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耳代目之类

作者:臧克家

  在满城争说《十五贯》的时候,和一位许久不见面的朋友碰到了一起,我问他对这个轰动一时的戏有什么观感。他回答说:“演出的技术并不很完美。”

  “你什么时候看的?”

  “我并没有看。”

  “没有看你怎么知道演出的技术不很完美?”

  “听同事说的。”

  这种以耳代目的情况是令人吃惊的,但这种情况却并不是罕见的。

  文艺界里有什么问题发生了,大家总是以“不为天下先”的态度侧起耳朵探听别人的意见,远方的,企望着北京,想从《文艺报》、《人民文学》上听到一点动静,如果《人民日报》发表了什么文章,那就像定了案,自己欣喜得到了“依据”。李太白登上“黄鹤楼”,慨叹于“眼前有景说不得”,因为“崔灏题诗在上头。”今天文艺界里却有不少人,怯于表示自己的意见在别人的意见尚未表示之前。

  常有机会读到这样一些已发表和未发表的论文。文章真似“韩潮苏海”,其中充满着斯大林如何说,高尔基如何说,鲁迅如何说……作为读者,想听见的是作者本人如何说,可惜文章里偏偏就缺少了这一点,大师们的意见也就是作者的意见,这叫做论文毋宁叫作“嘉言录杂烩”。开头的一例是以耳代目,这种情况,叫它“以目代脑”,当受之而无愧。

  许多人对于文艺方面出现的新问题,总是在揣摩,并不是揣摩这问题的本身,而是揣摩“权威”人士和领导方面对这问题的看法和意见。这样,可以永远“立于无过之地”,可惜也永远和真理无缘。

  写到这里,我眼前出现了卞和的形象。他把得自楚山中的璞奉献给楚厉王,厉王说他欺骗,削去了他的左脚。武王时代,他又去献宝,结果是失去了他另外的那一只脚。到了文王临朝,他抱着他的璞在楚山之下哭了三天三夜,哭到“泣尽而继之以血”的程度。楚王听见了,使人问他,他说:“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王乃使玉人理其璞而得宝焉。”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和氏之璧。

  看这位和氏是何等真知灼见,隔着石头外壳他能看到其中蕴藏的必是宝玉!有了这一定不移的看法,他才能失去双脚还坚持为真理奋斗的精神。在眼前百家争鸣的时候,我们要敢于说出自己的见解,并坚持这见解,当然,首先要苦心钻研建立这种自己的见解。卞和的精神是动人的,但首先他看准了包在石头外壳当中的确是宝玉。

  原载《人民日报》1956年7月13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以耳代目之类》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臧克家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臧克家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