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金》

序幕

作者:魔戒之主

关于霍比特人

这套书大部分是关于霍比特人的故事,从这套书中读者可以了解他们大部分的人格特质和一些有关于他们的历史。这些故事来自于《红册》中,由比尔博(应该也是第一位闻名世界的霍比特人)写成的。

比尔博将书取名为《去而复归》。在这本书中,记述了他来去东方的旅行。其中包括了所有和霍比特人有所关联的大事件及故事。

很多人都希望一开始就能够多了解这个不寻常的人,对于这些读者,这里提出来自霍比特传说中几点比较重要的注解,并且稍微回忆一下第一个冒险故事。

霍比特人是一个很不起眼但是非常古老的民族,以前的数目比今天多很多;他们原本就是爱好和平及闲静的族类,有完善的规划和良好开垦的乡间是他们最喜爱的活动场所。他们不喜欢也不了解任何比融炉、风箱、水车磨坊、手动织布机更复杂的东西,虽然他们对于操作这些东西很有两把刷子。在古代,他们如同律法规定一般,害怕见到“大种人”——他们这样称呼我们。现在他们也尽量避着我们,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他们的听觉灵敏,眼光敏锐;虽然现在体型肥胖起来,但他们仍然保有敏捷而动作灵活的身手,非紧急状况绝不匆忙。打从他们出现开始,他们就拥有迅速安静地消失的绝技。当他们碰上了他们不想遇上的大种人族类时,就是施展身手的时刻。在人们看来,他们所发展出来的这种绝技是十分神奇的,但是霍比特人实际上未曾学过任何魔法,他们难以捉摸的绝技也仅只是来自天赋和练习的技巧、对环境长久以来的了解而发展出来的。这是其他较大且笨拙的族类所难及的密技。

因为他们是矮小的族类,比侏儒更小,而且他们没那么粗壮结实,所以就算实际上没那么矮,远远看去也不会多高。他们的高度不定,以我们的度量标准来说,约在二尺到四尺之间。他们现在很少到达三尺的,但是据他们说,他们是日渐变小的,古时候,他们是更高的。根据《红册》的记载,班德布拉斯。图克(咆牛),伊斯格林二世的儿子,有四尺五寸高,还可以骑马。他打破了所有霍比特人的记录,除了记载中两个很久以前的人以外。这件不寻常的事情在这本书中也有所记述。

对于夏尔国的霍比特人来说,这些是有关于他们这个幸福民族的和平与繁荣时期的寓言故事。他们以色彩来装扮自己,极为喜爱黄色和绿色。但是他们很少穿鞋子,因为他们有坚硬如皮革般的脚掌,上面并长有浓密卷曲的毛发,看来很接近他们通常是棕色的头发。因此,做鞋子是他们之间惟一很少用到的技艺。但是,他们长而灵巧的手指能够做许多其他实用、精致的东西,他们长得并不漂亮,但是面目和善:有着宽广的脸颊,明亮的眼睛,红红的双颊,爱笑、爱吃的嘴巴。

当他们吃喝的时候,总喜欢一边说着简单的笑话;一天吃六餐(如果有东西可吃的话)。他们是好客的,喜欢派对和礼物,到处送礼物,也很希望别人送礼物给自己。

霍比特人的确是我们的亲戚,虽然现在看来好像关系遥远,但实际上是简单明了的:他们比小精灵或者是侏儒和我们之间的关系要近得多了。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使用人类的语言,当然他们有自己时兴的用法,也和一般人类一样喜欢或讨厌同样的东西。但是两个族类之间的明确关系已无法再寻回确切的证据了。霍比特人出现在更久远以前,那些早已遗失及被遗忘的日子。只有小精灵族类仍然保有那些逝去时间的记录,据说小精灵所保有的传统就是他们历史的呈现,那个人类几乎尚未出现、霍比特人未曾被提及的时代。但显而易见的,霍比特人在其他的部族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之前,已经安静地住在中原很多很多年了。世界在这段时间中出现了不计其数的生物,相较起来这些小人似乎非常的微不足道。但是在比尔博的时代,他和他的继承人弗罗多突然间变得非常重要且知名。这绝非他们自己情愿,而且也带给那些有智、有识的人许多困扰。

中原第三纪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所有陆地的形状也都有所改变,但是霍比特人信仰的宗教却无疑地一如往昔,信仰崇拜着旧世界的西北方,海之东。在比尔博记录的时代里,最初霍比特人的家里是没有保留知识的,对学习的热爱(族谱知识以外的学问)在他们之中是不寻常的,但是在较古老的家族中仍然有一些人学习着他们家传的书,甚至搜集古代的及来自邻近岛屿、小精灵、侏儒、人类的手卷。他们自己的手卷记录在迁徙到夏尔国来后才开始,他们最古老的传说时间不会比他们那些四处迁徙的时间更早。由这些传说,及他们使用特别的字句及风俗看来,如同其他许多部族一样,霍比特人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向西迁移的。这一点十分明显而不容怀疑。他们最早的寓言故事似乎指向一段他们住在安杰因河谷上方,在大绿林附近和云雾山之间的时间。为什么他们后来自险峻危险的山脉叉点进入埃里亚多,已经没法子确定。他们自己的解释认为,由于人类在这块土地上繁殖,及投射在森林上的阴影的关系,所以那儿变暗了,因而更名为黑森林。

在抵达山脉的叉点之前,霍比特人已经分成三支有些不同的血统的支族。哈尔富特人、斯托尔人,和法洛海德人。哈尔富特人皮肤呈褐色,体型较小,较矮,他们无须且不穿鞋子;手脚十分整洁且敏捷,喜欢高地及山。斯托尔人的脸较宽,他们比较笨重,手脚较大,较偏爱平地及河岸边。法洛海德人肤色及发色较淡,他们比起其他部族来较高也较纤瘦,他们爱好树及树林。

哈尔富特人跟侏儒在古代很有关系,久居在山脚下的丘陵一带。

他们早期向西方迁移,漫过了埃里亚多,达到气象顶,正当其他族仍然在大荒野停留时。他们是最标准、最具代表性的霍比特人的一支,而且是数目最多的。他们最倾向于集体搬迁到一个地方居住,保存他们传统的生活习惯,居住在地道及地洞里的时间最长。

斯托尔人在安杰因大河逗留一段十分长的时间,较不怕人类。他们在哈尔富特人之后也随之西进,并且跟随河谷的路线往南前进。在他们再次北移之前,有许多人长居在撒巴德和杜兰德的边界之间。

法络海德人,人数最少,是较北的分校部族。他们和其他的霍比特人比起来对小精灵较友善,在语言和歌曲方面比手工技艺来得行,他们喜欢打猎,从古到今皆然。他们翻越了利文德尔山脉的北面并且来到哈尔威河。在埃里亚多他们很快的和其他在他们之前抵达的种族融合,在哈尔富特或斯托尔人部族之中,因为他们比较大胆,富冒险性,常常被选为领袖或是首领。即使是在比尔博的年代,强烈的法治海德的血统倾向仍会在较大的家族中被注意,如图克族及巴克兰的主人。

埃里亚多的西部陆地,在云雾山及群山之间,霍比特人发现了人类和小精灵的存在。的确,仍有些人留居在杜内登,人类的王渡过海离开韦斯特尼斯所到达的地方。但这些人快速的减少,而且他们的北方王国的陆地很快的陨落崩解。但其他的陆地仍有剩余空间给移入者,不久霍比特人开始移入已成气候的现成社区。大部分早期的迁徙痕迹已不复存在,也已被比尔博时代的人所遗忘,但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次仍然维持着,虽然规模已逐渐缩小;这是在市理及其周遭环形的区域,有些则在距夏尔国四十里远的地方。

在早期时,无疑地,霍比特人发明了他们自己的文字并开始以社内登人的方式书写,社内登人很久以前就自小精灵处习得了这种书写的方法。在那时他们也忘记了以前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并仿照一般当时流行的语言,现在所有的陆地自尔纳到贡多,及从比尔法洛斯到路思所有的海岸都使用这种语言。但是杜内登人保留了几个他们自己的字,及他们自己的名字,月份及日期,以及一家保留着所有从历史中挑选出来人名的商店。

大约在这个时候,霍比特人之间的传说首次成为有计年的历史。

那是在第三纪的一千六百零一年,法洛海德兄弟一马可和布拉可,自布理出发,他们带着许多霍比特人的跟随者穿越了棕色的巴拉杜因河。

他们穿越了石弓桥,那是在北方王国的权力时代所建造的,然后在河流和远丘之间的土地居住。他们所想要的是修复一座大桥,及其他所有的桥和路,以加快王的讯息传达,并且感激他的统治。

自此开始了夏尔国的纪年时代(s.r.),在穿越白兰地河的这一年(霍比特人定的这个名字)成为夏尔国的第一年,自此之后的所有日期都由此开始计算。在同时,西方的霍比特人爱上了他们的新土地,他们留在那儿,并且很快的再次超越了人类和小精灵的历史。此时在名义上他们仍接受某个王的统治,但是事实上他们是受到他们自己酋长统治的,并且完全不介入外面世界的任何事件。对于弗那斯特和安格摩尔巫师的最后一场战役,他们派出了一些弓箭手帮助王,如此他们算是尽了力,虽然没有任何人类的故事记录下它。但是在那战役中北方王国终结,之后霍比特人接收了那块土地,并且选出了他们自己的领袖以维持失去的王的威信。有一千年的时间他们很少受到战争的困扰。他们在黑死病(s.r.37)之后繁盛兴隆直到长冬灾的灾难及其后的饥荒。有好几千人死亡,但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直到那时霍比特人才能够再次习于丰足、土地肥沃,虽然当他们来到这里时,这块土地已经荒置很久了,但是这块土地也曾经丰饶过,在这块土地上王曾经拥有许多田地,玉米田、葡萄园,以及许多木材。

从狐丘原到白兰地河大桥共有四十个联盟,而自四方荒野到南方沼泽共有五十个联盟。霍比特人叫它做夏尔国,具有权力的领土,及组织良好的商业区域;在世界这个令人愉悦的角落,他们有完满的生存现则,但在他们愈来愈不注意这个世界之外的地方的同时,黑暗的事物正在移动着,直到他们开始注意到和平和丰富是中原的规则及所有明智理性部族的权利。他们忘记了实际上对守卫这件事的所知是多么少,同时亦忽略了那些维持夏尔国长期和平的功臣。霍比特人实际上是被保护的,但是他们已经不再记得它。

任何一支霍比特人都绝不好战,他们也从未彼此征战。在以前他们当然有,常常必须在冷酷的世界为保护他们自己而抗争;但是在比尔博的年代,那是非常久远的历史。最后一场战役,并且是绝对惟一一场在夏尔国境内引发的战事:格林丘原之战(s.r.1147),在这场战役中班德布拉斯。图克击溃了妖怪的入侵。

不过随着气候变得温和,狼会在酷寒的冬天里往北方掠食的往事,在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个祖父时代的寓言故事一般。这场战役亦然,它只存在于记述之中,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记得、亲身经历过它。所以,虽然在夏尔国仍有些武器店的存在,不过其最大的用途仍是作为吊在炉边或是墙上的纪念品,或是集中在米歇尔德尔文城的博物馆里。它被叫做“没啥之家”。对于霍比特人而言,没有立即用处的东西,他们也不愿意马上丢掉的,他们把它叫做“没啥”。他们的住处变得因为“没啥”而拥挤起来,许多经手的礼物就一直维持原本的样子,随着时间而存在。

虽然和平的好日子已然过去,这些部族们仍然会坚强的过日子。

就算不幸发生,他们也很少因恐吓而屈服或是被敌人杀害;他们喜欢美善。当恶劣的天候毁灭其他自以为是、只求自保的族类的同时,他们却可以活下来,也可以逃离敌人的魔掌,死里逃生,只要他们愿意。

他们不擅于与他人争论,不会为了休闲活动而伤害任何活物,他们在狗吠声中仍然勇敢,在危难中仍然会奋力一搏以求生路。他们是弓箭能手,因为他们眼光锐利并且瞄得奇准无比。不只是使用弓和箭,当霍比特人弯身抬石时,快去找掩蔽物吧。野兽们非常了解这一点。

所有的霍比特人最初都住在地下的洞穴中,他们觉得如此的居住方式最舒适,但是随着时间的演进,他们也必须要适应其他方式的住处。在比尔博的年代,如同夏尔国的法律条文般,只有最富有及最贫穷的霍比特人继续维持这样的古老生活方式。最贫穷的仍然住在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序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托尔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