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十四行抒情诗

作者:白桦

  ■■岛国之秋

  降落在大贩

  故乡

   ——给中野良子

  箱根鸟笛

  伊豆的少女

  东京之夜

  银座酒吧里的维纳斯

  注:每个大标题上一行看不清楚,故未校,请对照原书补上。

  147页底“——”后的符号不能处理。

  168页:(饣畏),括号内是一个字,左右结构。

  ■■■■岛国之秋

  谁都有一根最动情的弦

  在你降生的时候就开始颤抖了。

  降落在大贩

  在这里我才意识到有海,

  有辽阔的隔膜和长久的疏远;

  那浪花,负载过沉重的仇恨,

  也负载过更为沉重的爱情。

  海成为一个无边的陷阱,

  昔日的木船鱼贯沉入海底。

  白色的长帆早已腐烂,

  黑色的故事还挂在桅杆上。

  岛上的风紧紧地拥抱着我,

  用喷着桂花清香的chún向我耳语:

  你是从云海上飘来的,

  一个陌生的疑问陪伴着你;

  当你在这个岛国上合起翅膀的时候,

  笑道欢迎你的将是一连串新的疑问。

   1986.10.18 大阪

  故乡

  ——给中野良子

  谁都有一根最动情的弦,

  在你降生的时候就开始颤抖了;

  你无论走到哪儿,有多么远,

  它都紧紧地牵着你的心。

  一首热情的悲歌,

  将和你同生共死。

  你迎风站在故乡的海滩上,

  我看见了你童年的梦幻,

  海潮掠夺了你一千座沙堆的楼阁,

  你却为一千零一次成功拍手大笑。

  生活比海潮要残酷一万倍,

  它曾对你进行一千零二次掠夺;

  你当然还会有一千零三次成功,

  但你再也不会有儿时浪花般的欢笑了……

  1986.10.21 常滑市

  箱根鸟笛

  披着芦之湖诗一般的秋色,

  箱根的卖笛人在呼唤我;

  木雕的鸟笛蹲在他的手上,

  高唱着《北国之春》。

  此刻,忽然从遥远的五十年前,

  飘来外婆慈祥的声音;

  她曾用生命的余烬温暖过我。她说:

  千万不要跟着卖笛儿的人走,

  他会把你拐到荒野把你杀死!

  好的!——我战战兢兢地答应过她。

  但我终生都不敢相信,

  能用竹管吹出歌儿的人会是凶手!

  于是,我象梦游者那样迎着笛声走去,

  身不由己地踏着歌儿的节拍……

   1986.10.23 沼津

  伊豆的少女

  多谢弯弯曲曲的山径,

  把你送到我的面前;

  傍着一丛丹红的枫叶,

  夕阳在皓齿间燃烧。

  何必如此多礼呢?!

  让一个长夜插入白昼。

  瀑布般的青丝奔流而下,

  遮住了花蕾般的微笑。

  一瞬之间能够称为长夜吗?

  可总共又有几个一瞬之间呢?!

  我必须和你匆匆错肩而过,

  不能在你身边稍稍停留;

  因为我怕你问起我,

  回答你的只能是异国的语言。

   1986.10.23 沼津

  东京之夜

  在这里,爱情不要果实,

  把姻缘交给十字街头的风;

  当青春如霓虹灯般盛开的时候,

  绝不吝惜色彩和光芒。

  在轻易抛掷的同时,

  也可以轻易得到。

  有了实实在在的一见钟情,

  何必虚无飘渺的百年重托。

  最真诚的相爱,

  是最真诚的忘却。

  没有庄严的相约也就没有痛苦的相思,

  自由自在的、自然的凋零。

  最后,默默地伫立在鲜艳的晚霞里,

  任每一片黄叶悄然飘落……

   1986.10.24 东京

  银座酒吧里的维纳斯

  女性最诱人的年华,

  在暗蓝色的灯影里闪光。

  玉色的胸、红色的酒同时奉献,

  但您切不可自作多情。

  圆润的肩头垂在你的脚下,

  连连的应诺,惶恐而轻柔;

  包括那醉上加醉的回眸一笑,

  全都是物物交换。

  在这里,她们是有价格的商品,

  一尊尊活动的维纳斯的塑像。

  她们的胸不再丰满的时候,

  才还原为有血有泪的人;

  她们才无可挽回地认识到;

  万吨黄金也铸不成一个女人的幸福。

   1986.10.25 东京

  ■■■■追赶我的道路

  我畏惧并仇恨面纱

  但万物都蒙着那层雾,我也不例外

  追赶我的道路

  道路紧紧地追赶着我,

  那蛇一样蜿蜒滑行的道路;

  我转身抓住它高高昂起的头,

  但我抖它不动,太重,

  只好立即放开它,快跑!

  在它的追逐下疲于奔命。

  我畏惧并仇恨面纱,

  但万物都蒙着那层雾,我也不例外,

  只有我的灵魂从细纱眼里漏出来,

  无声,无色,无影,无形,

  自由地俯瞰着人间,包括肉身的自我。

  道路正缠着山腰爬向喜玛拉雅雪峰,

  那些磕长头去西天朝圣的人们,

  在蓦然抬头时看到的竟是一个妖怪!

  

  1986.11.2 上海

  聿桦·怒潮

  ■■■■我们和你们

  没有,我们没有……

  我们在泪河上飘浮了两千多年。

  我们和你们

  从两千多年前就有了,

  我们和你们。

  汩罗江里的一条神鱼,

  从地狱的底层把我们驮出水面。

  我们,复活了的我们,

  和神鱼共用一根脊骨。

  目不转睛地仰面朝天,

  注视着亿万颗太阳的沉浮。

  此后,你们的眼泪,

  不断地补充着神州大地的江河;

  唯恐水浅浮不起那条神鱼,

  使我们气馁而沉沦。

  没有,我们没有……

  我们在泪河上飘浮了两千多年。

  没有,我们没有……

  我们在泪河上飘浮了两千多年。

  耳朵是闭不住的,

  即使把耳轮割掉。

  两千多年的孤独和寂寞,

  在无声的天地间追踪惊雷。

  暴雨是我们的嚎啕,

  闪电是我们的狂啸;

  五千里狂澜梳理着三千丈白发,

  激昂慷慨而悲歌!

  为了依恋这芬芳的土地,

  却陷身于永远的旋涡;

  这,就是我们,

  这,就是你们的我们。

  这,就是我们,

  这,就是你们的我们。

  每一场历史的潮汛期,

  浪花都要把我们高高地擎向蓝天;

  我们泣涕着悄声自语,

  我们沉醉着白日说梦;

  我们用幻想的丝织网,

  去打捞失落了五千年的希望。

  我们的儿童般的纯真,

  不正是来自你们的质朴吗?

  泪河里的涛声,

  是我们,也是你们的欢笑。

  不!压根就没有我们和你们,

  没有,没有,你们也是我们!

   1986.12.30 北京

  注:1986年12月30日,北京举行了一个空前绝后的晚会,由中国作家们登台表演,这个文学晚会的名字叫《我们和你们》,在北京体育馆举行。我在晚会上朗诵的就是这首诗。

  冬夜的歌

  难道一定要血流成河的时候,

  船才会浮动起来吗?

  山和溪

  威武的山峰压倒了夕阳,

  喝令众多的溪水止步;

  它高高仰起高贵的白头,

  摇着珠光闪闪的皇冠。

  天地间回旋着它的怒吼,

  草木传递着黑色的阴沉……

  溪水千回百转,叹息呻吟,

  泪珠和泪之间悬挂着漫长的疼痛。

  一片片深蓝色的忧郁,

  一汪汪浅灰色的悲哀。

  当太阳突然在血泊中重新挺立的时候,

  山峰惊骇万状地扭转身来;

  它看到和听到的是:

  永恒的江河的奔腾和欢笑。

  

  

   1986.12.31 上海

  暴风雪

  ——给b.y

  暴风雪咆哮万里,

  捶打每一块岩石,

  堵塞每一条江河,

  掀动每一片屋瓦;

  摇撼每一棵大树,

  拍击每一扇门窗;

  冲捶每一堵墙壁,

  围着古老的塔尖飞旋;

  撕碎所有桅杆上的帆缆,

  活埋一切生灵……为什么?

  它在焦燥地搜索共鸣,但……

  没有,哪怕是一声疼痛的喊叫。

  大地早已静静地睡了,子宫里

  正在孕育着一个胎儿。

   1987.1.15 上海

  ■■■■初春

  时间的岸远去了,并正在远去,

  爱挂在我的桅杆上,推动着我。

  歌

  繁星突然点燃了我的斗室,

  我在纯净的火焰中幸福地自焚;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

  小窗外有一小块春日的蓝天。

  曾经是何等的遥远,

  我在夜的底层,

  只能借助黑暗,

  去寻找本来就不在肋间的翅膀。

  只在地上捡到一根白天鹅的羽毛,

  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叹息;

  期望能积攒起一阵飓风,

  把我吹向你的目光所及的地方;

  当我成为灰烬的时候,我相信,

  你会用满天的烛光为我谱一支欢歌。

  1987.2.26 北京

  界

  你为我划定了一条疆界,

  一条低低地俯身在小河上的云带:

  猜不出它是在向哪一边游动,

  你说,此岸是喜欢,彼岸才是爱。

  当我踌躇不前的时候,

  它是一座rǔ白的狱墙;

  当我径直走过去的时候,

  它是一层透明的纱帷。

  无声的水的粉尘,

  只浸湿了我的眼珠;

  脚下原来是一条干涸的河床,

  在我为了泅渡而躶露的躯体面前,

  微笑着亭亭玉立的

  不就是你?!不就是爱吗?

   1987.3.4 上海

  帆

  时间的岸远去了,并正在远去,

  爱挂在我的桅杆上,推动着我;

  它是我的纯洁的帆,

  它是我的鲜明的旗。

  我会沉没吗?不!除非

  我的帆被风暴撕得粉碎,

  但我仍然会高举着对神的轻蔑,

  尽可能长久地指向蓝天,

  尽可能长久地露在水平之上,

  尽可能长久地保持着庄严的存在。

  我的旗帜并没有降落,

  它的每一块碎片都飞升天界;

  使白云有了魂魄,

  俯身向下,千姿百态地依恋着大地。

  1987.3.11 上海

  河

  目不转睛地盯着车窗外,

  我在寻找一只举着的一小手;

  每一个指头上的指纹我都熟悉,

  一幅幅水乡河网似的小巧图案。

  只有夹道相送的树向我招手,

  全都是还没长出叶片的枯枝。

  高楼群向我投来千百只白眼,

  然后都傲慢地转过身去。

  立交桥弓着腰把我抛往郊野,

  夕阳却留在我身后的闹市里……

  传递带急匆匆地把我塞进机舱,

  班机又出人意外的准点,唉!

  我只好把自己交给这条蛮横的河,

  盼望着有一天它会倒流……

  1987.3.14 上海

  梦

  我多想带你进入我的一个梦,

  一个我也没有见过的梦;

  因为它还在遥远的地平线之下,

  还在未来等待着我和你。

  如果我有幸和你同行,

  立即就会有一朵白云落在我们的脚下;

  即使由于亲吻而顾不上说出我们的目的,

  它也会按照我们的心愿托着我们飞腾。

  如果只是我自己,(但愿不是……)

  我的脚下将是一片沙漠,

  和一个象我一样寂寞的我的影子,

  每挪动一步我都得有十次回顾,

  永远惴惴不安地怀着一个期望,

  那就是你奇迹般地出现在我的身后,笑着。

  1987.3.15 上海

  话

  我终于被期待的牢狱开释了,

  并宣告我无罪;

  阳光立即为我铺了一条黄金路,

  通向你正在眺望的眼睛。

  只有我能看见,你的双手

  为我托着一个绿色的星空。

  你会补偿我失去的那些昼夜吗?

  爱的渴求如痛苦般永无止境。

  从躁动的热吻到死寂的化石,

  没有,绝没有满足。

  最后凝结在地层深处的,

  是一群紧紧拥抱着的亚当和夏娃;

  它的造型语言将依然是:

  此刻我正要对你说的那句话。

  

  

   1987.3.24 成都

  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白桦十四行抒情诗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