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作者:老舍

  二哥,大彩是五十万!

  得了,自在逍遥什么也不用干。

  到巴黎去看看姑娘,

  上伦敦吃顿中国饭,

  千金之子未便乘飞机,

  其实火轮车船也不慢。

  莫到无时盼有时,

  顶好存着一半带一半。

  带着的随便花,

  花天酒地多么浪漫;

  存着的年年把利生,

  比营商种地都少危险。

  什么白色恐怖,什么绿色恐慌,

  袋里有钱什么也不必管。

  只是那么十块作本钱,

  得了?嘿!不买彩票是傻蛋!

  买了一条,嗳,再来一条,

  两个号码总比单钓机会高。

  还不开彩,还不开彩,

  黄金之梦夜夜来几遭。

  假如得了,一定能得,

  一步登天抱着大皮包!

  假如不得,怎能不得?

  照镜子看看喜上眉梢。

  鞋也不擦,衣也不洗,

  专等焕然一新,旧的全烧。

  头奖,二奖,三奖,登出来了,

  越看心中越把凉气冒;

  再看四奖与五奖吧,

  少得一些总比空了好。

  哼,一声哼罢把头摇,

  二十元的亏空向谁去要?

  二哥,您也没得吗?

  二哥不言,微微一笑。

  选自1933年8月9日《申报·自由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希望》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老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老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