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忘的影

作者:胡也频

  感着失恋的悲哀,在铺着晨露的野草之气里,林子平迷惘地走下石阶,仿佛这一层层往下趋的阶级,有意地象做他幸福的低落地。在两星期以前。还是很欢乐地站在恋爱生活之顶上的,而现在,陡的一跌,便到了无可再升的平地,这就是他今天不得不走下这些石阶,和这个山坡分别的缘故。

  他的脚步是无力的,滞重的,一面下着石阶一面想:

  “恋爱么,是的,人生最好不要恋爱……”

  他是下了决心了。

  但是坚决地一步步走到石阶的中段,他的只愿望得到轻松和平静的那心境,却变得越加沉重,炎炽,好像一块烧红的铁压在心尖上,使他带着不少的波动的情感,本能地,回头望着山坡上,望着那一间小小的洋房子。

  三春的早上的阳光,迷醉地罩住浅色的树叶,从阴影中透出许多美丽的闪烁,射在那粉刷着蓝色的走廊上。在那里,显然,一个柔软的,被绸衣裹着的身体,浮着美的姿态地靠在一张藤椅上,一条男人的手臂绕着她的肩膀……不消说,她的身旁是坐着那个男人,那个把他的幸福破坏了的。

  这情景,便深深地刺了他一下,如同火辣辣的枪弹通了他的心,把心分裂成细末。一阵辛酸的情感波动了,眼泪水汹涌着。雾似的蒙住眼睛的视线。

  他的嫉妒的火又燃烧起来;他又制住了。他消沉地叹了一口气,并且懊悔他自己不应该如此不能忘情的多余的一望,便动步又走下石阶去。

  在心里,他只想一切都忘记了吧。

  然而那丰润的肩膀,那围绕在这肩膀上的手臂,却又蝴蝶的翅膀似的,在他不平静的脑子里蹁跹……这最末的一个刺激,很使他苦恼和伤心,至于使他想起昨夜里的那一场悲痛的入生的剧。那时候,他自己所扮演的是一个多么可怜的角色呵!他是抱着颤栗的心情走向他所爱的人儿的面前的。他的声音几乎变嘶了,每一个音波都代表他心灵上的苦痛的符号,他抓着她的手说:

  “告诉我,那一切都不是事实,都是幻觉,你这样的告诉我吧,梅!”

  他所爱的人儿却摇着头。

  “是真的么?”他将要发疯的带着哭声说:“是真的么,你一定这样表示是真的么?”

  “我不能再骗你,”她慢慢的回答,“假使再——不,事情总得有个结局。”

  他痴痴地听着,听到最后的一句,忽然激动起来,眼泪簌簌的落下了。却把她的手抓得更紧的说:

  “但是,”声音很颤抖的。“我还爱着你呵!”

  “我知道。”她平静的回答,“但是我能够怎样呢?人的历史是天天不同的。人类的事情是变幻不测的。爱情也——”

  他很伤心的打断她的话:

  “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接着便自语似的叹了气,“唉,为什么我也变成不幸了呢?”

  他的叹气引动了她的同情,把另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说:

  “不可以成一个好朋友么?”

  “不。我不要好朋友!那于我没有用。我现在需要的只是爱情。只是我们共同的理想。只是我们的恋爱的生活。唉,未必我们就这样的结局了么?”他越说越被纷乱的情绪束缚着。显得可怜而且激动。

  她只用平淡的声音说:

  “自然,这于你是很难堪很苦痛的,但这有什么法子呢?比喻说:从前我爱你,也不是由于我自己——

  他把她的这一句话听错了,便立刻惊诧地仰着脸看她,说:

  “怎么,你把从前的都否认了么?”

  “不,不是这个意思。”她赶忙地解释说:“我不会否认从前的。我只是比喻我现在爱他,仿佛不是我的意志,如同从前我爱你,其中也有一种东西在捉弄着。”

  他低下头了,却呜咽似的响起哭声来,停了半晌又叹息的自语说:

  “唉,我真不幸呵!”

  “不幸太伤心吧!”几乎一声声的说,“我们过去的生活都是很欢乐的。”

  “不过现在是太不幸了!”他截然说。

  “是的,”她回答说:“你现在是伤心极了。不过这世界上还有着无数的人连一点欢乐的生活都没有享受过的……”

  “因此我就应该不幸么?”他愤然问。

  她觉得他的神经有点错乱了,便温和的向他说:

  “相信我,我是只想你快活的。虽然我们现在分离了,但是我们的过去曾留着不少幸福的影子,我们都把那些美的印象保留着吧。人生的意义就是这一点点!至于我现在为什么要和你分离,我想,这是无须乎解释的,正像我和你同居也没有什么理由一样。并且也说不定你就会遇上很爱你的女人……”

  “不,我不想恋爱了。”他觉得他的心是非常之伤。

  可是她却说:

  “不要这样想。其实,你自己也知道,有一个女人爱上你,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你以为我又会和谁恋爱么?”他反驳的,又带着悲痛的声音说:“你以为我还会受第二次的刑罚么?不会的!你已经把我的梦想打破了,我从此恨死恋爱……”

  “好,”她顺着他的意思着;“这样顶好。本来恋爱是使人痛苦的东西。可以说,世界上没有完全幸福的人……”

  “但是我们从前的生活是完全幸福的。”他忽然恋念于过去的说。

  “这就难得。”她差不多望他微笑了。

  “那末你为什么又把这幸福毁坏了呢?”

  她望他怔了一下,觉得悲痛的情绪把他弄糊涂了。她只说:

  “我们不说这些吧,那是没有用的。我们做一个好朋友吧!将来我们还可以常常见面。”

  他突的又要发疯似的激动了,并且怀着许多愤恨的意思向她怒视着,把她的放在他肩上的手很用力的丢下去。接着他自己便低着脸,苦痛地抓着头发,大声地呜咽起来。

  他常常从他的最伤心的呜咽中吐出音波来,叫着:

  “不幸呵!唉,我一个人的不幸呵!”

  他并且拒绝她的完全用友谊的安慰。

  末了,他猛然跳起来,一下抱着她,可怜地恳求说:

  梅,我要你爱我,有你我才能够生活……唉,我不能让你离开我!我是这样弱呵……”

  但是她只让他抱,不作声。

  他继续的一声声说:“梅,你说,你爱我!”他的眼睛直瞧着她的脸,他的心紧张着,好像他所等待的是一个临死的犯人等待着赦免的命令,他显得十分昏乱的可怜的样子,许多眼泪都聚在眼睛上,发着湿的盈盈的光。

  随后他落着一颗颗的泪,一连追问着她。

  她只说:“安静一点,子平,你大兴奋了。”

  “你说,”最后他非常严重的望着她,战栗着声音说:“你爱我,最后的一句,说吧!”

  她摇了一下头。

  他发疯问:“真的?”

  她不说话。

  他的手便软软地从她的腰间上垂下了,如同被枪弹打中要害的人,突的叫了一声,倒下去,便一点声息也没有,过了十五分钟之后,他才变成疯人似的狂乱了,凶暴地跳起来,但是他没有看见到她,只看见他的四周是笼罩着一重重可怕的黑暗,和黑暗中一个极可怜极憔悴的他自己的影子。他无力的又倒了下去,一种强烈的悲痛使他又流着眼泪,使他觉得一个美丽的灵魂从这哭泣中慢慢的消沉去,而且像整个的地球似的在他的眼前分裂了。

  到了他明白他所处的境地是应该他自己来同情的时候,他觉得那过去的一切已经完了,他没有再住在这山坡上的需要了,他便立意使他自己离开。

  这时他孤独地走下这昔日曾映着双影的石阶,从不可挽回的一望之中,竟使他想起可怕的那令人战栗的人生的一幕。

  他想了之后又深的懊悔了;本来,他只顾望所有的幸福和不幸都一齐忘掉的。

  “既然——”所以他又很可怜地自勉的想:“我也应该的好好的生活呀……是的,到上海去好好的生活去吧!”想着便不自觉的已走到石阶最末的一级。

  接着他便说:

  “人生是一个完全的病者呵,它终只喝着人间的苦味的葯,恋爱就是使他吃葯的微菌!好,我现在把恋爱埋葬了吧!

  然而当他开了大门的铁闩,跨出门槛之时,那许许多多的欢乐和悲痛的意识,又好像触了电流似的暴动起来。他又觉得,从此,他和这个山坡永别了。

  于是在他的脑里,在他的心上,又像鸽子似的翼似的,飞到那个肩膀,那条手臂。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不能忘的影》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胡也频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胡也频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