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往何处

作者:董懿娜

  方令晚觉得从那一年那一个冬季的午后,她就象从一个巨大的软壳中轻盈地蜕了出来,柔和而绝妙地与周围的一切重新认识交往,至此的那个她仿佛不太象真的她了,最原本的她有一部分已经死去,而断体之后衍生出来的她比起原先的自己更为完美。

  那个残冬的午后,太阳温和妩媚。

  方令晚她终于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并且将把这个念头付诸行动,要和夏行凯了断那些丝丝的情感。

  事实上,在这之前她已和他分手有一年了,在这一年中除了二个电话之外他们甚至没有见过一面,然而他们好象还未真正分开,总有一些异常飘渺的东西横亘在他们之间,使得他们无法靠近又无法忘却。痛苦便是这样的一种东西,在若有若无之间让人为她的无形而耗费掉激情和耐心,以至于令晚自己都惊讶,现在的她看着面前坐着的夏行凯是那么的平静,和她注视其他异性一样没有丝毫的不同,他也显得那么的普通。原本当初的爱恋中竟会有那么多附加的美好从令晚的意念中转移到面前这位男士的身上,让她为之心碎的也只不过是一个现在普通而憔悴的脸。

  夏行凯和她坐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这是他的办公室,其实方令晚早已经恍惚,分手前的那个冬季的下午,也是那样一间办公室。他们分手以前的最后一次告别也是在一间阴冷的办公室里。那一年的那一天的那个下午,天气极为寒冷,方令晚的心也被严严实实地锁在了一片冰雪之中。那时的夏行凯在她看来是那么的英俊,令晚从来不吝啬去夸他,她说:

  你是可以为自己的一切骄傲的。

  然后会用一种颇为得意的眼光去看他,他总是不语,用手挽住方令晚的长发,他的下颚搁在令晚的头上,有一种很温柔的气息弥散过来。那一次的告别其实是漫长的,大约有近二个小

  时,令晚原先以为会有人哭,那自然是自己,行凯是不会哭的,她很少看到他落泪,当然更不能想象他会为她哭,可是方令晚没有哭,甚至是没有伤心的感觉,而是迷惘,彻底地坠入了一片汪洋大海,至于要去哪里将会如何全然是没有想过,方令晚知道自己要走了,要和行凯真的分开了。那间办公室朝北,窗户有一块破了,屋子里是一种阴寒,在二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总共说了不到十句话,都是些无关痛痒的话,他说了几遍,你要多注意身体,你要专心学习。她没有应答,于是就是沉默。那时候方令晚希望走近他或是他走近自己的愿望是非常强烈的,甚至她想他会过来抱抱她就象他以前拥她入怀一样,哪怕说几句荧幕上的台词哄哄她也好,可是他没有,一动不动地坐在哪里,她也顾不上去怨他,只是想能够在最后的时间里靠一靠他的肩,让他知道自己还是爱着他的,甚至想主动地走过去靠着他,坐在他的膝盖上,就象前一年中他们的爱恋一样--

  他们的爱恋是从膝盖开始的。

  第一次行凯携着她的手把她放在他的膝盖上的情景依然清晰,令晚的手可以绕在他的脖子上,他们通常就是这样度过半个上午的时光。

  可是,最后一次的分别原本都投入了彼此各种想象的离别却是冷漠到了完全陌生的地步,只是在她起身告辞的那一瞬间,他送她到门口,顺势去抚一下她的长发,令晚不可遏制地把头侧引向他的肩,脚停了下来,他看着令晚说,

  这--这是在办公室--

  令晚整个人都凉了下来,象被钉在那里一般,她看到他绕过自己开了门在走廊上看了一下,然后回来,她感觉到这一幢楼的沉寂和压抑。

  她说,今天是休息天。

  他说,万一--

  然后他走过来俯下身小心翼翼地吻了方令晚,令晚的心底已彻底崩溃了,只是很轻声地说了声,

  我走了--

  爱恋的幻想在那个下午承受了伤害之后却还没有完全破碎,使得方令晚不得不相信爱的韧性,爱的顽强。她总是想那份最初的情感一定是真纯的,行凯一定为自己受了不少苦,她是可以原谅他的无奈却是不能宽恕自己的侵略的,所以自己是没有理由责怪他的,却同样是没有理由请求他的原谅的。

  她和行凯遇见的那一年是在夏末秋初,那时候她记得自己年轻得都顾不上去谈青春。日子

  过得单纯而骄傲。认识行凯之前她曾经遇到过不少的或酸或甜的情感波折,也有一些或长或短的交往,只是那不过都是人的一生中如残柳败絮的缤纷往事,况且她的心态总是有些与同龄人不能为伍的成份,对别人的依赖是那么的强烈,希望被迁就被呵护的念头也太过强了些,所以她的感情常常是不够顺利,在还没有引发起她的强烈地好奇和投入时,对方往往需要付出极大的忍让,然而实质上是一旦投入,自己的克制和容忍才是到了一种不可比拟的地步。

  夏行凯在一家研究所工作,好处之一就是清闲,这栋颓唐却不失些迟暮美人气质的楼里面的每一个房间都间或有一二个让学界为之敬仰的学人,他们通常都不坐班,一般是一周来一次,这份清闲却异化为一种莫大的压力和聒噪,表面上每个人都柔声细语且不时会有智慧与幽默来作为生活绝佳的调味,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难以卸下的负荷,出名的慾望到了中年以后就变成了一种失了风度没有分寸的焦灼,让人一看就是一种急吼吼的样子,急了半天也急不出什么名堂来。所以这幢清闲安静的大楼其实是最让人不得闲更无法安静的地方。夏行凯在这里工作了近二十年,他看得清楚更觉得煎熬。在他这个年纪的确是有些尴尬的,比起那些锋头正健,名声已超出学界本身又与他同龄且同学的人而言,他好象总是要受些委屈的,而比起那些年轻的后起之辈,望着他们后生可畏的势头让他的耐心和沉静不得不也如同烈日下的石蜡,有些融化又想竭力挽住一方凝重。他有些学术地位又有些不大不小的官衔却又不够受人重视的状况让他的脸色永远是苍白得没有些许活力,在这栋楼里他愈来愈感受到年青时出人头地的野心和那些只不过是一步之遥的名利就如隔着窗户看夕阳下的余辉--无可奈何地悲悯和绝望。所以当他认识了方令晚之后,他会说,你就象一泓宁静的湖水,让人感到从心底的安宁和舒展。夏行凯觉得那栋楼的氛围给了他太多的压力而且他惊叹于自己的承受力,居然承受了将近二十年。这一切在和方令晚之间是以完全抛却的,方令晚会无条件的崇拜他,更重要的是方令晚是一个让很多人崇拜的女孩。

  方令晚是属于那种让人会无端地生出些爱怜来的女孩子。清纯雅致却只是一种简单的美,其实方令晚觉得自己不美,她时常对自己的好友何洁说,自己只是有些不同而已。这一“不同”在方令晚说来颇有些自我陶醉,她总觉得这大该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吧。方令晚的骨子里是寂寞的,父亲和母亲好象一直就是很纠缠,之所以用纠缠而不是用亲密,是因为他们有时还会争吵会赌气甚至会互相恶语伤人,当然也会如天下所有的恩爱夫妻一样和睦,呵护,迁就,娇宠。他们好象永远有说不完的话,可以互相活在对方的世界里,甚至骨髓里。虽然父母对令晚的爱是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可令晚总觉得如果父母亲没有孩子更合适,他们的爱将会更舒展更完美,令晚无可选择地来到这个充满温馨的家,父母也把她当小公主一样地宠着,所以令晚总让人叹谓有些弱不禁风,有些骨子里的懒散。然而令晚那种寂寞感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好象记得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已经体味到了那种后来从书上读来的所谓的沉郁。她经常是独自对话,她的确是父母心中的至珍至爱,可方令晚觉得她只是父母心中的一件宋代的瓷器,十分珍贵却是不能碰,更不得揉的。而她却也只能抓住父母的一袭背影,真的人是永远靠不近她的。后来等她长大了,她的女友们都在深情地呼唤“理解万岁”矫情似的宣扬着“与父母最好能做朋友”的时候,方令晚的心底的悲哀和欣悦同时从深藏在身体内深处的不同的角落如烟雾一般弥散升腾开来。

  她想,自己与父母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了,想得久了,眼泪就会不自觉地满盈起来,仿佛一个朝朝暮暮相随的影子,美到极至,让人忍不住想去靠近,可是无论如何辛苦的努力都将是白费,而这种枉然的努力和无法遏制的期冀竟然磨了二十多年,而且还没有完,还有不知多久的枉然需要付出。

  所以,方令晚对爱的期冀实则是有些迫不急待也有些无可奈何的挑剔。迫不急待是因为别人眼中的方令晚总是被一大群人簇拥着,可令晚有一次对何洁说:实则我没有感觉到被爱,真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敢爱我还是先前是爱的,可觉得这份爱倘要发展下去,恐怕的确有些难度就无可奈何地放弃了。何洁说:我想他们是从心底喜欢你,因为你美丽,也出众。喜欢可以到无以复加、登峰造极的地步,而爱你却是要受苦的,如今的男人都是要轻松的,很少有人知道是麻烦还甘愿忍受的。爱你恐怕不仅要受苦而且要受罪,你是一个不仅麻烦别人而且麻烦自己的人。挑剔是因为方令晚显然是早熟。她好象总是躲在暗处看着周围的人纷纷上演或悲或喜的故事。显然自己的故事还未开演,可是开头、发展甚至结尾都已被假想,被琢磨了很久了。那些稚气青涩的东西就在思量中被磨掉了。所以她会觉得同龄的人总有些让她不以为然。

  方令晚在别人都已经演绎起早恋故事的时候仍然是麻木的。有限的几个朋友除了何洁是稍长一岁外都是大大长于自己的,她总觉得自己的心早已飞出了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那个正合适她年轻的岁月只是一片凋落,而她的花是开在离自己很遥远的年代,她很稚嫩又好象已经很成熟了。方令晚的那些大朋友倒是并没有完全把她当孩子看,只是觉得她显然是要比同龄人出众,便格外地珍惜她,器重她,然而终究是不把她划入自己生活的界限。毕竟她是年青人,而他们觉得自己至少已不年青了。令晚就在年青人和中年人的圈子的界线之间游刃,每一方都爱她却无法接受她,这令她再一次深感到这就象她与父母的关系。方令晚的寂寞就这样成了定局。她的寂寞使她一直痛,痛得无言却又久挥不去,渐渐成了一种病,缠得她连体质都虚弱起来了。

  直到那一年她和夏行凯认识,一个不仅能够爱她且又能真正接受她,也被她热情地爱着,没有年轻人的单薄却不失中年人的醇厚情意和稳重外还有朝气的男人,方令晚一开始就隐隐认识到这将会是一场无言的结局,尽管她从未恋爱过,可她在无数次的阅读中以及后天的熏陶使得她在假想的爱情中已经和一个情场老手比较而言也毫不逊色了。她开始将自己迫不急待的假想爱情投注到这场情惑之中。

  于是一个附加了无数美丽的幻想和蕴积了多年热望、企盼以及二十年的情感酝酿在夏行凯那同样是无法自制的爱慕之下演绎了一场生动却绝对伤痕累累的爱情故事。其实夏行凯起初并非是爱上了方令晚,他只是觉得那种爱怜、呵护、欣羡不由地在方令晚的柔美和优秀面前滋长出来,甚至这份感情里面还带着些父爱般的怜恤之情,毕竟自己是中年人且有家室,那种念头一闪而过经过理智的过滤网时终究还是知道是不允许过多停留的。要命的是,方令晚不同于其他女孩的一个特殊之处就在于敏感,那是深入骨髓的敏感,可以微弱逼真到一根头发丝甚至一袭清风,她就在夏行凯有了这个念头还未来得及将它扼杀掉的时候将她的敏感宛如横空出世一般堵了夏行凯回心转意的路。在夏行凯忙着收拾自己的狼狈不堪和惊叹方令晚的机灵的时候,她已经在筹措着自己久以梦寐的爱情序幕的开始了,夏行凯是无可遏制地跌进了方令晚的这个巨大的爱情旋涡,然而方令晚想从这个旋涡中逃出来的时候,夏行凯却用他爱的力量大大加速了它的旋转速度,毕竟一个中年男子,生活在一个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家庭里,有这样一次经历总是很难舍却的,况且面对的又是一个年轻可爱的女子,爱的同时又遭受着一种命运的惩罚,虽然这惩罚带有些桃花的灿烂甚至玫瑰的娇媚,然而那种在犹豫中倍受煎熬和艰难也可以等价交换了。更何况夏行凯对方令晚总有些一见倾心的味道,当这种一见倾心非但被应..(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情往何处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