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屁不是

作者:林希

  这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我拼凑起来的,如今叫组合。

  题目,是音乐人腾格尔的。

  《羊城晚报》4月26日:“腾格尔还称某些大牌歌星‘新民歌’为‘拉屎’,他不屑地说道:某些所谓‘大牌’素质很差,他们根本就不了解什么是民歌,以为随便那么就着谱哼就行了。他回忆两年前在南京听一场‘新民歌演唱会’,评价‘腕’们‘狗屁不是’,说当时没听半场就走了。”

  腾格尔,著名歌唱家,他演唱的蒙古民歌脍炙人口。不仅为蒙古族人民所喜爱,同时为中华各民族听众听喜爱,并已经走向世界,为全世界广大音乐爱好者所喜爱。正因为腾格尔的歌声蕴含着我们中华民族深厚的民族文化,他才敢说那些哼哼唧唧的“腕”们狗屁不是。腾格尔说“那些小歌星,一点没有性的区别,男人就要像个男人嘛。还动不动就来一个什么‘好酷也’。”尖着嗓子犯酸。腾格尔说“真不知道这些都是从哪里漂来的”。

  说到流行曲里的“狗屁不是”,早就已经是大家的同感了,只是我们还不好意思说“狗屁不是”,我们至多也能看出此中的门道,狗屁不是,就是狗尼不是,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无独有偶,就在后两天(4月29日)的《文艺报》上,也发表了一条消息,这条消息文字不多,无妨抄在这里:

  大学生眼中的“另类小说”

  近日,有那么一批七十年代出生的“作家”创作的书,在流行过大街小巷一阵也渗进了大学校园。与这批作家年龄相仿的学子们,如何看待这类书的?

  记者最近在一家学院调查了解到,现在的大学生们对这批学普遍不认可。他们认为,追求前卫绝不是无原则的。赤躶躶|毫无羞耻地描写性爱场面;浮华、奢迷而飘浮不定的背景生活颓唐、萎迷不振的精神状态;关注自我,个性张扬,除了对父母负责,他们只顾自己“酷”;性成了个体最真实本能的实现;自动与政治脱节,把自我放逐到个人情感窄小的空间,以边缘人物、夹缝中的人自意,并当成是对自己的肯定与鼓励;自恋主义,幻想自己是靓男俊女,拥有与生俱来的艺术才华,屁股后面跟着一大堆追求者或敬仰者……这与其说是自传体小说,到不如说是商品经济浪潮冲击下胡编出的聊以自慰的和借以捞钱的卖点。也有人说,这些小说违背了先锋小说的本义,他们不懂得不同民族文化是无法重叠的。西方文化扎根于西方土壤,中国的文化自有中国几千年积淀成的土壤。作家心浮气躁,不懂传统又硬要彻底地否认传统,岂不荒唐可笑?

  总之,殊路同归,被调查的大学生们纷纷表示对此类小说抱好感。

  这条消息最后使用了一个成语,“殊途同归”,如果真是同归的话,那这条消息所说的那个“另类”的同归,自然也就狗屁不是了。

  狗屁不是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不知道狗屁不是,玩出来一看,狗屁不是,洗手拉倒了,这叫善意狗屁不是。还有一种情况,明知道狗屁不是,玩的就是狗屁不是,用狗屁不是赚钱,这就不厚道了。就说《文艺报》上的那条消息,一些自称是另类的“小说”,写在大街上当众做爱,写女人的自慰,写吸毒,同性恋,难道写这类“小说”,或者是为这类“小说”鼓噪的人,就不知道这类“小说”称屁不是吗?但他们玩的就是狗屁不是,“狗屁不是”也是一种包装,摆上货架,就能卖钱,而且卖点不错,专爱狗屁不是的人多得很。有人想买狗屁不是,就一定有人卖狗屁不是,二者相投,一个巴掌拍不响,也是一种合掌现象,狗屁不是,就横行天下了。

  外国人不泡制狗屁不是,明人不做暗事,人家也不说绕脖子话,什么另类另类的,人家就叫成人读物,也不沾文学的边儿。只要是成人,而且又有这种雅兴,大街上有的是小书摊。人家也不公开张扬,有人来买成人读物,书商只在一旁观望,绝不向你推荐,怕落下教唆的罪名,待你选定,人家于收款之后,一定要把你选定的读物包好,绝不会把封面露出来,怕你嫌“损”,绝不像咱们中国这样,买了狗屁不是的东西,还洋洋得意,读过之后,还洒洒脱脱地写什么评论文章,说什么“她的经验、能量、感觉已完全释放出来,我估计以后不会再达到这高度了。”爷,这高度是随便达到着玩的吗?

   狗屁不是泛滥,是一种社会腐败现象。前几年见到一条消息,说是一个日本成人读物的写手,一天走在大街上被人们认了出来,立即就被围住,人们齐声地斥责他好的一条汉子,干嘛做这类下作事?孩子们偷偷看他写的书,都萎靡不振,真是害人匪浅了。

   可怕的是,中国人不但不以此为耻,一些人反而以此为荣,一位以狗屁不是出名的美女“作家”,于受到社会斥责之后,竟然洋洋得意地说:“我现在虱多不怕痒。我很勇敢,我说出了别人无法说出的话……无论怎样,好歹我算是浮出海面了。”

   浮出海面又怎样呢?狗屁不是到什么时候也是狗屁不是。

   如此而已。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狗屁不是》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林希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林希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