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祖科夫

作者:陀司妥耶夫斯基

  我开始仔细观察这个人。甚至他的外貌都有点特殊。不论您多么心不在焉,都会情不自禁地盯着他看。而且还会抑止不住地放声大笑。我的情况就是如此。应当指出的是,这位矮个子先生的一对细小眼睛总在不停地转动,或者说,他这个人的整个身子,对于投向他的目光,特别敏感。他几乎总能本能地感觉出有人在对他进行观察,于是他马上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的观察者,然后抱着忑忐不安的心情,分析投射过来的目光。两只眼睛老是不停地梭来梭去,身子不断地左右转动,使他看起来很像是一个活动的风标。说来真奇怪!他似乎害怕别人嘲笑。其实他几乎就是一个为了糊口而不得不让人取笑逗乐的小丑。他常常乖乖地伸出自己的脑袋,让大家戏弄,不仅仅在精神上,而且在肉体上甘愿忍受别人的戏弄。当然这要看他是与什么人在一起罗。心甘情愿自动当丑角的人,是不值得可怜的。但是,我发现这人是一个怪物,这个可笑的人根本不是职业小丑。他身上还残存着某些高贵的品质。他忐忑不安的心情、他总是为自己而感到担惊受怕的病态表现,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觉得他总想为别人效劳的愿望与其说是为了捞到物质上的好处,不如说是出于他的一颗善良的心。他很高兴别人当着他的面、以极其粗暴的方式对他进行嘲笑。但与此同时,一想到他的听众冷酷无情、以怨报德(这一点我可以发誓),他心里就感到非常痛苦。因为这些听众不是嘲笑他的举动,而是他这个人本身,包括他的心、他的头脑、他的外貌、他的全部血肉之躯。我相信此时此刻他会感觉出自身的处境是何等的狼狈,但是他的抗议却又很快地在他的心中消失,其实他每次的抗议都是极其宽容的。我深信这一切的一切之所以发生,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完全是出于他的心地善良,根本不是因为他没有借到钱而被人赶了出来的缘故。这位先生是经常要借钱的,也就是说他用这种借的方式向人乞讨。每当他做完各种各样的鬼脸、让人笑够了的时候,他就觉得他多少争得了一点点权利,可以向人开口借钱了。但是,我的天哪!那里是什么借钱啊!他开口借钱时又是一副什么样的模样啊!我实在无法想象,在那么小的空间,也就是说在这位矮小个子的布满皱纹、颧骨高耸的脸上,能够同时容纳那么多各种各样的鬼相,那么多各种不同性质的感受,那么多极其深刻的印象!那里面什么没有啊!真是百感交集:有难言的羞愧,有假装的厚颜无耻,有懊丧,有愤懑,有突然的脸红,有对失败的耽心,有因胆敢打扰别人而要求宽恕的表情、有个人的尊严感,也有充分意识到自己渺小无用的自卑——所有这一切的一切,全都像闪电一样,在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他以这样的方式,已经在人世间闯荡了整整六年,可至今还没有弄清楚,在借债的微妙时刻,究竟应该采取何种表情!当然,要做到完全冷酷无情、卑鄙无耻,他这个人是永远也办不到的。他的心太善良、太热情了!我甚至要更进一步说,在我看来,这是世界上最最诚实、最最高尚的一个,不过他有一个小小的弱点:只要能够讨好别人,你一声令下,他什么卑鄙的事情都可以去干,而且心甘情愿,毫不考虑自己。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人们通常所说的窝囊废。最最令人可笑的是他的衣着。他几乎穿得与大家一模一样,既不比人家好,也不比人家坏,一身干干净净,甚至有点过分讲究,而且想通过衣着,暗暗地显示出他自己的体面和尊严。这种外表上的平等与内心里的不平等,他经常为自己的耽心,同时又不停地自我作践——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便构成了强烈的对比,使人觉得他既可笑又可怜!如果他真正从心灵深处相信,他的听众是世界上最最善良的人(尽管他的亲身经验告诉他并非如此,但他仍然持这种看法),他们嘲笑的只是他的那些可笑的举动,而不是他这个苦命的人,那么,他就会高高兴兴地脱下燕尾服,反穿着走到大街上,去迎合别人开心的愿望,自己也从中得到乐趣,反正只要能使自己的衣食父母发笑,只要能给他们带来愉快就行。但是,不论他使用何种办法,还是永远也无法得到平等。他还有一个特点:这个怪人的自尊心很强。只要没有什么危险,他冲动起来,甚至敢于舍己救人。对于那些弄得他愤怒已极、忍无可忍的庇护者,他善于巧妙对付。有时他甘冒风险,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几乎有点英雄的气慨呢!但是,这种情况持续的时间不长,往往只是几分钟的行为……总而言之,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受苦受难者,而且是一个最最没有用的、因而也是最最滑稽可笑的受苦受难者。
  客人们掀起了一场人人参与的争吵。我突然发现,我们的这位怪人一下子跳到一把椅子上。他扯起嗓子拚命喊叫,要求别人让他一个人单独发言。
  “您去听听吧,”主人悄悄地对我说道,“他往往能讲出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来……您觉得他很有趣吗?”
  我点了点头,就挤进了人群之中。
  确实,那位穿着相当体面的先生跳到了一张椅子上,拼命大喊大叫,引起了大家普遍的注意。许多不认识这位怪人的人,相互疑惑不解地使使眼色,另外一些人则放开喉咙,哈哈大笑。
  “我认识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我应该比所有的人都更了解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怪人从自己站着的高台上叫道,”先生们,请你们让我来讲吧。有关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的事,我一定会讲得好的!我知道他的一件事,那简直是一件天下奇闻,妙极了!……”
  “那您就快讲吧,奥西普·米哈依内奇,您快讲吧!”
  “您快点讲吧!”
  “你们好好听嘛!”
  “大家好好听着,好好听着!!!”
  “好,我就开始讲起来,不过,先生们,这件事有点特殊……”
  “好啊,好啊!”
  “这件事挺好笑的。”
  “很好,太妙了,真是妙不可言!——您倒是快点言归正传呀!”
  “这件事是我、你们最最卑贱的仆人,个人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
  “那您为什么一再宣称您要讲的那件事非常可笑呢?”
  “甚至还有点可悲呢!”
  “啊!!!”
  “总而言之,先生们,你们现在将要听到我讲的那件事是这样的,它使我结识了一伙非常有趣的人物。”
  “别绕弯子,快些讲吧!”
  “那事件嘛……”
  “您怎么老是说那件事那件事的,您倒是快点把那个值得一讲的寓言故事讲出来嘛!”一位长着一头淡黄色头发、留有一口胡子的年轻先生,用嘶哑的嗓音说道。他一手插进自己的裤口袋里,本想掏出手帕,结果却无意之中把钱包掏了出来。
  “那件事嘛,我的先生们哪,我希望在我讲完以后,能够看到你们中的许多人设身处地地替我想一想。最后还有一点需要交待,就是因为出了这件事,我才没有结成婚。”
  “您结过婚!……有老婆!……波尔祖科夫想过结婚!!”
  “老实说吧,我倒真想现在就能看到一位波尔祖科夫madame①!”
    ①法语:夫人。
  “请问您以前的那位波尔祖科夫太太的芳名叫什么?”一个年轻人挤到故事讲述者的身边,尖着嗓子问题。
  “先生们,故事的头一章是这样的:
  “那是整整六年前的春天,具体点说,就是三月三十一日。先生们,请注意这个数字,它是四月的前一天……”
  “是四月一号的前一天!”长着一绺鬈发的年轻人大声叫喊起来。
  “先生,您真会猜!那是一个傍晚。n县城的上空,暮色越来越浓,月亮正想从苍茫的暮色中爬出来……总而言之,那里的一切都非常好。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暮色朦胧的时候,我与我那已故的、与世隔绝的祖母告别以后,便偷偷地从我的寒舍之中溜了出来。请原谅,先生们,我使用了一个很时髦的用语与世隔绝?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尼古拉。尼古拉依奇那里听来的。不过,我祖母的确是与世间隔绝的:她又瞎、又聋、又哑、又蠢,反正你怎么说她糟都行!……我坦白承认,我当时胆战心惊,正打算去干一件大事,我的心在怦怦地跳个不停,就像小猫的脖子让一只瘦骨棱棱的爪子紧紧地抓住了似的。”
  “请您等一等,波尔祖科夫monsieur①!”
    ①法语:先生。
  “您有什么吩咐?”
  “请您讲简单一点,请您别费那么大的劲兜圈子!”
  “我遵命,先生!”奥西普·米哈依内奇有点尴尬地说道。
  “我走进了菲多谢·尼古拉依奇的那幢小房子(这是他光明正大化钱买下的)。大家都知道,菲多谢·尼古拉依奇不是我一般的同事,而是我的顶头上司。仆人向他禀报以后,便马上将我引进他的书房。我现在还清楚记得:那间屋子里一团漆黑,连一支蜡烛也没点。我抬头一看,菲多谢·尼古拉依奇正走进来。随后我们两人便都留在黑暗之中……”
  “你们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一位军官问道。
  “您看呢,先生?”波尔祖科夫问完以后,赶紧把微微*挛着的脸庞,转向长着一头鬈发的年轻人。
  “是这样的,先生们!这时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其实呢,也算不上什么奇怪,只不过发生了一件所谓常见的生活小事而已。我很随便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他也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卷纸,不过是国家发行的……”
  “钞票吗?”
  “是钞票,先生!接着我们就进行了交换。”
  “我敢打赌,这里散发着一股行贿的味道,”一位衣着体面、头发理得短短的青年先生说道。
  “是有一点行贿的味道,先生!”波尔祖科夫紧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唉,
    就算我是自由主义者
    这样的人我也见过不少!
  如果说你们今后会有机会去外省当差,那就请你们千万不要……在自己的家门口伸手……免得被烫伤了……因为有个文学家说过:
    就是祖国的炊烟,
    我们也觉得愉快和香甜!①
  ——我们的祖国啊,是我们的母亲,先生们,是生我养我的亲娘!我们都是她的儿子,是靠吃她的rǔ汁长大的!……”
    ①这是俄国文学家格里鲍耶多夫的爱国主义名句,见之于他的代表作《智慧的痛苦》
  全场马上响起一片笑声。
  “不过,信不信由你们,先生们,我可从来没有收受过贿赂。”他说完以后,将信将疑地把全场扫视了一遍。
  一场经久不息的哄堂大笑。像一阵排炮的轰鸣,把波尔祖科夫说话的声音,完全淹没了。
  “对,的确是这样的,先生们!……”
  他马上把话头停住,继续环视大家,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也许——谁知道呢?——也许他此刻突然想起,他比这一伙老实人中的大多数都老实呢……所以,直到大家的笑声结束,他脸庞上的严肃表情还没有消失。
  “是这样的,”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以后,波尔祖科夫开始说道:“虽然我从来没有收受过贿赂,但这一次我却是有罪的:我从一名贪官手里……接过贿赂……把它塞进了口袋里……也就是说,我当时手中掌握着一些文件,如果我把这些文件交给某一个人,那么,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就要倒大霉。”
  “这么说来,他就是这样把那些文件收买了?”
  “是收买下来了。先生!”
  “给了您很多钱吧?”
  “给我的钱嘛,就是眼下一个人出卖自己的良心所得的那么多……如果有人愿意给的话。不过,当我把钱塞进口袋里的时候,我的脑袋上好像浇了一瓢开水,非常难忍。我确实不知道我是怎么搞的,老是那么一副模样,先生们,你们看到了吧。我当时半死半活的,上下两片嘴chún,不停地翕动,腿脚瑟瑟发抖。是的,我有错,我有罪,我感到羞愧万分,无地自容。我简直罪该万死!我打算向菲多谢·尼古拉依奇请求宽恕……”
  “怎么样,他宽恕您了吗?”
  “我还没去请求呢,先生!……我不过是说说而已,其实当时是应该这么做的。因为我有一颗火热的心。我看到他直勾勾地望着我的眼睛,于是便说道:
  “您是连上帝也不怕的了,奥西普·米哈依雷奇!”
  “你们看,我该怎么办呢?出于礼貌我只好两手一摊,把脑袋扭到一边去。我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害怕上帝呢!菲多谢·尼古拉依奇?’……其实我这么说,也是出于礼貌……我自己简直恨不得钻进地里去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波尔祖科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