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着是美丽的

作者:方方

  在大学时,读到女作家陈学昭写的一篇小说《工作着是美丽的》,这篇小说的名字比内容更加深深地打动了我。每次当我写完一篇小说或者是做完一件事,以全身心放松的姿态活动筋骨时,我总能想起这句话:工作着是美丽的。

  如果我在某一场合说出这句话和我的感受来,是一定会遭到许多人的嘲笑的。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幼稚是一种浪漫,或者说是一种幼稚的浪漫。我知道,这是一定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闲人,他们不喜欢工作,他们总觉得工作只应该是别人的事,而他们,则天然地应该坐在工作者的旁边,品着茶,抽着香烟,很宏观地谈论他们无论如何也左右不了的天下大事,然后再偶尔地对着他们近旁那些忙碌的人们评头论足——虽然他们也并没有看清楚那些忙碌的人正在做些什么。

  工作的人往往会对他们的议论感到忿忿然,有时甚至会情不自禁地跳出来说:你们光说不做,你们要觉得我做得不好,你来试试看。每逢此时,说话的人多半会很有风度并显得很宽容地说: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嘛。

  是呀,这是中国一句名言,人家说的不对,你就只当没有听见不行么?善于工作的人往往不擅言辞,在此刻多半只会哑口无言,脸色灰暗得有如自己果真犯了大错。不知就里的人们,见了工作的人这份脸色,在对他产生同情之心时,也认定他果然是犯了错的。

  工作的人的确是容易出错的,其原因就在于所做的事总有它的具体性。而任何事一旦具体了就很容易找出它的纰漏之处。比方办刊物,标题起得不好,文章漏校几个字,版式不太美观之类,全都看得见,摸得着。又如开汽车,天天在街上出入,不小心被自行车擦掉一块漆以及后车灯叫别人撞扁等等,也都在面上搁着。这些一目了然的毛病,自然给说话的人提供了说长道短的素材。

  说话的人却很少有出错的机会。因为他们不做事只说话,而话语总是很虚无的,虚无的东西便抓摸不着。更何况说话的语气还可以调节说话的内容,有时一句话,换一种语气说,便能说得与原意相反,足可以阐释得让听过两种语气的人目瞪口呆。所以,说话的人因为长久以来只说话,已经把说话这种方式操练得具有很高的技巧了。这一来,越发不易让人觉得他也会出错。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完美的不易犯错误的说话的人,显然比一个成天工作并于忙碌中有所疏忽、偶有过失的人要受欢迎得多。所以,我们看到喜欢说话的人越来越多,而喜欢做事或者说工作的人越来越少。

  纵是如此,我们——这些喜欢工作的人,还是愿意“幼稚而浪漫”地重复这样一句话:工作着是美丽的!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工作着是美丽的》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方方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方方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