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灯

作者:许地山

  萤是一种小甲虫。它的尾巴会发出青色的冷光,在夏夜的水边闪烁着,很可以启发人们的诗兴。它的别名和种类在中国典籍里很多,好象耀夜、景天、熠耀、丹良、丹鸟、夜光、照夜、宵烛、挟火、据火、炤燐、夜游女子、蚈、炤等等都是。种类和名目虽然多,我们在说话时只叫它做萤就够了。萤的发光是由于尾部薄皮底下有许多细胞被无数小气管缠绕着。细胞里头含有一种可燃的物质,有些科学家怀疑它是一种油类,当空气通过气管的时候,因氧化作用便发出光耀,不过它的成分是什么,和分泌的机关在那里,生物学家还没有考察出来,只知道那光与灯光不同,因为后者会发热,前者却是冷的。我们对于这种萤光,希望将来可以利用它。萤的脾气是不愿意与日月争光。白天固然不发光,就是月明之夜,它也不大喜欢显出它的本领。

  自然的萤光在中国或外国都被利用过,墨西哥海岸的居民从前为防海贼的袭掠,夜时宁愿用萤火也不敢点灯。美洲劳动人民在夜里要通过森林,每每把许多萤虫绑在脚趾上。古巴的妇人在夜会时,常爱用萤来做装饰,或系在衣服上,或做成花样戴在头上。我国晋朝的车胤,因为家贫,买不起灯油,也利用过萤光来读书。古时好奇的人也曾做过一种口袋叫做聚萤囊,把许多萤虫装在囊中,当做玩赏用的灯。不但是人类,连小裁缝鸟也会逮捕萤虫,用湿泥粘住它的翅膀安在巢里,为的是叫那囊状的重巢在夜间有灯。至于扑萤来玩或做买卖的,到处都有。有些地方,象日本,还有萤虫批发所,一到夏天就分发到都市去卖。隋炀帝有一次在景华宫,夜里把好几斛的萤虫同时放出才去游山,萤光照得满山发出很美丽的幽光。

  关于萤的故事很多。北美洲人的传说中有些说太古时候有一个美少年住在森林里,因为失恋便化成一只大萤飞上天去,成为现在的北极星。我国从前都以为萤是腐草所变的,其实萤的幼虫是住在水边的,所以池塘的四周在夏夜里常有萤火点缀着。岸边的树影如上点点的微光,我们想想,是多么优美呢!

  我们既经知道萤虫那样含有浓厚诗意,又是每年的夏夜在到处都可以看见的,现在让我说一段关于萤的故事罢。

  从前西方有一个康国,人民富庶,土地膏腴,因而时常被较贫乏的邻国羝原所侵略。康国在位的常喜王只有一个儿子,名叫难胜,很勇敢强健,容貌也非常的美,远看着他站在殿上就象一根玉柱立着一样。有一次,羝原人又来侵犯边境,难胜太子便请求父王给他一支兵,由他领出都门去抵御寇敌。常喜王因为爱他太甚,舍不得叫他上前敌,没有应许他。无耐难胜时刻地申请,常喜王就给他一个难题,说:“若是你必要上前敌去的话,除非是不用油和蜡,也不用火把,能够把那座灯台点亮了才可以。这是要试验你的智力,因为战争是不能单靠勇力的。”

  难胜随着父王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大堂当中安着一座很大很大的灯台,一丈多高,周围满布着小灯,各色各样的玻璃罩子罩在各盏灯上,就是不点也觉得它很美丽。父王指着给他看过之后,便垂着头到外殿去了。难胜走到灯台跟前,细细地观察它。原来那灯台是纯金打成的,台柱满镶上各样宝贝。因为受宝光的眩惑,使他不由得不用手去摩触那上头的各个宝饰。他触到一颗红宝的时候,忽然把柱上的一扇门打开了。这个使他很诧异,因为宫里的好东西太多了,那座灯台放在堂中从来也没人注意过,没人知道它的构造,甚至是在什么时代传下来的,连宫里最老的太监都不知道。国王舍不得用它,怕把它弄脏了,所以只当做一种奇物陈设着。那台柱的直径有三尺左右,台座能容一个人躺下还有很宽裕的空间。它支持着一千盏灯,想来是世间最大的灯台。难胜踏进台柱里去,门一关,正好把自己藏在里头。他蹲下去,躺在台座里,仰望着各色的小圆光从各种宝石透射进来,真是好看。他又理会座上铺着一层厚垫子,好象是预备给人睡的。他想这也许是宫里的一个临时避难所,外边有什么变故,国王尽可以避到这里头来。但是他父亲好象不知道有这个地方,不然,怎么一向没听见他说过,也没人见他开过这扇门,他胡思乱想了一阵,几乎忘了他父亲所要求于他的事情。过了一会,他才想回来。立刻站起,开了门,从原处跳出来。他把门关好,绕着灯台一面望,一面想着方才的问题。

  几天之后,战争的消息越发不利了。难胜却还想不出一个不用油蜡等物而可以把那座灯台点起来的方法。可是他心里生出一个别的计划。他想万一敌人攻到都城附近,父王难免领兵出去迎战,假如不幸城被攻破,宫里的宝物一定会被掠夺尽的。他虽然能战,争奈一个兵也没有,无论如何,是不成功;不如藏在灯台里头,若是那东西被搬到羝原去,他便可以找机会来报复。他想定了,便把干粮、水,和一切应备的用具及心爱的宝贝、兵器,都预先藏在灯台里头。

  果然不出所料,强寇竟破了都城,常喜王也阵亡了。全城到处起火,号哭和屠杀的惨声已送到宫里。太子立刻教他的学伴慧思自想方法逃避些时,他又告诉了他他的计策。难胜看见慧思走了,自己才从容地踏进灯台去。不到一顿饭的工夫,敌兵已进入王宫,到处搜掠东西。一群兵士走到灯台跟前,个个认定是金的,都争着要动手击毁,以为人人可以平分一份。幸而主帅来到,说:“这灯台是要献给大王的,不许毁坏。”大家才不敢动手,他教十几个兵士守着,当天把它搬上火车,载回本国去。

  “好美的灯台!”羝原国的王鸢眼看见元帅把战利品排在宝座前的时候这么说。他命人把它送到他最喜欢的玉华公主的寝室去。难胜躺在灯台里,听见这话,暗中叫屈,因为他原来是希望被放在国王的寝宫里,好乘机会杀了他的。但是他一声也不敢响,安然地被放在公主的房里。

  公主进来,叫宫女们都来看这新受赐的宝灯,人人看了都赞美一番。有一个宫女说:“这灯台来得正好,过两个月,不是公主的生日吗?我们可以把它点起来,请大王和王后来赏玩。”

  “这得用多少油呢?”另一个宫女这样问。她数着,忽然发觉了什么似地,嚷起来:“你看!这灯台是假的!”大家以为她有什么发见,都注视着她。她却说:“没有油盏,怎样点呢?”又一个说:“就使有油盏,一千盏灯,得多少人来点?”当下议论纷纷,毫无结果。玉华也被那上头的宝光眩惑住,不去注意点它的方法。

  夜深了,玉华睡在床上,宫女们也歇息去了。难胜轻轻地从灯台跳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刀,慢慢踱到公主的床边。在稀微的灯光底下,看见她躺着,直象对着一片被月光照耀的银渚。她胸前的一高一低,直象沙头的微浪在寒光底下荡漾着。他看呆了,因为世间从来没有比对着这样一个美人更能动人心情的事。他没想着那是仇人的女儿,反而发生了恋慕的情怀。他把刀放下,从身上取出一个小金盒,打开,在灯光底下用小刀轻轻地刻了几个字:“送给最可爱的公主。”刻完之后,合回去,轻微地放在公主的枕边。他不敢惊动公主,只守着她,到听见掌灯火的宫女的脚步声,才急忙地踏进灯台去。

  第二天早晨,公主醒来,摩着枕边底小金盒,就非常惊异。可是她不敢声张,心里怀疑是什么天神鬼怪之类。晚烟又上来了,公主回到寝室去。到第二一早晨,她在枕边又得到一个很宝贵的戒指。这样一连好些日子,什么手镯、足钏、耳环、臂缠种种女子喜欢的装饰品都莫名其妙地从枕头边得着了,而且比她在大典大节时候所用的还要好得多。原来康国的风俗,男女的装饰品没有多大的分别;他所赠与的,都是他日常所用的。

  公主倒好奇起来了,她立定主意要看看夜间那来送东西的人物。但是她常熟睡,候了好几夜都没看见。最后,她不告诉别人,自己用针把小指头刺伤,为的是教夜间因痛而睡不着。到夜静之后,果然看见灯台底中柱开了一扇门,从门里跳出一个美男子来。她象往时一样,睡在床上,两眼却微微地开着。那男子走近床边,正要把一颗明珠放在她枕边,她忽然坐起来,问:“你是谁?”

  难胜看见她起来,也不惊惶,从容地回答说:“我是你的俘虏。”

  “你是灯台精罢?”

  “我是人,是难胜太子。你呢?”

  “我名叫玉华。”

  么主也曾听人说过难胜太子的才干,一来心里早已羡慕,二来要探探究竟,于是下床把灯弄亮了,请他坐下。彼此相对着,便互相暗赞彼此的美丽。从此以后,每夜两人必聚谈些时,才各自睡去。从此以后,公主也命人每日多备些好吃的东西,放在房里。这样日子久了,就惹起宫女们的疑惑,她们想着公主的食粮忽然增加起来,而且据她说都是要在夜间睡了一会才起来吃的。不但如此,洗衣服的宫女也理会到常洗着奇怪的衣服,不是公主平日所穿的。她们大家都以为公主近来有点奇怪,大家都愿意轮流着伺察她在夜间的地动静。

  自从玉华与难胜亲热之后,公主便不许任何人在她睡后到她的卧室里,连掌灯的宫女也不教进去,她也不要灯光了。她住的宫廷是靠着一个池塘,在月明之夜,两人坐在窗边,看月光印在水里,玉簪和晚香玉的香气不时掠袭过来,更帮助了他们相爱的情。在众星历落的时分,就有无数的萤火象拿着灯的一群小仙人在树林中做闲逸的夜游。他俩每常从窗户跳出去,到水边坐下谈心。在幽静的夜间,彼此相对着,使他们感到天地间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的。

  宫女们轮流侦察的结果,使宫中遍传公主着了邪魔。有些说听见公主在池边和男子谈话,有些说看见一个人影走近灯台就不见了,但是公主一点也不知道大家的议论,她还是每夜与难胜相会,虽然所谈的几乎是一样的话,可是在他们彼此听来,就象唱着一阕百听不厌的妙歌,虽然唱了再唱,听过再听,也不觉得是陈腐。

  这事情教王后知道了,她怕公主被盘问不好意思,只教人把灯台移到大堂中间。公主很不愿意,但王后对她说:“你的生日快到了,留着那珍贵的灯台不点做什么?”

  “儿不愿意看见这灯台被弄脏了,除非妈妈能免掉用油蜡一类的东西,使全座灯台用过象没用一样,儿才愿意咧。”玉华公主这个意思当然是从难胜得着的。难胜父王把难题交给他,公主又同调地把它交给母后。可是她的母亲并不重视她的难题,只说:“要灯台不脏还不容易吗?难道我们没有夜明珠?我到你父亲的宝库里检出一千颗出来放在灯盏上不就成了吗?”她于是教人到库里去要,可是真正的夜明珠是不容易得到,司宝库的官吏就给王后出一个主意,教她还是把工匠召来,做上一千盏灯,说明不许用油和蜡。工匠得了这个难题便到处请教人家,至终给他打听出一个方法。

  他听见人说在北方很远的地方有个山坑,恒常地发出一种气体,那里的人不点油,不用蜡,只用那种气。他想这个很符合王后的要求,于是请求王后给他多些日子预备,把灯盏的大小量好,骑着千里马到那地方去。他看见当地的人们用猪膀胱来盛那种气体,便搜集了二千个,用好几天的功夫把它们充满了,才赶程回都城去。

  在预备着灯盏的时候,玉华老守着那座灯。甚至晚上也铺上一张行床在旁边。王后不愿意太拂她的意思,只令一个待女在她身边侍候。在侍女躺在床上的时候,她用一种安眠香轻轻地放在她鼻孔旁边,这样可以使她一觉睡到天明,玉华仍然可以和难胜在大堂的一个犄角的珠慢底下密谈。

  工匠回到都城,将每个猪膀胱都嵌在金球里,每个金球的上端露出一根小小的气管,远看直象一颗金橙子。管与球的连接处有个小掣可以拧动。那就是管制灯火大小的关键。好容易把一千个灯球做好了,把一千个猪膀胱装进去,其余一千个留着替换。

  玉华的生日到了。王与后为她开了很大的宴会,当夜把灯台上的一千盏灯点着了。果然一点油脏和煤炱都没有,而且照得满庭光亮无比。正在歌舞得高兴的时候,台柱里忽然跳出一个人,吓得贵宾们都各自躲藏起来,他们都以为是神怪出现。玉华也吓楞了,原..(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萤灯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