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记

作者:陈忠实



  “吃了火晶儿想板柿!简直是牛笼嘴——尿不满嘛!”

  刘广生双手攥着铁锨,前躬后撑着腿,三五下挑开一道水口,渠水哗哗哗流进干燥的玉米田畦儿,心里还叨咕着这几句话。

  他被一件事缠住心,犯着难。难得发冷发烧,拿不定主意:“到底怎么办呢?”

  夏收后,他的副手——分管副业的副队长赵志科,跑进他的院子,高兴地告诉他,和城里红星机械厂的砂石合同订成了。

  “我把嘴chún能磨掉一层皮!给俺老子也没说过的好话都说了,总算订成咧!一千五百立方,每方八块,一万二千块!不容易啊!政府一提倡社队搞副业,谁家不想在河滩捞油水?砂子石头堆成山,寻不下买主……”

  “还是你办法多,会说话!”广生也兴致勃勃,赞扬小伙说,“有这一万块副业收入,咱河湾西村的戏就好唱啰!好!”

  俩队长高兴,全队社员更高兴。

  刚拉了两天石头,志科给广生队长说:“基建科程科长头回来河湾西村勘察石料现场时,在他屋吃过一顿蒸红苕,到今还在夸:‘河湾红苕好!瓤子干面,没污染……’”

  “那容易,程科长再来了,咱蒸给他吃……”广生笑着,不在意地说。

  “你傻的!人家堂堂一个科长,为吃一顿红苕,跑七十里?”志科斜着神秘的眼色,瞧着广生说,“那意思……”

  广生听明白了“那意思”“噢噢噢”笑着,随之干脆地说:“把我那红苕装一口袋,你明天跟车给程科长送去!没啥,自家的土产货喀!”

  第二天晚上,志科又来到广生家。

  “啊呀!这下倒把麻达惹大咧!”

  “咋咧?”

  “司机听说给程科长送了红苕,也……”

  广生这下不好干脆答复了。五辆汽车,七八个司机,他是拿不出这么多红苕送人情的。他皱着眉,闷了半天没说话。

  志科帮他出点子:“干脆,从队里红苕窑里取……”

  “那是种子!”

  “可他们已经开了口!”

  广生沉思半晌,最后吩咐儿子把分管农业生产的副队长生旺叫来,一块商量。

  这是个硬家伙,一听就崩了:“少胡弄这些曲离拐弯的事!终久是麻烦!”

  “那好!这副业只好收摊!”志科赌气说。

  “噢!捞不上油水就撕合同呀?”生旺瞪着眼说,“他敢……”

  “你没办‘外交’,不知当今办事难!”志科说,“我爱弄这号曲离拐弯的事吗?我……”

  看看两位副手顶碰起来,广生居中调解说:

  “都甭急,咱商量嘛!都为咱西村翻身嘛!又不是为自个的私事!”

  “几麻袋红苕,倒是值不了几个钱!”中年副队长松了口,态度平和了,“我看那个帐,叫会计没法走……”

  “好走好走!按损耗报销!”志科早都想好了点子,“咱留的红苕种子,哪年春天不烂掉千把斤,全当烂了扔咧!”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只好如此!广生同意了,说:“咱给社员把事说明。丢了这个副业,确实可惜!”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过了三五天,志科又来到广生屋里,一进门,就发牢騒:“广生叔!这副业外交,我实在没法搞咧!”

  “咋咧!”广生问。

  “我没脸再向你开口,我又没办法……”

  广生预感到又有新的索要……

  果然,志科难为地说:“程科长那次来,看见咱河滩有稻地,问大米好搞不好搞?说他女人是南方人,至今吃不惯面食……那个串脸胡司机组长,看见咱河滩坝上的杨树,说他家盖房还缺木料……你看,给吧,不合法;不给吧,副业搞不成;有的生产队为订合同,蔬菜粮食,愣给人家塞!你说,我这副业队长咋当?”

  “唔!这简直是没底洞嘛!”广生心里暗暗叫苦,再把生旺叫来商量吗?再给社员开会说明吗?他为难了,说:

  “甭急!这回甭急!叫我计谋计谋!”

  “程科长悄悄说,要是能给搞些大米,在石头量方时,给咱放宽……”志科说。

  “放宽?啥意思?”广生问。

  “多算些嘛!多算上百十方石头,价值一千块!”志科说:“程科长的意思,不会叫咱吃亏!”

  “啊呀呀呀呀!”广生听了,吓得叹出声来,一迭声给青年人说:“不敢不敢不敢!志科,咱绝对不敢冒领公家的钱!这程科长,是个党员不?”

  “当科长还能不是党员!”志科说,“我没敢给他应承。咋办呢?”

  年近五十的劳动好手刘广生,丢剥了长袖白褂,粗壮的双臂又挑开一道水口子,还在心里问自己:“怎么办呢?”两三天来的苦苦思虑,缠弄得他脑子又胀又憋。

  “广生哥——”

  广生一抬头,生旺站在水渠边。

  “人家不拉咱的石头咧!”生旺气哼哼地说,“我和社员在河滩等着装车,人家的汽车开到东村沙滩装石头去咧!”

  “啊!天!事情做得真绝。”广生瞪着痴巴巴的眼睛,张着满是胡茬的嘴巴,实在想不到,连给他考虑的余地都不容让,可怕!

  “社员们要去东村问个究竟,冷娃小伙子提着铁锨、抬扛,要是打起来,夏天人都没穿长袖衣裳……”

  广生被急剧发展的事态吓得声音发颤,连声说:“快把人挡住!不敢去!谁去谁负责!”

  “我挡不住!”

  “硬挡!”广生说,“咱俩快走!”




  广生跳过水渠,奔上通河滩的大路,碰见志科迎面跑来。他告诉广生,河湾东村的干部得知科长女人不习惯吃面食的“困难”,前天晚上亲自把“桂花球”大米送到程科长家里去了。“你看,咱不敢给,人家东村钻空子给塞上了。”

  “狗日的,从咱碗里夹肉!”生旺听得火起,“叫我说,把狗日汽车砸了,我坐监狱!”

  “迟了!你坐监狱也没用!”志科说,“我当初倒是想给了也就算了,现时就兴这个!过去讲个‘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现在是‘哪碗油水厚端哪碗’!你坚持原则吧!”

  听着两个副手在发牢騒,广生却看见,河滩里,一伙一伙人往东村的沙滩奔去。村子里也騒动了,社员们下了场塄,涌下河滩来。河湾东村的沙滩上,停着五辆汽车,围着装车的社员。隐隐传来装车时,石头碰撞的声音,那声音听来格外刺耳,似乎对人有一种无法压抑的挑衅性质。一溜一串的社员,从刚刚显绿的玉米地里和稻田塄坎上,朝沙滩奔走,夹杂着恶声恶气的咒骂……不祥的预感骤然闯进心中,可怖的殴斗撕打的景象闪现在眼前。本来这相邻的两个村庄关系就不合卯窍啊!历史上为争水争地界而打得头破血流以至闹出人命的事,不是没有发生过……

  “事情缓后商量!先去挡咱的社员!不敢闹事!”广生当机立断,说,“你俩到河滩去,甭乱说乱戳!我回村去!”

  广生转回身,几乎是跑着步,奔上场塄,跑进队办公室,对正在算帐的会计姑娘说:“快,把广播机打开,叔要说话……”

  武斗终于没有发生。

  广生蹲在门前场地里的小碌碡上,看着一伙一伙从河滩走上场得的社员,听着好些粗嗓门气愤的咒骂,总算放心了。那骂人的话,不避讳任何人:

  “这事做的太可憎咧……”

  “啥球科长——吃人的贼!”

  “咱队长太软,简直是阿斗……”

  “砸了他的汽车,叫他程科长来……”

  广生听着心里倒很坦然!尽管连他也裹进去怒骂,他一点气也生不起来。骂吧骂吧!骂两句风刮走了,只要甭打起来,打下人命就不会这么松泛了……

  他蹲在碌碡上,等见了志科,又等见了生旺,他说:“听说程科长在东村,咱仨去找找!”

  俩副手没有反对,三人一溜出了村。

  一进东村口,就有一股荤香味儿在空中浮游。三人径直走到队长张玉民家门口,正好,院中香椿树下,摆着两张桌子,菜碟酒瓶摆满桌面,司机们坐在桌上,正在大嚼大喝。几个穿戴干净,手脚利落的妇女,不停地往桌上继续添加着碟儿盘儿。看见三人一进门,队长玉民从桌边立即站起,哈哈笑着,拉西村来的三位队长入席。

  广生在空板凳上坐下, 接住玉民塞到手里的筷子, 又轻轻放到桌子上,问:“听说程科长今日来咧,人呢?”

  “没来!”玉民说,“程科长没来!”

  张玉民警惕地瞧着广生,态度很和蔼,又拉着志科动筷子。志科口畅,挖苦说:“这不是给咱预备的嘛!”玉民又拉背靠院墙蹲在地上抽烟的生旺,直性子生旺嘴里咬着旱烟袋,像钉在地上似的,怎么也拉不起来。

  “我想找程科长问句话。”广生说,“跟我们订下的砂石合同,刚拉了二三百方,咋不拉咧?到底还……”

  “他没来!”玉民早有准备地说:“这事你得问他,咱两个队没关系,都是卖石头哩!”

  “那对!咱都想叫队里富!”广生很随和地说,随之露出一丝嘻嘻笑意:“伙计,我明天要是摆出五桌子,你一桌十个菜,我摆二十个!这车轱辘大半就滚到西村河滩咧!你咋办?”

  玉民脸一红,没有反上话来。

  广生即刻接上说:“你放心!你订的合同,我不抢!再说,我刘广生摆不出这席面来,倒不是西村穷到这地步……”

  “你摆得起摆不起,咱管不着!”玉民脸上受不住,拉下脸说:“东村不管西村!”

  那些司机们听出话味,纷纷丢下筷子,点起烟。广生一眼瞧见一个胖乎乎的司机,腰粗膀圆,没有修整的串脸胡须上,粘着油渍,这个大概就是志科说的那个司机组长了。广生瞧着,想,这人大概干起活来是个拚命的家伙,吃起来也够蛮的!那串脸胡组长敌意地瞧着广生。广生好笑:我碍得你没有吃痛快吧!他拔出烟袋,说:“吃吧!吃饱!吃好!这一顿大概能饱一年吧!”

  “啪”地一声,司机组长串脸胡须竖起,把筷子甩到桌子上,呼呼喘气:“你嘴放干净点!”

  “甭躁!伙计!你应该感谢我呢!”广生仍然嘻嘻笑着,“要不是我,你今天可能回不去……”

  “谁敢!”司机组长瞪起眼,“敢把我撞一指头!”

  生旺从墙根忽地站起,塄子眼一睁,“你嘴甭犟!”

  玉民队长气得站起,冲广生说;“你今日来做啥?砸我的场合来咧!”

  “不,我是寻程科长!”广生仍然笑着,站起身,“人说工人阶级比农民兄弟觉悟高,想不到倒比农民嘴馋!在城里吃不够,吃到乡下!”

  广生说着,把烟袋插到腰里,嘻嘻笑着,走出门来。

  “现在这世事,变得瞎咧!”生旺说。

  “你现在亲眼看见了, 就是这! ”志科说,“咱想公事公办,没门儿!人说‘甭看公章比碗大,不及熟人一句话’……你信了吧!”

  广生闷着头走着,脸上痛苦地抽搐着。

  “没办法!都是这!”志科说,“你一个人坚持原则,事情就办不成!”

  “真个没办法?有办法!”广生说,“明天,咱俩找程科长去!生旺留下管生产。”

  “舌头是软的!程科长诡得很!”志科信心不足,“他会说,‘石子不合格咧’!‘泥土成份大咧’!”

  “不怕,找他们厂长!”

  “厂长管咱这小事?”

  “厂长不管,找省纪委!”广生越说越上劲。

  “啊呀!广生哥,没看出,你还是个咬住不放的角色!”志科来劲儿,“纪委再找不动呢?”

  “写信给党中央!”广生说,“咱们是共产党!不能容忍这号赃官坑农民,害国家!”




  果然,不出志科所料,俩人在基建科找到程科长,三言两语,就谈了。

  刚一进门,志科把广生介绍给程科长。程科长的眉毛轻轻一弹,勉强地伸出手来,用几个指头轻轻捏了捏广生粗硬的手掌,算是礼节完毕。广生这才初识这张扁平的白脸,冷得能凝固洋蜡!

  “什么事啊?”程科长事务式地问。

  广生刚开口谈到石头合同的事,程科长笑了笑,那笑也是阴冷的:“你们的石头泥沙含量过大,不合格!工程上不能用。”

  广生说:“你当初亲自去看过的……”

  “你们的罗子粗!”

  志科陪着笑脸说;“质量不合适,我们回去再改进。你看,咱们有不好的地方,你尽管说。咱山里农民,没经过世面……”

  “国家工程质量要紧!谁家石头合格就采买谁家的。不要乱拉、乱扯!”程科长说。

  “俺的罗子和东村的罗子,都..(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石头记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