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金》

第05章 阴谋暴露

作者:魔戒之主

“现在我们自己也最好回家,”梅里说:“这整件事有点好笑,我知道,可是等回家再说吧。”

他们转入通往渡口的小路,路很直,保养良好,两边的边缘上排着被水冲刷得呈白色的大石头。在这条路上走了一百码左右就到了河边,那里有一个用木头建造的宽大码头。码头旁系着一艘很大的扁平的渡船。靠近水边的白色缆桩被两盏高悬在上的灯照射着,发出微光。

在他们身后,平坦的田野上雾气已经升到绿篱之上,但他们面前的水是黑黝黝的,只有水边的芦苇丛中有几络弯弯曲曲的雾像水蒸气那样。

看来河对岸的雾会薄些。

梅里牵着马走过跳板来到船上,别的人也随后跟上,梅里接着用一根长竿慢慢把船撑开。白兰地河在他们眼前流淌,河水缓慢而开阔。

对面的河岸是陡立的,一条小径从登岸处蜿蜒攀登而上。那儿有灯光在闪烁。后面朦胧现出巴克山的身影,透过一层白色的雾,可以看到山上许多圆圆的窗口发出黄色、红色的亮光。那就是布兰迪巴克家族古老的宅邸白兰地堂的窗户。

很久以前,老巴克家族的首领戈亨达。老巴克(他是马里什沼泽中,或者说是整个夏尔国中最年长的人),就已经渡过了这条河。这河本是东方地面的原始边界。他建造(开凿)了白兰地堂,把姓氏改成了布兰迪巴克,且定居下来,成为一个实际上独立的小国之君。他的家族代代繁衍,在他之后人口继续增加,以至白兰地堂占去了那整整一个低矮的山头,有三个巨大的前门,许多侧门,大约一百个窗户。布兰迪巴克家的人,再加上他们众多的从属人员,后来又在这四周继续扩建,起先挖洞穴,然后又建房。这就是巴克兰这地方的起源,这是一片稠密的居民区,在白兰地河到老森林之间这一带,有点像是夏尔国的殖民地。其主要村庄是巴克尔贝里,密集地建造在白兰地堂后的山坡间。

马里什沼地的居民跟巴克兰人很友好,白兰地堂堂主(这是布兰迪巴克家族头人的称呼)的权威也受到从斯托克到拉舍伊之间的农民的承认。但大部分老夏尔国的居民都认为巴克兰人很古怪,可以说都是半个老外。尽管他们实际上跟夏尔国境内四个地区的其他霍比特人并没有很大的不同。只有一点的差异——他们喜欢船,有些人还会游泳。

他们的土地东进原本是不设防的,但他们在那边建造了一道树篱称为“高墙”。那是许多世代之前种下的,因为长期得到不断的养护,现在长得又密又高。这树篱从白兰地河大桥那达延伸过来,成为一道大大的圆弧状从河边绕出来,直到终端处,柳条河从大森林流出,汇入白兰地河树篱首尾有二十里长。不过,这当然不是一道完善的保卫工事。有许多地方,森林离树篱很近。巴克兰人天一黑就把家门紧锁,这种做法在夏尔国也是很少见的。

渡船慢慢地在水面行进。巴克兰的河岸渐渐靠近了。这一行人中只有萨姆以前从来没有渡过这条河。当汩汩流水缓缓从船舷过时,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旧生活已经被甩在后边那一片迷雾中,前边面临的是黑暗中幽深莫测的冒险生涯。他搔搔头,脑海里闪过一个一瞬即逝的愿望!弗罗多先生当初就这样在巴根的家里一直安安静静地生活下去多好。

四个霍比特人走下渡船。梅里把它系好,皮乎已经把马牵到小径上,这时萨姆(他一直朝后看,像在跟夏尔国告别似的)用沙哑的声音小声说;“你看看后面,弗罗多先生!看见什么了吗?”

在远处那两盏灯光的背景上,隐隐可以分辨出一个黑影像是他们遗留下的一捆行李什么的。仔细看时,那黑影在左右摆动,好像在搜索着地面。然后又蹲下身在地下走或爬,一会儿就回到灯光外的黑暗中去了。

“夏尔国那边是什么东西?”梅里惊叫道。

“是跟踪我们的东西,”弗罗多说。“不过现在什么也别问了!我们马上走吧!”他们急忙沿着小径走到河堤顶上,但是回顾对岸已经被雾覆盖,什么也看不见了。

“谢天谢地,西岸没别的渡船了!”弗罗多说:“马能过河吗?”

“马可以往北走二十里到白兰地河大桥一不然也可以游泳过来,”

梅里答道:“虽然我从没听说过有马匹泅渡过白兰地河的。但为什么要泅渡呢?”

“我以后会告诉你的。我们先进屋去,然后才能细谈。”

“对!你眼皮平都认识路,那我就先走一步去通知博尔格胖子,说你们来了,我们好准备晚饭什么的。”

“我们早就在农夫马戈特那儿吃过晚饭了,”弗罗多说:“不过再吃一顿也吃得下。”

“是得再吃一顿!把那蓝子给我!”梅里说着,就骑马跑到前边去,消失在黑暗中了。

从白兰地河到弗罗多在克里克洼地的新家有好一段路。他们走过巴克山和白兰地堂,那是在他们左边、然后在巴克尔贝里的外围走上从大桥南来的巴克兰大路。他们沿着这大路北行半里,便来到通往右边的一条小路的路口。再沿着这小路走了两、三里光景,起起伏伏的,通人郊野中。

最后终于来到一道窄窄的大门前,这门开在一道密密的绿篱上。

在黑暗中完全看不到房屋,房子离小路远远的,在一大片草地的中央,草地周围环绕着一带低矮的树林,矮树林外才是最外围的树篱。弗罗多选择这房子是看中它僻处郊野,远离交通要道,近处也没有别的宅硼。进进出出可以不惹人注目。这房子是很久前由布兰迪巴克家的人建造的,用来接待宾客,或者家族中有人想暂时躲开白兰地堂热闹的生活也可以在此小住。这是一所旧式的乡村风格的房屋,尽量仿照霍比特洞穴的式样建成长长的、矮矮的,只有一层,没有楼上;屋顶是草皮铺的,窗户是圆形的,还有一个大大的圆形屋门。

他们沿着绿色的通道从大门走向房子时,一点灯光都看不到,窗户都黑漆漆的,关上了。弗罗多敲了敲门,胖子博尔格来开了门,门里泻出一线亲切的灯光。他们静悄悄地赶快走进去,门一关。人和灯光都在屋内了。他们现在身处一个宽大的厅堂中,两侧都开着许多门,前面是一条走廊,朝里面通向房子的中部。

“喂,你们觉得这房子怎样?”梅里从走廊走过来,问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在短短的时间内把它弄得像个家。毕竟我和胖子昨天才把最后一车东西运到这里。”

弗罗多看看四周,倒还确实像个家的样子,许多地自己心爱的东西或者比尔博的东西(他们在新的环境下使他清晰地想起他)都尽可能摆设得接近于在巴根老家的样子。这是一个愉快的、舒适的、令人感到亲切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心中希望他到这里来真的是来定居过退休生活的。让朋友们增添这么多麻烦看来太不公平了,他又一次想到该怎样透露这个消息给他们,就是他很快就必须离开他们,事实上是马上就得走。无论如何,今晚就必须告诉他们,在大家就寝之前。

“布置得真好,”他费了点劲才说出来。“我几乎都感觉不出搬了家。”

旅行者们挂起了斗篷,把背包堆在地板上,梅里领他们从走廊进去,打开走廊尽头的一道门。炉火的光亮和一股蒸气从门内溢出。

“洗澡!”皮平嚷起来。“唷,可爱的麦里亚多克!”

“我们按什么顺序轮流产弗罗多说:“年纪大的先洗,还是洗得快的先洗?两种排法你都是排最后,佩里格林少爷。“

“请相信我会把事情安排得比那更好!”梅里说:“我们不可能为洗澡而吵一架作为我们在克里克洼地生活的开端。那浴室里有三个桶,还有一口大锅,盛满了滚沸的水,还有毛巾、席垫和肥皂。进去吧,快点洗!”

梅里和胖子走进走廊另一边的厨房,忙着为迟开的晚餐作一些最后的准备,浴室那边传来断续起伏的歌声,混合著人在水里拍溅和滚动的声音,唱着一首比尔博最喜欢的浴歌。

一天快结束,来把浴歌唱一身的疲劳全洗光不唱浴歌是傻瓜蛋啊!热水热水清又爽啊!雨水渐沥声悦耳山溪潺潺入大荒胜过雨水和溪烟雾腾腾暖浴汤啊!当我们口干舌又燥灌一口冷水也舒畅可是还不如喝啤酒再把热水淋背上啊!那喷泉中的白水花高高喷到天幕上但喷泉的水声哪能比我脚踏热水哗哗响传来一阵惊人的溅水声,还有一声喊“停止”是弗罗多的声音。

看来是皮平的洗澡水像喷泉那样蹦得大高了。

梅里走到浴室门前喊道:“吃晚饭、喝啤酒,怎么样?”弗罗多走出浴室,一边擦干着头发。

“空气里的水份太多了,我得到厨房里擦干头发。”他说。

“哎呀!”梅里说,他朝浴室里看看,石头地面积满了水。“佩里格林,你得把这水全拖干净才有东西吃,”他说:“快点,否则我们不等你了。”

他们在厨房里靠近炉边的一张桌子上吃晚饭。“我猜你们三位不想再吃蘑菇了吧?”弗雷德加不带多大希望地问道。

“不,我们要吃!”皮平叫道。

“那是我的!”弗罗多说:“那是马戈特大大给我的,她是农妇中的王后。拿开你的馋手,让我端给大家吃。”

霍比特人特别爱吃蘑菇,超过大种人种种贪馋的嗜好。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小弗罗多为什么要对著名的马里什治地的田野发起远征,还有马戈特在受到损害后为什么那么愤怒。可是这一回,蘑菇很多,即使用霍比特人的标准也足够大家吃的。接着还有各种美食,一顿吃下来,就连胖子博尔格也心满意足地发出一声叹息。他们把桌子挪开,把椅子拽到炉火周围。

“我们等一下再收拾,”梅里说:“现在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我猜你在进行一项冒险行动,不让我参与不大公平,我要你原原本本的告诉我。首先我最想知道老马戈特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那样对我说话。听他的口气好像挺害怕似的,他居然也会害怕吗?”

谈话中断了阵,弗罗多凝视着炉火不作声。“我们大家都在伯,”

皮平接过来说:“你也会害怕,如果你被黑骑士追踪了两天的话。”

“他们是些什么人?”

“骑在黑马上的黑色人影,”皮平回答道:“如果弗罗多不说话,我可以从头讲一下这件事给你听。”接着他便把他们离开霍比屯以后的全部旅途经历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萨姆不时点头或叫嚷加以支持。

弗罗多还是一言不发。

“如果我没看到那码头上的黑影的话,我一定会以为你们是在编故事了,”梅里说:“还有,如果没听出马戈特话语里的奇怪声音的话。这些事都是怎么搞的,弗罗多?”

“弗罗多兄弟的秘密全都保守得很好,”皮平说:“不过现在也该到可以公开的时候了。我们至今并没有听到什么有凭有据的消息,最多只不过是农夫马戈特猜想的事情跟老比尔博的财宝有某种关系。”

“那只不过是猜测,”弗罗多急忙说:“马戈特什么都知道。”

“老马戈特是个很精明的家伙,”梅里说:“他那圆脸后面有许多想着的东西是不露声色的。我听说他以前常常在一定的时刻走进老森林,而且以对种种奇异的事情博闻广见著称。不过你至少可以告诉我们,弗罗多,你认为他的猜测是对还是不对呢?”

“我认为,”弗罗多缓缓答道:“他的猜想是对的,从至今为止的情况来看,事情的确跟比尔博旧日的冒险有关系,那些黑骑士是在找着,或者应该说是搜寻着我。而且恐怕,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这完全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情,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在任何别的地方,我都很不安全。”

他环顾四周的窗户和墙壁,好像害怕它们会突然消失似的。其余的人静静地看着他,同时互相交换着眼色。

“很快就要说出来了。”皮平对梅里耳语道。梅里点点头。

“好吧!”弗罗多终于开口,挺挺腰坐直起来,好像作出了决定。

“这件事我不能再瞒着大家了。我有话要告诉大家。不过我有点不知道从哪儿讲起。”

“我想我可以帮你,”梅里悄悄说:“我也有话要告诉你。”

“你的意思是什么?”弗罗多急切地看着他问道。

“是这个意思,亲爱的弗罗多,你很难过,因为你不知道该怎样跟我们道别。当然,你想离开夏尔国。但是危险比你预料的来得更早,现在你已经下定决心立刻就走,而其实你是不想走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阴谋暴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托尔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