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

作者:胡也频



  在我们人类中,常常听见到许多人叫或一人做“傻子”;说别人是傻子,则自己自然是通人。说别人是傻子,象这些人,看去好象他们每一人都知道“傻子”这字的意义;其实,要是把他们对于这意义的解释拿出来比较,却是一百人一百样。

  但无论他们怎样的解释不同,对于:傻子”这名称,是含着嘲笑,轻蔑,则无疑。

  以我想,所谓傻子就是十分诚实的一个人。

  譬如,在我故乡中,大家都叫他做“傻子”的小二,就是属于我所想的那种诚实人。

  据说,这小二,原先他是一个叫化子。他从八九岁时候就随着他母亲——一个跛脚,烂眼睛,用破裂的声音叫喊,丑而且瘪瘪的女人——整日的流浪在街上,巷中,菜场里,讨一些铜钱,剩饭,和别人遗弃的一些什么东西。夜里就睡在土地庙门外。

  凡是一个叫化子,虽说整日的显现在人前,却没人会把他记念到心上,所以这小二,就在这种被卑视的生活中,无人注意的,渐渐地长大起来。

  以后他母亲死去了,那时候他已经十六七岁。

  剩他孤独一个人,他便改了业,不去传袭他母亲的嗓子,象那样三步两步一扬声的整日去叫化。可是到夜里,他还得睡到土地庙。

  因为小二所改的业,不是卖花生,也不是扛轿子,自然更不是当强盗;他也象是叫化一般的,整日流浪在街上,菜场里,用眼光去溜望;寻找可以让他自己去帮忙别人的各种机会。譬如他看见一个店铺的柜台给狗疴了许多尿,给人吐了许多痰和沫,是很脏,他便十分诚心十分敬意的向店老板说:

  “老板!你给我一块抹布,一桶水,我把你的柜台洗干净……”

  倘若他见到赶场去售货的做生意人,喘吁吁的挑着沉重的货物,想快步而又很吃力的时候,便急急跑上前去,要那人把沉重的挑子放到他肩上。

  他又用一把竹扫帚,每天下午到各店铺各住家的门前,去清道。

  他并且常常替代那贪酒贪烟贪赌的懒惰地保去打更。

  以及……

  总之,他是用真的心愿和劳力,去做那于别人有益的事,自己从其中,就随着别人的喜欢,慷慨,或怜悯,给他一点点使他感激的酬谢。倘若竟有人白白的承受了他的益处,他也不去争,不报怨,并且还继续用他的心愿和劳力,去帮忙那些肯让他去帮忙的人。

  这样的,不久,对于浪荡的叫化子的生活,他便改革了。

  他差不多成为一个公共的仆人,什么人都可以使用他,象大家使用那河水似的。

  于是许多人便叫他做“傻子”!

  人所以说他是“傻子”,是因为他不限量的把劳力去供给别人,而别人一给他一点点微末的酬报,他便喜欢得象忘了他自己。

  有一次,一家豆腐店老板娘所养的鸡落到井里去,这是供给许多人家饮料的井,窄而且深,看下去是一小洞不可测的冷清清的水,那鸡便在这水面沉溺着。

  因为使用那竹竿和钩子之类的家伙去捞这被浸得半死的小生物,全无效,所以大家为保存井水的清洁缘故,不愿那鸡死在井里,而生出有毒的蛆来,便提议用一个人坠到井里去拿。

  可是人的脸一接近到井口,心就颤抖了。

  “这么深!”一个女人急急的缩转颈项来,失声叫。

  大家便现出难色,闪着忧愁的眼光,互相看来看去。

  鸡只剩了翅膀浮在水面上。

  但在人声喧嚷中,小二跑来了,他听了或人告诉他,他就奋勇的大声说:

  “不要紧,让我坠进去!”

  这话全出人意外,大家突然现出惊诧来,接着便都欢喜了。

  “对了,只有你才有这种本领!”豆腐店老板含着笑,一半赞扬,一半嘲笑的脸向小二。

  “这算个什么呢……”小二分不清的回答。

  于是由磨房的一只牛身上,解下一条粗麻绳来,捆着小二的胳膊,他慢慢地坠到井里去。

  在井口上,便突然蜂拥了乌黑和青白的头,这是围绕在井栏外的男人和女人,大家争先的看这把戏似的罕有的举动。

  小二的身体愈坠下去,那井外的笑声也就愈大了:好象大家都忘记了那只鸡,只是娱乐一般的,聚神到渐渐深沉和渐渐缩小的小二的影子。

  小二的叫声便从井里响了起来。

  “往上拉呀!”他喊。

  然而许多乌黑和青白的头还依样错杂的充塞在井口上,并且笑声更强烈起来。

  “往上拉呀!”他又喊。

  这声音一连响了好几次,大家才勉勉强强的把粗麻绳收拢来,小二便挟着那柔软的鸡,慢慢地上升了,他是满身水淋淋而且染着许多污泥的。

  “好小二!你真有这种大本领!”

  小二只含笑。

  然而从这次,小二是一个“傻子”,便毫无犹疑的被大家确定了。

  

  

  

  

  

  

  

  

  二

  也许正因为说小二是“傻子”,所以无论什么人,凡是自己不愿意去做的那笨重的吃力的事件,便叫小二来。

  因此,小二是整日的忙碌着。

  他常常被店老板叫去打扫铺面,被屠户叫去扯猪毛,被锯木匠叫去抬木柱,被有田的人家叫去挑谷子,

  有时他成了泥水匠,被吝啬的人家叫去合石灰,涂墙壁;有时又有人叫他钉地板,修理那长条的活了腿的板凳;又有时在什么人家有了喜丧事,他也变成了一个办酒席的厨子的副手。

  可是他永远吃别人剩下的,差不多等于喂狗的饭和菜。

  假使人问他:

  “小二!你替人家做了这样卖力的事,怎么还吃冷饭呢?要一点热饭和好菜,不是应该的么?”

  他的答语便是:

  “这饭并不冷呀……你瞧,泡上了开水,不是很热的么?能得到饭吃,就超过我的份儿了,还要好菜,那太罪过……”

  他说了,便快快的吃他的饭,接着又勤勤地去给别人做工了。我们从没有见到他有空闲的时候,或象别的人,在手足劳动中,用嗓子向同事者去交谈,说一些关于天时,人事,和最时行的甘蔗行和米铺的打官司,各种生意的纠葛,以及间或讲一些隔乡某女人和某男人的暧昧事情……

  虽说在他的劳动中,也免不了有人和他讲上两句话,但这只是别人先开口,他回答;倘若对于任何人,他会先说话,这就等于白天里美的梦,希有的一个奇迹。

  他几乎完全是,整天的,象一匹惯于耕田的牛,不作声的竭他的精力为别人做着工。

  为了他这样能耐苦,能不计酬报,别人全需要他。

  可是,对于他,谁也都依样的用另眼看待:

  “小二么,做工倒是顶勤快的,一个人能抵过三匹牛,然而究竟他是一个傻子啊!”

  听到别人说自己是傻子,小二只含笑。

  这样,在许多人的需要和轻蔑中,他生活着,一年又一年。

  在一个夏夜里,小二遇见了一件非常的事。

  这非常的事使他惊心。对于惊心的事,小二生平只两件,第一是他母亲的死,其次就是这一件事了。

  那夜里的情形是这样:

  因为地保躺在烟馆里,到时候小二就替他去打更。

  打更这事于他已很习惯了。

  他照样的一手拿粗大的麻竹管,挂着油纸灯笼,另一手就用一根杉木棒,和缓的,有规则的敲打着,发出“噗噗,噗噗”的响声,这是打二更的时候,他慢步地走过大街和小街,宽巷和窄巷,以及……他环绕了这一整个的乡村。

  夜象笼罩着一重薄的淡烟,蒙蒙地,将要下雨的模样。既是没有月,星光又不显明,所以那屋宇,那街道,那小小的土山和窄长的河,那各种地上的一切,都非常模糊,同样在黯淡的黑暗中隐秘着。

  轻的风也没有,到处的树木都象参禅的和尚,静寂着;那茂盛的顶技,复盖着的,远看去是一团厚大的云块,在眼前就好象一堆黛色绸子的帐幕。倘若在树间,微微的有了鸟儿在巢中的动作,小鸟的啼叫或母鸟的拍翼,这声音便容易开阔去,很远都可听到。

  空间象一个迷离的梦境,静悄悄的,又朦胧,使人猜不透那里面所藏躲的是一些什么东西。

  人也都已安睡。只有那河边的蝈蝈,断断续续地叫着;此外,流荡在这夜里的,就是这麻竹管上所响出来的打更的声音了。

  二更打过不久,便是打三更开始的时候。

  “噗噗,噗!噗噗,噗!”

  小二换上一支蜡烛,和缓的,又上上下下地动着杉木棒,从土地庙里出发。

  这土地庙是坐落在这个乡村极东的边界上。所以每次的打更,是向西去,其中经过了许多横横直直的街和巷,以及界乎东南西北之间的怪僻的路,最后便到那极西的观音河,从河西的观音堂门口再转身打回来。

  关于这打更的路线和转折,小二已熟悉了;并且因为这经验和他日常做苦工的缘故,差不多这一乡的人家,那一间屋子是谁人住的,他全知道。

  这一次,也和往次一样,他打着麻竹管,凭那灯笼里淡薄的烛光,慢慢的走,渐渐地走近观音河。

  河水是很满的(因为初夏时闹了大水),浸溺到堤边柳树的半干,这在白天,可见到那水面流荡着青萍,堤边和水上有许多蜻蜓飞舞着。但在夜里,并且是这样模糊的夜色,小二只能够听到河水漫流的声音,象鸟叫似的。

  “幸而这水不再涨,要是不,这许多屋子就完了!”他望着河,心想到闹大水的时候了。

  “噗噗,噗!噗噗,噗!”

  他一面打,慢步地往前走。

  

  

  

  

  

  

  

  

  三

  忽然有一种东西,流星似的,闪到他眼睛来,随着那小点就不见了。他以为这亮儿是贼中探路的所谓纸火把,使用力的打起更,算是他的一种和善的警告。

  同时把他的眼光张到更远的前面去,他发现了两个黑的人影,这人影的中间是横着一件象箱子或被卷的更黑的东西,快快的,很慌忙的样子,向河边走去。

  “一定是那家伙!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东西给偷走了!”小二想,眼光就不停止的瞪着前面。

  他本想再用力的打他的更,使那人影受点恐吓,而弃下那贼物来。可是他又一想,往河边走去干什么呢?河边,是死路,既没有船只,水又澎涨,贼是决不会往这条路走的。于是他疑惑起来了。

  他想,“假使不是贼,在这样夜静时,快跑到这河边来,并且是抬着那么大的沉重的东西……说不是贼,又可疑!”

  那人影将走近河边了。

  小二就下了决心,他想去看个究竟,便轻轻地吹灭发亮的灯笼,蹑脚的,顺着河边直跑去。

  那人影似乎乏了力,脚步迟慢了。

  夜色还是很朦胧,虽说小二已渐渐地逼近那人影,却看不清究竟是谁,只模糊地辨别出那身体的模样。

  “这奇了,”他想,“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心里更疑惑了,又蹑脚的再逼近去。

  他忽然听到一种惊颤的,尖小的声音。

  “我害怕……”

  “怕什么!?”这又是一种声音,很粗的。

  “刚才不是地保在打更么?我们给他瞧见了没有的?”

  “不要紧,地保是我姑妈的儿,我嫡亲的表哥哥,就是给他知道,也不碍事!……你别害怕啊!……”

  “我实在气力都用完了啊……”

  “马上就到河边的!”

  从这些小语中,小二恍然知道了,那男人就是亨元羊肉铺老板,那女人是万兴豆腐店老板娘,人家都叫她做“王家三嫂”的。

  “这必定是这一回事了!”

  小二想;可是他登时又觉得,倘若是偷偷地干这一回事,为什么两个人又抬着那东西呢,而且想走到河边去?

  这时那人影又开始努力的抬起那东西,往河边急急的走,却向着小二走来的这一边。

  二小的心便慌了起来,因为他和那人影,几乎要接触了,他赶紧爬到河堤上,把身体埋没到满着露水的野草中间。

  那人影喘喘地走过小二的前面。

  从润湿的青草中间,小二张开眼,定眼的看着那人影,和被抬的那件沉重的东西。

  于是在二小的心中,便突然颤震了一种不曾有过的非常的惊愕。

  “什么!?……”他暗暗的恐惧的叫。原来那件远看去象箱子或被卷的东西,是一个人,这人是小二所熟识的,是万兴豆腐店的老板。

  “这是怎么的?难道……吃晚饭时候还活着,就死了么?就是……那也不……”小二左右的想,他的眼光更疑惑而且恐惧的瞪着那两人。

  在河边,毫无抵抗的,被抬的那东西,就忽然“统”的一声,丢到河里去了。

  “哀唷!……”小二几乎叫了出来,他用力的把手撑按在胸脯上,制止他的心的惊跳。

  那一对男女,就转身来,又走过小二的前面,吃吃的笑着,走远了。

  

  

  

  

  

  

  

  

  四

  很久以后,小二才抖抖地从草中爬起来,拣起那麻竹管和杉木棒,提着无光的灯笼,无力而又用劲的,赶急地跑回土地庙。

  这一夜他反反复复的,辗转在木门做成的床上,睡不着,纵是紧闭着眼睛,他也依然会看见到那两个黑的人影,和更黑的那件抬着的东西。

  第二天这乡村里便布满了这新闻:“万兴豆腐店老板昨夜吃醉酒,自己跳河了!”

  听到这新闻,小二更觉得奇怪,而且在他的心中,就猜着,纳闷起来。

  于是一种不曾有过的新的思想,就缠住小二了。他不住的想,“明明是那女人和亨元羊肉店老板把他丢到河里去,为什么又说是自己喝醉酒,跳下去的呢?”他暗暗的奇怪。

  然而从此后,凡是他替代地保去打更,只刚刚听见到河水的声音,他就打转了。并且他一路担忧着,小心翼翼地,因为他随便一转眼,总容易看见到那夜里的情形,那两个黑的人影和一个更黑的东西。

  他常常觉得,一个女人把自己的丈夫丢到河里去,没有哭还吃吃的笑,把手臂投给别的男人,这真是一件不可解的奇怪的事!

  他打更不打到观音堂,这事他没有对地保说过。

  有一天地保便问他:

  “小二!观音堂的老道士说,他许久没有听见打更的声音……这对么?”

  小二便变了脸色,眼睛发呆,因为他的心又忽然害怕起来,他好象又看见到那黑的人影……

  看样子,地保便发怒了,他粗声的说:

  “我看得起你,才叫你去打更,你怎么这样躲懒?”

  “我不是……”小二嚅嚅的说。

  “那末,为什么不打到河那边?”

  “我……”小二怯怯的,声音带点颤抖了。“我害怕啊!”

  地保便现出轻视的样子。

  “怕……你从前不是曾打到观音堂么?”

  “从前……我是现在才害怕啊!”

  地保问他为什么,他便把那夜里所看见的,毫无隐瞒地统统说出来,他已经忘了这地保是那羊肉店老板的亲戚。

  地保皱一下眉头,但他马上就镇定着,他并且要小二今夜还照样替他去打更,于是他匆忙地走了。

  过了几天,一个挑甘蔗到市上去贩卖的老头子,走到观音河的东边,忽然发现被大家叫做“傻子”的那小二,倒在堤上的草丛里,脸朝天,颈项和胸上溅满着血,一只眼睛变了白,突出在眼眶的外面。在他身旁,许多青草被脚板践得糜烂,打更的麻竹管也破成两片,杉木棒抛到远远地,油纸的灯笼被什么东西压扁了,那半根的蜡烛上扈集着一群蚂蚁……

  这老头子把这一个可怕的发现,就随着他沉重的两筐甘蔗带到市上去。

  “傻子被什么人杀死了!”

  用含笑的声音嚷着这句话,于是由一人传十人,十人传百人,不很久的工夫,全乡人都知道了。

  然而,这些人,对于小二这非常的死,虽然在某一瞬中曾现了诧异,但跟着,并且长久的,是冷淡的漠视。好象大家都忘了,在这乡村中,曾经许多年月有过小二这一个人,他是整天不停的劳动着,辛辛苦苦的在别人面前。

  倘若有人忽然想起小二,只因为这人有了什么费力的事体,须得有一个肯耐心耐烦的卖力气的人。此外呢,那便是大家相聚着,在闲谈中,算是一种开心材料的,欣然大声的这样说:

  “傻子……小二要算第一呀!”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傻子》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胡也频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胡也频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