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yehvghes》

第06章 温柔陷阱

作者:黄金情侣gottahaveit

玛歇尔睡不着觉。每一次她会上眼睛,瑞梅?拜楼那带有不可抗拒的勉力的性感的笑容就浮现在她的脑海浬,伴随着他的嘴chún压在她的嘴chún上,温柔地、缓慢地亲吻她的每一个画面。

当他们充满激情地做完爱之后,他们的身体靠在一起,他赤躶的皮肤散发出来的热量烘烤着她,似乎一直渗透到她的灵魂中。

这是无可救葯的,她知道,当她想要睡觉的时候,她满脑子里装的却是关于瑞梅的回忆。抵制住再爱他一次的渴望是办不到的,她现在想的就是她多么希望……不,是需要他回到她的生活里,不论为这场欢娱她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终于,她决定在午夜的时候放弃睡眠,开车去珠宝保安公司看一些文件。

这是一个好主意。

她将车开到了珠宝保安公司的大楼前,透过计算机房拉上的百叶窗缝隙,她看到一丝闪闪烁烁的光亮在计算机房里晃动。凭着直觉,她知道这不会是她的雇员在加班,也不可能是楼房管理人在离开的时候忘记了关灯,因为那些上了锁的房间从来不在他们的清洁名单之列。

她颈后的头发开始刺痛,她腹部的肌肉开始收紧。玛歇尔从办公室门前的雨伞架上拿起来一把坚固的黑色金属柄雨伞,蹑手蹑脚地穿过接待室向计算机房门前走过去。

她在门前停下来,听了听里面的动静,不知道应该打电话报警还是自己处理这件事。

她很奇怪这个入侵者为什么没有在进入办公室的时候碰响警铃,她不知道这个入侵者想在她的计算机房里找到什么东西。她屏住了呼吸,等待着。

几秒钟的时间过去了。她听到了一声微弱的的响声,虽然并不真切,似乎是有人正在敲击计算机的键盘。那个人断断续续地敲击着,好象他正在努力地想进入到她的系统里,却无法解开密码。

她在喉咙里诅咒了一声。

瑞梅。

她早应该知道是他.她早应该知道他无法抗拒她的安全系统在他心中引起的诱惑力,他想要再试一次,通过计算机得到杰瑞特拍卖行防盗系统的副本。除非在他们分手以后,他又进修了一些计算机课程,否则她怀疑他是否能够进入主菜单。

那声音又响了一下。

玛歇尔又诅咒了一声,用那只没有握雨伞的手抓住了计算机房的门把手。她用力一拧,将门撞开,然后她冲了进去。如果她希望能让他吓一跳,那么她没有成功。实际上,她立刻就在门口站住了。

瑞梅看起来悠闲自在,脸上还带着某种打趣的神情。他坐在计算机终端后面的那张深灰色的计算机专用椅里,两条长腿在身体前面伸展开,双手在岩石般坚硬的胸膛前漫不经心地交叉着。

“你盼望下雨吗,宝贝?”他的声音低沉而嘶哑,拖着长长的口音,这声音仿佛情人的手臂一样拥抱着她,让她的信心动摇起来,脸上也微微有些泛红。

她在手中熟练地挥舞了一下雨伞。“你指这个?”她向他走过去,“实际上,我正在考虑用它揍你一顿。”

他轻轻地笑起来。“那会很痛。”

“正是这个目的。”

她在他面前停下来。“你想过没有我可以以非法入室的名义逮捕你。”她说,很吃惊她的声音仍然像往常一样镇定自若。

“你可以。”他柔和地说。

他伸出手,握住她那只空闲的手。他温暖的手指在她的掌心中摩擦着,将一股电流沿着她的手臂传导进她的身体中。她的皮肤开始发热,似乎被这股电流刺痛了。

她的心脏开始怦怦地跳动,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当瑞梅触摸她时,她总是有这种情不自禁的反应。

“但是你不会。”他注视着她的眼睛,“事实是,你像我一样喜欢玩这个游戏,你非常想知道我能在杰瑞特拍卖行的保安系统中走多远。”

她注视了他很长时间,希望她能够告诉他他说错了,但是她知道无法做到这一点。她喜欢与他较量心智,即使她知道一不小心她就会输掉。

她的生意。

她的心。

也许还有她灵魂的一部份。

“也许,”她说,“但是如果你太笨拙了,你很快就会落入网中,那时继续游戏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是不是?”

他的笑意加深了。“如果,当然。你真的抓住了我,那只能怪我,嗯,自己愚蠢。”他说。

他的手指再一次触摸着她的手腕,这一次将一道液体的火流注入到她的血液中,让她的神经末梢都燃烧起来,让她心中的防御力量几近崩溃。

她颤抖起来。

“也许,”他轻声说,“我只是想将你引诱到对我们而言是安全的地方。没有哈米尔顿杰瑞特的打扰,也没有那些办事极有效率的侍者和那些毫不相干的人……也许你我想的是同一件事。”

“别做梦了。”她将手猛地从他手中抽出来。

“我吗?”他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轻声问,“做梦吗?也许我只是说出来你不敢大声说出来的事实?”

他充满热情的目光注入到她的身体里,她感觉到身体由于他的注视而发热。

“小心些,瑞梅,”她说,“别让自己走得太远。”

“哈,宝贝,你能坦率地告诉我你没有和我想同一件事情吗?”他性感的慢吞吞的声音又将另一股渴望的急流注入到她的身体里,让她情感的防线在动摇,她无法将注意力集中起来,无法呼吸。

“你想告诉我你记不起来当我们过去在一起时曾经是多么和谐吗?”他问,“你想知道当你相信我并允许我再爱你一次时,我们是否仍然能感觉到那种和谐吗?”

她慢慢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如果我再相信你,我就是一个傻瓜。”

“但是你仍然想让我同你做爱,不是吗,宝贝?你仍然因为我的抚摸而燃烧……就像我为你的抚摸而燃烧一样。”

她的情感似乎逃离了她意志力的控制,她的目光不自由主地落到他身上穿的黑色t恤衫上,落到他雕塑一般健美的胸膛上与消瘦的腰腹上。

她的腹部肌肉开始收缩,热流开始在她的体内翻滚,她用力握住雨伞的伞柄,直到她的指关节开始发白。

见鬼,拜楼。

“听着,”她说,知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比她希望的更沙哑,“现在几乎是凌晨一点钟了,我没有时间同你进行这些没有意义的交谈。”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更喜欢进行……实质性的行动,宝贝?”

同样的颤抖声从他的声音里流露出来,用另一股性感的激流冲刷着她的内心,让她从头到脚都灼热起来。

“瑞梅……”

他注视了她更长的时间,然后叹息了一声。“放松,”他说,“我不想用任何方式进入到你的城堡之中……至少今夜不会。”

他站了起来,向她走过来,当他从她身边走过时,他的肩膀摩擦着她的肩膀,让如火的战栗沿着她的脊柱蔓延下来,让她的心中感到惬意的放纵。

“你知道,有时候你就像你的那些计算机程序一样让人不可理解。”他说。

她向计算机屏幕上瞥了一眼,一道“进入无效”的红色指令在屏幕上闪烁着,胜利的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

“我早应该告诉你,你这是在浪费时间。”她将雨伞靠墙立着,然后走到计算机前,在键盘上敲击出一条正确命令将程序退回到主菜单,然后她关闭了计算机,走到门口,站在他身边。

“你告诉过我,”他提醒着她,“实际上不止一次。”

“那么,也许你应该听话。”

“为什么?我们两个人都知道我这次没有成功的唯一原因是由于计算机,这些高科技的玩意是你的强项,但不是我的。”他停顿了一下。“你难道没有一点儿兴趣想听一听我是如何进到这里来的吗?”

她耸耸肩。“我想有一点儿。”

这可能是她今年以来最明显的暗示了。

珠宝保安公司位于波德斯大街办公楼群中一座巨大的建筑物的十层,建筑公司负责为整栋大楼提供外部保安人员,但是各个客户需要为他们各自的办公室设置保安系统。

玛歇尔一直认为她为自己的办公室设置了一套非常完美的保安系统,直到她发现瑞梅坐在她的计算机房里。

她需要明确知道他是怎样进入到珠宝保安公司内部的,而且没有碰响她装在办公室里面的警铃。

他轻轻地笑起来。“我通过停车场溜进来的。”

“停车场?”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重复了一句,“那个保安人员呢?”

瑞梅耸耸肩。“他对他便携式的电视机更感兴趣。这个星期电视上一直在播放莱拉?戴维斯的旧电影,几乎通宵达旦,你知道。”他的声音放得更低些,“也许你和我明天晚上应该在你的住处约会,吃着爆米花,踢掉鞋子,缩在沙发里,然后……”

“瑞梅,”她坚定地说,将他的话打断,“停车场,记得吗?”

“对不起。”他向着她微微一笑。“当我到达时,那群家务管理者正穿过那道由保安看守的大门,”他说,“于是我跟在他们身后溜进了停车场。”

“你是乘坐电梯还是爬楼梯?”

楼梯井旁边的门都应该锁上了,那个唯一工作的电梯需要一个特殊的保安卡片才能启用。

“电梯。”他说,“这得感谢那些家务管理者,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将她的保安卡片放在清洁车上了。我,嗯,顺手拿到了它,用它上了十层楼。我等候在后面的楼梯间旁边,直到他们进入到你的办公室,将警铃关闭掉。”

“没有一个人看到你?”她问。

“嗯哼。他们轮班工作,”他说,“第一小组单独进来,他们打开办公室的门,关闭上警铃,如果有的话。然后第二小组的人进来打扫灰尘,倒空垃圾箱,用吸尘器清理地毯。”他耸了耸肩,“当清洁小组离开这个办公室去到下一个办公室时,第一小组的人返回来锁上门、打开警铃。我就是在清洁小组离开,而第一小组还没有来得及回来时溜进你的办公室的。”

她点了点头。“而打开计算机房的门锁对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非常确切,虽然我想我是白费力气来到这里了,因为你那该死的计算机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向着他微笑了。“当作进入到拍卖行时,你会发现同样的情况。”

“我们走着瞧,”他说,“洗劫地下保险室一直是我的强项。此外,我在极大的压力下工作,我会急中生智的。”

“嗯哼。”她打开了房门,“晚安,瑞梅。”

他向她眨了一下眼睛。

“太晚了,”她对他说,示意他离开,“我想要关门回家了。”

“难道我得不到一个晚安的吻吗?”

“是的。”

“是的?”他表现出一副伤心慾绝的模样,“甚至一个帮助我度过漫漫长夜的在面颊上的轻吻也不行吗?”

他用双手搂住她的腰,手指透过她薄薄的棉布衬衫灼烤着她的皮肤,在她的灵魂上留下印记。

“我……嗯……你说你今天晚上不想用任何方式进入到我的城堡里。”她声音嘶哑着说。

她握住了他的手臂,感觉到他坚实的肌肉在她的手指下起伏。她对自己说将他推开,实际上她正是这样打算的,问题是,她的身体拒绝执行她大脑的命令。相反,她的心脏开始急跳起来,她的嘴里发干,她需要触摸他并感觉到他的触摸。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这股不可抗拒的情感的力量几乎将她淹没。

他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低沉、嘶哑,让她的脉搏一阵又一阵地跳跃,让她的膝盖发软。

“你不能责备一个想要最后试一次的家伙,是不是,宝贝?”

在她回答他以前,他的嘴chún压到她的嘴chún上,给了她一个缓慢而性感的亲吻。这个吻同他四十八小时以前在哈米尔顿?杰瑞特办公室里将她揽入他的怀中给她的那个令她目眩神迷的热吻一样。

她叹息了一声,靠在了瑞梅的身上,感觉到他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感觉到他身体上散发出来的热量温暖着她的皮肤。她浑身颤抖,几乎无法呼吸了。

他们两个人似乎都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原始的感情的急流与灵魂深处的渴望。

她张开了嘴chún,让他更亲密地吻她。他用舌尖寻找着她的舌尖,用甜蜜的痛苦折磨着她,用即将来临的事实挑逗着她。然后他的亲吻变得狂野起来,直到她觉得自己从里到外似乎都被慾望的火焰烧成了灰烬,而她难一的获救方式就是爱他。

一声低沉的呻吟声从她的喉咙里发出来,她最后一丝抵御他入侵的意志力完全崩溃了。她伸手抓住他的t恤衫,将它从他的牛仔裤里拽出来,她需要感觉到他赤躶的温暖的皮肤紧贴着她手掌的欢愉。她将手滑落到他的小腹上,感觉到他腹部的肌肉在她的手指下紧张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6章 温柔陷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fayehvghes》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