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全集第五卷

作者:冰心

(1958-1961年)

  卓如编目

  录春风得意马蹄疾(2)

  我们这里没有冬天(4)

  在文风座谈会上的发言(6)

  跟小朋友谈访埃观感(9)

  再寄小读者(通讯一)(13)

  给西红门乡一位小朋友(16)

  北京的声音(19)

  再寄小读者(通讯二~三)(21)

  对东风的感谢(26)

  再寄小读者(通讯四~八)(28)

  一个最高尚的人(43)

  小孤山该叫草帽山(50)

  给黎巴嫩一位小朋友(51)

  英勇的阿拉伯弟兄,我们支援你!(53)

  小家伙们,惩罚得好!(55)

  大东流乡的四员女健将和女尖兵(57)

  十三陵工地上的小五虎(65)

  十三陵水库工地散记(70)

  国庆寄海外小读者(78)

  欢迎日本歌舞伎剧团(81)

  压顶的泰山(84)

  在舞台上先实现了美妙的理想(86)

  我们的心像万根火箭飞向前方(89)

  塔什干的盛会(91)

  歌唱塔什干(94)

  再寄小读者(通讯九~十)(96)

  悼念罗常培先生(102)

  我们的祖先所唱的歌谣(104)

  给小朋友们介绍一位朋友(108)

  人活着就是(111)

  《愤怒地回顾》读后感(113)

  朝阳和夕照(120)

  我们把春天吵醒了(126)

  伟大的友谊(129)

  伟大的劳动,崇高的理想(135)

  像真理一样朴素的湖(137)

  我是怎样写《繁星》和《春水》的(140)

  保卫和平的人们,起来!(145)

  记幸福沟(147)

  中印友谊的罪人(152)

  致巴金、萧珊(154)

  回忆“五四”(155)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一)(158)

  寻求友谊的“风筝”(163)

  “六一”节在拉萨(167)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二)(169)

  《吉莉芭拉》〔印度〕泰戈尔著(173)

  《深夜》〔印度〕泰戈尔著(181)

  雨后(193)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三)(195)

  京戏和演京戏的孩子(199)

  关于散文(204)

  忆意娜(207)

  和演戏的孩子一起看戏(211)

  奇迹的三门峡市(214)

  漫谈语文的教与学(222)

  替和平与友谊铺上道路

  --看苏、印合拍故事片《三海旅行记》(226)

  《齐德拉》〔印度〕泰戈尔著(231)

  《暗室之王》〔印度〕泰戈尔著(253)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四)(323)

  献给北京--我的母亲(326)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五)(329)

  最痛快的一件事(333)

  再到青龙桥去(336)

  走进人民大会堂(343)

  普天同庆(345)

  河北怀来涿鹿把桑乾河水引上山岗(348)

  仰望天安门(350)

  回国以前(353)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六)(364)

  《拾穗小札》序(367)

  “你不感到自豪吗?”(368)

  发自心底的歌

  --民族工作展览会散记(370)

  “我们大家的东风”(378)

  访英观感(381)

  “老者安之,少者怀之”(386)

  欢乐地回忆

  兴奋地前瞻(388)

  莫斯科河畔的孩子们(391)

  梳妆台做成的书桌(394)

  悼靳以(396)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七)(400)

  “花洞”的生活方式(404)

  塞北变江南(406)

  “晚霞”和“莱阳绿”(408)

  第九个浪头(411)

  我们的家庭(413)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八)(416)

  介绍一篇好小说(420)

  《小桔灯》后记(423)

  1960年万里河山青葱灿烂

  --新年杂感(426)

  元旦试笔(429)

  新年的感谢(431)

  像蜜蜂一样劳动的人们(434)

  河南的曲剧(441)

  

  一出有利于民族团结的好戏

  --越剧《文成公主》观后(444)

  用画来歌颂(449)

  再寄小读者(通讯十九)(452)

  雪窗驰想(455)

  春喜上眉梢(458)

  祖国母亲的心(460)

  我的心跟着迎接侨胞的船只(463)

  中苏友谊之手(466)

  《佐仓宗五郎》观后(469)

  戴着丝手套的贼手(472)

  《依依惜别的深情》读后(474)

  可敬可爱的苏联妇女(478)

  “三八”颂歌

  --为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五十周年而作(481)

  雨鞋的喜剧(483)

  再寄小读者(通讯二十)(486)

  从苹果脸姑娘说起(491)

  争取独立自由的战歌(494)

  飞吧,战斗的银燕,飞吧!(500)

  共产主义的母爱(502)

  我喜欢福建厅(504)

  北京的印象

  

  --一个拉丁美洲访华妇女代表的谈话(506)

  战斗吧,英勇的日本人民!(509)

  “空前的信心和勇气”(512)

  致继续前进中的日本朋友(515)

  为了共产主义的幼苗(518)

  撒播共产主义的种子

  --喜看儿童故事片《朝霞》(520)

  强盗的逻辑(524)

  用心血浇花的园丁(527)

  “党就是我们的亲娘”(534)

  灿烂群星照北京(537)

  早期的中国反美民歌(539)

  迎接胜利的黎明

  --在支持亚洲、非洲、拉丁美洲人民民族民主运动诗歌朗诵演唱会上(541)

  游街示众的旅行(543)

  共产主义的花朵和园丁黄色的银幕(553)

  桦美智子和东京大学学生(556)

  寄越南(558)

  我们用满腔的热情来欢迎你(560)

  日本人民在战斗(563)

  文艺大军的骨干(567)

  喜看日本话剧团在京演出(570)

  绿杨宜作两家春(573)

  佳节忆“胞波”(576)

  喜读《耕云记》(578)

  《主席走遍全国》(581)

  祖国海山的颂歌

  --读郭风的散文集《山溪和海岛》(584)

  最可爱的姑娘(589)

  

  “一定要站在前面”

  --读茹志鹃的《静静的产院里》(592)

  “轻不着纸”和“力透纸背”(602)

  玉工的启发(605)

  谈散文(608)

  像一声爆竹(610)

  古战场变成了大果园(612)

  致萧珊(618)

  访堀田善卫先生山居并赠(619)

  《园丁集》〔印度〕泰戈尔著(620)

  《流失的金钱》〔印度〕泰戈尔著(675)

  忆日本的女作家们(683)

  樱花赞(691)

  谈虎(696)

  一寸法师(699)

  中野绿子和小慧(703)

  《喜事盈门》给我的喜悦(706)

  《海市》打动了我的心(709)

  共同的文字和语言(715)

  不是“山穷水尽 ”(718)

  我们的抗议(721)

  日本归来(724)

  “人难再得始为佳”(734)

  国庆节前北京郊外之夜(736)

  每逢佳节(739)

  人民坐在“罗圈椅”上(743)

  黄河流到了人民的时代(747)

  谈信封信纸(750)

  日本的浅草公园(752)

  我看见了陶渊明(756)

  致萧珊(759)

  笔谈难字注音(761)

  《葛梅》(763)

  给广州的朋友(766)

  1958年

  

  春风得意马蹄疾

  呼啸一时的西风过后,

  追到前头的,是

  豪迈骀荡的东风

  挟带着一天的春气!

  它高举着飘飘的鲜红的旗帜,

  驰过九百万平方公里的郊原,

  来指挥六亿人的劳动大合唱。

  千万座烟囱冒起浓烟,

  千万个山丘河流变了样,

  来迎接这空前未有的春天。

  东风还要彻底地压倒西风,

  一年,五年,十五年,五十年,

  我们面前还有无数个奋斗的春天!一九五八年二月十三日,北京。

  

  (本篇最初发表于《诗刊》1958年2月25第2期。)

  

  我们这里没有冬天

  那天同几位朋友在一起,大家都说北京的气候,似乎一年比一年暖了,而且冬天一年比一年短,几乎短到没有冬天。

  我们记得小的时候,北京的冬天长得很,夜中蜷缩在被窝里,总听见呜呜的卷地的北风,窗纸像鬼叫一样,整夜地在呼啸。

  早起挟着书包,冒着风低头向前走,土道当中被车轮碾过的雪,压成一条一条小沟似的烂泥,不小心一脚踩下去,连小棉鞋都陷在泥里,拔不出来!胡同两旁的门洞里,永远有几个蜷伏着的人,要饭的,拣破烂的

  冻得发紫的脸,颤抖的四肢,衣衫像枯叶一样,一片一片地挂在身上,嘴里发着断续的呻吟。看到这些痛苦的形象,我们脚下不自觉地走快了,就在我们“慌不择路”的时候,我们的小棉鞋就陷在泥里了!

  就这样地寒冷,蜷缩,泥泞

  过了悠长而灰黄的几个月,忽然间,我们身上觉得暴躁,把棉衣一脱,原来春天已经来到了!但是夹衣穿不到几天,又得换上单衣,原来夏天又在眼前了,所以我们总说是北京没有春天。

  这几年的冬天,大不相同了。北京照旧刮风下雪,而下过的雪都整齐地堆在光滑的柏油路的两旁,太阳一晒,风一吹,就像没下过雪一般。最痛快的是:大门洞里再看不见那些痛苦的形象,听不到呻吟的声音。从那里出来的,是上学的、上工的、上班的男女老幼,衣履朴素而整洁,嘴边带着宁静的微笑,昂首挺胸地往前走。

  尤其是去年--一九五七年,就仿佛没有冬天。虽然在气候上,也刮过风,下过雪,冻过河,但是在人们口中,就没有听见过“冬天”两个字,什么“消寒”,“冬闲”,“冬眠”,都成了过了时的词汇。就在我执笔之顷,人们身上的棉衣还没有脱,北海的冰也没有化,草也没有青,柳也没有绿,而春意早已弥漫在北京的城郊了!

  其实,又何止是北京城郊?在我们辽阔广大的国土上,六万万人民的心里,冬天就没有来过!

  也不是冬天没有来过,在如火如潮的革命干劲里,“五年看三年,三年看头年,头年看前冬”,我们同心协力地在田野上,在河滩上,在工地上,在

  把春天往前拉了三个月,人民心里光明温暖的春天,把严冬给吞没了。

  这是几千年来的一个大变化!从此冬天失去了它传统的意义,它变成了春天的前奏!

  我们不必像英国的诗人雪莱那样,吟一句软软的慰藉和企望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遥远么?”我们干脆说一句大白话:“我们这里没有冬天! ”

  们把春天吵醒了》,百花文艺出版社1960年1月初版。)在文风座谈会上的发言

  这几年来深深感到我们的文章太长,原因由于有那么一种不爱写短文的风气,结果可以使你得到启发的东西轻轻地滑了过去。

  再一种情况是千篇一律,最常见的是一个政治运动起来后,这个人写的同那个人写的差不多,如果把作者的名字盖起来,看的人就不知道是谁写的。相反的,过去的一些老作家都有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往往不署名也可以猜出是谁写的。

  还有一种是不精练。写的文章不能抓住读者的注意力,也就是没有准确性。

  写文章最要紧的是清楚、有力、美,没有这三个东西人家不爱看。我是眼高手低,在这里批评人,自己并不一定能做到,也正因为自己做不到,所以才感到焦虑。

  我觉得许多青年作家中国书念得少,翻译书念得多,说得更确切一点,不是翻译书念得太多,而是中国书念得太少。

  我的孩子从学校回来说:今天老师教了我..(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冰心全集第五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