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读池莉

作者:池莉

  池莉的作品,于我始终是一个尘封的盒子,未曾动过心思打开来想端详一下。文坛一代代新人辈出,如潮水般,喧哗热闹一阵后大多归于沉寂了,然而池莉依旧如从前,固然掀不起惊涛骇浪,但每一次拍打岸边的冲击都在人心中留下一阵回响。而此时的我已被五光十色琳琅满目的图书和变化多端的出版市场弄得头晕目眩,在这种情况下找来一套池莉文集,希望从中捕捞一些编辑的灵感。

  没想到不看则已,一看却慾罢不忍。池莉的小说好读,一点都不累人。在池莉的笔下,平平淡淡的语调,浅显易懂的文字所讲述的平平常常的人物实实在在的人生故事,于读者,就像主妇菜篮子里躺着的青菜萝卜一样,见得太多也就无甚惊奇,但却时常能撩拨起一种会心的微笑。

  成名作《烦恼人生》,虽说是一篇虚构的小说,但更像一部新闻纪实短片,长长的镜头聚焦于工人一天的生活。从百般不情愿地离开暖融融的被窝写起,煮牛奶,排队如厕,哄儿子起床穿衣,三步并二步地挤公共汽车赶早班轮渡吃早点,上班午休下班做晚饭,琐琐碎碎地写来,道出了我们这个社会一个微不足道的普通工人过日子的辛苦与无奈。《不谈爱情》是继《烦恼人生》后推出的另一部力作。小说题目便起得很能抓住人,不谈爱情这又是为什么,这个疑问牵引着你走进作家所编织的故事情节中。出身知识名门的年轻医生与从花楼巷平民小户走出来的书店小姐邂逅相识相爱,充满了生命花季的浪漫,而其中被家庭干扰的毅然结合更是见证了爱情的真谛。然而即便这样的情感也渐渐为婚后日子的平淡琐碎所慢慢稀释冲淡,于是有了不满,失望,争吵,终于一件小事,因为彼此的不妥协漾开而化成了离婚的轩然大波。正当两人像齿轮咬合互不相让之际,出国名额之争不仅奇迹般地化干戈为玉帛,让二人和好如初,而且一向端着知识分子架子的公公婆婆居然不惜放下自己的清高登门拜访素不来往的亲家。在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结局背后,见出缁珠必较的世俗功利的权衡盘算和精明。不谈爱情,在此时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投降,更是一份无奈。《太阳出世》真似一则初为人母的主妇手记,生儿育儿养儿的酸甜苦辣一古脑全泼洒在纸上,真真切切。《赵保刚和钱大林》如两幅人物素描,个性化的行为方式典型细节的简笔勾勒,活脱脱画出了人物的灵魂和性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

  在我看来,池莉生来注定是要当作家的,她对生活有着敏锐的观察力,悟性很高,而且在表达上具有一种天赋。尤为难得的是其生活和创作心态朴实平和,不浮躁,不虚夸,她从不讳言写作只是一种谋生的职业,即使在盛名之下也一如既往,坦然告白自己就是一个普通市民,创作本身就是将身边发生的故事写出来给大家看,所以在池莉的作品中,没有故弄玄虚的情节,莫名其妙晦涩难懂的话语,更不玩华而不实的写作技巧。当然,作为作家,池莉不可能不讲创作的艺术,但一切都服从于作品的本身,藏而不露,熨贴自然。这是池莉的追求,也形成了其独特的平民创作风格。正因如此,池莉的作品才受到了普通读者的喜爱。

  近年来,池莉的创作虽然沿袭以往,贴近百姓生活,但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和创作的积淀,作家不再更多期冀借助作品来探讨某一问题,而只是尽可能展示生活的多姿多彩。常常由一人带出他人,一事牵出另一档事,人物多了,描写的事情复杂了,作品也变得热闹了。《来来往往》以主人公的情感遭遇为中心,构筑了一方人生的舞台。恋人,妻子,冤家的角色转换,将一对在70年代这个特定的时代背景中恋爱结婚的夫妇的情感故事演绎得酣畅尽致,然而又丝丝缝缝地与人物的思想变化以及时代潮流的更迭同步。美丽妖冶的林珠,青春率真的时雨篷的相继出场,使得男主人公的婚外情一波接着一波而给全剧带来了缤纷的色彩,但不管有过怎样的浪漫,怎样的新鲜,都如过眼烟云,来了又去了,又如美味佳肴,食久了也木了,一切都已化为人生的体验。人生如何,爱情又是什么,谁解其味,来来往往的人和事才是我们芸芸众生可触可感的真实存在。《小姐,您早》情节扣人心弦,面对变心的丈夫,思想观念传统本分的妻子,在经受了精神上的重创后,与丈夫派来的助手共谋了一个报复计划,觅得一位美妙性感的女郎,以其为诱饵致使丈夫上当,最终弄得身败名裂人财两空。新近推出的长篇小说《口红》,其主人公一生经历坎坷,但无论是生活遭遇还是情感故事,都散发出让我们熟悉的气味,浓缩了许多人的命运。

  不难看出,在驾驭作品题材和人物上,池莉无疑更为得心应手,更游刃有余了,这自然是一件好事,但也潜存着负面影响。如果作家将生活中的人和事顺手捡来随便揉和到一起,不经认真过滤和思索的话,将使作品流于浅俗,止步不前。池莉是聪明的,很能踩准时代的节奏,所以我们希望她的作品在受到人们欢迎的同时亦能经得起时间的咀嚼,更给人带来有益的启示。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闲读池莉》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池莉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池莉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