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上的脚迹

作者:茅盾

  他,独自一个,在这黄昏的沙滩上彳亍。

  什么都看不分明了,仅可辨认,那自茫茫的知道是沙滩,那黑(xu)(xu)的是酝酿着暴风雨的海。

  远处有一点光明,知道是灯塔。

  他,用心火来照亮了路,可也不能远,只这么三二尺地面,他小心地走着,走着。

  猛可地,天空瞥过了锯齿形的闪电。他看见不远的前面有黑簇簇的一团,呵呵,这是“夜的国”么,还是妖魔的堡寨?

  他又看见离身丈把路的沙上,是满满的纵横重叠的脚迹。

  哈哈,有了!赶快!他狂喜地跳着,想踏上那些该是过去人的脚迹。

  他浑身一使劲,迸出个更大些的心火来。

  他伛着腰,辨认那纵横重叠的脚迹,用他的微弱的心火的光焰。 ’

  咄!但是他吃惊地叫了起来。

  这纵横重叠的,分明是禽兽的脚迹。大的,小的,新的,旧的,延展着,延展着,不知有几多远。而他孤零零站在这兽迹的大海中间。

  他惘然站着,失却了本来的勇气,心头的火光更加微弱,黄苍苍地象一个毛月亮,更不能照他一步两步远。

  于是抱着头,他坐在沙上。

  他坐着,他想等到天亮;他相信:这纵横重叠的鸟兽的脚迹中,一定也有一些是人的脚迹,可以引上康庄大道,达到有光明温暖的人的处所的脚迹,只要耐守到天明,就可以辨认出来。

  他耐心地等着,抱着头,连远处的灯塔也不望它一眼。他相信,在恐怖的黑夜中,耐心等候是不错的。然而,然而──

  隆隆隆地,他听到了叫他汗毛直竖的怪响了。这不是雷鸣,也不是海啸,他猛一抬头,他看见无数青面猿牙的夜叉从海边的黑浪里涌出来,夜叉们一手是钢刀,一手是人的黑心炼成的金元宝,慌慌张张在找觅牺牲品。

  他又看见跟在夜叉背后的,是妖烧的人鱼披散了长发,高耸着一对浑圆的*峰,坐在海滩的鹅卵石上,唱迷人的歌曲。

  他闭了眼,心里这才想到等候也不是办法;他跳了起来,用最后的一分力,把心火再旺起来,打算找路走。可是──那边黑簇簇的一团这时闪闪烁烁飞出几点光来。飞出的更多了!光点儿结成球了,结成线条了,终于青闪闪地排成了四个大字:光明之路!

  呵!哦!他得救地喊了一声。

  这当儿,天空又撒下了锯齿形的闪电。是锯齿形!直要把昏黑的天锯成了两半。在电光下,他看得明明白白,那边是一些七分象人的鬼怪,手里都有一根长家伙,怕就是人身上的什么骨头,尖端吐出青绿的鬼火,是这鬼火排成了好看的字。

  在电光下,他又分明看到地下重重叠叠的脚迹中确也有些人样的脚迹,有的已经被踏乱,有的却还清楚,象是新的。

  他的心一跳,心好象放大了一倍,从心里射出来的光也明亮得多了;他看见地下的脚迹中间还有些虽则外形颇象人类但确是什么只穿着人的靴子的妖魔的足印,而且他又看见旁边有小小的孩子们的脚印。有些天真的孩子上过当!

  然而他也在重重叠叠的兽迹和冒充人类的什么妖怪的足印下,发现了被埋藏的真的人的足迹。而这些脚迹向着同一的方向,愈去愈密。

  他觉得愈加有把握了,等天亮再走的念头打消得精光,靠着心火的照明,在纵横杂乱的脚迹中他小心地辨认着真的人的足印,坚定地前进!

  (原载《太白》半月刊第l卷第5期,1934年l1月20日出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沙滩上的脚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茅盾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茅盾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