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的打猎

作者:胡也频

  美丽的春日普照着一个省城。这省城里的名人——一个局长,一个秘书,一个教授,一个政客,一个医博士,这一群数一数二的人物。为了春天的明媚的阳光,动了游兴,大家商量着一个春游的方法,便同意那个教授的建议:“打猎去!”

  省城是一个类乎半殖民地的小小商埠。各国领事馆的高洋楼的顶尖,耸在空中,好象锋利的武器要戳破那淡蓝色的天一样,然而这些顶尖也就是为这个城里增光的特色。矮矮的——如果和高洋楼一比较,就等于一群爬伏着的带病的哈叭狗似的——围着城的都是古旧的瓦屋,那黑色的炊烟便从这漏雨的瓦缝中冒出来,显见得这是一个比欧洲至少退化了三百年的中国部落。常常一失火,便一直烧掉了几条街。虽然在失火之时也有救火队和水龙,可能那些勇者们只站着呐喊,他们的救火的家伙常常变为检拾火场中遗物的器具了,于是那水龙就成为一只观火的兽物,纵然曾喷出水来,这无力的水只给人一种滑稽的趣味。但是,反因此之故,这省城里才有许多新房屋的出现。否则,那些斜成三十度角的屋子,恐怕要等到全世界的屋子都倒坍之后才有重修的希望吧。所以,在这省城中的失火,那结果,至少在市政的维新方面是有点功劳的。

  “拆他做什么呢?总有一天火会把它烧掉的,烧了再盖也不迟……”这是老百姓们所抱的观念,也就是老屋子增加了历史的另一原因。

  然而象个酒癫子走路似的一斜一歪的老屋子,终于碰上晦气的时候了,那是青天白日的旗挂到这城里来,不久便把它们统统拆掉了。不过,什么时候才把新的房屋盖在旧地基上,却什么人都难说,因此那些满着瓦砾的空场,便不知在什么时候,为了私人的便利,渐渐地堆满垃圾了。有的在垃圾之旁,还随风飘扬着“善知过去未来”的算命者的帐幕。又有的,变成了连警察也颇垂涎的赌窟,在各种的赌摊边,麇集着成百的人。……这城里不是打猎的地方。

  城外呢?田是一片一片的,菜园也现着绿油油的颜色;农民的茅屋上盖着新稻草;许多果树都结实了;但这里只限于这些东西。飞禽走兽是有的,却是属于农业的禽兽,如同鸽子和牛羊之类。在空中,虽然免不了有鸟鸦及麻雀,但这种鸟儿也不是供给打猎的好东西。

  因此这一群名人,便不得不离开这个省城,到附近有山的外县去打猎了。

  比较有鸟兽可供人打猎的地方,是离城百里左右的m县,这是一个几乎被美以美教会的牧师把耶稣贯透了全居民的心灵的县城。据说,这一个县长便是十足的信教者。他奉行那个牧师的教训是十二倍的等于中央的命令。因此他可以把大水淹灭了十八村的警报搁下来,先履行他自己的功课,虚心虔敬的念三遍《马可福音》。这县长,如果他不为他的前程顾虑,他一定把一本《旧约》代替了《三民主义》来统治这一县的人民了。不过,虽然如此,他总也不忘记吃饭和睡觉之前,闭目念一百声“天父保佑”和“天父赐福”的。因此那个钩鼻子的牧师,便常常在祈祷之后向他的信徒们演讲道:

  “你们应当信爱上帝。上帝赐福给你们的真多。你们的县长不就是一个证据么?他从前是一个卖烧饼的孩子(这你们都知道),因为他十分信爱上帝,所以他现在做你们的县长了。只要你们诚心的信奉和敬爱上帝,总有一天上帝使你们做大总统……”

  这牧师的魔力真大。他来到这县城,五年吧,六年吧,那“天父保佑”的四个字,便结结实实的装满了全县人民的头脑,大家都把土地菩萨丢到粪坑里去,在屋子当中挂上了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的像片。除了这种清一色的天父的儿子之外,这县城,便是以野兔子之多而驰名于远近的。

  向着这个m县去打猎的名人们,在一个灿烂的阳光吻着柳树的嫩叶时候,大家穿上新的猎服,挂着猎枪,带着许多打猎的器具,如同向一个弱小民族的出征模样。结成一大队。

  这的确不是一件小可的事情呵。在这个省城里,只有过一个伟人到m县去看过一次老虎,然而已是旧事了。过了三十多年了,省志上至今还特书着这光荣。因此,此刻的名人们的打猎(自然比去看老虎英雄多了),简直成为了不得的盛举呢。不但许多男男女女带着羡慕的,惊骇的,以及跃跃心动的神情跑来瞧这一生都难遇上的幸事,并且,那许多新闻记者也从热被窝中赶来参预这个典礼,这些记者先生们是不会忽略他们的这种职务的。

  名人们出发的地点是在教育会的门前。那里是四面高墙围着一个大空地,两旁有一百多年的几株榕树,鸟儿在树荫中叫着。许多人把这空地站满了,大家拉长着颈项,眼睛发愣的瞧着那些希奇的装束,那些隔于另一世界里的人物,那些在晨光中闪耀的黑色长统靴子,以及那些放在汽车上的不知名的物件,……

  这时有一个头发放光的记者专心为名人们的纪念照了一个合影。站在当中的,团团脸八字须的那个局长,此君除了在公文上签得两个欧体字之外,便可以不动的一直打三十二圈“麻将”而称雄于侪辈中的。他的左边,几乎比他矮了半个头又瘦了一半,而且那个教授,现着枯索的,却又十分严重的脸,这个当上教授才特别养成的习惯,也就是“不如此不会使他生敬畏”的哲学把他弄成第二偶象了。和他差不多高矮的是那个秘书,可是比起教授来,不但漂亮,而且年轻,并会把一条手绢和一个铜板在手中变把戏,因此他成为秘书处以及别的团体中的重要人物。此外他还会说俏皮话,譬如——他对一个出汗的朋友说:“怎么,太阳这样大,你反在下雨么?”——这就是人们称他为俏皮的地方。和他并排,但站在右边最末了的是医博士,架着托力克眼镜,他成为博士,便是以打针之妙而驰名于社会的缘故。因此他曾经向一个患肝热病的青年人打了三针六零六,把病人的脸肿成一个烙饼,然而这还是他针术的功效呢,据他说,如果不打针,那病人早就为花柳病而烂掉那生殖的东西了。他的左边便是那个留一点日本式胡子的政客,同时又是一个革命者,因为他全部的学问便是“总理的遗嘱”,所以他成了“三民主义”的正统派分子。这几个名人虽各有不同(或特色)的地方,但在这时,他们是一样不动的把眼睛望着那镜头,等着那记者的拍影。

  照相响了之后,于是,名人们出发了。

  汽车呜呜的走去,记者们扬着帽子,人众们象潮水似的拥了一下。大家看见那只猎狗从汽车上露出头来,闪着金色的眼睛。

  “laly!”局长卷着舌头叫,一面把手放到狗的背上。可是这只狗刚刚转过头来,又昂然把脸朝向外面了。

  医博士便嘲笑似的说:

  “这狗象它的主人……”

  教授便想起英国人的脸上的骄傲。也许英国人对于别的民族是很和气的,但是从中国人看到他的脸,总觉得有点不可侵犯的神气。因为这只猎狗,为了交涉员的面子才从英国领事那里借来的,所以不服那局长叫它laly,虽然这是它的名字。

  政客便把话岔开说:

  “你们瞧,我这一身象不象打猎的样子?”

  局长睨了他一眼。

  “完全是一个猪士,”他说:“真漂亮呵!”

  秘书也轻轻的把靴子互相触着,显出一种自满的神气。

  教授低声的向政客,半玩笑的说:

  “十八世纪的骑士……”

  汽车驶到了码头。大家换了轿子。

  于是到第二天的星光隐隐地闪着蓝色的光,暮色把天空变成一个神秘的夜,各种的轮廓都模糊在淡淡的黑影里的时候,那些轿子便连续地抬进了m县的县政府。

  县长立刻在山门口上挂了一张牌子:

  要人在此打猎
  人民不得进内
  且勿大声喧嚷

  第二天一清早,名人们的打猎便开始了。

  这天是一个好天气。春天的太阳娇媚地闪着金光。每个山峰上都反映着辉煌的,变幻的彩色。古老的树林荫蔽着潮湿的气味。鸟儿在空中安闲的飞翔,叫鸣。树叶子在微风里瑟瑟的动。野兔子,白的,黑的,灰的,竖着长耳朵,张着胆怯的小眼睛在树影之间出没,露着肥的屁股和短脚。间或有一两匹身段瘦瘦的,满着白的斑点,属于鹿类的美丽的小动物,宛如害羞的小姑娘一样,刚刚一闪身,便跑去不见了。

  这五个打猎的名人便各拿着枪到处去瞄准!

  “啪!”枪响了。

  “啪——啪——”枪连续的响。

  无数的鸟儿便同时惊慌地飞了起来,发狂似的叫着;野兔子也飞快地躲到窟子里。名人们互相问答着:

  “打中了么?”

  “没有。”

  “你呢?”

  “也没有。”

  “这些机灵鬼……”

  接着,名人们便协力的向一只猫头鹰射击,这鸟儿正栖在松树的粗枝上,打着瞌睡。

  “啪……”

  奇怪的叫了一声,猫头鹰也飞去了,只有弹子穿过树叶的声音,沙沙的留在这幽静的林子里面。

  “不行。”医博士失去了不少的游兴。

  教授也把枪口倒朝到地上去,皱了眉头。

  “laly!”局长又无聊地向那只狗叫着,狗呢,连头也不抬,只把那长鼻子在发霉的荫地上唤着。

  政客却鼓起勇气来说:

  “瞧我的!”一面闭了一只眼睛,把枪枝一横,向空中瞄着。

  “好,”秘书用力的说,“瞧你的。”

  “啪——”政客便赶忙的向前跑去,因为他分明看见一只鸟儿从树枝上翻落了,可是他在那些巨大的树林中穿了许久,满地上,却只现着隔年的枯松子和落叶。

  “怎么样?”秘书远远的向他问。

  “明明白白——”他心里懊恼的想:“却又——他妈的!想着,他的眼睛又像两只活动的球,转来转去的溜,然后在一枝耸立在半天中的柏树底下,被他发现了一点黑的东西。

  “可不是,”他不禁的心跳了,跑过去,一瞧,的确是一只鸟儿。

  “我没看错了!”他得意的想,那晓得这一只鸟儿是已经烂了肚皮和长满了蛆类的。

  于是他用一根绳子把它吊在手上,象小孩吊着一条死鱼似的满着自豪的神气一路走了回来。

  “究竟你行!”秘书拍着他的肩膀称誉说。

  “我看着我的弹子飞出去……”政客爽然回答。

  局长便捻着胡子对那只鸟儿瞧着。

  医博士和教授彼此看了一眼,似乎说这一只鸟儿也是不容易得来的呀。

  最后,一匹倒霉的兔子从窟子里跳出来,一受吓,便癫着短腿乱跑,碰到树根上,晕倒了,这意外的遇见便成为名人们的收获,于是这一天的打猎便这样的结束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结果,那情形,也依样打落了许多树叶子,把沙沙的余音留在幽静的林子里面。此外除了打猎者的颓丧神情,在这个充满飞禽走兽的山上,是毫无所得。

  然而到临走的那天,在名人们的打猎队伍里,却非常惹人的挂满了许多鸟儿,许多兔子,还有一匹四条腿的长角的动物。对于这些似乎足以代表打猎胜利的鸟兽,名人们也飞扬着欢喜的脸色,都忘记这些可以自豪的物件,却是由市场里买来的。

  于是离开m县。

  这时的名人们,是抱着最高的征服者心情,浮着笑容,象凯旋模样。大家对于这一次的打猎都是十二分满意的。彼此都自豪的说着打猎的娱乐。秘书更做着手式大声说:

  “啪的一枪——”好象他的枪是百发百中的样子。

  大家正在有说有笑的时候,教授忽然慌张的叫了起来:

  “呀,老虎……”

  大家失了脸色。

  医博士抖着声音问:

  “那里?”

  教授把手指着远处。

  在山边,现着许多穿短衣的人,似乎是一群猎户,其中抬着一只黄色的大兽物,拥着走向这一边来。

  名人们适才定了神。

  “可被你吓坏了!”医博士安着心,一面埋怨的说。

  “既然是死的,”秘书的头脑灵活了。“我们把它也买来不好么?”

  局长第一个便赞成的说:

  “好极了!”

  大家都现出新的欢喜的神气。

  于是那老虎,便因了两百元的代价而成为名人们的最大的胜利品了。真的,对于这一次的名人们的打猎,在这一个省城里,便一百倍等于革命的疯狂,几乎像地震似的,哄动起来了。所有的报纸都用特号字标题,登着这五个名人,老虎,以及那只小狗的像片,夸张的记载着打猎的事实,而且赞叹说:

  “……以五个学者之能力,居然会猎到一只雄猛无比之老虎,此不但乃吾省空前(或即绝后)之伟大创举,亦即世界之骇人听闻之美事也……”

  多么名誉的名人们的光荣!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名人的打猎》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胡也频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胡也频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