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气未短儿女情方长——海岩谈新作《玉观音》(马利民)

作者:海岩

  随着电视剧《永不瞑目》热遍大江南北,海岩的名字如今几乎成了图书和影视市场上畅销的保证。新千年过半,其新作《玉观音》又一次在读者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身为锦江集团北方公司总经理及昆仑饭店董事长的海岩是中国旅游行业很有影响的企业家,事务冗杂,但其创作的高产和作品的畅销在当今的文学界也是鲜见的,这本身就颇具传奇色彩。日前记者就《玉观音》对海岩进行了采访。采访中海岩一如既往地平易、温和,健谈。


创作《玉观音》的起因


  海岩一直被称作是公安题材作家,此番《玉观音》亦不例外。海岩谈道,产生写这部作品最开始的动机源于几年前看到的缉毒专题片《中华之剑》的某些情节。为了保护受访者,镜头中在缉毒最前线战斗的公安人员的脸部及声音都经过了技术处理,出于防止贩毒分子报复的原因,一些民警及其家属还被组织上异地转移安置。斗争的残酷和镜头的冲击力给海岩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由此开始构思出了《玉观音》中女主人公缉毒民警安心的基础情节,然后生发开去,讲述安心经过残酷战斗被组织安置之后与男主人公杨瑞之间的爱情故事。


三重时空--此情可待成追忆


  《玉观音》是海岩作品中情节结构最复杂的一部。小说是以现实与回忆交织的形式开展的,有三部分的时空关系,即男主人公杨瑞从美国返回寻访安心和爱情旧日踪迹的现实过程,其间回忆了安心与杨瑞历经艰难倾心相恋的经历,在讲述这个经历中又对安心在云南艰险的缉毒战斗和感情纠葛进行了回忆,故事里套故事,一些对后来的情节产生重大的影响的伏笔都是不显山不露水地作出了交待,构思比以往的作品显得圆熟和精巧。但在采访中海岩自言他并没有在构思方面过于布置,大情节想好了就开始写。《玉观音》从今年3月开始,写了两个多月完成。海岩是快手,每天要完成大约四千字,因为跟出版社已签了合同,有交稿日期的限制。写得比较快,有时候写着写着跟前面会发生冲突,再改太复杂,就只好尽量往回圆,于是有时会有一些粗糙和想得不周的地方。《玉观音》以主人公第一人称回忆的口气来写,又穿插这么多的时空关系,主要是出于要把握住一种真挚、惆怅的情绪,同时也可以使“扣儿”比较多,故事比较抓人。


海岩的写作--“我写的是爱情童话”


  海岩说他的工作性质本身距离文字工作很远,日常的事情很多,创作完全属于业余。他每天四两饭、四个小时的觉已成规律,写东西主要是在临睡前,而且基本上是一边看电视一边写,《玉观音》中写到用来述说安心心声的陈晓东的那首歌《比我幸福》,即是写作时电视上正好在放,觉得比较合适,就用上了。

  海岩自言他写作的动机基本上是商业性的,“为了挣钱”,但在创作过程中却比较投入。写的时候也会为作品中的人物和情节感动,像《玉观音》中写到安心告别缉毒队给战友们写下最后留言、在无人注意中离去走向完全陌生的茫然前程时,会为她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的孤苦无依而伤感。也许正是有如此感情的投入和寄托使海岩的作品显得情真意切,表现出迥异于一般概念中的商业写作的独特品相。

  爱情无疑是海岩着力要表现的。他笔下的爱情青春、纯朴而忧伤,用他的话讲,他写的是爱情童话。把这样的童话通过朴素的叙述和真切实在的细节写实化,使爱情故事显得很踏实,像原生态的现实生活中就在发生,而本质上仍然是传奇。从最早的《便衣警察》一直到《玉观音》,海岩的小说始终在努力展现青春的纯情、浪漫、率真,令人心痛的温柔,恋人们为爱而承受苦难牺牲矢志不移,而且其作品多是公安题材,铁血搏杀中的儿女情怀、世事无常中的柔肠寸断,使这种童话般的爱情显得更加动人。现实中这样的理想爱情是很少的,但这却是很多人在心灵深处有过的驿动和情愫,唯其不容易做到,人们更加会对这种美好爱情向往和感动。海岩认为文学很重要的一部分作用就是创造出一种虚幻而理想的境界,展现人性中的完美,这样对现实中人的心灵是一种净化和抚慰。


影视改编


  自《便衣警察》始,海岩的长篇作品基本上都是“双胞胎”——先有小说,然后是小说改编的电视剧。《玉观音》亦不例外,电视剧本8月份已完成,预计不久即会投拍。海岩表示,他在写小说的同时就在考虑以后改编成影视作品的因素。比如出于可视性的考虑,《玉观音》选择云南的边城作为故事发生地,除了要照顾到缉毒情节,云南天然未琢的美丽山水拍出来会比较好看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为此海岩还专门看了《云南风物志》,清绵、南德等地名都是虚构的,但云南的风土之美却写得很真切;小说中安心是一位跆拳道的高手,杨瑞与安心也相识于跆拳道练习馆,之所以这样安排也是因为在各种搏击项目中跆拳道动作是最漂亮的,简捷舒展,打起来视觉效果会非常好,而且目前在年轻人中也很时尚。海岩为此买了一盘跆拳道的教学带子,很认真地研习了一番,所以小说中说起来显得头头是道。

  海岩介绍《玉观音》除了电视剧之外,已有人购买了电影的版权。未来有可能把《玉观音》的故事一分为二,一部讲安心在云南的战斗生活和感情纠葛,一部讲杨瑞在北京与安心、钟宁及贝贝的爱情故事。如今海岩的作品显得有些供不应求、炙手可热。


英雄情结


  海岩的作品中传达的价值取向和道德观念基本上是指归于人性、较为主流的:坚守忠贞不渝、纯朴深挚的爱情,赞美忠诚善良、宽容博爱的人性,推崇为了国家或某种崇高的事业流血牺牲的英雄精神。《玉观音》中安心与杨瑞去乌泉参加泼水节的路上有很长的一段关于崇高和伟大的讨论,对这样的情怀给予了充分的尊敬和推崇。作为普通人“我们尽管做不到,但我们感动,我们感动,就有可能在今后的生活中进行点滴的模仿,至少增加善良之心、同情之心、奉献之心、博爱之心。在这个世界上,善良同情奉献博爱的心都是不能再少了,再少,这个世界就太不美好了。”“崇高和伟大变成了人们避之惟恐不及的东西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现象之一。”《玉观音》中海岩把一种崇高伟大的英雄精神赋予他的人物,缉毒队长老潘、在毒贩内部隐姓埋名八年壮烈牺牲的无名英雄,包括安心。安心因为与毛杰短暂的越轨恋情铸成了一生无法挽回的大错,为此家破人亡,失去丈夫铁军和儿子小熊,后来遇上了她生死相许的爱人杨瑞。最后她忍痛割舍了爱情离开杨瑞重返缉毒战斗的第一线,并不仅仅是为了报仇和赎罪,而是下了牺牲一切的决心,要像老潘及那位牺牲了的无名英雄一样为了一项崇高的事业而战斗。海岩认为,安心最终成长为了一名为理想而献身的英雄战士。

  在采访将完时,海岩戏言,他跟作家们在一起就说自己是搞饭店旅游的,那么写不好别人也不好意思挑他的毛病;跟搞饭店旅游的在一起,就说自己是作家,反正进可攻退可守。作为读者,我们希望海岩也跟我们说他是个作家,能多写一些好作品——虽然我们不是搞饭店旅游的。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英雄气未短儿女情方长——海岩谈新作《玉观音》(马利民) 》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海岩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海岩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