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镇鉴赏

作者:陈世旭

bordercolordark="#ffffff" cellspacing="0"cellpadding="0" bordercolorlight="#ffcc00" class="p5" height="33">

  陈世旭的创作一贯以短篇小说为主,他两次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绝非偶然,因为他的短篇小说确实写得干净、利落、质朴而又蕴含着哲理的思考。这篇《小镇上的将军》也是如此。作品写的是一个“偏远的小镇”,然而反映出来的却是整个国家、整个社会的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写事又不单纯地叙述事件的发生。发展、gāo cháo、结束,而是与此同时,精心刻画人的性格。小镇本是比较宁静的,离政治漩涡似乎较远,所以作者对家乡做过一番描述后,赶紧声明自己“决不是一个吹牛好手”请读者“千万不要以为我使用了文学的夸张。”但是小镇又是极为敏感的,“任何一点极细微的变化,都会引起人们莫大的关注。”所以,当“将军”这一外来因素突然闯入小镇的生活,立即就像石子投到河中,击起了一波波的涟漪,这一波波的涟漪包括外部的事件和人们的内心两个部分,正是它们,构成了整篇小说。作者在表现外部事件时极为简洁明了,明确可以看出盖房子(前奏)——将军到来(开始)——将军发火、将军救孩子(发展)——将军和小镇人们痛悼总理,井与代表恶势力的镇长产生冲突(gāo cháo)——将军去世(结束)这一整条线索,没有错综复杂、让人费琢磨的什么交叉结构,而是一件一件顺序发展,一浪高过一浪,既明快又颇具气势,人物形象的内心世界也就与此同时,随着上述这一线索的向前行进,逐渐展现在我们眼前,小说的主人公当然是将军,但是他不是一般的将军,而是被“拉下了马”、“受审查”、“挂了个休养的名儿”来小镇的将军,这样的人物形象本身就是复杂的,所以尽管他还没有正式出场。就已击起小镇的涟漪,然而将军是关心人民疾苦的,所以当他巡视小镇后便提出种种合理化的建议,想帮助小镇摆脱穷困面貌;将军是正直不阿的,所以他会冒犯镇上的“第一夫人”,去帮助一个农村妇女生病的孩子;将军虽已被拉下马,却一直以一个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以出现在众人面前总是军服笔挺,军纪谨严,而当一个士兵违反纪律时,他又会怒斥那个士兵;将军虽已等同平民百姓——甚至还不如——但“位卑未敢忘忧国”,时刻惦记着国家的富强,拨乱反正。将军又不总是这样一本正经、威严不敢冒犯的,他也很重感情,所以总理的死,让他那般痛苦,所以当镇上的人们前去探望他时,他那枯黄的脸上,会流下两行混浊的老泪——他在内心深处是多么希望被镇上的人们理解,同他们交谈啊!小镇上的人们确实是逐渐地、通过几件事情才真正地了解将军、理解将军的。作品在刻划小镇的小们时,虽然选择了剃头佬、裁缝两个人物摆在前台,但并未刻意去描写这两个人,而是寥寥数笔,做了个漫画式的简单却神似的描绘,作者把小镇上的人们当作一个集体来描写。这个集体表面上是一个偏远小镇的人们,但在更广阔的意义上,他们是民心的代表啊!他们像这座小镇一样本是宁静的,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他们不得不紧紧地守卫住自己,“好奇而不轻信”、“不打算解除心理上的戒备”,所以他们开始对将军是好奇却冷淡、甚至敌视的。继而,人们通过将军怒斥士兵事件,感觉到了将军的赫赫声威,但也仅此而已。不久发生的另一件事,使小镇上的人们进一步了解了将军。他们凭直觉判断出:“如果一个‘叛徒’以救人于危难为己任,而一个‘共产党员,即置人民于死地,那么他们的位置,不是正好应该掉换一下吗?”到了痛悼总理时,小镇上的人们真正理解了将军,也通过将军理解了许多事,“从来逆来顺受、庸庸碌碌的小百姓们”自觉地同将军站在一起,他们变了,“心灵深处的正义力量”被唤起,“这股力量,把他们自己传统的怯懦和自卑,打得粉碎。人与人、正义与邪恶、将军与小镇、外部世界与内心世界……作品对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做了深刻的揭示,从而使整篇小说在哲理上走向深沉、引发读者去思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将军镇鉴赏》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陈世旭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陈世旭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