谬论结构

作者:池莉

  世间万事万物,凡立得住站得稳的,无不是结构得好。大处看如天与地,如太阳与月亮;小处看如鱼与水,如针与线,如琴与弦。试想若没有高山,哪来江海;没有草原,哪来骏马。绿树虽好,却不免单调,于是天又生出鲜花,用红花配绿叶。红花绿叶虽好,却只有意态,没有音响,于是天又生出鸟儿。绿叶摇曳鲜花畔,鸟儿啼唱树林间,这岂不是结构得好。男女自然也是结构。

  这里不谈爱情,只谈结构。爱情是结构上长的草。结构一散,爱情便不复存在了。世上有一种人,叫做文人,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只知爱情,不知结构。被男女性慾所迷惑,编写出许多惊心动魄的爱情故事。如月下私奔,跳墙幽会,十八相送,以死殉情等。害得许多少男少女一见钟情,两天三天便山盟海誓,结果犯下错误。我所说错误是指结构上的错误。

  不指别的。什么叫做结构错误?就是说这一对男女根本不相宜,结婚成家后日子过不下去,甚至两人天敌一般,相互残害。

  不知人们可否主意?大凡这类爱情故事,只写婚嫁前,不写婚嫁后。若有读者极想知道男女婚后生活,文人答曰: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或者说婚姻是只笼子。或者说婚姻好比围城,城内的想出来,城外的想进去。这么说便是婚姻这东西不好了,但又怕有人穷究;不好你怎么结婚?所以也没人直截了当说婚姻如何不好,全是用些比喻让你想象。弄得现在的人凡面临结婚头脑里就会升起一个问号:结还是不结?结了有爱情还是没爱情?夫妻吵架本是正常事,爱情之说把正常的chún齿相磕引向了歧途。男与女吵,女便认为男人不再爱自己;女与男吵,男便认为女人的心秋天的云,易变得很,准是变了心,动不动就闹离婚。离了婚长久一个人过生活还是不行,又去想办法结婚。有悲愤者被爱情婚姻困扰折磨得痛不慾生,只好仰面问苍天,未语泪先流。可见感情用事,只看皮毛,不看实质是多么地害人。

  婚姻的实质是结构。结构的好坏与否全靠男女双方。一个女人,无论你爱得多么热情忘我,你在新婚的第二天早上千万别抢着折叠被子整理床铺。为什么?这里头有一微妙处,你首次做了,必定大受丈夫赞许,你便忍不住第三天又抢着做,丈夫惊叹你的贤惠,第四天你必定也抢着做。接下来就习惯了,丈夫不注意你你也做。这工作自然就分配与你了。板块结构形成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忽然某一天你发现你身体有恙或者孩子拖累顾不及整床叠被,丈夫便不高兴了。他若天天在这时候有喝杯热茶吃早点的习惯,你让他去整床叠被,他肯定会震惊甚至震怒得摔掉茶杯。

  有一姑娘,喜欢人在背上挠痒。谈恋爱时小伙子能求得在姑娘躶背上挠痒的机会,那简直乐坏了。新婚之夜,小伙子主动为妻挠痒,这次无须提心吊胆,于是痛快酣畅地挠了一通。从此,妻子夜夜必须挠痒。后来日子一长,丈夫实在坚持不下去。妻就哭泣继而吵闹,认定丈夫与她的爱情死亡了。

  结构一旦形成,谁要动一动准发生地震。

  女人,你切不可太主动。在新婚燕尔之时,凡家务事,要与丈夫一同商量一同做。男人也切不可娇纵新娘,恋爱时挠背,新婚之夜哪能挠背?

  婚姻结构酷似榫卯结构。一男一女两个人原本混沌未开之身。结婚之始,男好比榫,女好比卯,榫卯若要契合得当则双方都不可太过。彼此都须互让三分,渐渐由陌生到熟悉,通过细细微微的摩擦达到榫卯稳固的结合。如果榫大于卯或者卯大于榫,婚姻必然破裂,哪怕当初恋爱时双方恨不能化作一个人。

  我这一番谬记想必会遭爱情至上者的强烈反对。有人说他可以只要爱情而不结婚。那么我索性说句更荒谬的话:除非一个人不正常,正常男女谁也逃不出结构。你可以不结婚,但不可能不与人形成结构。结婚是一种公认的合理结构,除此还有许多其它形式的不受公认的结构。一个成年人,没有结构,必然会垮掉。一阳一阴,互生互补,榫卯相接,这是天大的道理。这也就是人类婚姻的根本之所在。男女之间最最要紧的当然应该是平等互敬,相依为命。男人懂得男人该干什么,女人懂得尽女人之本分。这样,婚姻岂能还被人误说为坟墓、笼子和围城?

  爱情这东西也是有的。它像春天的花,夏天的雨,雨后的虹,孩子的游戏。它可以是婚姻的基础和台阶,也可以不是。爱情放在别的文章里再谈。对于婚姻来说,最好只谈结构,不谈爱情。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谬论结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池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池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