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女人最本质和最真实的——访作家九丹(续鸿明)

作者:九丹

  乌鸦在人们眼里通常是一种不祥的鸟,可有人偏偏拿它来做书名,这就是最近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九丹新著《乌鸦》。这部长篇小说讲述了一群怀着绿卡之梦的中国女人留学新加坡的故事,她们为了在异国生存并长期居留,屡经磨难,饱受屈辱,甚至不惜出卖肉体,但最终没能实现绿卡之梦。与其他许多讲述中国人在异国他乡历尽艰辛而终获成功的类型化小说不同,《乌鸦》可谓留学题材中的“另类”。

  青年作家九丹是江苏扬州人,1990年从中国新闻学院毕业,分配到广西一家报社做记者,后辞职来到北京,1995年留学新加坡,在异域学习和生活5年之后,于2000年回国,目前在北京一家周刊社做记者,业余时间从事创作。

  谈到为什么写《乌鸦》这部作品时,九丹说,很多人到了国外,自己做了方方面面的事情自己好像都忘了,他们的作品给别人展示的是一些经过了美化的东西。面对这样的一些人和作品,我内心是难过的。在面对自己曾经有过的一段生活时,为什么不能真实地表达呢她写作《乌鸦》就是要正视这样的留学生活,把许多人竭力回避和百般美化的生活真相揭示出来。

  “《乌鸦》正是一本关于罪恶的书,一本关于女性知识分子的罪恶的书,是一本与任何女人所写的不同的书。”她说。

  对于罪恶和忏悔,九丹有着自己的看法。她认为中国人缺少一种基督精神,缺少宗教里面所应有的一种忏悔,尤其是中国的女人更是如此。她们不愿忏悔,不愿分析自己的内心,没有仔细地去体味去检查她们的眼泪里究竟含的是什么东西,难道说都是纯情的委屈,都是圣洁的露珠?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你只要为获得你自己的利益去挣扎去努力去流泪的时候,就已经对别人相应地构成了伤害,这就是你所犯下的罪恶。难能可贵的是,忏悔意识也正是《乌鸦》一书力图呈现的。如同九丹讲过的一句话:我的伤口“首先是因为我个人的罪恶,其次才是他人的罪恶”。

  据说,王朔对《乌鸦》以及九丹另外一部长篇《漂泊女人》非常欣赏。著名评论家李陀对《乌鸦》也给予好评,认为这部小说代表了全人类的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向整个男权社会和金钱社会发出的一声呐喊。

  谈到目前的女性写作热时,九丹非常坦率地表达了她的看法。她说,虽然一些女作家的作品现在很流行,但我看到的是虚伪,她们在无限地杜撰自己所根本没有体会过的生活,她们的作品没有把人生最有价值的东西很好地表现出来。我与她们不同的是,我在努力写出一个女人最本质的东西和最真实的体验。

  她喜爱的作家有杜拉、昆德拉、村上春树和一些19世纪的小说大家,她说,她此生的愿望是做个最好的作家,为此她会一直不断地写作,写出“与这个时代许多人的心灵深处的东西有关”的作品。

  (本报记者 续鸿明,2001年2月14日,第2版)中国文化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写出女人最本质和最真实的——访作家九丹(续鸿明) 》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九丹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九丹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