保险室这么长时间是一个明智的行为吗?”

她脸上的红晕加深了。“我……不,我想不会的。”她说。

“那么,瑞梅拿着那些珠宝做什么?”哈米尔顿问,“他为什么不将珠宝马上还回来?”

玛歇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雷曼斯科警官清了清喉咙。“你最好回去签署一张逮捕令,”他对他的搭档说,“我猜瑞梅现在正在去往密西西比的途中,如果我们现在发一张通缉令,我们有可能抓到他。”

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体里发抖,也许是她的心,还有她灵魂的一小部份。

她知道雷曼斯科警官在想什么,她被欺骗了,被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套住了。如果她以为瑞梅会在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到咖啡馆里去见她,她就是一个傻瓜。

玛歇尔握紧了拳头。“瑞梅不会离开这个城市的。”

雷曼斯科警官那看透一切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

“哦?”雷曼斯科警官说,“这得感谢你,他才能偷走价值两百五十万美元的珠宝。他为什么要呆在这里?”

“因为他说他会在吃早餐的时候与我会合。”

“你相信他?”

“是的,”她说,迎视着他的目光,“我相信他。”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了。

“我相信他,因为他爱我,雷曼斯科警官,”她继续说,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坚定,“我也爱他。此外,我信任他。”

直到她说出来,她才意识到这一点。

这是令人震惊的,她思忖着,尽管他们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尽管种种迹象都对他不利,她还是信任瑞梅——实际上,百分之百地信任他。

尽管瑞梅一直为自己专门偷窃有钱人的珠宝而沾沾自喜,但是他不会偷走戴维斯的珠宝,尽管这些珠宝连罗宾汉看了也会动心。

“玛歇尔?安妮,”哈米尔顿咕哝着说,“在你同你的律师谈过之后,我不认为你应该说这些话。”

“但是瑞梅不会离开我的,”她再次重复了一句,“他也不会偷走戴维斯的珠宝。瑞梅不会拋弃开我们之间共有的一切,他不会的。”

“你们最好听她的。”一个低沉的柔和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

轻松的感觉从她身上漫过,伴随着一种强烈迅急的情感的激流,几乎让她双膝发软。

瑞梅。

眼泪开始在她的眼眶里酝酿,她慢慢地转过身,向在门口站立的瑞梅望过去。

“因为她说的都对。”瑞梅说。

每个人同时张开了嘴:雷曼斯科警官想知道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瑞梅躲在了什么地方;哈米尔顿想知道那些珠宝在哪里。

瑞梅没有理睬他们。

他只关心玛歇尔。他只想穿过房间,走到她身边,将她拥在怀中,让她紧紧地靠在他的身体上,永远也不让她离开。

即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他仍然能够看到她祖母绿色的眼睛里闪耀着末流出的泪水。她向着他微笑了,笑容越来越灿烂,他们的眼睛互相深情地注视着。

她的笑容里充满了爱,充满了对未来的承诺——他们的未来。她的笑容温暖了他的灵魂,他的灵魂在冰冷的水里已经浸泡了很长时间了。

瑞梅在办公室外面站了十多分钟,他听到了雷曼斯科警官对玛歇尔的审问,同时,他也听到了玛歇尔的回答。

他听到了一切。或者,至少听到了最重要的部份——像她为了保护他的荣誉而与雷曼斯科警官据理力争,她那充满了激情与烈焰的言语会让任何一位凯尔特领主感到骄傲的。他听到玛歇尔说她爱他,信任他。

“那些珠宝被送回了地下保险室,”瑞梅平静地说,仍然将他的目光落在玛歇尔的脸上,“我在那条该死的通风管道里爬了一个小时,想要找到出口。”

瑞梅看了哈米尔顿一眼。

“珠宝保安公司设计了完美无缺的安全系统,”瑞梅说,“通过我的检查,我承认它是防盗的。这个系统唯一一个潜在的问题就是通风管道,但是玛歇尔已经向我保证她会改进这一缺憾的。”

“你是不是说你打算同意这个系统?”哈米尔顿问。

瑞梅将目光落在玛歇尔身上。“毫无疑问。最终的决定当然是由汤姆?里特菲尔德来下,但是我不会给珠宝保安公司设置任何障碍。”

哈米尔顿轻轻地笑起来。“太好了,太好了。”他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向两位警察示意跟他出去。

“我很抱歉让你们两个男孩因为一个显而易见的虚惊深更半夜地跑到这里来,”哈米尔顿说,“但是我相信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会很乐意地付给你们一笔安慰费的。”

“哦,那没有问题。”瑞梅咕哝着说。

玛歇尔向着他嫣然一笑,然后将目光低垂下来。

“瑞梅,我打算将地下保险室的门给你们开着,好让你们这对亲密的爱人在里面过夜。”哈米尔顿说着,在门口停下脚步,“我,嗯,相信你们两个人在出去的时候会将门锁好,并将警铃打开。”

几秒钟以后,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瑞梅与玛歇尔单独呆在一起了。

“你比会合的时间提前了六个小时。”玛歇尔将头抬起来,注视着他。

“嗯,我不知道。我想我来得很及时。”他走到办公桌前她站立的地方,渴望着伸出手来抚摸她,渴望着将她的头发从她梳好的法国式发辫中拆散,用他的手指卷弄着那些长长的红色的发卷;渴望着用狂野的激情吻她甜蜜的嘴chún。

“你是当真的吗,宝贝?”他声音嘶哑着问。他用手指抚摸着她的面颊,然后将手指放在她的下巴上,将她的脸托起来,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你刚才对雷曼斯科警官说的话都是真的吗?你说你爱我,信任我?”

她的脸开始红起来,他感觉到她的脉搏开始在他的指尖下急促地跳跃起来。

“我早应该知道你一定躲在某处的阴影里,偷听着我们的私人谈话。”她说,将他推开。

他轻轻地笑起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提醒着她,握住了她的手,“当你告诉雷曼斯科警官你爱我时,你是当真的吗?”

“你……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瑞梅。”她咕哝着,将她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挣脱出来。

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的喉咙发干。“是的,我知道,”他声音嘶哑着说,“至少我认为我知道。但是我仍然想亲耳听你说出来,宝贝。我仍然需要听你亲口说出来。”

她叹了口气,慢慢将手掌沿着他的胸膛抚摸上去,搭在他的肩膀上。她的触摸像火一样燃烧着他的棉布t恤衫,灼烧着他的皮肤,在他的灵魂上留下印记。

“我爱你,瑞梅?拜楼,”她用低沉柔和的耳语声对他说,“现在和永远。我爱了你这么长时间,我甚至都无法想象对你还有别的什么感觉……虽然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事,因为你那容易膨胀的虚荣心又会得意起来。”

他将她拉得更近些,他的笑意加深了。“我可怜的虚荣心最近一直在得意洋洋,谢谢你。”他说,“所以,别停止告诉我你是多么爱我,我想你做得很好。”

“哦,是吗?”

“嗯一哼……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对我的这种感觉的?”

“什么时候?你的意思是你想要一个特殊的约会?”

“如果你有,”他说,“因为我确切地记得当我发现我爱上你的时刻。那是我们第一次联手在意大利行窃的时候,我们爬上了旅馆房间的第十层窗户,你抓住了我的手,将你自己拉上来。当你的手指握住我的手指时,我就好象被雷电打了一下。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直到我们回到海滨别墅,我才将这种激情释放出来,同你做爱。”

“柴可夫斯基,”她用梦吃一般的低语轻声说着,“《一八一二年序曲》。你知道,一想起那一个周末,我的全身就禁不住发抖。”

热流在他的血管里奔涌,他的身体紧张起来。“我也是。”

“意大利也许是我最初坠入到你的情网里的地方,”她柔和地说,“即使我努力克制着这种感情,就像我一直在做的那样。我不停地对自己说,同你相爱绝对是我所经历过的最疯狂的事情,你只想偷走我的心……然后打碎它。但是我无法拒绝你,现在仍然不能。”

“啊,宝贝,”他说,用他的嘴chún摩擦着她的面颊,“我想你有些夸大其辞,因为我才是无法拒绝你的诱惑力的那一个。是你偷走了我的心,你很久以前一直在这么做,用你手指轻轻地抚摸。”

他俯下身,寻找着她的嘴chún。她将嘴chún凑近他,用双手搂抱住他的后背,让他离自己更近些。她张开了嘴,他用舌头挑逗着她的舌头,让他们两个人在令人头晕目眩的热吻中陶醉,他永远都不想结束这个吻。

过了很长时间,玛歇尔推开了他。“你打算怎么对汤姆?里特菲尔德说?”她问,听起来像他一样气喘吁吁,“无论如何,我也不认为他会很高兴地听到他最喜欢的风险评估员在今天晚上差一点儿被逮捕。”

瑞梅轻轻地笑起来。“你说得对,但是汤姆会对我的辞职报告懮心忡忡的,根本不会有时间担心别的事。”

玛歇尔注视了他片刻。“你的辞职报告?但是我认为你喜欢你的工作。”

“的确是这样。”

“那么,为什么离开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

他叹了口气。“因为波士顿在冬天的时候大冷,”他说,用手指抚摸着她的手臂,“因为在整个马萨诸塞找到一家体面的菊艺报咖啡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呆在有你的地方……如果你在新奥尔良,那么,我也要到这里来。”

他吻着她的前额。“此外,”他说,“因为珠宝保安公司将会从巴伦一波士顿海洋保险公司接到许多新业务,我想你也许会对一位能帮助你打理生意的合伙人感兴趣。”

“一个搭档?”她用手环绕住他的腰,笑了起来。“那可是一个牢固的束缚。”

他向后退了一步,将手伸进牛仔裤后面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钻石订婚戒指。这枚戒指在过去的三年里一直带在他的身上,但是他一直没有勇气送给她。

“也许像这个一样?”他问。

那枚戒指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是一块完整的钻石切割而成的,大约有三克拉,几乎花去他在埃尔?法拉公寓里行窃所得到的劳务费的一半。但是当他看到她注视着这枚钻戒时眼睛里闪动的泪花,他认为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瑞梅的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你会嫁给我吗,宝贝?”他温柔地问,“你会同我生活在一起吗?你会爱我吗?你会成为我的妻子……我的情人……我的搭档吗?永远?”

“这……有个条件。”她声音嘶哑着说。

“什么条件?”他屏住了呼吸。

她注视了他片刻,然后,一丝笑意浮现在她脸上。“这要看你是从哪里弄到的这枚戒指。”她说,“如果你是从戴维斯珠宝中拣来的,即使只是开玩笑……”

“我没有。”他很快地向她保证。

“如果是这样,我的回答就是‘好的’。”

他们一起大笑起来,互相拥抱着。

很长时间过去了。

他退开身,注视着她,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他慢慢地将那枚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思忖着他们走过的风风雨雨,这个结局是意想不到的完美。

“当我在罗马等你时,我买下了这枚戒指。”他轻声说,“它也许没有你在前天晚上戴在我手腕上的手铐结实,但是我向你保证,宝贝,它们的效果是一样的——将我们永远地联结在一起。”

“永远。”她声音嘶哑着说,注视着他的眼眸,“此外,一枚戒指会更……实际些……当我们做爱的时候。”

她将他黑色的t恤衫从牛仔裤里拉出来,温柔地用指尖抚摸着他的后背,让一连串激情的战栗沿着他的脊柱蔓延开来。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他问。

“哦,当然。”她将整个身体投进了他的怀中。

(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fayehvghes》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金情侣gottahaveit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金情侣gottahaveit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