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 县

作者:何申

  穷县日子难过。穷县年末的日子更难过。青远县常务副县长郑德海本想在医院里避开这一段日子。按说他也避得有道理:后半年他的血压一直居高不下,心脏也不好,大夫早就让他住院,他爱人徐淑敏为这事用他急好几回了。正好他好几年也没休过假,这次就一枪两眼连住院带休假了。但是在下午探视时,公安局的小徐局长来了。小徐是徐淑敏的远房堂弟,论起来叫郑德海姐夫。郑德海不把小徐当外人,就说你怎么又来了,眼下正是社会治安要劲的时候,你不好好在局里盯着,一个劲来看我干**啥。小徐就苦笑了,把病房门关严,说有两个亭,一个是打门球的那些老干部派代表到公安局问上街游一下子得经过哪些报批手续;再一个事是有一个案子需要动警力去外省,局里眼下没有出门的钱。

  这么一说就说得郑德海在床上有些坐不住了。不过郑德海毕竟是经过场面的人,何况都五十好几了,在全地区各县算是最资深的副县长了,绝不能听小徐说里就窜下床来,那也太失身份了。他就问:“大院领导知道不?”他说的大院在青远就是指县委县政府,这两大机关还没盖上楼,还在平房里,有一座旧楼给了人大政协,要是说楼上的领导,就是指后者了。

  小徐就说县委米书记随团去意大利还没回来,政府傅县长去地区给他男的和孩子联系工作和学校,郑德海皱着回头说我不是问他俩,他俩我知道,我是问旁的领导。小徐说管政法的苗书记他老娘没了,回家忙丧事去了,文教书记去地委党校学习……郑德海说:“还有宣传部任部长呢!”小徐说任部长的车回沟里了,脑震荡正在家休息。这么一说就把郑德海说得心里全凉。他下意识地点着根烟抽着,眼睛瞅着窗外,窗外能看到大半个县城。要说县城如今建得也够可以的了,大凉河上新建了桥,有二里长,是花了三年的心血干成的;河东的钢铁水泥厂也是新建的,预计来年就能挣几百万的利税,河西的城镇改造也见了模样,一个四棱八角的井字街开出来。要是这么一看,真叫你顺心豁亮,当着上级领导你就敢说咱青远这穷县打翻身仗指日可待。人家领导当然爱听这话,头年为这话也和郑德海和县里的头头没少干杯,很是说了一些赞扬鼓励的话。那时候,米书记刚从地区调来,他年轻才四十五岁,很明显地是锻炼一番另有重任,县长傅桂英也算是女中豪杰,正雄心勃勃地和一个港商谈大项目;有他们二位在前面,郑德海虽然明了那几杯酒或者是几瓶酒在改变一个穷县上作用有限,但毕竟没有大大的压力,天塌下来砸个大的,县里个大的是书记县长,常务副县长是具体干事的,何况自己也快到站了。可谁承想这才几何,情况就变成这样,小米子(郑背后这么叫人家)净出去考察啦学习啦,屁股都没在县里坐热;傅桂英搞的那个项目让人家给骗了,骗走一百万,好一通追也才追回五十万,那五十万肯定要打水漂了,弄得傅桂英也干不下去了,请求调走;加之年底啥馅都包不住,企业不景气,财政空虚,还有几个倒闭厂的职工成天到县政府大院请求给碗粥喝,其中有几个五十多岁的大人特有办法,一人找准一个县领导的办公室,往门口横着一坐,就管保让你堂堂县政府没法办公。这么一来,县里领导都往后退了,啥事都说等米书记回来定。可眼下上街游行这事不可掉以轻心,到时候一查书记县长甭管啥原因人家不在家,你郑德海就推不掉责任。这么一想,郑德海就问:“案子那事,实在没钱先别去,先得想办法别让人上街……”小徐说:“那个案子,可是关系到那个项目……”他就不往下说了,显然是话里有话。郑德海瞥他一眼,说:“项目多啦,哪一个?”小徐说:“是傅。”这么一说郑德海心里就全明白了,他也就不往下说了。县里的这点猫腻,他们都是再清楚不过了,郑德海不愿意当大头,他得盘算盘算再说。他又想起老干部的事,便说:“不就是医疗费的事吗?至于上街?”小徐说:“还有工资,这个月才发了一半。”郑德海皱着眉头说:“做做工作,不就是晚几天嘛!好家伙,上面一个劲开口子,我往哪生那么多钱去!”这么一说,郑德海就来火了,就从床上跳下来,小徐猫腰从床底下给他拢鞋,床底下堆着的罐头奶粉啥的就露出来。小徐自然是有视无睹装没看见,那堆东西里也有他的一份,而且还是挺重的一份——县里定了不少廉政措施,但人家有病送点东西总是情有可原。

  这时候徐淑敏拎着个小兜进来。徐淑敏头年退的,她比郑德海大几岁。当初退的时候本想搞点买卖挣点钱,也跟着旁人倒过钢材水泥啥的,还印了名片是什么公司经理,后来折腾个六够也没挣个钱毛,还差点让人给骗了,吓得好些日子睡不着觉,再后来就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挣干的吃干的,挣不来干的喝稀的,就安下心来在家带孙子了。话是这么说,其实家里的日子是整天吃肉都行,何况还有郑德海这面大旗,徐淑敏一进来就喊小徐:“你要干啥?你别想让老郑出去给你当挡箭牌!这时候又都想起他啦?老郑,咱不去呀!”小徐就苦笑了一下,说:“我,我哪敢呀,我是来汇报的。姐,这事……”徐淑敏绷着脸说:“你别姐姐的,您是大局长,是书记县长的红人,早把我们忘啦,年初你们公安局调整时,我家小四咋就不行呢!”一提这事,小徐更尴尬了。郑德海的四小子是年初从公安局调出来的。那回是一批人。是米书记傅县长下决心干的,受了上级表扬。小四那小子净喝酒闹事,郑德海也不愿意让小四穿那身衣服了,但这事毕竟让老郑丢了点面子,而且那时书记县长都在兴头上,郑德海年龄又大,好多人都分析老郑要不行了。徐淑敏对此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可过着说话的时候了。

  郑德海最烦徐淑敏没完没了的叨叨,虽然有时是一针见血怪们快的,但毕竟自己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像小孩子一样翻小肠。再看这么一会小徐的脸色都难看了,郑德海就说:“老徐你不能不说?那事也不是小徐定得了的,你难为他干啥!”徐淑敏瞅了一眼床下说:“定得了定不了这我知道,可遇事谁轻谁重自己心里得有个数。想当初把你从政府调公安局去,是谁说的话?噢,现在坐上嗷嗷叫的车,就牛性啦?我告诉你……”郑德海说;“别说啦!不像话!”小徐连连说:“姐,这事啊……”也说不下去。外面有人敲门,小徐去开门,一看是局里的股长,小徐可找着撇气的了,训道:“敲啥!敲**啥!没看我和郑县长谈事吗!”那股长向后退了两步,说:“是,是,是他们让我来的,问怎么答复……”小徐说:“爱怎么答复就怎么答复,我不管!”那股长说了声是,转身就跑。

  郑德海这工夫披上大衣就出来了。徐淑敏在后边说你还真去呀,一会还输液呢!郑德海扭头说你还有完没完啦?不嫌烦得慌!徐淑敏的劲头减了些,小声说:“是张大炮起的主意要上街,你惹他干啥。”郑德海一听是张大炮,不由地瞅瞅小徐,小徐点点头,说:“也就是您说活他能听,您的面子大。”这么一说就把窗户纸纷捅破了。小徐为啥非请郑德海。因为郑德海和张大炮是儿女亲家,就是小四的老丈人。如今各县都是一样,几十年下来,儿女亲家,亲家的亲家,缠着绕着里勾外连都能论得上亲戚,有些人领导出面都不管用了,利用这个关系人家反倒给你个面子。不过若是弄不清这里的主要头绪,就出马一条枪地干,很容易就八方通信儿四面关门,弄你个五迷三道。米书记新刀卷刃就卷在这上,他对财政局防局长有点看法,觉得陆这人太有点说一不二,有一天就和苗书记在一起聊了,他哪知道苗书记的小姨子离了婚以后是经苗介绍与陆的外甥结婚,两家正在热火头上,很快陆就一反常态,在米书记面前啥事也不做主了,一堆事就这么点钱,您爱咋办就咋办吧,结果急得米书记一个劲出去解放思想不想回青远了。这事郑德海他们心里都明镜一样,唯独糊涂了一个小米。他在家里跟徐淑敏笑这事,说:“小米太嫩呀。”徐淑敏那次还说点人话,她说:“哼,谁像你们这些老滑头……”

  郑德海也有点住烦了这医院了。在医院里他更得不着消停,人家拿着东西来看你,你准得跟人家说几句客气话吧,这话说多了也累,而且那些东西还得往家倒腾。徐淑敏小兜里装着大兜子,但还不能装得太满,让熟人看见多少也不合适,徐淑敏说我勤来勤去搬走山吧,一天好几回地倒,郑德海脸子上就有些挂不住,心想我这是住院呀,还是开批发部呀。还有这些食品到家了也吃不了,徐淑敏特小气,除了给她孙子吃,大部分都送到她一个亲戚开的小店里转手卖了。这倒也不是徐淑敏的首创,电力局税务局工商局这些局头的媳妇是勇敢者,人家公开说我们孩子他爹感冒一回,收了二百袋奶粉,咱不能浪费了,也得为丰富市场做点贡献。后来这做法就蔓延到县领导家属中,常委会为这事还研究过,让各自管好自己的老婆,老婆们都恼了,说才几袋几罐呀,有能耐你们让人家都拿回去,结果也不了了之。但郑德海终归是明白人,他认准乐极生悲是个硬道理,好事多的时候别忘了夹尾巴。因此,他有远见地常在某些关键时刻做出一点挺大度的事,比如小四的事,常委会研究时他第一个表示要让小四出公安口,所以又见徐淑敏老鼠一样地搬腾,他也就不想在医院住下去了。

  张大炮原来是县人大副主任,再往前也当过财政局长。不过他当财政局长时还不兴后来这一套,因此他确实是没得到什么实惠。等到他当了人大副主任,再看老陆这一茬子人家中客不断,车尾巴后拉着烟酒肉去上面要钱,县里像样的馆子都不屑一顾了,张大炮就有点看不惯,再往后他退下来打门球了,就常常感到后悔,说当初真不懂权是个什么东西,干了一溜遭,老伴还是个集体工,住的还是平房。再往后就撕破老脸争来一套三室的楼房,把儿子闺女的工作重新安排了一遍,心里多少平衡了一点。最近这事是他们这些人成立了个门球队。到邻县打了两场都赢了,但回来了心里又都挺别扭,原因是人家有运动服运动鞋运动帽,自己这啥也没有,门球场还是原先县委县政府占人家队里的一块菜地,村里扬言来年春天就收回去种黄瓜了,大伙心里就有些着急。正好门球场地就在县大院门外,出来进去的人啊车啊都在他们眼皮下,忽然就看见多出一辆又黑又亮的轿车,问清叫奥迪,花了小三十来万块钱,才从长春开回来的。张大炮和他的球友们就愤愤不平了,就说起医疗费啊、旅游啊、老干部活动室的设备啊,还有这几个月工资总不能及时发到手啊,大家推张大炮找领导。张大炮历来是先放头一炮,他说这回咱得打一炮威力大的炸弹了,几个人笑着嘀咕了一阵,就板着脸进了公安局,像回事似的问上街游行的有关事宜。看小徐他们怪紧张的样子,张大炮强忍着没笑出来。出来后有的球友反倒受不了啦,说咱这穷县本来烂事就多,咱这不是又给添乱吗!张大炮说:“坚持住啊,乱不乱不在咱开个玩笑,这叫帮领导参政议政。”话是这么说,可整个球队再打球时手头都不大准了,净打臭球。

  郑德海回到办公室,还没坐稳,财政局长老陆就跟进来,说:“您可回来了,增资这事必须在新年前落实,一共是三百万,把咱所有的备用金算在里,还差一百万,咋办?”说完就坐在沙发上直个劲地挤咕眼睛。老陆有挤咕眼的毛病,后经医生帮助矫正好多了,只是到了真格地想事或着急时,就板不住了。他对付米书记时,嘴里请示咋办,眼皮稳稳当当呆着,知道底细的人便清楚他根本没上心。眼下这个样子,郑德海便知老陆不是在对付。郑德海想想说:“年末了,上面又有要求,长工资这事儿无论如何得想法子落实,让大家高高兴兴的。”老陆说:“是呢,这事要是再不落实,大家就更没劲头了,我这个财政局长也没法当了。”郑德海一听就来火了:“噢,闹半天你是想你这个局长没法当了,那今年整个财政日子你是怎么过的,年初的计划你是怎么落实的?”老陆被问得一愣,立刻又说:“那能怨我吗?谁叫他米书记那么对待我!”郑德海道:“人家米书记咋对待你啦?你也别老冬瓜不让刮毛..(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穷 县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