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糯米粥

作者:毕淑敏

  小蓉说:“我都要累零散了……”话还没完,就睡着了。没想到,眨眼功夫她一翻身,浑身的肌肉和关节就真的脱开了,好象有人把洋娃娃的缝线扯断了那样。

  小蓉的鼻子嘴巴胳膊腿的摊了一床,只有心脏和大脑还在正常工作,所以小蓉自己一点也不觉得痛苦,正在做一个飞翔的梦。但是眼睛耳朵什么的就惨了,象一堆旧零伴。而且长久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天一亮,小蓉就会发现她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什么也干不成了。

  “咱们想个法子把小蓉粘起来吧。”见多识广的眼睛说,它看过的书最多了,遇事比较有主意。

  一个声音答了腔:“那当然好了。我赞成赶快把小蓉修好。”原来是趴在一旁的左耳朵在说话,它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下垂的耳朵根那儿比较软,这也是有福的象征呢。

  “但是到哪里去粘呢?修车铺早就关了门。”鼻子瓮声瓮气地插话。

  大家吃了一惊,远处的脚站起来问:“为什么要到修车铺去呢?”这也是大家莫名其妙的问题。

  鼻子耸了耸说:“只有修车铺才有胶水啊,破了的自行车带都在那里粘得结结实实。要不我们到哪里找胶水,把自己重新固定在小蓉身上?”

  大家觉得这个鼻子看起来窝窝囊囊,思维还挺敏捷。心想这也许和它经历比较多有关。当人们夸奖一个人的时候,就说他的见闻广,“闻”不就是鼻子的功能吗!

  “哼!百闻不如一见。”眼睛不服气地想。

  大家虽然觉得用粘车带的胶水,把自家重新固定在小蓉身上,是一件不很雅观的事情,但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手扳着一个个指头说:“离天亮的时间只有6个小时,我们要赶快找到把小蓉粘起来的胶水。马上行动吧!”

  红嘴chún说:“小孩的睡眠不是要保持8个小时以上吗?我记得小蓉刚刚睡着,怎么就过了2个小时了?手啊,你腕子上的表是不是不准?”

  手摆一摆说:“你一天吃完了饭就不管别的事,小蓉每天的睡眠根本就不足8小时,她要干的事大多了。好了,我们先不说这个问题了,找胶水的事大。”

  “可是,除了车铺,哪里还有胶水啊?”鼻子发了愁,鼻梁上方出现了两行小小的皱纹。

  眼睛不慌不忙地反问。”除了修车铺,就再没地方有胶水了吗?修车铺的胶水又是从哪里来的?大家要动脑筋想一想,不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大脑躺在枕头上说:“先到日用杂品店去找胶水,车铺的胶水就是从那里买到的。我只能给你们这一个答案,剩下的难题就要你们自己解决了。我和心脏留在家里等你们胜利归来。”

  心脏使劲地跳了两下,表示自己的心情和大脑是一样的。

  于是寻找胶水的队伍就要出发了。

  计有:

  眼睛1只(两只眼睛争执了一会儿,它们都抢着去,但总要留下一只看家啊。大脑最后决定右眼睛去,因为人们在瞄准的时候,总是眯起左眼,瞪大右眼。这说明右眼的精神更集中一些。)

  左耳1只,(人们在倾听远方声音的时候,总是爱把手拢在左耳壳上,说明左耳更细心。)

  鼻子1个。它的身体不大好,有些伤风。但它很勇敢地表示只要多戴上几条手绢,就没有什么困难能吓倒它。

  右手1只。理由就不必说了。

  左脚1只。右脚虽说在理论比左脚更强壮有力,但大脑认为左脚也很棒,比如人在跳远的一刹那,腾起的是右脚,但力量是来自左脚对地面的最后一蹬。参加艰苦的工作,甘当无名英雄也是很重要的。

  还有噘起来的红嘴chún也跟着去。本来大家说它就不必去了,但红嘴chún为了争口气,证明自己除了会吃饭以外还有别的用处,一定要去,大家就带上它。

  一行队伍刚出了房门,突然从后面赶上来一个黑黑的影子,大叫着:“等一等我……”

  大家觉得它很陌生,软囊囊的象个布袋子,就问:“你是谁啊?”

  “我是你们的邻居啊。”袋子说。

  “可是我们都不认识你啊。”大家一齐说。

  “我是小蓉的胃。刚才红嘴chún一动,把我也给吵醒了。我也要为把小蓉粘起来尽一份心力。”胃很诚恳地说。

  眼睛眯成一条缝说:“你这么软沓沓的,能做什么呢?要是得了胃炎,我们到哪里给你找葯去?”

  胃说:“我随身带着很多袋子,可以装东西。还带着钱包,胃葯。我不会拖累你们的。”

  大家就都为胃说好话,眼睛眨了眨说:“那就一块走吧。”

  深夜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清冷的夜风吹过来,红嘴chún冻得发白,大家关切地问它冷不冷,它哆嗦着说:“不冷。”左腿看到了,就招呼大家都坐到它的背上。一条腿在街上坚定地走着,不久就到了一家商店。

  商店里亮着微弱的灯光,守夜的老爷爷正在抽烟。手指开始敲门,老爷爷说:“谁啊?要买什么东西明天来吧。夜里是不卖东西的。”

  红嘴chún就说:“老爷爷,您开开门吧。我们要买一点胶水,这关系到救一个人的命呢!”

  老爷爷听声音是个小姑娘,就开了门,嘟嚷着说:“真新鲜,我在日用杂品商店看了一辈子的大门,从来不知道这里的卖的东西还同救命有关。”

  左脚带着大家走进去,说明是要那种粘胶皮带的胶水。老爷爷把胶水给了它们,鼻子不放心地问:“老爷爷,这胶水的质量有保证吗?”

  老爷爷说:“这种胶水粘的东西结实极了。以前作过一个试验,用胶水把一枚金币贴到墙上,然后让大家随便用手去抠。谁要是把金币取下来了,金币就归他了。可是直到今天,也没人有幸得到这枚金币。”

  大家就高兴地欢呼起来,说:“小蓉有救了。”胃撑开随身带的口袋,预备把胶水带回家。

  老爷爷看看大家快乐的样子,说:“我刚开始还以为你们说的救人的话,是骗我这个老头子。没想到真的和人有关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讲结我老头子听听。”

  大家就七嘴八舌地把小蓉的事告诉老爷爷。老爷爷听完后,白白的眉毛皱起来,说:“这种胶水好是好,粘人是不行的。人是肉长的,车带是橡胶的,不是一码事。”

  大家急了,说:“那可怎么办?”

  老爷爷想了半天说:“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也没遇到过这种难题。我想,你们到中葯店去看看,那是给人治病的地方,办法会多一些。”

  大家谢过了老爷爷,又走在空荡荡的马路上,为了赶时间,左腿背着大家,干脆跑了起来,鞋底把路面敲得咚咚直响。

  好在中葯店不远,一会儿就到了。手指就开始敲门、敲得关节都变白了,店里还是一点声响也没有。右手想还是用的劲太小了,就攥摸成拳头,预备砸一通。左耳急忙拦住它,说:“让我仔细听一听,到底有没有人?”

  耳朵趴在门板上,象个侦察兵似的,听了又听。大家屏住气,不敢发出丝毫声响。过了一会儿,左耳失望地说:“右手你不必白费劲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大家在黑暗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它们的事连一点进展也没有,甚至比刚出家门的时候还坏。那时还怀有希望,以为只要找到了胶水就有了办法,现在连自己要我的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了。

  眼珠朝四周转了一圈,有了主意。它说:“门是叫不开了,我看到那边有一个排水沟,我们分头钻进去。”

  大家一听,都说这里一个好办法。平时大家都呆在小蓉身上,以为自己和小蓉的身体一样大。其实现在大家部分散成一部分,眼睛鼻子嘴chún很容易就通过了排水沟,手的麻烦稍微大一些,握成小拳头也捅进去了。就属腿最粗了,只好留在外面。大家原以为胃也挤不过去的,没想到看起来庞大的胃,把自己缩成一条,好象空气球皮的样子,居然比鼻子还顺利地钻进中葯房。

  一进到装满葯柜的库房,鼻子就狠狠地抽动起来。红chún说:“你是不是要打喷嚏?给你手绢。”

  鼻子说:“我再也不需要手绢了,我的病已经好了。你们没有闻到这空气中多么浓郁的葯香吗?”

  眼睛不耐烦地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不说赶快找能当胶水的葯,老惦记着自己的那点事。快找。”

  鼻子不服气地说:“我是在分辨葯的种类。现在我已经闻出这间房子的葯柜里,储存着几百种葯材。”

  眼睛说:“那你说哪种葯材能把人粘起来?”

  鼻子一下子矮了下去,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趴在一旁的耳朵说:“我以前听人说过有一味葯叫做补骨脂,你们说是不是象能治这种病的?”

  大家嘟嚷着补骨脂的名字,觉得比黄连甘草之类的名字是象得多,就分头在葯铺里找开了。

  高大的葯柜子在夜里显得黑黝黝的,好象一堵城墙。无数吊着铜环的小抽屉,关得紧紧的,一股股不同的葯气从抽屉缝里钻出来,呛得人只想打喷嚏。每个抽屉的小门上贴着一张小纸条,上面用墨笔写着中葯的名称。在阴暗的光线下,那些字象小青蛙,挤在一处分不清。

  眼睛凑过去,睫毛都蹭到木纹上了,才勉强看得清楚。它过一会儿就得请手给自己揉一揉,要不眼泪都流出来了。

  眼睛一行行一排排地看过去:“枸妃……当归……生地……补骨脂……”哎呀呀,一直看到第5个柜子第6行第3个小抽屉,才算找到这宝贵的补骨脂。

  当右手扯着抽屉上的小铜环,拉开抽斗的时候,大家都憋住气,不知道将看到什么样的灵丹妙葯。

  好失望啊!抽屉里是一些干燥的草子,黑不溜秋的,象是一些没长饱满的豆子。它伸了一个懒腰,说:“这是谁呀?半夜三更的!有什么事等到明天早上说不是一样的吗!”

  红嘴chún一撇说:“那可不一样!救人如救火,”

  抽屉里的补骨脂扑嗤一声笑了,说:“我可不用你来教训我!这是什么地方?是葯铺。我知道人命关天。”

  红嘴chún说:“我们要给一个孩子治病……”

  补骨脂说:“知道知道!请我去的多半是给孩子们治病,我一看你们这个样子就明白了……”

  大家知道自己找对了人,就十分高兴。忙说:“那就请您赶紧跟我们一道走吧。”

  补骨脂不慌不忙地说:“急什么?那么长时间都熬过去了,也不在这一天两天的啊。总得等天亮了,同老板说一声………

  大家听得莫名其妙,鼻于的伤风好了以后,恢复了敏感,说:“您是治什么病的啊?补骨脂大哥?”

  补骨脂说:“我是专治小儿遗尿症的啊。”

  大家一时没听明白,补骨脂就给大家解释:“就是治小孩尿床。”

  大家哭笑不得,小蓉是个漂亮聪明的小姑娘,从来没有尿床的毛病。七嘴八舌地又把小蓉的情况说了一遍,补骨脂这才知道自己搞错了。“可惜我治不了这个毛病,没法把自己熬成胶,把你们的小蓉恢复原样。”补骨脂抱歉地说。

  大家灰心极了,共同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再到哪里去找葯。

  突然从抽屉缝里传来咳嗽声:“是谁这么难过啊?你们的叹气把我的胡子都吹到天上去了。”

  补骨脂说:“你们也不小声些,看,把我的爷爷吵醒了。”

  从抽屉的最里面蹦出来一粒老补骨脂,它的身上挂着草丝在轻轻飘动,这大概就是它的胡子了。

  “我爷爷在这个葯店好多年了。每次抓葯的时候,因为它卡在抽屉缝里,都被留下来了。它是这里的老祖宗,你们请教它老人家吧。”补骨脂大哥说。

  补骨脂爷爷听了大伙的话,说:“你们知道补骨脂还有一个名字叫什么吗?”

  大家心想,连补骨脂这个名字还是今天晚上第一次知道,谁还晓得有更神秘的名字?就一齐摇摇头。

  补骨脂爷爷说:“我们还有另一个名字,叫——破故纸,就是说,稀奇古怪的旧故事,我们都知道。你们说的小孩得的这种怪病,以前也发生过。那时孩子们要学八股文,背很多古书。孩于们累坏了,一下子就零散了……”

  大家听得寂静无声,红嘴chún张成了一个“o”,耳朵竖成一个巨大的惊叹号,鼻子尖因为激动冒出了汗珠,右手摸成了拳头。胃莫名其妙地疼了起来,为了不影响大家,胃赶紧吞了一片胃葯。只有眼睛还比较镇静,它若有所思地说:“那时的人们是怎么救孩子们呢?”

  补骨脂老爷爷说:“赶快跑回家,用雪花糯米熬一锅粥,给孩子们灌下去。糯米汤就会把孩子的骨头缝粘起来。只要以后不再累着孩子们,他们的骨头就不会散开了。”

  “噢!”大家恍然大悟。

  胃捂着自己的心口说:“我倒是装过好多粥的,比如皮蛋瘦肉粥、莲子银耳粥、人参燕窝粥、百果八宝粥……糯米也盛过许多种,比如紫糕米、香糯米、丝苗糯米、鸭血糯米……只是没见过您说的这种雪花糯米。我们到哪里去找啊?找来了米,熬粥的时候还有什么特殊的讲究没有?”

  补骨脂爷爷持持它的长胡子说:“雪花糯米就是普通的糯米加上雪花就行了,熬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煮得又浓又黏就成了。”

  大家牢牢地记在心里,就要告辞出来,红嘴chún突然说:“糯米倒是好找,可现在已经是春天了,要是天上不下雪,我们到哪里找雪花呢?”

  补骨脂爷爷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的爷爷也没告诉我啊。”

  见多识广的眼睛不放心地问:“老爷爷,您没有记错吧?平常喝的糯米粥,怎么能把人的骨头缝粘得结实呢?会不会人一使劲的时候就开了?”

  大家觉得眼睛对老爷爷有些不尊敬,但这个问题的确是很重要的,就等着听下文。

  没想到老爷爷并没有生气。它清了清嗓子说:“你们知道长城的那些砖,历经千年而不塌,是用什么勾的砖缝吗?”

  “当然是水泥啦!”红嘴chún刚说完,自己就不好意思了。那个时候,哪里有水泥啊!

  大家急着听补骨脂老爷爷的答案,没人顾得上笑话红嘴chún。

  老爷爷说:“粘长城的砖缝,用的就是雪花糯米粥啊。你们想,能粘得了抵御强敌的长城,难道还粘不了你们的骨头吗?”

  大家总算放了心,谢过了补骨脂老爷爷和补骨脂大哥,重新钻过小洞。鼻子由于太性急了,鼻尖上蹭了一团黑。

  “嗨!你们怎么这么慢?等得我急死了!”一直呆在外面的左腿说。

  大家边走边把补骨脂老爷爷的话转告它。左腿发愁地说:“糯米倒是好找,只是这雪花……天气已经这样暖和了,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下雪的纪录啊。”

  正说着,鼻尖突然觉得一凉。紧接着,一滴小小的水珠落了下来。它赶忙去看别人,见到鲜艳的红嘴chún上悬挂着一片银亮的东西。

  “啊呀!下雪啦!”红嘴chún大叫起来。

  眼睛说:“你真是想下雪想疯了……”但它的话没说完,就感到睫毛上蒙了一小片云彩,天地间变得白茫茫。

  下雪了!真的是下雪了!

  无数小雪花穿着白裙子,从九天之上翩翩飞下。一边飞一边说:“我们也愿意帮小蓉,快把我们收集起来,就可以熬出雪花糯米粥了。”

  大家正不知怎样才能把小雪花保存好,胃说:“看我的吧。”它象一个又轻又软的大布袋子,张在天地之间,把雪花藏了进去。

  左腿背着大家往回跑,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气喘吁吁地回到了家,大脑忙问它们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大家点点头,忙着熬粥。

  雪把雪花倾倒在小锅里,双手把糯米洗净加进去。炉火熊熊地燃烧起来,把大伙都映得红彤彤。

  很快,雪花糯米粥就熬好了,比最名牌的胶水还要黏。手把粥锅端到小蓉床头的小柜上,然后大家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大脑说:“一会儿,小蓉喝了粥,就成为原来的她了。我们就不再是现在的模样了,大家有什么告别的话吗?”

  右眼说:“我的脾气不大好,可能有得罪了大家的地方,请多多原谅啊。”

  鼻子说:“我的感冒,不知是不是传染了大家?要吃点葯预防。”

  红嘴chún说:“以后再见到大家的时候,我一定会变得更漂亮。你们可不要装作不认识我啊!”

  左腿憨厚地说:“真想再驮大家走一次。”

  左耳说:“我听到小蓉的妈妈好象醒了。我们可要快些!”

  只有胃什么话也没说。它是很想说点什么的,可是刚才包裹着雪花,把它冻得够呛,直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呢。它想自己一说话,一定是结结巴巴的,别扫了大家的兴,就沉默着。

  大家互相道了别,就安安静静地回到自己的位置,躺得平平整整。

  这时,以至在熟睡中的小蓉,象梦游似的突然坐起身,端起床前小柜上的粥锅,说了声:“好香啊!”一仰头,就把雪花糯米粥喝了下去,然后又睡着了。

  雪花糯米粥在小蓉体内均匀地运行着,好象一股暖流。凡是它流过的地方,散开来的骨缝就弥合了。零散的小蓉又变成一个完整的娃娃了。

  眼睛、鼻子、红嘴chún什么的,都很高兴。可是它们没法表达自己的意思了。只有轻轻地晃动。

  早上起来的时候,小蓉感觉自己的精神比昨天晚上好得多了。她看到小柜上的锅,很奇怪。但她想,一定是妈妈昨晚上喂过她饭,忘记刷锅了。小蓉就不声不响地把锅刷好了,放在原处。

  妈妈看到小蓉,说:“大早上起来,鼻子就碰了一块黑!还不赶快洗干净?”

  小蓉照了照镜子,鼻尖上真是有一片黑。记得昨天是洗得干干净净睡下的啊。她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好用香皂使劲搓鼻子。

  以后的日子好象和以前的日子一样,一天天地过去。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当妈妈给小蓉布置大多的额外作业时,听话的小蓉皱着眉头,并不说什么。但是妈妈会突然听到小蓉的身体里发出一个声音:“您知道吗,小孩子的骨头缝是糯米粥粘起来的啊!”

  妈妈就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把作业减去了一半。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雪花糯米粥》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毕淑敏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毕淑敏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