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手歌》之战

作者:刘君梅

  70年代,中国孩子大都会唱《拍手歌》:“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开飞机;你拍二,我拍二,两个小孩梳小辫;你拍三,我拍三,三个小孩吃饼干……”小孩近的、远的理想都在这儿歌里了。

  在长大的过程中,我们一天天远离《拍手歌》。

  听说老北京也有拍手歌,叫《打花巴掌》:“打花巴掌吹,三月三,老太太爱上万寿山;打花巴掌吹,四月四,老太太爱逛白塔寺。”今天的孩子听了会问:“逛白塔寺干吗呀?”成人听了先是忍俊不止,接着便是有点怅然若失。

  90年代的某一天,电视上出现了一则针对儿童的广告,几十名儿童整齐地拍着手唱:“你拍一,我拍一,小霸王出了游戏机……”《拍手歌》重新登台,却让人吃了一惊。

  而让人最吃惊的一刻是在1996年夏天。肯德基炸鸡在中国的第一百家店落户京城,首都知名媒体的记者大都被商家和公关公司邀去庆典了。表演歌舞的中国孩子都穿白色t恤,上印北京、上海、广州、沈阳、南京、成都、苏州、杭州……标志这些城市已被肯德基炸鸡“占领”。

  嘹亮的拍手歌传来:“你拍一,我拍一,我们爱吃肯德基;你拍二,我拍二,肯德基里有我好伙伴;你拍三,我拍三,请到肯德基来就餐……”一直拍着手唱到了十,以“欢乐美味有价值”结束。

  我当时想:其实孩子并不像大人认为的那么贪嘴(“有翅膀的除了飞机,长四条腿的除了板凳”都要吃的并不是儿童),孩子的好恶很有可能在“吃”之外。儿童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认文化。寻找传统文化的人不都在重拾旧时儿歌?商业文化大行其道时,公关高手不都在利用经典儿歌?

  如果我们一定要在儿歌上维护传统文化的纯粹以及民族的自尊,那么,仅仅只是痛心疾首地呐喊,恐怕还是不够。我们的对手是谁?绝不仅是一只炸鸡翅和一只汉堡包。我又想起那位美国电脑界成功商人的话:“如果一件事必须做,我们不做,别人会做,我们的对手太多太强!”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拍手歌》之战》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刘君梅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刘君梅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