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尔森与公主

作者:刘心武

  我和外公住在一起,我们的小屋在森林边上,森林边上有个小山坡,小山坡上有个小红房子,小红房子旁边有一段小石墙,坡上夏天铺满鲜草,总有两头牛在低头吃草,那个小红房就是我们的家。

  我的外公是个修鞋匠,他总是坐在小板凳上修鞋。我呢,我总坐在一把大椅子上,椅子很高,我爬上去很费劲,坐上以后很舒服,可是我的脚够不到地。没关系,这样我可以把一双腿晃来晃去,就那么一直晃下去。

  有一天外公停下手里的活,对我说:“嘿!你别总在那儿晃你的腿,你也该做点事才是!”我问:“做什么事呀?”外公说:“我刚修好这双鞋,这是奥尔迦老太婆的鞋,你看我修得多好!她一定等着穿呢,你跳下来,给她送去吧!”我就从椅子上跳下来,外公把修好的鞋放在一只口袋里,又往口袋里装了一个甜饼和一瓶他自己酿的果汁,我就背着口袋上路了。

  口袋好重呀!我背着它走下山坡,走在山坡下的湖边小路上,很累很累,可是我不能马上停下来歇着,因为奥尔迦老太婆住在森林那边好远的地方,我要是老歇着,我到她那儿天就黑了,我就没法子回外公家了。

  我走到森林的一条小路的路口上,我知道沿着这条小路穿过森林就可以找到奥尔迦老太婆的小房子,我沿着林间小路走去,走呀走呀,忽然眼前很亮,原来是一大片林间草地,我肩膀好痛,我决定休息一下。

  我把肩上的口袋放在草地上,坐在一个树桩上,我打开口袋,取出甜饼和果汁,还没吃没喝,我就觉得好香!我正吃甜饼呢,铖然那边来了个老头儿,他长得又干又瘦,穿着一身皱皱巴巴的黑西装,戴着一顶破旧的黑礼帽,手里拄着一根旧得裂缝的拐杖,他就那么一直朝我走过来了。

  “你好呀!”我对他说。

  “你好,孩子!”老头儿在我面前停住了脚步,他满脸汗津津的,他好像心里为什么事很着急。他问我:“孩子,你看见奥尔迦公主了吗?”我说:“什么?公主?这里从来没有什么公主,不过,倒是有个老太婆叫奥尔迦,喏,她的鞋在我的口袋里呢,我外公修好了她的鞋,让我给她送去呢!”

  老头儿听了,掏出一声灰乎乎的手帕擦着脸上的汗,很高兴地说:“你认得奥尔迦公主的宫殿?这太好了!你带我去吧!”我说:“我不认得什么公主的宫殿,我可以带你到奥尔迦老太婆家里去,可是我还得吃饱喝足啦!你要不要也吃点喝点呢?”老头儿道了谢,在我旁边的一个树桩上坐了下来。

  这时候,从我身后冒出来一只麋鹿,我一点也不吃惊,因为我们这边森林里有很多麋鹿,这只大麋鹿一定是闻见了甜饼和果汁的香味,才跑过来。”“老头儿见了糜鹿,便揭下帽子,举起瘦胳膊挥舞着,欢呼起来,“啊!!我英俊的白马来了”。

  这好奇怪,麋鹿和白马,完全不一样呀!老头儿说:“我不用吃也不用喝,你给白马吃点喝点吧!”外公从小就教给我,见了森林的麋鹿,如果自己有吃的,一定要分给它们吃。

  我就掰了一角甜饼给大麋鹿,它吃得好香,我又往它嘴里倒了好些果汁。

  大麋鹿吃了喝了,舔着嘴chún,趴在了草地上。

  老头儿说:“啊!大白马,你该驮我们去奥尔迦公主那里了吧?”说着,他就把那装鞋的口袋拿起来,让我背在肩上,又把我抱起来搁到了大麋鹿的背上,然后他自己也骑在了我后面,老头儿说:“亲爱的大白马,走啊,去奥尔迦公主那里啊!”大麋鹿站了起来,驮着我们,跑出了那片林中绿地,跑往绿地那边的森林小路,耳边风飕飕地响,有时候树枝打在我们脸上,跑啊,跑了一阵,眼前又一亮,已经到了森林的另一边。

  在森林的那一边,荒草里面,有一座歪歪斜斜的木板房,它那木板上面的漆,原来一定不是黑的,可是现在就像黑乎乎的鱼皮;房顶上的草长得跟房角下的草一般高。

  我们还没到那房子跟前,就有一个老太婆走了出来,用一只手遮在眼睛上,朝我们张望,那正是我应该把修好的鞋送给她的奥尔迦老太婆。

  麋鹿停了下来,趴下,我和老头儿都从麋鹿身上下来了。

  我完全没有机会把鞋送上去,因为老头儿显然完全忘忆了我,奥尔迦老太婆的两眼也只是盯着老头了。

  啊呀!这不是我心爱的公主奥尔迦吗?”我听见老头子大声地说,他激动得扬起了双臂。

  我想他一定认错人了。

  可是跟着我就听见奥尔迦老太婆尖声叫了起来:“啊呀!这不是亲爱的骑士佩尔森吗?”她激动得身子都抖了起来,双手紧握,扣在胸前。

  这真奇怪!

  佩尔森老头儿和奥尔迦老太婆拥抱在一起,一个说:“我一直要来找你!”一个说:“我一直在等你来!”我眨眨眼睛,真不敢相信:转眼之间,佩尔森老头变成了一个健壮的小伙子,他满面红光,腰板笔挺,他穿的西装也变得崭新,连他头上那顶破帽子也变成了仿佛刚从商店里买出来的新帽子,奥尔迦老太婆呢?她不再是个佝着腰的老太婆了,她脸上那些火鸡皮一样的皱纹完全消失,变得红扑扑的,她的眼睛变得又大又亮,蓝眼仁儿比森林边的湖水还碧蓝清澈,她的头发刚才还乱蓬蓬稀松松白得像雪,转眼间却变成了一头厚实的金发,每个鬈鬈都闪着金光,长长地披在她的肩膀上,她的那身破衣服也变成了美丽的新衣服,裙子下面,欠着脚尖的脚上,穿着一双闪闪发光的红皮靴——她有那么美丽的红皮靴,还需要我外公给她修补的鞋吗?我愣愣地站在那里,我眨眨眼,心里想,小房子会转眼变成宫殿和城堡吗?好一阵过去,小房子还是那么小、那么破,屋顶上的草,还是那么在风里摇摆,后来我看见小房子的屋顶上的烟囱里冒出了一缕青烟,从那关不紧的房门里飘出了咖啡的味道,那可不是很香的咖啡,外公煮出来的咖啡要好闻很多。

  我就把外公修好的那双鞋,放在了小房子的门边,转身离开了。我想找麋鹿驮我回去,可是麋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开了。

  我走了很久了,才回到家里。

  我把送鞋的经过,讲给外公听,外公一点也不吃惊。

  外公问我:“那个老头儿,他是叫佩尔森么?”我说:“奥尔迦老太婆一见他,就叫他‘啊!这不是我的骑士佩尔森吗?’为什么她一叫,佩尔森就变成一个小伙子呢!又为什么佩尔森一叫:‘啊!这不是我的公主奥尔迦吗?’那么丑的一个老太婆,就真变成一个美丽的公主了呢?”外公对我说:“好久以前,在森林外面的村子里,有一个小姑娘叫奥尔迦,还有一个小男孩叫佩尔森,他们在一个小学里读书,有一天,他们和一群同学在村子面在的草地上玩,忽然,一头牛跑到奥尔迦面前,那是一头犄角很尖的牛,孩子们都吓坏了,有的尖叫,有的逃走,有的站住不能动,奥尔迦瞪圆了眼睛,吓得都忘忆了哭……这时候佩尔森冲了过去,用双手紧紧握住牛的两只角,拼命地把牛头往一边扭,真没想到,他那么一个小男孩子,竟把牛给制服了。后来,因为家里穷,佩尔森就背上行李,到离我们森林很远的城里做工去了。奥尔迦呢,也是因为家里穷,就一直留在森林这边。就这样,很多年过去了……就这样”。

  我把腿晃来晃去,听着,我还是不明白,我问:“那为什么,明明是一只麋鹿,佩尔森老头非说是一匹白马呢?”外公不再跟我解释,他只是说:“你就自己想去吧,你就晃着腿想吧,一直想到有一天你不再坐在椅子上晃腿。”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佩尔森与公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刘心武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刘心武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