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写作生活

作者:陈忠实

写作是个苦差


  网友:陈老师,您写小说的最初动机是什么?

  陈忠实:纯粹是一种爱好。

  网友:陈老,当作家是不是很辛苦?

  陈忠实:是的。

  网友:當作家好玩麽?

  陈忠实:想好玩就永远别去当作家。

  网友:陈老师,从您开始写作到成功,用了多少年,苦吗?

  陈忠实:我60年代就开始写作了。当然苦,但乐在苦中。

  网友:陈老师如果有下辈子的话你还想当作家吗?

  陈忠实:这要看我下一辈子最敏感的那根神经是什么。


写作是我的生命


  网友:你认为作家是否应该向现实妥协?

  陈忠实:我不认为是这样,作家应该永远直面现实。

  网友:你的书我看过几遍,很服你写的真实,你有没有想不再现实,象王朔一样?

  陈忠实:我可能摆脱不了现实对我的诱惑。

  网友:陈老师,您写的小说与您的生活是不是有些什么联系?

  陈忠实:我写的小说全部都是我生活中感悟体验的结果。

  网友:陈老,对文学的创作是摆开不了一种土生土长的情结,对吗?

  陈忠实:这是源于我自身的一种兴趣,兴趣不转移,情结就改变不了。

  网友:张贤亮下海,您会不会也下海?

  陈忠实:我不具备张贤亮经商的智慧。

  网友:您写到什么时候封笔?

  陈忠实:写到我变成植物人,如果是那样,只要有思维,我还会写。

  网友:陈先生你想获诺贝尔文学奖吗?

  陈忠实:这不是一厢情愿的事情。

  网友:陈老师,写作影响了您的人生观吗?

  陈忠实:是人生观影响写作。

  网友:陈老师,能简单谈一下您的读书生活吗?现在您在读什么书?

  陈忠实:读书是我文学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最近还在读拉美几个作家的作品和他们谈写作的文章。

  网友:您认为《百年孤独》怎么样?

  陈忠实:这是我读的第一本而且是最好的一本拉美作品。

  网友:陈先生,我感到你有受前苏联作家影响的痕迹。

  陈忠实:你非常敏感。


走出《白鹿原》


  网友:陈老师的农村题材小说已经达到一定高度,今后是否考虑多写写城市小说?

  陈忠实:写什么在我来看并不是想写什么就能写什么,主要决定于作家自己的体验。

  网友:陈老师,《白鹿原》后您打算写她的姊妹篇吗?

  陈忠实:白鹿原是独生子。

  网友:陈先生,我认为《白鹿原》已经属于您的过去了,不应再吃老本了,您觉得呢?

  陈忠实:我比你更痛切地感觉到这一点。

  网友:陈先生,《白鹿原》是否意味着您最后的写作颠峰?

  陈忠实:我还想试一试。

  网友:有人说您今生再也走不出白鹿原了,您说对吗?有人说您今生再也走不出白鹿原了,您说对吗?

  陈忠实:如果走不出白鹿原,就写不出《白鹿原》。

  网友:陈先生,很喜欢您作品的风格,而白鹿原更有一种粗旷深刻的美,但我不知您的这种风格会一直延续下去吗,还是有什么样的改变?

  陈忠实:我肯定会改变,没有改变就没有前途。

  网友:陈先生,在《白》之后比较沉默啊。

  陈忠实:之后我主要写散文和随笔。我自己都想不出,这本小说之后,关于小说的兴趣一直起不来,所以我就不愿写。

  网友:请问你最近写了什么新作?

  陈忠实:我最近两年多都在写散文和随笔。小说写作好象还不到时候。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我的写作生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陈忠实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陈忠实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