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前年后

作者:何申

  往年一进腊月,各乡镇早早地就老和尚收摊吹灯拔蜡放众人回家喝酒去了。今年不行,今年上下抓得都特早特紧:县里是一过元旦就把九五年的事都给安排了,该签字的签字,该定指标的定指标,该翻番的谁也不能含糊全得认下;各乡镇的头头一看县里拉出的这架式,谁也不敢把活推到年后去,都噌噌窜回去紧招呼。七家乡乡长李德林愣忙到那种地步吧,他家离县招待所也就有二里地,在县开好几天会他竟然没回家住一宿。其实他也不是真忙到那份上,他曾经偷着回家一次,可没想到于小梅根本就没露面,那天晚上等到十一点半了,李德林心想别再是这娘们跟旁人相好去了吧,一个半路夫妻,这都是没**准的事,我别傻老婆等汉子了,回头一回招待所那帮乡镇长再掐咕我说我回家搂媳妇,其实我在这房子里挨一宿冻,我也太不合算了,于是锁上门就回招待所了,回去编瞎话说让人拉去喝酒去了。往后几天会下还就真忙了,主要是找县领导和一些部门的头头谈要上的项目,完后散会就蹽回七家紧安排部署,一直忙到腊月二十三过小年头一天,琢磨琢磨差不离了,才给大院里的干部放了假。放了假人家都走了,李德林还走不了,他惦着夏天让洪水冲了的那些受灾户,他又叫上秘书老陈坐车到各村转了一圈,看看临时借住的房子严实不严实,发下去的衣服被子到没到人家手,过年包饺子的肉和面都备下了没有。一看还真行,各村基本都给落到了实处,有些户灾民得的东西比他们原来自己家的还多还好,有一个老汉披着嘎吧新的绿棉大衣,他说多亏了受灾啊,要不受灾这辈子恐怕穿不上这好衣服。李德林说可别那么看,还是少受灾的好,各位都好好吃好好喝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来年想法子把损失补回来。有个村民说身体没问题,要是补孩子嘛,这一腊月就能种下一茬,来年旱涝保收还个个肥头大耳。这庄稼够呛,因为好多地都给冲走了,再着急也不能往石头上去种。李德林一听给老陈使个眼色,老陈心领神会跟村干部就讲过年期间哪个村要是弄出规划外的肚子来,村干部们你们喝过二月二就拎尿罐子到乡里报到,咱来个全封闭学习班,夜里不许上厕所的,把村干部都说乐了。李德林说:“别乐,这可是真格的,叫你们半年不许沾老婆边儿。”

  村干部们说:“破老婆子没劲,能打麻将就行,再能喝酒。”

  李德林说:“喝酒?喝尿吧!”

  转完一遭老陈说,李乡长你也该回家去了,我也得走了,要不然咱俩都成规划外的了。李德林一想真是的,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他从县委办下到这七家乡当副乡长后来当乡长整三年了,原指望干个一二年就挪回去,不成想这七家乡太偏僻太穷没人愿意来,原来党委书记调走了就把李德林一个人撂在这了。李德林心里明白,要想调回县城弄个好位置,一个重要的条件是当上乡镇一把手,所以就耐着性子等着当书记,偏偏这一阵子说要机构改革,人事都不动,结果愣瞅着一把手的位子就是得不着。还有不省心的就是李德林在个人家庭生活上是有喜有忧,喜的是按照这几年时兴的做法,各乡镇的头头都在县城盖房子,李德林也张罗起三大间,跨度都是六米半的,跟他原先住的县委家属院一间半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倒霉的是他先前的媳妇没那个命,才住上新房不到半个月,跟她们单位外出旅游出了车祸撞死了,这可把李德林坑够呛。幸亏他爱人打结婚就有毛病没孩子这些年抱过俩都不合适又还给人家了,李德林料理完后事才得以轻手利脚继续在外边工作。后来朋友们又给撮和了一个,就是现在的于小梅,于小梅三十八,李德林四十四,于小梅是纺织厂的会计,是离婚的,娘家就在县城,人长得比李德林原来的媳妇强多了,但也看得出来是好打扮好交际的人,李德林一开始有点不同意,心想我找的是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找这么一位到时候把我再甩了咋办。朋友们说现在像于小梅这样光身一个人的女的不好找了,旁的起码给你带一个犊儿来,你当后爹光拉套也得不着好,不如同意了小梅。李德林一想真是那么个理就同意了。五月节时办的事,于小梅就住进了新房,但后来下面发水受灾,李德林也没度啥蜜月就回乡下忙活去了,偶尔来县开会办事在家住上一两宿,俩人上床看着也像夫妻,但彼此都有点生不愣的感觉,加上这次去县开会回家没见着于小梅的影儿,更使李德林心中不安,所以这一腊月忙里漏闲时李德林不由自主地就想那新房子和于小梅的事,还好一忙起来又忘个屁的了。

  在老陈的催促下李德林点头说回家,老陈叫司机小黄把乡里唯一一辆破吉普车开来,又帮李德林装车。别看乡是穷乡,但到了过年的时候也断不了有人给头头送些东西,李德林还不赖呢,尽量不收礼,但牛羊肉蘑菇核桃还有烟酒都有一些,这都是明睁眼露的事,也没必要羞羞答答。李德林让老陈和小黄往车上装,又客气客气问你们用不,那二位说我们都有家里啥都不缺。装好了车都要开了,李德林跟老陈说:

  “我还是担心计划生育那事,那事家家是工厂人人是车间的,没人发动积极性都挺高的,过年一喝酒弄不好就麻烦了。”

  老陈说:“这事防不胜防,咱也不能在旁边盯着,好在不是十天半月就生,回头有了再往下鼓捣呗。”

  李德林叹口气说:“妈的,一个翻番,一个人口,弄得咱一年到头跟坐火炉子上过日子一样。”

  老陈说:“过年了你就好好放松一下吧,别再想这些事了,想也那么**回事,不如不想。”

  李德林说:“有时它自己就冒出来,非得让你想不可。”

  小黄说:“把酒喝足了就不想了。”

  老陈说:“这是个法儿。”

  李德林说:“回去试试吧。”

  车就开了。七家乡离县城一百多里地,都是山道挺不好走,这乡从地名看便可知当初肯定没几户人家,要不然也不能叫七家,现在虽然比七家人家多多了,但论乡镇企业论人均收入在全县还是个末拉子。本来这二年有点起色了,但夏天发了一场大水把人给冲苦了,虽然李德林在县里硬着头皮也说了什么任务不减指标不变时间不延该翻番准翻番,但他心里明白,九五年折腾一年能恢复到发水前的水平,就烧香磕头阿弥陀佛了。可这些话还不能说,说了人家县领导肯定不高兴,自己想往县里调也会受影响,所以只能瘦驴拉糨屎赖汉子拽硬弓强撑着,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估计这么大个县不会就一个李德林这么干,山再高总有过去的路,河再深急了眼也能扑腾过去。

  李德林心事重重坐在车里,隔一会抽根烟隔一会抽根烟还给小黄点着让他抽。小黄开车好几年了,对李德林家里的那点事全清楚。小黄说乡长您想啥呢大腊月的咋不大高兴呢。

  李德林苦笑道小黄啊你想想我心里哪有高兴的事呀。小黄说您那是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其实咱们七家乡在您领导下这二年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您只要往开处一想就全想开了,其实您最主要的是要……他说着说着把话又咽回去了。李德林明白小黄说的是啥,小黄说的就是要养个小孩。李德林心想这小黄呀,说那么两句话哪来那些口头语,“其实”个啥呀!还有什么天翻地覆,如今连司机都学会说奉承话了,这事最好别往下发展,回头开车净琢磨词儿,再琢磨到沟里去,真来个天翻地覆,那可就奉承大发劲了。

  李德林在乡下这么多年了,说话根本不忌讳啥,就说:

  “小黄,乡长我不是跟你吹,这回打结婚我就没在家呆,儿子都耽误半年了,往下一过年就行了。”

  小黄见乡长这么跟自己说,很高兴:“那当然了,要不然咋是领导呢,干啥就得像啥,咱乡上下要都像您一样,还愁翻不了番,翻十个跟斗都宽绰绰的。”

  李德林听得心里怪别扭的,暗说你是说生孩子翻番还是经济翻番呢?看来要想溜须拍马还得好好学习,弄不好就叫人心里硌萦。李德林忙换了个话题,说过年咋过,和小黄又聊了一阵。后来路上的车和人多起来,有几个集市把路堵得水泄不通的,小黄顾不上说话了。李德林看着可地的过年的物品和一张张咧着大嘴笑的脸,他的心情慢慢又好起来,毕竟这几年忙的就是为了老百姓都富裕起来,甭说产生了什么感情啊什么爱心呀,那都是时髦的词儿,说归其就是看原先穷得叮噹响的村民们变得富裕些了,心里就痛快。这里还有啥原由呢,李德林自己明白,自己从小也是在山沟子穷窝子长大的,小时候能喝碗糨粥就美得不知道太阳从哪边出来,可惜爹娘死得早,要是活到现在,看着你们儿子当乡长,吃肉比当初吃红薯还方便,你们该多扬眉吐气呀!李德林想着想着眼窝子有点发潮,他忽啦冒出个念头:来年清明我弄他半爿子猪肉埋爹娘坟里去让他们慢慢享受;忽然又一想不能埋还得烧,烧了故去的人才能得着吃着,可就怕烧不透烧不没,还是纸扎的啥东西燎了吧。后来他就想这事先放放吧,回家弄出个儿子来最要紧,那么着就可以把于小梅给拴住了。说来可气,于小梅她们那一大家子人本来并不很同意这门婚事,总觉得他们都是城里人,找我这么一个乡镇干部给他们减了色似的,幸亏那阵于小梅可能是离了婚没房子又不愿意回娘家去住或者还有旁的什么原因,没大挑这挑那就应了下来,但现在看来这婚姻的基础还是不牢,非得有个孩子之后才好。

  吉普车跑了小半天,终于进了县城,李德林扭头瞅瞅,群山绵绵云蒸雾绕,他真想说一声老天爷啊,你当初造这个圆球时咋就弄出这些沟沟来呀,哪怕用腚一屁股都坐平呢,也少了那么多在深山老峪里的百姓。这倒可好,七家离着县城一百多里,这县还有个三家离着二百多里地,看来过去封建社会也太可恶了,硬把那几户人家逼得跑那老远去生存,这给现代化建设增加了多大困难呀。往下没容李德林再想,车已经停在家门口。还真不赖,这回于小梅就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挺欢喜地迎出来帮着搬这抱那,完事小黄说快过年了我也得回家了,硬是连口水也没喝就往回奔。李德林进屋瞅瞅于小梅,于小梅粉头花脸地找茶倒水,一弯腰小屁股鼓鼓的,李德林隔着窗子看院门是插上了,伸手就抓于小梅,于小梅早有准备把杯放到一边,问:“还是晚上吧?”

  李德林说:“晚上再说晚上的。”就拉她进里屋。于小梅说:“等会儿,让我再看你两眼再干。”李德林笑道:“咋啦?

  怕弄错啦?”于小梅说:“嗯,现在都打假,回头来的是假老爷们,我不就窝囊了。”李德林摸摸胡茬子,指着墙上的照片:

  “对着看清楚啊,可能瘦点了,这阵子太累。”于小梅进了里屋,说:“太累还忙着干这事?”李德林忙说:“脑子累,这不累,这累就麻烦了。”过了一会把事办完了,于小梅说:“看来还没违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李德林笑道:“你咋样?也一直闲着吧。”于小梅给了李德林一拳,说:“你快成从威虎山上下来的人了,见面就是这点事,怪不得我爸瞧不上你。”

  于小梅说完了也就觉出来这话说得有点不合适,但也没办法了。这时外面有人敲门,有个男的喊:“小梅,大白天插门干啥?走啊,刘厂长让你赶紧去呢!”

  于小梅整整头发,对李德林说:“昨天一宿没睡觉,真没办法,厂里的事太多,你先歇会儿,我一会儿回来做饭。”穿上大衣她就走了,剩下李德林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心里这个来气哟,先骂一声于小梅他爸,这个老家伙,他还敢小瞧我!

  你不就是过去当过几天工商局长吗,也早退个**的了,还神气个蛋!咱们走着瞧,我要不叫你用夜壶盖上那只眼高看我一下子,我就不姓李!

  李德林忽然想起刚才门外喊的啥刘厂长,他噌地站起来里屋外屋仔仔细细看了两遍,连土簸箕都看了,果然发现了几个烟头,再想找出点别的来却没找出来。他提着一个烟头看了看,是红塔山的,档次不低,也不像是扔了许多日子的。

  再把其他的烟头都捡起来看看,都是红塔山,看来是一个人抽的没错。李德林心想这可就有了问题了,于小梅是不抽烟的,肯定是一个男的来这抽的,这可是啥来着…..(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年前年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