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铺

作者:废名

  —见山──满天红。

  “伙!”

  喝这一声采,真真要了她的樱桃口。──平常人家都这样叫,究竟不十分像。细竹的。

  但山还不是一脚就到哩。没有风,花似动,──花山是火山!白日青天增了火之焰。

  两人是上到了一个绿坡。方寸之间变颜色:眼睛刚刚平过坡,花红山出其不意。坡上站住,──干脆跪下去好了,这样绿冷落得难堪!红只在姑娘眼睛里红,固然红得好看,而叫姑娘站在坡上好看的是一坡绿呵,与花红山──姑娘的眼色,何相干?请问坡下坐着的那一位卖鸡蛋的痢疠婆子,她歇了她的篮子坐在那里眼巴巴的望,──她望那个穿红袍的。

  穿红袍的双手指天画地!

  是呵,细竹姑娘,“as free as mountain winds”(飘逸如山风),扬起她的袖子。

  莫多嘴,下去了,──下去就下去!

  怪哉,这时一对燕子飞过坡来,做了草的声音,要姑娘回首一回首。

  这个鸟儿真是飞来说绿的,坡上的天斜到地上的麦,城麦青青,两双眼睛管住它的剪子笔迳斜。

  痢疠婆子还是看穿红袍的。

  细竹偏了眼,──看瘌疠婆子看她。

  “卖鸡蛋的。”两人都不言而会。

  卖鸡蛋的禁不住姑娘这一认识似的,低头抓头。她的心时实在是乐,抱头然而说话,当然不是说与谁听──

  “我的头发林里是那有这么痒!”

  乐得两位旁听人相向而笑了。实在是一个好笑。抱头者没有抬头,没有看见这一个好笑。

  走上了麦路,细竹哈哈的笑。

  “她那那里是‘头发林’?简直是沙漠!”

  琴子又笑她这句话。

  “你看你看,她在那里屙尿。”

  “真讨厌!”

  琴子打她一下,然而自己也回头一看了,笑。

  “有趣。”琴子不过拍—拍她的肩膀,她的头发又散到面前去了,拿手拂发而说。接着远望麦林谈──

  “这个瘌疠婆扫了我的兴,记得有一回,现在想不起来为了什么忽然想到了,想到野外解溲觉得很是一个豪兴──”

  “算了罢,越说越没有意思。我不晓得你成日的乱想些什么,──我告诉你听,有许多事,想着有趣,做起来都没有什么意见。”

  细竹虽让琴子往下说,但她不知听了没有?劈口一声──

  “姐姐!”

  凑近姐姐的耳朵唧哝,笑得另是一个好法。

  琴子又动手要打她一下──

  “野话!”

  抬起手来却替她赶了蜂子。一个黄蜂快要飞到细竹头上。

  姐姐听了几句什么?麦垅还了麦垅──退到背后去了。

  方其脱绿而出,有人说,好像一对蝙蝠(切不要只记得晚半天天上飞的那个颜色的东西!)突然收拢了那么的大翅膀,各有各的腰身。

  老儿铺东头一家茶铺站出了一个女人。琴子心里纳罕茶铺门口一棵大柳树,树下池塘生春草。细竹问:“你要不要喝茶?”

  “歇一歇。”

  两人都是低声,知道那女人一定是出来请她们歇住。

  走进柳荫,仿佛再也不能往前一步了。而且,四海八荒同一云!世上唯有凉意了。──当然,大树不过一把伞,画影为地,日头争不入。

  茶铺的女人满脸就是日头。

  “两位姑娘,坐一坐?”

  不及答,树阴下踯躅起来了,凑在一块儿。细竹略为高一点──只会让姐姐瞻仰她!是毫不在意。眼光则斜过了一树的叶子。

  “进去坐。”

  琴子对她这一说时,她倒确乎是正面而听姐姐说,同时也纳罕的说了一句──

  “这地方静得很,没有什么人。”

  茶铺女人已经猜出了,这一位大概小一些。

  移身进去──泥砖砌的凉亭摆了桌子板凳,首先看见一个大牛字,倒写着。实在比一眼见牛觉得大。“寻牛”的招贴。琴子暗暗的从头下念。念完了,还有“实贴老儿铺”,也格外的是新鲜字样,──老儿铺这个地方后来渐渐模糊下去了,“老儿铺”三个字终其身明白着,“为什么叫老儿铺?”又失声的笑了,一方白纸是贴于一条红笺之上,红已与泥色不大分,仔细看来剩了这么的两句──

  过路君子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光细竹坐的是同一条板凳,懒懒的看那塘里长出来的菖蒲,若有所失的掉头一声:

  “你笑什么?”

  “姑娘,喝一点我们这个粗菜。”

  茶铺女人已端了茶罐出来向姑娘各敬一碗。

  琴子唱个喏。

  “两位姑娘从那里来的?”

  “史家庄。”

  “嗳呀,原来是史姑娘,──往哪里去呢?”

  “就是到你们花红山来玩。”

  说着都不由的问自己:“他们怎么晓得我们?”琴子记起她头上还是梳辫子的时候来过花红山一次。那女人一眼看史姑娘喝茶,连忙又出门向西而笑,喊她的“丫头回来!”──到那边山上去了。

  琴子拿眼睛去看树,盘根如巨蛇,但觉得到那上面坐凉快。看树其实是说水,没有话能说。就在今年的一个晚上,其时天下雪,读唐人绝句,读到白居易的木兰花,“从此时时春梦里,应添一树女郎花”,忽然忆得昨夜做了一梦,梦见老儿铺的这一口水塘!依然是慾言无语,虽则明明的一塘春水绿。大概是她的意思与诗意不一样,她是冬夜做的梦。

  “你刚才笑什么?”

  细竹又问姐姐。

  琴子又笑,抬头道:

  “你看。”

  细竹就把“寻牛”看了一遍。

  “你笑什么?──决不失言?”

  最后一行为‘赏钱三串决不失言”,她以为琴子笑白字,应该作“决不食言”。

  “你再往下看。”

  “过来君子──哈哈哈。”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茶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废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废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