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全集第六卷

作者:冰心

(1962—1978年)

  卓如编目

  录花光和雪光(2) 

  记广州花市(5)

  尼罗河上的春天(8)

  话说文化交流(14)

  在诗歌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17)

  亚非作家的战斗友谊(19)

  《孟加拉风光》〔印度〕泰戈尔著(22)

  关于汉字整理和识字教学(103)

  只拣儿童多处行(106)

  红孩子的话——为故事影片《红孩子》的小演员作(108)

  王忆慈(109)

  《春秋故事》读后(114)

  孩子们的作品(117)

  一只木屐(119)

  评《“小小”供销站》(122)

  感谢我们的语文老师(125)

  《没有织完的统裙》读后(128)

  香山消夏录(135)

  《年华似锦》和《似锦年华》(141)

   在黑乌鸦尸体的周围(144)

  海恋(146)

  郁达夫《满江红》词读后(150)

  从“公社果”谈起(152)

  卖花声——为访华日本女作家有吉佐和子书扇(154)

  遥寄(155)

  加纳诗选〔加纳〕以色列·卡甫·侯等著(158)

  谈最新最美的图画(164)

  《一九五九——一九六一儿童文学选》序言(166)

  新年寄语(176)

  祝贺古巴人民(179)

  《沙与沫》〔黎巴嫩〕纪伯伦著(181)

  福州工艺美术参观记(222)

  遥祝中岛健藏先生六十大庆(225)

  热巴演员的新生(228)

  以忘我的精神和积极的行动来纪念鉴真和尚(237)

  盛开的革命花朵——和贾米拉会见(240)

  湛江十日(243)

  多给孩子们写这样的作品——介绍《小仆人》和《旅伴》(253)

  《小铁脑壳遇险记》观后(257)

  有了火车头的列车(260)

  假如雷锋叔叔遇见这种事情(263)

  继续种好这一块园地——祝贺《少年文艺》创刊十周年(265)

  在火车上(267)

  《加纳在召唤》〔美国〕威廉·爱德华·伯格哈德·杜波依斯著(274)

  悼杜波依斯博士(281)

  三到青龙桥(286)

  寄国外华侨小读者(290)

  南行日记摘抄(294)

  《红楼梦》写作技巧一斑(299)

  《巡逻》〔阿尔巴尼亚〕拉齐·帕拉希米著(312)

  别离——重逢的开始——访日归来(323)

  全世界人民和北京(326)

  谈点读书与写作的甘苦(329)

  第一声春雷(359)

  春天在招手——寄亲爱的日本战友们(361)

  访日观感(363)

  《夜车的汽笛》〔朝鲜〕元镇宽著(366)

  《寄清溪川》〔朝鲜〕朴散云著(370)

  《你虽然静立着》〔朝鲜〕郑文乡著(373)

  《临歧》〔尼泊尔〕西狄·恰赫兰著(377)

  《礼拜》〔尼泊尔〕克达尔·曼·维雅蒂特著(378)

  一场争夺下一代人的足球赛(380)

  致萧珊(4月3日)(384)

  宾客盈门的北京(385)

  咱们的五个孩子(387)

  《渔夫和北风》(北美印第安人民间故事)(402)

  歌颂吉隆滩(406)

  我们的心飞出睦南关(408)

  和日本儿童一起看《宝船》演出(410)

  中日人民友谊的火花——日本芭蕾舞《碉园祭》观后(414)

  《回忆录》〔印度〕泰戈尔著(417)

  毛泽东思想的胜利(584)

  《马亨德拉诗抄》

  〔尼泊尔〕马亨德拉·比尔·比拉克姆·沙阿著(586) 

  惊雷正在日本响起——评日本话剧团访华演出(607)

  浣溪沙——《竹子姑娘》观后(610)

  站起来吧,阿峰!(611)

  战友(613)

  写作经验琐谈(619)

  1972年“因为我们还年青”(644)

  1973年樱花和友谊(649)

  中日友谊源远流长(654)

  致赵清阁(1月4日)(660)

  致赵清阁(1月28日)(661)

  卖花声(662)

  致赵清阁(5月9日)(663)

  致赵朴初(9月3日)(665)

  毛主席的光辉永远引导我前进(666)

  致赵清阁(11月12日)(671)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的周总理(673)

  我们要永远向你学习(680)

  致赵清阁(1月18日)(683)

  乌兰托娅的话(684)

  我站在毛主席纪念堂前(689)

  致臧克家(5月19日)(694)

  致赵清阁(5月25日)(695)

  致臧克家(5月28日)(696)

  天安门,与毛主席的名字联在一起(697)

  记一件最难忘的事情(701)

  致巴金(10月29日)(712)

  瞻仰毛主席纪念堂——北京来信(713)

  对“文艺黑线专政”论的流毒不可低估(716)

  致巴金(12月10日)(717)

  从八宝山归来(719)

  一年级小学生的誓言(725)

  一个伟大人物的诞生——纪念敬爱的周总理八十周年诞辰(728)

  新诗发展的康庄大道——学习《毛主席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一封信》(732)

  致胡藉青(3月17日)(735)

  笔谈儿童文学(736)

  《小桔灯》新版后记(739)

  三寄小读者(通讯一)(741)

  三寄小读者(通讯二)(745)

  旧话重提(749)

  我也来谈谈时间(753)

  悼郭老(755)

  老舍和孩子们(760)

  “咱们的五个孩子”成长起来了(765)

  颂“一团火”(772)

  三寄小读者(通讯三)(783)

  致茹志鹃(7月27日)(787)

  致季尘(8月12日)(789)

  三寄小读者(通讯四)(790)

  怀念老舍先生(793)

  儿童读物出版工作的新长征开始了(796)

  

  《一九四九——一九七九儿童文学剧本选》序言(798) 

  追念振铎(806)

  三寄小读者(通讯五)(811)

  《月季花》序(815)

  十亿人民的心愿(819)

  中美友谊史上崭新的一页(822)

  三寄小读者(通讯六)(825)

  1962年

  花光和雪光从湛江回来,眼前总是萦绕着湛江的醉人的景色,平常所熟悉的北京窗前的一切,似乎都显得暗淡了。直到前几天一觉醒来,看见檐前光辉夺目,赶忙爬起凭窗一望,原来昨夜下了一场大雪!屋上地上厚厚软软地一白无际,几只寒雀在蒙着一层雪片的枯枝上啁啾上下;几个上学的、穿着红色蓝色“棉猴儿”的孩子,手里握着雪球在新扫出来的一条小道上,嚷着笑着地奔走追逐。琉璃世界之中,亭立在小山上的几棵白皮松,衬托着这几个跳动着的红蓝的小点,显得加倍地清新、庄严、活泼。一阵快乐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们祖国的冬天无论在地北天南,都是这样地可爱呵!

  我又神游于十天以前,我在湛江的寄居地点,那是湛江海滨招待所,光这“海滨”二字,就给人以一个醍醐灌顶的清凉的感觉!我的窗外是一丛小酒瓶那样粗的翠竹,翠得发墨。翠竹的旁边,就是几棵高与人齐的“一品红”,喜盈盈、红艳艳地开满了盘子大小的大红花;这后面是一行白玉兰树,叶子是浅绿色的;玉兰树的后面,又是一行相思树,叶子像眉毛一般,细长细长的,树梢开着黄色的小花;相思树的后面,是一行英雄的木麻黄树,这种树,值得我们大书特书,讴歌颂赞!论它的形象,真是刚健婀娜,有松柏之佼佼,又有杨柳之依依,它的直立的躯干,长针形的叶子,比柳坚强,比松柔媚,远远望去,郁郁葱葱地,总像笼罩着一身轻纱似的烟雾。这种树,还有一个最惹人怜爱之处,就是它爱海,越是把它栽在海滨,受着海风,沐着海涛,它越是长得快!湛江的人民,摸着了它的禀性,以农业合作化的威力在八百公里长的海岸上,密密层层地建立起木麻黄树的长城。这几千万棵树,就像并肩交臂、迎风欢笑的披着长发的姑娘,在海浪喧哗摇撼之中,聚沙垒石,与海争地 聪明勇敢的湛江人民会告诉你,这些树给千百年来受着海水风沙祸害的人们,带来了多大的幸福!

  话一说就远,我应该勒住我笔头的野马,谈一谈湛江的“花光”。在湛江,真是有花皆艳,无叶不香!除了一品红之外,那边的红花,品种多到不可胜数,湛江人把红花太看得贱了,单瓣的,双瓣的,垂着长蕊的, 只要是红色的,都笼统地回答你说:“没有什么特别名字,横竖是大红花呗!”那种司空见惯的自豪而又“无所谓”的神情,叫人又羡又妒!

  在那边,不但花香,叶子也是香的,香茅草长得遍地,还有什么香根、大叶桉、小叶桉 随便摘下一片叶子,在手心里揉一揉,都是清香扑鼻。多么饱满肥沃的地脉呵,十二年来,人民翻了身,地脉也解放了,它尽情地、涌流不息地从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上呈现发散出自己万千年来蕴积的艳色与浓香!

  湛江是红艳艳的,北京是白灿灿的,在这天南地北之间,游观居住的新中国人民,是无比的幸福的!我心里在这样地歌颂感谢着。

  (本篇最初发表于《北京晚报》1962年1月14日,后收入散文集《拾穗小札》。)记广州花市

  去年年底,我在广州时节,朋友们对我盛称花市的风光,一再敦劝我说:“你过了春节再回去吧,这里的花市是不可不逛的!”我虽然心动,但是我终于一九六一年的除夕,飞回北京来了,对于逛广州花市的计划,认为只好推到悠远的将来,想不到因有出国之便,在春节前又到了广州!

  在南下的飞机上,大家已经兴高采烈地谈着广州的花市。

  一到广州,那边来接的朋友,立刻就给我们提出逛花市的日程。最内行的人说,逛花市不要夜里去,固然是“花市灯如昼”,但是夜里人更多,见人不见花,要看花还是白天去好。

  这一天,就是农历大年夜的前一天,我们吃过午饭不久,就迫不及待地跑到越秀区的花市去了。

  我们发现那里是花山,也是人海。在鲜花和绿叶堆成的一座座山下,奔流着汹涌的人群,我们走入春天的最深处了。

  我们常爱说:“百花齐放”,但是在祖国的北方,百花是应着节序开的,就是在巧夺天工的温室里,也不能过于违背了自然的规律。在祖国的南方,天气基本上都像北方的春秋,因此百花就随着人的意愿而开放。在花市里高矗着一面红格的广告牌,上面标着花儿的名字和价格。什么桃花,牡丹花,菊花,桂花,水仙花,梅花 这都是我们常见的、平时决不“分庭抗礼”的花朵,今天却都挤在这里的花摊上,争妍斗艳地,显示着她们独特的风姿神韵,来征求爱好者的选评。

  此外还有许多在北方不常见的如吊钟花,墨兰花,以及我自己从未听过看过的色艳香浓的花朵,如同看到舞台上和文坛上新出现的演员和作家一样,先是突然的惊讶,又继以无边的喜悦!

  我们随着人流涌去,在温暖的阳光下,额上、背上都出了汗,我们一面脱下大衣,一面眼望着台上的缤纷灿烂的繁花,身子却随着人流转移。这时一个孩子向我怀里撞来,他穿着短袖的单衣,赤着脚,一只手里举着一枝鸡冠花,另一手牵着一个黄色的大气球,兴冲冲地只顾往前走。他抬头向我抱歉似的羞涩地微笑了一下,又钻进人群去了。我回头望了他一眼——也只能望一眼,后面的人又催涌上来了。鸡冠花,多么平凡的一种花,也许他手里只带着一两分钱吧,但是他已经买到了春天!我又回头望了一眼,我看见那朵黄色的气球,还在如海的春光和人流上飘荡着 

  这一天,我看见了花,也看见了人,但也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细看,比方说,我看见了许多从各地来的朋友,他们没有看见我,后来也有人说在花市里看见了我,但是我没有看到他..(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冰心全集第六卷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