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卜生》

第二幕

作者:易卜生

还是第一幕那间屋子。墙角的钢琴旁边立着一棵圣诞

树,树上的东西都摘干净了,蜡烛也点完了。娜拉的外套和帽

子扔在沙发上。

娜拉心烦意乱地独自在屋里走来走去,突然在沙发前面

姑住,拿起外套。娜拉 (又把外套丢下)外头有人来了!(走到通门厅的门口仔细听)没人。今天是圣诞节,当然不会有人来。明天也不会有人。可是也许──(开门往外看)信箱里没有信。里头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走向前来)胡说八道!他不过就说罢了。这种事情不会有!决没有的事。我有三个崐孩子。

安娜拿着一只大硬纸盒从左边走进来。安娜 我好容易把化装衣服连盒子找着了。娜拉 谢谢你,把盒子搁在桌上吧。安娜 (把盒子搁在桌子上)那衣服恐怕得好好儿整理一下子。娜拉 我恨不得把衣服撕成碎片儿!安娜 使不得。不太难整理。耐点性儿就行了。娜拉 我去找林丹太太来帮忙。安娜 您还出出门吗,太太?这么冷的天!别把自己冻坏了。娜拉 或许还有更坏的事儿呢!孩子现在于什么?安娜 小宝贝都在玩圣诞节的玩意儿,可是──娜拉 他们想找我吗?安娜 你想,他们一向跟惯了妈妈。娜拉 不错,可是,安娜,以后我可不能常跟他俩在一块儿了。安娜 好在孩子们什么事都容易习惯。娜拉 真的吗?你看,要是他们的妈妈走掉了,他们也会不想她吗?安娜 什么话!走掉了?娜拉 安娜,我时常奇怪你怎么舍得把自己孩子交给不相干的外头人。安娜 因为我要给我的小娜拉姑娘当奶妈,就不能不那么办。娜拉 你怎么能下那种决心?安娜 我有那么个好机会为什么不下决心?一个上了男人的当的苦命女孩子什么都得将就点儿。那个没良心的坏家伙扔下我不管了。娜拉 你女儿也许把你忘了。安娜 喔,太太,她没忘。她在行坚信礼①和结婚的时候都有情给我。娜拉 (搂着安娜)我的亲安娜,我小时候你待我象母亲一个样儿。安娜 可怜的小娜拉除了我就没有母亲了。娜拉 要是我的孩子没有母亲,我知道你一定会──我在这儿胡说八道!(开盒子)快进去看孩子。现在我要──明天你瞧我打扮得多漂亮吧。安娜 我准知道跳舞会上谁也赶不上我的娜拉姑娘那么漂亮。(走进左边屋子。)娜拉(从盒子里拿出衣服又随手把衣服扔下)喔,最好我有胆子出去走一趟。最好我出去的时候没有客人来。最好我出去的时候家里不出什么事。胡

①按照基督教习惯,小孩生下来受过洗礼后,到了青春发育期,一般要再受一次“坚信礼”,以加强和巩固他们的宗教信心。说!没有人会来。只要不想就行。这个皮手筒多好看!这副手套真漂亮!别想,别想!一,二,三,四,五,六(叫起来)啊,有人来了。

(想要走到门口去,可是拿不定主惫。)

林丹太太把外套和帽子搁在门厅里,从门厅走进来。娜拉 哦,克立斯替钠,原来是你。外头有没有别的人?你来得正凑巧。林丹太太 我听说你上我那儿去了。娜拉 不错,我路过你那儿。我有件事一定要你帮个忙。咱俩在沙发上坐着说。明天晚上楼上斯丹保领事家里要开化装跳舞会,托伐要我打扮个意大利南方的打鱼姑娘,跳一个我在喀普里岛上学的特兰特拉土风舞①。林丹太太 喔,你还想扮那个角色。娜拉 嗯,这是托伐的意思,你瞧,这就是那一套服装,托伐在意大利抬我做的,现在已经扯得不象样子了,我不知道该──林丹太太 喔,整理起来并不难,有些花边带子开了①喀普里岛在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湾,“特兰特拉”是那不勒斯的一种民间舞蹈。线,只要缝几针就行了、你有针线没有?喔,这儿有。娜拉 费心,费心!林丹太太 (做针线)娜拉,这么说,明天你要打扮起来了。我告诉你,我要来看你上了装怎么漂亮。我还忘了谢谢你,昨天晚上真快活。娜拉 (站起来,在屋里走动)喔,昨天,昨天不象平常那么快活。克立斯替纳,你应该早几天进城。托伐真的有本事把家里安排得又精致又漂亮。林丹太太 我觉得你也有本事,要不然你就不象你父亲了。我问你,阮克丈夫是不是经常象昨天晚上那么不高兴?娜拉 不,昨天晚上特别看得出。你要知道,他真可怜,身上害了一种病,叫作脊髓痨,人家他父亲是个吃喝嫖赌的荒唐鬼,所以他从小就有病。林丹太太 (把手里活时撂在膝盖上)啊,我的好娜拉,你怎么懂得这些事?娜拉 (在屋里走动)一个女人有了三个孩子,有时候就有懂点医道的女人来找她谈谈这个谈谈那个。林丹太太 (继续做针线,过了会儿)阮克丈夫是不是天天上这儿来?娜拉 他没有一天不来,他从小儿就是托伐最亲密的朋友,他也是我的好朋友。阮克丈夫简直可以算是我俩一家人。林丹太太 他这人诚恳诚恳?我意思是要问,他是不是有点喜欢奉承人?娜拉 不,恰好相反。你为什么间这句活?林丹太太 因为昨天你给我介绍的时候,他说时常听人提起我,可是后来我看你丈夫一点都不认识我)阮克丈夫怎么会──娜拉 克立斯替纳,他不是瞎说。你想,托伐那么痴心爱我,他常说要把我独占在手里。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只要我提起一个从前的好朋友,他立刻就妒忌,因此我后来自然就不再提了。可是阮克丈夫倒喜欢听从前的事情,所以我就时常抬他讲一点儿。林丹太太 娜拉,听我告诉你,在许多事情上头,你还是个小孩子。我年纪比你大,阅历也比你深点儿。我有一句话告祈你,你跟阮克丈夫这一套应该赶紧结束。娜拉 结束什么?林丹太太 结束整个儿这一套。昨天你说有个爱你的阔人答应给你筹款子──娜拉 不错,我说过,可惜真的并没有那么一个人!你问这个干什么?林丹太太 阮克丈夫有钱没有?娜拉 他有钱。林丹太太 没人靠他过日子?娜拉 没有。可是林丹太太 他天天上这儿来?娜拉 不错,我刚才说过了。林丹太太 他做事怎么这么不检点?娜拉 你的活我一点儿都不懂。林丹太太 娜拉,别在我面前装糊涂,你以为我猜不出借抬你一千二百块钱的人是来吗?娜拉 你疯了吧?怎么会说这种话?一个天天来的朋友!要是真象你说的,那怎么受得了?林丹太太 这么说,借钱的人不是他?娜拉 当然不是他。我从来没想到过──况且那时候他也没钱借抬我,他的产业是后来到手的。林丹太太 娜拉,我想那是你运气好。娜拉 我从来没想跟阮克丈夫可是我拿得稳,要是我向他开口──林丹太太 你当然不会。娜拉 我当然不会。并且也用不着。可是我拿得稳,要是我向他借钱──林丹太太 瞒着你丈夫?娜拉 另外有件事我也得结束,那也是瞒着我丈夫的。我一定要把它结束。林丹太太 是的,我昨天就跟你说过了,可是──娜拉 (走来走去)处理这种事,男人比女人有办法。林丹太太 是,自己丈夫更有办法。娜拉 没有的事!(自言自语,站住)款子付清,借据就可以收回来。林丹太太 那还用说。娜拉 并且还可以把那害人的脏东西撕成碎片儿,扔在火里烧掉!林丹太太 (眼睛盯着娜拉,放下针线,慢慢地站起来)娜拉,你心里一定有事瞒着我。娜拉 你看我脸上象有事吗?林丹太太 昨天我走后一定出了什么事。娜拉,赶紧老实告诉我。娜拉 (向她身边走过去)克立斯替纳──(细听)嘘!托伐回来了。你先上孩子们屋里坐坐好不好?托伐不爱看人缝衣服。叫安娜帮着你。林丹太太 (拿了几件东西)好吧。可是回头你得把那件事告诉我,不然我不走。

海尔茂从门厅走进来,林丹太太从左边走出去。娜拉 (跑过去接他)托伐,我等你好半天了!海尔茂 刚才出去的是裁缝吗?娜拉 不是,是克立斯替纳。她帮我整理跳舞衣服呢。你等着瞧我明天打扮得怎么漂亮吧。海尔茂 我给你出的主意好不好?娜拉 好极了!可是我听你的话跳那土风舞,不也是待你好吗?海尔茂 (托着她下巴)待我好?听丈夫的话也算待他好?算了,算了,小冒失鬼,我知道你是随便说说的。我不打搅你,也许你要试试新衣服。娜拉 你也要工作,是不是?海尔茂 是。(给她看一迭文件)你瞧。我刚从银行来。(转身要到书房去。)娜拉 托伐。海尔茂( 站住)什么事?娜拉 要是你的小松鼠儿求你点儿事──海尔茂 唔?娜拉 你肯不肯答应她?海尔茂 我得先知道是什么事。娜拉 要是你肯答应她,小松鼠儿就会跳跳蹦蹦在你面前耍把戏。海尔茂 好吧,快说是什么事。娜拉 要是你肯答应她,小鸟儿就会唧唧喳喳一天到晚给你唱歌儿。海尔茂 喔,那也算不了什么,反正她要唱。娜拉 要是你肯答应我,我变个仙女儿在月亮底下给你跳舞。海尔茂 娜拉,你莫非想说今天早起提过的事情?娜拉 (走近些)是,托伐,我求你答应我!海尔茂 你真敢再提那件事?娜拉 是,是,为了我,你一定得把柯洛克斯泰留在银行里。海尔茂 我的娜拉,我答应林丹太太的就是柯洛克斯泰的位置。娜拉 不错,我得谢谢你。可是你可以留下柯洛克斯秦,另外辞掉一个人。海尔茂 喔,没见过象你这种拗脾气!因为你随随便便答应给他说好话,我就得──娜拉托伐,不是为那个,是为你自己。这个人在好几家最爱造谣言的报酿里当通讯局,这是你自己说的。他跟你捣起乱来可没个完。我实在怕他。海尔茂 喔,我明白了,你想起从前的事儿所以心里害怕了。娜拉 你这话怎么讲?海尔茂 你一定想起了你父亲的事情。娜拉 那还用说。你想想当初那些坏家伙给我爸爸造的谣言。要不是打发你去调查那件事,帮了爸爸一把忙,他一定会撤职。海尔茂 我的娜拉,你父亲眼我完全不一样。你父亲不是个完全没有缺点的人。我可没有缺点,并且希望永远不会有。娜拉 啊,坏人瞎捣乱谁也防不尽。托伐,现在咱们俩可以快快活活,安安静静,带着孩子在甜蜜的家庭里过日子。所以我求你──海尔茂 正因为你帮他说好话,我更不能留着他。银行里已经都知道我要辞掉柯洛克斯泰。要是这个消息传出去,说新经理被他老婆牵着鼻子走。娜拉 就算牵着鼻子走又怎么样?海尔茂 喔,不怎么样,你这任性的女人只顾自己心里舒服!哼,难道你要银行里的人全都取笑我,说我心软意活,棉花耳朵?你瞧着吧,照这样子不久我就会受影响。再说,我不能把柯洛克斯泰留在银行里,另外还有个原因。娜拉 什么原因?海尔茂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品行上的缺点我倒也可以不计较。娜拉 托伐,真的吗?海尔茂 并且我听说他的业务能力很不错。问题是,他在大学跟我同过学,我们有过一段交情,当初我不小心,现在很后悔,这种事情常常有。我索性把话老实告诉你吧──他随便乱叫我的小名儿,不管旁边有人没有人。他最爱跟我套亲热,托伐长托伐短的叫个没有完!你说让我怎么受得了。要是他在银行待下去,我这经理实在当不了。娜拉 托伐,你是说着玩儿吧?海尔茂 不,我为什么要开玩笑?娜拉 你这种看法心眼儿大小。海尔茂 心眼儿小?你说我心眼儿小?娜拉 不,不是,托伐。正因为你不是小心眼,所以我才──海尔 没关系。你说我做事小心眼儿,那么我这人一也是小心眼和。小心眼儿!好!咱们索性把这件事一刀两段。(走到门厅口,喊道)爱伦!娜拉 干什么?海尔茂 (在文件堆里搜寻)我要了结这件事。(爱伦走进来)来,把这封信交给信差,叫他马上就送去。信上有地址。钱在这儿。爱伦 是,先生。(拿着信走出去。)海尔茂 (整理文件)好,任性的太太。娜拉( 提心吊担)托伐,那是什么信?海尔茂 是辞退柯洛克斯泰的信。娜拉 托伐,赶紧把信收回来!现在还来得及。喔,托伐,为了我,为了你自己,为了孩子们,赶紧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易卜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