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ehvghes》

第04章 针锋相对

作者:黄金情侣gottahaveit

“请多措教。”玛歇尔尽量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冷漠而稳定,虽然她知道这两方面她可能都失败了。即使在她自己听来,她的声音也有些嘶哑而颤抖,似乎她正在慢慢地向他展示她的内心世界。这正是对她此刻感觉的恰如其分的描述。

“关于哪方面?”瑞梅低声问,将她拉得更近些。

她轻轻地喘息了一下,试着让自己放松下来,试着让自己的心跳速度慢下来,恢复到正常的频率。

没有用。她无法放松下来,无法将精力集中到任何事情上,至少在瑞梅的手臂紧紧地围绕在她腰上的时候。只要她以这种亲密的方式紧靠在他的身上,她就无法将注意力从他身上移开。

站得离他这么近,她可以感觉到他怦怦的心跳,就像她一样。

“难道……我们不正在谈论关于过度自负可能导致的错误吗?”她问。

瑞海大笑起来。这是一阵低沉沙哑的从喉咙里发出来的笑声,在她的身上引起了另一阵激情的战栗,她心中的防线甚至比刚才还要不堪一击。她无法将心思集中起来,无法回忆起她抗拒他的原因,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漠视他在她的内心中释放出来的渴望的热情。

上帝,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让她感觉到这种激情,这种渴望,这种……十足的女人味。确切地说,是三年的时间了。

“我不知道,”他说,“我们谈论的是那个话题吗?”

他的嘴chún摩擦着她的耳朵,让火一般灼热的电流沿着她的脊柱传导下去,让她的神经末梢都着起火来,让她的脉搏跳动失去了控制。

她轻声地呻吟了一下,靠在他的身上,双手沿着他岩石般坚硬的胸膛,落在他的肩膀上。她的嘴chún发干,似乎她在无垠的沙漠腹地旅行了很长时间,没有喝一滴水。甚至呼吸现在对她来说都有些困难了。

她现在只想让他紧紧地拥抱着她,时间稍长一些,然后她就结束这一切。

他开始抚弄着她的耳朵了,用他的牙齿轻轻地充满了挑逗性地咬着她的耳垂。他想要将她拉入到需要与渴望的令人发抖的深渊中去,就像几分钟以前她对他所做的那样。

“当我靠近你时,宝贝,我就神志不清了。”他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他的声音在她的内心里引起了刺痛感,她感觉到自己似乎碎裂成千万片。

“我……我知道你的意思。”她说,很吃惊自己还有回答他问题的能力。

“这让我感到迷惑,”他咕哝着说,“我们为什么要思考呢?”

他的嘴chún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一道灼热的痕迹,让她的皮肤在他的热吻下燃烧起来,让她的灵魂烙上他的印记。液体的火焰在她的小腹里燃烧,这道火焰惟有他才能够在她的体内点燃起来,也惟有他才能够让它冷却。

“为什么我们不将注意力只集中在我们的感觉上?”他轻声说,“这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再次拥抱着你亲吻着你的感觉是多么美好,更不要说其它方面了。”

他的手从她的腰间垂下来,落在她的臀部上。他抚摸着她,想让她感觉到他的野性的激情与渴望。但是她不能拥有他,不能在不牺牲自己灵魂的前提下与他进行交易。

“我希望就这么简单。”她说。

“哦,宝贝。”他的呼吸吹拂在她的喉咙上,让她感觉到温暖。

“就这样简单,”他说,“我们仍然感觉到彼此的需要,没有珠宝,没有那些该死的保安合同。只有我们。”

他吻着她的下颠,然后慢慢地向着她的嘴chún靠近过去。一丝战栗传遍她的全身。

现在,她必须结束这一切了。见鬼。

“瑞梅,不。”她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感觉到他胸膛散发出来的热量透过他薄薄的棉布衬衫灼烤着她已经滚烫的手心。

“你知道你仍然想要我,玛歇尔。”他柔和地说,“就像我想要你一样强烈。”

“我现在所知道的唯一的事情,就是你过于以自我为中心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推开了他。然后她向后退了几步,给他们两个人之间留下必要的空间。她想将那些记忆:他的嘴chún,他的手,从她的头脑里驱赶出去。

她知道她也许永远也不会成功,她知道他的抚摸在她灵魂上烙下的印记会持续到永恒。

“很好。”他说,“那么告诉我我错了,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我不再让你感觉到兴奋了,我会永远拋开这个话题,我发誓。”

她触到了他的眼眸,他那性感的棕色眼睛带着热情的火焰在闪闪发亮,这股热情如此强烈,她感觉到她的呼吸便咽在喉咙里了。

她用颤抖的手指卷住一缕从她法国式发辫中散落出来的发丝。“别被几个吻误导,”她说,“我们曾经拥有的东西已经失落了很长时间了。”

他注视了她更长的时间。然后他微笑起来。“也许你不断地这样对自己说,你就会开始相信这是事实。”他用低沉的声音说着,她必须集中精力才能听清他的每一个单词。

他转过身,绕过桌子,向着计算机椅走过去。他俯下身,将他的多功能宽皮带拾起来。当他将那条皮带围在他的腰间时,那些工具开始互相碰撞着,丁当做响。他很快地将它重新系在腰间。

“告诉我一些事,宝贝,”他说,“当你说我再也进入不了你的安全系统时,你指的是哪一个?你为杰瑞特拍卖行安装的那一套防盗安全系统,还是你在心中建立起来的二十英尺高的城墙?”

她有片刻的时间目瞪口呆。“这有什么关系吗?”她冷淡地问,“这两者你都没有机会通过。”

他漫不经心地戴上他那副伪装眼镜,向门口走去。“现在,小心点儿。”他用那种低沉的慢吞吞的新奥尔良腔调说,这声音让她的双膝发软,让她的心跳加速。“你知道我喜欢迎接挑战。”

他握住了门把手,回头看着她,一道灿烂的笑容在他俊逸的脸上闪过。“你可以继续那样对自己说,宝贝,我会检测一下你自信的能力的。”

“你说动感监控器安装在哪里?”瑞梅向这个电工问了一个价值两百五十万美元的问题,也许声音大了些。就在这时,玛歇尔走进杰瑞特拍卖行地下保险室。瑞梅注意到她突然停下脚步,在体侧握紧了双拳,向他怒目而视。她眼睛里的怒火能点燃石棉,让它燃烧成地狱之火。他想向她说些什么,但是又决定还是什么也别说。

不管有没有目击者,她都可能当场把他勒死,于是他只是向她微笑了一下。

那个电工正在小心翼翼地检查着墙壁上另一个闭合电路的断电器,他是一个高个子的中年人,衬衫口袋上的名签写着他的名字:保罗。检查过断电器之后,保罗才回答瑞梅提出的问题。

“你看到那些地砖了吗?”保罗问,向那些沿着地下保险室的地板铺成一排的黑白相间的大理石点了一下头。“如果一个人进到地下保险室,那些以大理石作为伪装的动感监控器就会活跃起来,哪怕是最轻微的压力都会让它发出警报。”

“嗯,还有交织成网的激光光柱?你说它们也安装在地下保险室?”

“嗯哼。”保罗将注意力又转移到墙上的仪表盘上。“这里和大厅走廊里都有,”保罗补充了一句,“这是一个毫无援疵的安全系统,拜楼先生。我的意思是,你只要对它多看一眼,你就有可能触响警铃,声音大得足以让圣露西一号的居民抱怨声音太吵。”

保罗所指的圣露西一号,是新奥尔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胜地:圣露西一号公墓。它位于贝珍大街上。它之所以在名字后面加上序数,是因为当地有两个名字叫做“圣露西”的公墓。这座公墓里的各座坟墓均由灰砖与水泥砌成,是这个城市中最古老的建筑。如果保罗认为警铃声大得足以惊醒那些一个世纪以前的住户,瑞梅确信警铃发出的声音肯定是非常大的。

“我会记住这一点。”瑞梅说,又向玛歇尔瞥了一眼。玛歇尔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正闪烁着可怕的火焰,无形的目光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股有形的压力,他感觉到自己弄不好就会成为圣露西一号里的新住户。

“那么,告诉我,保罗,”瑞梅说,想要抓住最后的时机,“如何让安全系统瘫痪?我的意思是,是否可以从外部将系统关闭?”

保罗摇了摇头。“除非将整条皇室大街的电源都切断,否则这一点无法做到。而且,即使你切断了整条街的电源,你还会遇到问题,因为还有临时发电机供电。你看,拜楼先生,你甚至无法对付这里的一个电路,我们……”

“保罗的时间安排得非常满,拜楼先生,”玛歇尔迅速地插进话来,“我恐怕他没有时间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了。”

她用手指缠绕住瑞梅的手臂,手上的热量透过他那臃肿的褐色西装,烧灼着他衣服下面的皮肤。她捏了他手臂一下,很用力。

“也许你有时间回答我几个问题,奥多尼尔小姐。”

瑞梅用另一只手扶了扶他那椭圆形的眼镜,向着玛歇尔微微一笑。“你看,我自己的时间也安排得满满的,”他说,“在戴维斯的珠宝运到拍卖行之前,只剩下九天的时间了。我必须尽可能地对你的安全系统多了解一些,然后才能签那份报告单。”

“当然,”她用一种甜蜜而柔和的声音说,除了瑞梅,没有人知道她在这一时刻对他痛恨得要命,“我很高兴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她说,“请跟我来。”玛歇尔握紧了放在他手臂上的手指,将他拖到走廊里。

“你带我去哪里,宝贝?”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希望是一个能让我们单独呆在一起的地方?”

“一个不容易让别人发现你的尸体的地方。”她也轻声说。

“镇定,镇定。”他打趣着她。

瑞梅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不想让保罗听到他们的交谈,然而从他们身后地下保险室里传出来的声音向瑞梅表明,保罗正专心检查着电子系统,这样他好快些干完活儿回家。

玛歇尔领着他沿着幽长狭窄的走廊向那间目前尚没有人使用的保安室方向走过去。在电梯间前面,他们走到一个小巧隐蔽的凹室里,它紧挨着楼梯井。

瑞梅很快地环视了一眼这个地方,这间凹室不大,除了一个单独安装的电子仪器盘以外,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那个电子仪器盘上可能安装有激光传感器。

一个带护栅的天花板通风口,正在头顶上。这个通风口大得足以让一个男人挤进来,瑞梅脸上挂着微笑,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使他联想到大楼里四通八达的管道,他不知道那些管道是否大得可以用来作为信道。

玛歇尔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她似乎读懂了他的思想,她的脸开始阴沉下来。

“你在对我发火儿,”他抱怨着,将她的注意力从天花板上的通风口转移到他的身上,“我们已经相互保证过这是一场友谊的、没有观众的、胜者拥有一切的竞赛。”

“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是场友谊赛,”她说,“而且我也没有对你发火儿。”她放松了他的手臂,将她的双臂在胸前交叉起来,满脸怒容地盯着他。

“即使我发火了,”她说,“我也是在对自己发火儿,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地又换了一套伪装。一小时以前,你的皮带上挂满那些丁当做响的小玩具;现在,你又换回到那身臃肿的西装,并穿上了另一双可怕的袜子。”

他轻轻地笑起来。“你指的是它们?”

他抻了抻裤子,将他的袜子露出来。这是另一双让人头晕目眩的花格袜子,这一次那些格子是由粉红色与咖啡色交织而成的。“我几乎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找到它们,”他说,“我逛遍了波士顿每一家二手店。但它们是值得我付出辛苦的,你不这样认为吗?”

她耸了耸肩。“它们使我感觉到我正在滑行铁道上转圈。”

“哈,”他向她走近了一步,“那么,你一定是喜欢我今天早上蓝领工人的装扮了。”

“实际上,我认为这两套装束都很可笑。”她说。

他挑起了一条眉毛。“在我看来,宝贝,”他说,“你真的喜欢我打扮成建筑维修员的样子。实际上,”他补充着说,“据我回忆,你爬到了我的身上。”

“自以为是,瑞梅,”她说,“小心别让这一切重演,我吻你的原因是为了证明一件事。”

“哪一件事?”

她向着他顽皮地微笑了一下。每一次看见她的这种笑容,他的身体总要兴奋起来。

“偷那些珠宝纯属浪费时间。”她说,“你永远也不会成功的,因为我会做任何事来阻止你。”

“任何事?”他问。

他又向她靠近些。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柔和的香水味环绕在他的身边,让他的脉搏跳得有些加快,他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针锋相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fayehvghes》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