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边人的哀乐故事

作者:刘绍棠

  “……对我自己作品,我比较喜爱的还是那些描写我家乡水边人的哀乐故事。因此我被称为乡土作家。”

                ——引自沈从文1986年《自我评述》




  老一辈的豆棚村人,也就是八国联军打中国那一年前后出生的老爷子老奶奶,不知是夜郎自大,还是眼界狭小;他们讲古叙旧忆往昔,从来不说前清顺、康、雍、乾、嘉、道、咸、同、光、宣的某年某月某日,也不说民国的某年某月某日。大至历史事件,小到本地故事,他们都以刘黑锅身死那一年计算时间。吴大帅头一回打张大帅是哪一年?刘黑锅死前一年。偷鸡摸狗的张老砧子哪一年拉起杆子当了土匪?刘黑锅死后一年。黄道吉哪一年拜牛鼻子杂毛老道为师,装神弄鬼自称半仙之体?就在刘黑锅死的那一年。那一年春旱秋涝立夏下雹子,人冬飞沙走石连刮四十九天大黑风,村北的沙岗搬到了村南,活埋了一户人家两圈猪。那一年大河里的花船水妓炸了窝,掐死老鸨子,勒死插杆的,剃头刀子阉嫖客。那一年通州的男女洋学生下乡大扫茬,遇见没有剪辫子的男人便牛不喝水强按头,咔嚓一声铰掉后脑勺的猪尾巴。挨门串户搜索大姑娘小媳妇,扒下鞋袜剥裹脚布……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那一年情人刘黑锅一死,自幼招蜂引蝶的小红兜肚儿,一改水性杨花老脾气,改邪归正要当个守身如玉的节妇。她拜在馒头庵老尼姑门下当记名弟子,说媒拉纤带收生,摇身一变立地成佛。孙悟空变土地庙,旗杆竖在庙后头,杨二郎一眼就看出了破绽,七十二变也难免露馅。小红肚兜儿却变得六根除净,不留尾巴桩子。

  这一年小红兜肚儿三十六七,不算年少也不见老,她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喜欢穿红挂绿,搽胭脂抹粉儿,三十六七打扮得像十八九。刘黑锅咽气的当天晚上,她就把圆髻改成了冠髻,红头绳换成了蓝头绳儿,一下子老气了许多。半盒胭脂,一包官粉,扔进灶膛,只要一张清水脸儿,红袄绿裤子,三天三夜浸透了皂荚水,灰不灰黄不黄,穿在身上好像俗家打扮的尼姑。尖尖翘翘的凤头鞋,压在了箱子底层,又被钻进箱子的老鼠咬出几个窟窿。眼尖的人看得见,一夜之间她虽没有白了头,鬓角上也有几茎青丝染上秋霜。

  小红兜肚儿一心不二扑在刘黑锅身上之前,有过六七八个老相好,刘黑锅出殡下了葬,又都一窝蜂想补刘黑锅的遗缺;可是一见她那哭眉丧眼寡妇脸儿,又都一个个倒吸一口冷气,打了退堂鼓。

  只有那个在高粱地里占过她便宜的张老砧子,竟敢亮出本相,要跟她长久搭伙,到她家拉帮套。

  刘黑锅下葬六十天,小红兜肚儿带着十一岁的龙蛋子,给刘黑锅圆坟。北运河乡俗,人死六十天,只不过跨进了鬼门关,魂灵儿还藕断丝连挂在望乡台上,只等亲人最后一祭,这才瓜熟蒂落沉人阴曹地府,从此便阴间为鬼了。小红兜肚儿手上拎着一只大包袱,大包袱里有金箔银锭黄纸钱;龙蛋子胳臂上(扌汇)着一只柳篮子,柳篮子里有酒肉供品和三住高香。娘儿俩来到村外老桑树下的大坟前,摆放了供品便烧香、焚纸、跪拜、祷告。刘黑锅刚死,小红兜肚儿便伪造履历,说刘黑锅是她娘的干儿子,她也就理所当然的是刘黑锅的干姐姐,干姐弟虽不是一母所生,却情同一奶同胞。于是,她不但收养龙蛋子名正言顺,而且在刘黑锅身上做多少文章都有了题目。

  “爹,您老人家甭挂念儿子,放心上路吧!”龙蛋子连磕三个响头,一个响头一个海碗大的坑,“早去早回。转世投胎,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小红兜肚儿一个巴掌捂住他的嘴,说:“你爹不愿跟我同年同月同日死,但愿同年同月同日生,来世成双结对做夫妻;我一日不死,你爹在阴间等我一日,我一年不死,他在阴间等我一年,竟打长算也等不了三万六千天。”

  龙蛋子十分孝顺,忙又叩了一个头,说:“爹,寒来暑往春夏秋冬,转眼之间就是百年,您安心等着干娘把您接回来吧!”

  “我那比得过二十四孝的好儿子!”小红兜肚儿泪下如麻脸上笑开了花,“你到河边掏螃蟹,干娘在你爹坟前多坐一会儿。”

  “您回家别忘了喊我一声。”龙蛋子爬起身像摘了笼头的驹儿,欢蹦乱跳地向河边跑去。

  龙蛋子一走,小红兜肚儿使张开双臂扑到坟头上,紧搂着坟头连连呼唤刘黑锅的名字;夺眶而出的泪水像一道道鞭杆子雨,穿透了黄土直人坟坑,点点滴滴打在刘黑锅的棺盖上。

  “黑锅呀黑锅,狠心贼的黑锅呀!”小红兜肚儿一边哭一边骂,“你撒手一走六十天,望乡台上看得见,这六十天里我哪一天吃过半碗饭,哪一夜不是天光大亮还睁着眼?想你想得我掉下一巴掌膘,连骨头带肉拆下来喂不饱一只鹰;愁得我大把大把掉头发,剩下几根也白了梢儿。你尝尝我的眼泪苦不苦?就知道我吃下一篓蜜的甜瓜,到嘴里也改味儿变成黄连。”

  小红兜肚儿哭骂不解气,又双手发疯扒起了坟,满天飞溅黄土坷垃青草叶子。

  “哈哈哈哈!”老桑树下一阵怪笑,跳下个鹰鼻鹞眼水蛇腰的汉子,“小红兜肚儿,人死如灯灭,刘黑锅一人阴间就还不了阳;你给他挂了六十天孝,也算尽到了露水夫妻的情分,哭几声更是老尺加一,给够了斤两。还是擦干了眼泪走你的阳关道,别死心眼子粘住这座独木桥。”

  小红兜肚儿睁开泪眼一看,认得他是过去给皇粮庄头麻大叫驴家扛过长工的张老砧子。张老砧子也有一身武艺,也走过船,跟刘黑锅争抢船老大的腰牌,打了三十六场死架,没有一回不败在刘黑锅手下。但是,他腿快手粘胳臂长,打架吃了败仗撒腿就跑,快似流星一溜烟,刘黑锅就像忙牛追兔子,累得呼噜气喘望尘莫及。刘黑锅肚子里撑得船,没有花花肠子弯弯绕,一颗心挂在胸脯上,不会害人也不知道防人。张老砧子最会趁虚而人,打不过他就偷他;偷了刘黑锅的血汗钱,转身就进宝局子,一子不剩送进庄家的狗牙荷包里。刘黑锅离船上岸给小红兜肚儿拉帮套,他也懒得再吃水上饭,变成了一只黄鼠狼儿串户偷鸡,腰里暗藏一根绳子串村套狗,卖烧鸡狗肉为生。他还有一门独家手艺,那就是谁跟他结了仇,他能连放三把火而不留一点痕迹,方圆十几个村的财主都怕他下这个毒手。

  目光一碰,小红兜肚儿就感到张老砧子来者不善,慌忙从坟上爬起身子,向河边喊道:“龙蛋子,回家吧!”

  张老砧子铁青了刀条子脸,喝道:“小红兜肚儿,我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也是来给黑锅大哥圆坟送路的。

  说着,从怀里掏出一葫芦酒,洒在刘黑锅坟前的一片草丛上,直直溜溜跪倒,端端正正叩头。

  “张老砧子,我替刘黑锅多谢你了。”小红兜肚儿见他一本正经,也只得以礼相待,硬着头皮说软话儿。

  “黑锅大哥,死诸葛吓退了活司马,您人士六十天,我才敢到您坟前请罪。”张老砧子抡起巴掌,左右开弓打自己的脸,“那一年半夜三更,小红兜肚儿背着龙蛋子,到这棵老桑树下的窝棚里来找您,我正猫在豆棵下,搽着满脸的锅烟子,打算进村愉两只肥母鸡,给您刚下患儿的弟妹熬汤喝;谁想巧遇小红兜肚儿路过高粱地,我不该一时起了歹心,吃屎的狗抢了您嘴里的肉,罪该万死。”

  “张老砧子……你这个……该当千刀万剐的……狗贼!”小红兜肚儿又羞又怕,哭喊着叫骂。”

  “黑锅大哥,兄弟甘愿把女儿许配给你家龙蛋子为妻,跟你高攀做个亲家。”张老砧子把自己打得鼻青脸肿才住手,“一个水灵灵鲜嫩嫩的黄花闺女,换你撂下筷子的残茶剩饭小红兜肚儿,我不占便宜你也没吃亏。”

  小红兜肚儿见势不妙想跑,两只小脚像拴上了千斤坠儿,天旋地转寸步难行,尖着嗓子鬼叫:“龙蛋子,快救娘来呀!”

  张老砧子愣愣怔怔站起来,两眼直勾勾盯住小红兜肚儿,说:“我给你拉帮套,下地是牛,蹲门是狗,天天给你偷一只鸡吃。”

  小红兜肚儿撇了撇嘴儿,鼻孔里冷笑,说:“我跟了刘黑锅半辈子,天下男人都不入我的眼里。”

  “刘黑锅一犯脾气打你个半死,我连小指头儿都舍不得捅你一下。”

  “老娘天生一副贱骨头,一身皮肉贪爱刘黑锅的铁砂掌。”

  “刘黑锅独占你的身子十几年,没给你买过二尺花布三缕丝线,我能叫你穿红挂绿,插金戴银。”

  “老娘是个养汉精,一腔子血都倒给刘黑锅一个人了。”

  “你这只馋嘴的叫春猫儿,怎么能一天不吃荤腥儿不叼肉?”

  “刘黑锅死的那天,我就把自个儿劁了。”

  “那你怎么不到尼姑庵出家呢?”

  “我得把龙蛋子拉扯成人。”

  “你真能横下一条心,从今以后不打一口野食儿?”

  “我敢走歪了一只脚,刘黑锅的阴魂显灵,活活把我掐死。”

  “还是我替黑锅大哥堵死了水沟眼儿,把守住两扇门吧!”张老砧子恶眉瞪眼一副凶相,“只要我听说哪个野男人进了你的屋子上了你的炕,我不砍下他脖子上的大脑瓜儿,也得割下他裆里的小脑袋。”

  “呸!”小红兜肚儿一口唾沫啐在张老砧子的鼻尖上,“赶快回家守住你的娘娘庙,大红庙门不知给谁拔了闩哩!”

  小红兜肚儿这两句话像给了张老砧子当头一棒,怪叫一声如梦方醒,疯跑如飞而去。

  一片阴云遮住了头上一块天,小红兜肚儿又扑在刘黑锅的坟上哭起来。




  龙蛋子正在河边给花满枝掰脚丫子,并没有手伸进岸下的泥窝掏螃蟹。

  他离开老桑树下坟地,嘬起嘴chún吹一支小曲,眼盯着大河脚下却拐了弯儿;河滩上的羊肠子小路三盘四绕六出五进八卦阵,龙蛋子转出一片柳棵子地,一头正撞在花满枝家的篱笆根上。花满枝家的篱墙内,一溜三棵摇钱树,年年能摘十几筐绿叶红嘴儿大蜜桃。家家到庙里进香,给祖宗上供,老人家整寿,小娇哥满月,都买她家的蜜桃取个吉利。这三棵摇钱树是那年她爹牵驴赶脚,南下深州偷来的秧子。深州大蜜桃到了豆棚村,虽说多少走了味儿,可也比豆棚村土产的五月鲜几个大口甜。花满枝的爹花进宝,把这三棵蜜桃视如财神,管这三棵蜜桃树叫大姑奶奶、二姑奶奶、三姑奶奶。花满枝更得挫一辈儿,管大姑奶奶叫大姑太太,管二姑奶奶叫二姑太太,管三姑奶奶叫三姑太太。每年桃枝发芽,全家老小给姑奶奶道喜。阳春三月桃花开,四面夹起围障给姑奶奶当闺房,怕的是狂风吹落桃花少结果。等到绿叶成荫子满枝,蜜桃树下更是日夜不离人,好像给姑奶奶侍候月子。蜜桃长到鸡蛋大,每一颗蜜桃挂一草兜儿,有如潞河中学女洋学生的奶罩,防的是蜜桃沉重,坠断了枝权,半生不熟落了地。眼下正是五黄六月,个小的蜜桃也有半斤八两,只等涨满了甜汁熟了个透,便可采摘上市卖大钱。此时此刻,恰似生死关头,花进宝两口子黑夜看守,白天不能不下地,三棵摇钱树就交给女儿满枝和谷家的串儿护卫。

  龙蛋子不想偷桃,只想把谷串儿从花满枝身边赶跑。

  刘黑锅教子,头一条就是一辈子手脚要干净,饿死不能偷,穷死不能抢。龙蛋子五岁那年偷了邻居一把酸枣儿,刘黑锅子心狠手辣,铁砂掌打得龙蛋子皮开肉绽,小红兜肚儿护犊子,也被打得半死。从那以后,直到一九六二年,五十岁的龙蛋子饿得全身浮肿,穷得一贫如洗,也没吃过一口不义之食,拿过一分不义之财。

  他跟谷串儿前世无冤,今生结下死扣子,一知半解的都说是为了争夺花满枝,却不知道开头的起因竟是花满枝的一双脚。

  刘、花、谷三家,同一年来到豆棚村落户,祖辈便是通家之好。刘黑锅、花进宝和谷串儿的爹谷三千,小时候拜过把子,亲如一条娘肠子爬出来的同胞兄弟。长大了刘黑锅走船而又扛长工,花进宝扛长工而又赶脚,只有谷三千到镇上当了牙行,靠耍嘴皮子吃饭。女大十八变,男大变化也不少。刘黑锅变得顶天立地,花进宝变得财狠食黑,谷三千变得长毛赛过活猴儿,不长毛是一条泥鳅。刘黑锅看不起花进宝为了一个小钱便不要脸面,更恼怒谷三千..(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水边人的哀乐故事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