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卜生》

第三幕

作者:易卜生

还是那间屋子。桌子楞在坐中,四面围着椅子。桌上点

着灯。通门厅的门敞着。楼上有跳舞音乐的声音。

林丹太太坐在桌子旁边,用手翻弄一本书。她想看书

可是没心楮。她时时朝着通门厅的门望一眼,仔细听听有没有

动静。林丹太太 (看表)还没来,时候快过去了。只怕是他没有--(再听)喔,他来了。(走进门厅,轻轻开大门,门外楼梯上有轻微的脚步声。她低声说)迸来,这儿没别人。柯洛克斯泰 (在门洞里)我回家时候看见你留下的字条儿。这是怎么回事?林丹太太 我一定得跟你谈一谈。柯洛克斯泰 当真?我一定得在这儿谈了?林丹太太 我不能让你到我公寓去。公寓只有一个门,出入不方便。你进来,这儿只有咱们两个人,女佣人已经睡觉了,海尔茂夫妻在楼上开跳舞会。柯洛克斯泰 (走进屋子来)啊!海尔茂夫妻今天晚上还跳舞?林丹太太 为什么不可以?河洛克斯泰 问得对,为什么不可以?林丹太太尼 尼尔,现在咱们谈一谈。柯洛克斯泰 咱们还有什么可谈的?林丹太太 要谈的话多得很。柯洛克斯泰 我可没想到。林丹太太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填正了解我。柯洛克斯泰 有什么可以了解的?这是世界上最平常的事--一个没良心的女人有了更好的机会就把原来的情人扔掉了。林丹太太职 你真把我当作那么没良心的人,你以为那时候我丢下你心里好受吗?柯洛克斯泰 有什么不好受?林丹太太 尼尔,你当真这么想?柯洛克斯泰 要是你心里不好受,你为什么写给我那么一封信?林丹太太 那是没办法。既然那时候我不能不跟你分手,我觉得应该写信让你死了心。柯洛克斯泰 (捏紧双手)原来是这么回事。总之一句话--一切都是为了钱!林丹太太 你别忘了我那时候有个无依无靠的母亲,还有两个小弟弟。尼尔,看你当时的光景,我们一家子实在没法子等下去。柯洛克斯泰 也许是吧,可是你也不应该为了别人就把我扔下,不管那别人是谁。林丹太太 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时常问自己当初到底该不该把你扔下。柯洛克斯泰 (和缓了一点)自从你把我扔下之后,我好象脚底下落了空。你看我现在的光景,好象是个翻了船、死抓住一块船板的人。林丹太太 救星也许快来了。柯洛克斯泰 前两天救星已经到了我跟前,可是偏偏你又出来妨碍我。林丹太太 我完全不知道,尼尔。今天我才知道我到银行里就是顶你的缺。柯洛克斯泰 你既然这么说,我就信你的话吧。可是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你是不是打算把位置让给我?林丹太太 不,我把位置让给你对于你一点儿益处都没有。柯洛克斯泰 喔,益处,益处!不论有益处没益处,我要是你,我一定会把位置让出来。林丹太太 我学会了做事要谨慎。这是阅历和艰苦给我的教训。柯洛克斯泰 阅历教训我不要相信人家的甜言蜜语。林丹太太 那么,阅历倒是给了你一个好教训。可是你应该相信事实吧?柯洛克斯泰 这话怎么讲?林丹太太 你说你象翻了船、死抓住一块破船板的人。柯洛克斯泰 我这话没说错。林丹太太 我也是翻了船、死抓住一块破船板的人。没有人需要我纪念,没有人需要我照应。柯洛克斯泰 那是你自愿。林丹太太 那时候我只有一条路。柯洛克斯泰 现在呢?林丹太太 尼尔,现在咱们两个翻了船的人凑在一块儿,你看怎么样?柯洛克斯泰 你说什么?林丹太太 两个人坐在筏子上总比各自抱着一块破板子希望大一点。柯洛克斯泰 克立斯替纳!林丹太太 你知道我进城干什么?柯洛克斯泰 难道你还想着我?林丹太太 我一定得工作,不然活着没意思。现在我回想我一生从来没闲过。工作是我一生唯一最大的快乐。现在我一个人过日子,空空洞洞,孤孤单单,一点儿乐趣都没有。一个人为自己工作没有乐趣。尼尔,给我一个人,给我一件事,上我的工作有个目的。柯洛克斯泰 我不信你这一套话。这不过是女人一股自我牺牲的浪漫热情。林丹太太 你什么时候看见过我有那冲浪漫思想?柯洛克斯泰 难道你真愿意--?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全部历史?林丹太太 我知道。柯洛克斯泰 你知道不知道人家对我的看法?林丹太太 你刚才不是说,当初要是有了我,你不会弄到这步田地吗?柯洛克斯泰 那是一定的。林丹太太 现在是不是大晚了?柯洛克斯泰 克立斯替纳,你明白自己说的什么话吗?我想你明白,从你脸上我可以看得出。这么说,难道你真有胆量--林丹太太 我想弄个孩子来照顾,恰好你的孩子需要人照顾。你缺少一个我,我也缺少一个你。尼尔,我相信你的良心。有了你,我什么都不怕。柯洛克斯泰 (抓紧她两只手)谢谢你,谢谢你,克立斯替纳!现在我要努力做好人,让人家看我也象你看我一样。哦,我忘了--林丹太太 (细听楼上的音乐)嘘!这是特兰特拉土风舞!怏走,怏走!柯洛克斯泰 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林丹太太 你没听见楼上的音乐吗?这是末一个节目,这个一完事他们就要下来了。柯洛克斯泰 是,是,我就走。可是走也没有用。你当然不知道我对付海尔茂夫妻的手段。林丹太太 我都知道,尼尔。柯洛克斯泰 知道了你还有胆量--林丹太太 我知道一个人在走投无路的时侯什么手段都去使出来。柯洛克斯泰 喔,我恨不能取消这件事。林丹太太 现在还来得及。你的信还在信箱里。柯洛克斯泰 真的吗?林丹太太 真的,可是--柯洛克斯泰 (仔细瞧她)难道你的目的就在这上头,你一心想救你的朋友。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这么回事?林丹太太 尼尔,一个女人为了别人把自己出卖过一次,不会出卖第二次。柯洛克斯泰 我要把那封信要回来。林丹太太 不行,不行。柯洛克斯泰 我一定得把信要回朱。我要在这儿等海尔茂回家,叫他把信还给我,我只说信里说的是辞退我的事,现在我不要他看那封信。林丹太太 尼尔,你千万别把信要回来。柯洛克斯泰 老实告诉我,你把我弄到这儿来是不是就为这件事?林丹太太 一起头我很慌张,心里确实有这个打算。可是现在一天已经过去了,在这一天里头,我在这儿看见了许多想不到的事。海尔茂应该知道这件事。这件害人的秘密事应该全部揭出来。他们夫妻应该彻底了解,不许再那么闪闪躲躲,鬼鬼祟祟。柯洛克斯泰 好吧,要是你愿意冒险,你就这么办吧。可是有件事我可以帮忙,我马上就去办。林丹太太 (细听)快走!快走!舞会散了,咱们再等下去就不行了。柯洛克斯泰 我在街上等你。林丹太太 好,我一定得送我回家。柯洛克斯泰 我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快活!

柯洛克斯泰走大门出去。屋子与门厅之间的门还是开着。林丹太太 (整理屋子,把自己的衣帽归置在一块儿)多大的变化!多大的变化!现在我的工作有了目标,我的生活有了意义!我要为一个家庭谋幸福!万一做不成,决不是我的错。我盼望他们快回来。(细听)喔,他们回来了!让我先穿上衣服。

她拿起帽子和大衣。外面传来海尔茂和娜拉的说话声音。门上锁一转,娜拉几乎硬被海尔茂拉进来。娜拉穿着意大利服装,外面裹着一块黑的大披肩。海尔茂穿着大礼服,外面罩着一件附带假面具的黑舞衣,敞着没扣好。娜拉 (在门洞里跟海尔茂挣扎)不,不,不,我不进去!我还要上楼去跳舞。我不愿意这么早回家。海尔茂 亲爱的娜拉,可是--娜拉 亲爱的托伐,我求求你,咱们再跳一点钟。海尔茂 一分钟都不行。好娜拉,你知道这是咱们事先说好的。快进来,在这儿你要凉了。(娜拉尽管挣扎,还是被他轻轻一把拉进来。)林丹太太 你们好!娜拉 克立斯替纳!海尔茂 什么!林丹太太!这么晚你还上这儿来?林丹太太 是,请你别见怪。我一心想看看娜拉怎么打扮。娜拉 你一直在这儿等我们?林丹太太 是,我来了一步,你们已经上楼了,我不看见你,舍不得回去。海尔茂 (把娜拉的披肩揭下来)你仔细赏鉴吧!她实在值得看,林丹太太,你说她漂亮不漂亮?林丹太太 真漂亮。海尔茂 她真美极了。谁都这么说。可是这小室贝脾气真倔强。我不知该把她怎么办。你想,我差不多是硬把她拉回来的。娜拉 喔,托伐,今天你不让我在楼上多待一会儿--哪怕是多待半点钟--将来你一定会后悔。海尔茂 你听她说什么,林丹太太!她跳完了特兰特拉土风舞,大家热烈鼓掌,难怪大家都鼓掌,她实在跳得好,不过就是表情有点儿过火,严格说起来,超过了艺术标准。不过那是小事情,主要的是,她跳得很成功,大家全都称赞她。难道说,大家鼓完掌我还能让她待下去,减少芝术的效果?那可使不得。所以我就一把挽着我的意大利姑娘--我的任性的意大利姑娘--一阵风儿似的转了个圈儿,四面道过谢,象小说里描写的,一转眼漂亮的妖精就不见了!林丹太太,下场时候应该讲效果,可惜娜拉不懂这道理。嘿,这屋子真热!(杷舞衣脱下来扔在椅子上,打开自己书房的门)什么!里头这么黑?哦,是了。林丹太太,失陪了。(进去点蜡烛。)娜拉 (提心吊胆地急忙低问)事情怎么样?林丹太太 (低声回答)我跟他谈过了。娜拉 他--林丹太太 娜拉,你座该把这件事全部告诉你丈夫。娜拉 (平板的声调)我早就知道。林丹太太 你不用怕柯洛克斯泰。可是你一定得对你丈夫说实话。娜拉 我不说实话怎么样?林丹太太 那么,那封信去说实话。娜拉 谢谢你,克立斯替纳,现在我知道怎么办了。嘘!海尔茂 (从书房出来)怎么样,林丹太太,你把她仔细赏鉴过没有?林丹太太 赏鉴过了。现在我要走了。明天见。海尔茂 什么!就要走?这块编织的活计是你的吗?林丹太太 (把编织活计接过来)是,谢谢,我差点儿忘了。海尔茂 你也编织东西?林丹太太 是。海尔茂 你不该编织东西,你应该刺绣。林丹太太 是吗!为什么?海尔茂 因为刺绣的时候姿态好看得多。我做个样儿给你瞧瞧!左手拿着活计,右手拿着针,胳臂轻轻地伸出去,弯弯地拐回来,姿恣多美。你看对不对?林丹太太 大概是吧。海尔茂 可是编织东西的姿势没那么好看,你瞧,胳臂贴紫了,针儿一上一下的--有点中国味儿。刚才他们的香槟酒真好喝①!林丹太太 明天见,娜拉,别再固执了。海尔茂 说得好,林丹太太!林丹太太 海尔茂先生,明天儿。

①海尔茂有点喝醉了,所以说出话来有点语无伦次。海尔茂 (送她到门口)明天见,明天见,一路平安。我本来该送你回去,可是好在路很近。再见,再见。(林丹太太走出去,海尔茂披上大衣回到屋子里)好了,好容易才把她打发走。这个女人真噜嗦!娜拉 你累了吧,托伐?海尔茂 一点儿都不累。娜拉 也不想睡觉?海尔茂 一点儿都不想。精神觉得特别好。你呢?你好象又累又想睡。娜拉 是,我很累。我就要去睡觉。海尔茂 你看!我不让你再跳舞不算错吧?娜拉 喔,你做的事都不错。海尔茂 (亲她的前额)我的小鸟儿这回说话懂道理。你看见没有,今儿晚上阮克真高兴!娜拉 是吗?他居然很高兴?我没跟他说过话。海尔茂 我也只跟他说了一两句。可是我好久没看见他兴致这么好了。(对她看了会儿,把身子凑过去)回到自己家里,静悄悄的只有咱们两个人,滋味多么好!喔,迷人的小东西!娜拉 别那么瞧我。海尔茂 难道我不该瞧我的好室贝--我一个人儿的亲室贝?娜拉 (走到桌子那边去)今天晚上你别跟我说这些话。海尔茂 (跟过来)你血管里还在跳特兰特拉--所以你今天晚上格外惹人爱。你听,楼上的客要走了。(声音放低些)娜拉,再过一会儿整个这所房子里就静悄悄地没有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幕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