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站

作者:高行健

  无场次多声部生活抒情喜剧
  人物
  沉默的人中年人
  大爷 六十多岁
  姑娘 二十八岁
  愣小子 十九岁
  戴眼镜的 三十岁
  做母亲的 四十岁
  师 傅 四十五岁
  马主任 五十岁
  (人物的年龄均为出场时的年龄)
  地点
  城郊一公共汽车站
  [舞台中央竖着一块公共汽车站的站牌子。由于长年风吹雨打,站牌子上的字迹已经看不清楚了。站牌子的旁边有一段铁栏杆,等车的乘客在栏杆内排队。铁栏杆呈十字形,东西南北各端的长短不一,有种象征的意味,表示的也许是一个十字路口,也许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个交叉点或是各个人物生命途中的站。人物可以从舞台的各个方向上场。
  [沉默的人挎着个提包上,站住等车。大爷空手上
  大 爷 车刚过?
  [沉默的人点点头。
  大 爷 您进城去?
  [沉默的人点头。
  大 爷 这礼拜六下午进城就得赶早,等下了班再来赶车,且挤不上去呢。
  [沉默的人微笑。
  大 爷 (回头望)还没影儿呢。这礼拜六下午,大家伙都要进城,车还就越少。您要迟走一步,赶上那“高峰”,什么词儿!大伙都下班了,那节骨眼上,您就瞧那热闹吧,都生疖子硬挤,可您还得有那劲儿呀。象咱这年纪的,没门儿!咱总算赶在前面了,那提前下班走人的主儿还没动窝呢!咱午觉都没敢睡。(松了口气,打个哈欠)要不是今儿晚上城里有事,非去不可,咱说什么也不凑这“高峰”。(掏出香烟)您抽烟不?(沉默的人摇摇头)不抽烟的好。花钱得气管炎不说,想抽点好的还真买不着。一说来了“大前门”,得,那队就排到马路上来了,还拐几个弯儿。一个人限购两盒。您眼看排到了,售货员一掉脸,走了。您再问,答理都不答理你。这就叫“为顾客服务”?装装门面!那“大前门”其实都从大后门走啦!就跟这坐车一样,您这不是规规矩矩排着队,他一出溜,前面去了,朝司机一招手,前门开了。人家是“关系户”,哼,尽这词儿。等您赶过去,它扑哧又关上了。这就叫“为乘客服务”,您还不干瞪眼?谁都看着,就是没治!(朝台侧一望)得,来人了,您头里站着,我排您后面,待会儿车一来,就乱套了,谁力气大,谁抢先占座儿,就这风气!
  [沉默的人 微笑。
  [姑娘拿着个小钱包上,在离他们稍远一点的地方站住。
  [愣小子上,一跃坐到铁栏杆上,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过滤嘴香烟,用气体打火机点着。
  大 爷 (向沉默的人)您看,我说吧,就这风气!
  [沉默的人用手指敲打着铁栏杆,表示认可。
  愣小子 等多久了?
  [大爷装没听见。
  愣小子 得多少时间一班车?
  大 爷 (没好气)问汽车公司去。
  愣小子 真逗,我问您呢。
  [沉默的人从包里拿出本书,看起来。
  大 爷 问我?我又不是调度。
  愣小子 我问的是等多久了?
  大 爷 年轻人,没这样问话的。
  愣小子 (醒悟到)老爷子。
  大 爷 我不是你老爷子。
  愣小子 (嘲弄地)那您老……
  大 爷 用不着。
  [愣小子败兴,吹起口哨,斜眼瞅着大爷,晃动着两腿。
  大 爷 这是站队扶手用的,不是座儿。
  愣小子 坐坐怕什么?又不是麻秆扎的。
  大 爷 你没看见这栏杆都歪了吗?
  愣小子 我坐歪的?
  大 爷 都坐上去摇晃,能不歪吗?
  愣小子 这是你家的?
  大 爷 就因为是公家的,我才管!
  愣小子 你贫什么?回家去,跟你老娘们臭贫去吧!(摇晃得更加厉害)
  大 爷 (耐着性子,好不容易没发作,转身对沉默的人)您瞧瞧……
  [沉默的人正在看书,根本没有注意这场谈话。戴眼镜的跑上。
  大 爷 (对姑娘)站好队,呆会儿就乱套了。
  [愣小子从栏杆上跳下来,往前挤,站在姑娘前面。做母亲的吃力地拎着个大提包赶忙上。
  大 爷 总有个先来后到吧。
  姑 娘 (对大爷,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没事,我就站这里。
  [汽车声响。师傅提着个工具袋大步赶上,排在末尾。汽车声逼近,大家都朝来车的方向望。
  沉默的人把书本收起。众人都跟着向前移动。
  姑 娘 (回头望着戴眼镜的)别挤!
  大 爷 站好队!大家都站好队。
  [汽车的行驶声从大家面前过去。愣小子突然绕过大爷和沉默的人,跑到前头。
  众 人 (冲着傍小子)哎!哎——哎——
  [汽车没停。
  众 人 停车!为什么不停车?喂——
  [愣小子追了几步,汽车声远去。
  愣小子 丫挺的!
  大 爷 (气忿地)都这样没法停车!
  做母亲的 喂,前面的站好队!
  戴眼镜的 (向愣小子)站队,站队,你听到没有?
  愣小子 碍你什么事?总归在你前面。做母亲的 不就这几个人,排好队按顺序上车多好。
  戴眼镜的 (对愣小子)你排在人家后面的。
  大 爷 (向沉默的人)没教养。
  愣小子 你有教养?
  做母亲的 你不排队还挺有理的?
  大 爷 (一板一眼)说的是你等车不排队,没一点教养!
  愣小子 你脚痒叫你老娘儿们给你脱鞋呀,冲我来什么劲?
  做母亲的 年轻人学得这样流里流气的不好。
  戴眼镜的 大家叫你排队,怎么这样不知趣?
  愣小子 谁没排队?车不停,朝我叫唤什么?
  戴眼镜的 你排在人家后面的!
  愣小子 在你前面就得了。
  大 爷 (气得哆嗦)站队去!
  愣小子 你一个劲扇唬什么?你当我怕你?
  大 爷 你还想打人是不是?
  [沉默的人过去,走到两人跟前。愣小子见他身强力壮,不免畏惧,退缩了一步,仍不示弱地靠在栏杆上。
  愣小子 有本事叫它停车呀。(靠在铁栏杆上晃了晃)
  大 爷 小伙子,你这学算是白上啦!
  愣小子 白上了怎么的:你墨水喝得多怎么不坐小卧车去?
  大 爷 排队等车没什么可丢人的,这是社会公共道德,你学校里的老师没教你?
  愣小子 没这一课。
  大 爷 你爹妈也不教你?
  愣小子 你妈教你,你怎么也没上得去呀?
  [大爷一时语塞,望了望沉默的人。沉默的人又看起书来了。
  愣小子 (得意)您要是没挤过车,您就算白话这么大年纪了。
  戴眼镜的 大家都在等车,还是自觉点吧。
  愣小子 我这不排着?在你前头。
  戴眼镜的 你是在人家后面到的。(指指姑娘)
  愣小子 她先上就是了。可车来了,她得挤得上呀。
  姑 娘 (转身不理他)讨厌!
  愣小子 (对大爷)您要是挤得上,您就挤,您挤不上,您就甭怪我了。您老挤不上,也别把后面的人堵住。
  老爷子,您这么个有文化水平的大明白人,挤车的道理还不懂?咱没正经上过几天学,可咱挤过车。
  [汽车声响。
  做母亲的 车来了,大家站好队。
  愣小子 (依然靠在栏杆上,对姑娘)我在你后面。待会儿你挤不上,甭怪我撞着你了。
  姑 娘 (皱眉头)你上前去好了。
  [汽车声逼近。沉默的人收起书本。一直蹲在地上的师傅也站起来,大家都顺着栏杆朝前挤。
  戴眼镜的 (对姑娘)你一会贴边上,抓住车门的把手。
  [姑娘看了他一眼,没答理。众人跟着汽车去的方向,向前移动。愣小子在栏杆外面,跟在姑娘后面。
  大 爷 停车!停车呀!
  戴眼镜的 喂——停车!
  做母亲的 都等了多半天啦!
  姑 娘 刚才那趟就没停。
  愣小子 你他妈……
  师 傅 嘿!
  [众人追车追到舞台的一角。愣小子突然往前冲,戴眼镜的一把抓住他。愣小子一甩手,戴眼镜的揪住他的袖子。愣小子转身一拳打过去。汽车声远去。
  戴眼镜的 你敢打人!
  愣小子 就揍你怎么的?
  [两入撕打。
  大 爷 打人啦!打人啦!
  做母亲的 现今这些年轻人呀!
  姑 娘 (对戴眼镜的)你躲开他呀!
  戴眼镜的 流氓!
  愣小子 (扑上去)就揍你!
  [沉默的人和师傅上前把两人分开。
  师 傅 都住手!住手!吃饱了撑的?
  戴眼镜的 臭流氓!
  愣小子 你他妈丫头养的!
  做母亲的 多难听,怎么都没一点羞耻。
  愣小子 推叫他扯老子的衣服!
  戴眼镜的 我不过拉他一把。你为什么不排队?
  愣小子 别在騒货面前逞能,有种的跟我到一边去遛遛。
  戴眼镜的 我怕你?臭流氓!
  [愣小子又扑上去,被师傅一把抓住手腕子,动弹不得。
  师 傅 捣啥子乱?站后面去。
  愣小子 碍你什么事了?
  师 傅 后面去!(拧住他的手腕,把愣小子拖到队尾)
  大 爷 对,甭叫他起哄,弄得大家都上不了车。(对沉默的人)就吃这个。
  [沉默的人没听见,又看起书来了。
  愣小子 我排在前面的!就兴你们进城,不兴我进城?
  做母亲的 谁也没有不叫你进城呀。
  大 爷 (对做母亲的)人家进城都有事去,他偏起哄。就有那种专在上车的时候起哄的“三只手”,可得当心。[除沉默的人和师傅外,大家都摸钱包。
  愣小子 神气什么!老土鳖!
  [姑娘和做母亲的相互望望,笑了。大爷不满地瞅了她们一眼。
  做母亲的 (忙转话题,对戴眼镜的)你犯不上同他动手,打起来你要吃亏的。
  戴眼镜的 (英雄气概)有这么几个捣乱的,大伙儿车就别想上得去。您也去城里?
  做母亲的 我爱人和孩子在城里呀,星期六挤车真头疼,上车就跟打架一样;
  戴眼镜的 您干嘛不调到城里去2
  做母亲的 谁不想调进城里去,可得有门路呀,唉!
  姑娘,连着过去两趟车了,都不停。
  戴眼镜的 起点站坐满才发车。你进城有事去?
  [姑娘点头。
  戴眼镜的 你其实不如到起点站上车,你住哪里?
  [姑娘警惕地望了他一眼,不答。戴眼镜的讨了个没趣,推推眼镜。
  [沉默的人合上书本,回头望望来车的方向,有些焦躁,又埋头看书。
  大 爷 真急人。咱得七点钟准时赶到城里文化宫。
  做母亲的 您真有兴致,进城看戏去?
  大 爷 没这福份,戏叫城里人看去吧,我赶一局棋。
  做母亲的 什么?
  大 爷 赶一局棋,车马炮,您不懂?将!
  姑 娘 啊,下象棋呀,大爷您可真有瘾。
  大 爷 姑娘,我下了一辈子的棋!
  戴眼镜的 各人有各人的爱好,人要没一番热情,活得可是没劲。
  大 爷 你这话算说对了!咱是什么棋书都研究过,从《张天师秘传棋法大全》到新近出版的《象棋残局一百解》,咱能一步不差地摆给你看!你也下棋?
  戴眼镜的 有时也玩玩。
  大 爷 玩玩哪行呀,这有讲究的呢,是一门专门的学问!
  戴眼镜的 是的,下好了也不容易。
  大 爷 你听说过李墨生不?
  做母亲的 (见师傅的工具袋靠着她的大口袋;把自己的口袋往身边挪挪)这师傅是做木匠活的?
  师 傅 唔。
  戴眼镜的 哪个李墨生?
  做母亲的 您星期六也赶活做呀?
  师 傅 (懒得答理)哦。
  大 爷 你下棋连李墨生都不知道?
  戴眼镜的 (抱歉)没印象……
  做母亲的 您修理椅子腿吗?我们家……
  师 傅 (顶撞)俺做细木工的。
  大 爷 你晚报也不看?
  戴眼镜的 我最近忙着复习功课,准备考大学。
  大 爷 (兴致索然)那你这棋还没入门呢。
  做母亲的 (转而对姑娘)你家也在城里?
  姑 娘 不,有事去。
  做母亲的 (打量她)会朋友?
  [姑娘难为情地点了下头。
  做母亲的 小伙子人挺好?做什么工作?
  [姑娘低头用脚尖在地上划。
  做母亲的 快办事了吧?
  姑 娘 看您说的!(从钱包里掏出手绢扇风)这车怎么还不来?
  戴眼镜的 调度员准跟人聊天去了,忘了钟点。
  做母亲的 就这样“为乘客服务”?
  大 爷 是乘客倒过来为他们服务!没人在车站上总等着,能显派出他们吗?您就耐着性子等吧。
  做母亲的 有这功夫,一大盆脏衣服都洗完了。
  姑 娘 您这星期六赶回去,还得洗衣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车站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