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诗作

作者:卞之琳

尺八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从夕阳里,从海西头,

  长安丸载来的海西客。

  夜半听楼下醉汉的尺八,

  想一个孤馆寄居的番客

  听了雁声,动了乡愁,

  得了慰藉于邻家的尺八。

  次朝在长安市的繁华里

  独访取一枝凄凉的竹管……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象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一枝尺八,

  尺八乃成了三岛的花草。

  (为什么年红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海西人想带会失去的悲哀吗?


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寂寞


  乡下小孩子怕寂寞,

  枕头边养一只蝈蝈;

  长大了在城里操劳,

  他买了一个夜明表。

  小时候他常常羡艳

  墓草做蝈蝈的家园;

  如今他死了三小时,

  夜明表还不曾休止。


圆宝盒


  我幻想在哪儿(天河里?)

  捞到了一只圆宝盒,

  装的是几颗珍珠:

  一颗晶莹的水银

  掩有全世界的色相,

  一颗金黄的灯火

  笼罩有一场华宴,

  一颗新鲜的雨点

  含有你昨夜的叹气……

  别上什么钟表店

  听你的青春被蚕食,

  别上什么古董铺

  买你家祖父的旧摆设。

  你看我的圆宝盒

  跟了我的船顺流

  而行了,虽然舱里人

  永远在蓝天的怀里,

  虽然你们的握手

  是桥!是桥!可是桥

  也搭在我的圆宝盒里;

  而我的圆宝盒在你们

  或他们也许就是

  好挂在耳边的一颗

  珍珠——宝石?——星?


音尘


  绿衣人熟稔的按门铃

  就按在住户的心上:

  是游过黄海来的鱼?

  是飞过西伯利亚来的雁?

  “翻开地图看,”远人说。

  他指示我他所在的地方

  是哪条虚线旁的那个小黑点。

  如果那是金黄的一点,

  如果我的座椅是泰山顶,

  在月夜,我要你猜你那儿

  准是一个孤独的火车站。

  然而我正对一本历史书。

  西望夕阳里的咸阳古道,

  我等到了一匹快马的蹄声。


距离的组织


  想独上高楼读一遍《罗马衰亡史》,

  忽有罗马灭亡星出现在报上。

  报纸落。地图开,因想起远人的嘱咐。

  寄来的风景也暮色苍茫了。

  (醒来天慾暮,无聊,一访友人吧。)

  灰色的天。灰色的海。灰色的路。

  哪儿了?我又不会向灯下验一把土。

  忽听得一千重门外有自己的名字。

  好累呵!我的盆舟没有人戏弄吗?

  友人带来了雪意和五点钟。


旧元夜遐思


  灯前的窗玻璃是一面镜子,

  莫掀帷望远吧,如不想自鉴。

  可是远窗是更深的镜子:

  一星灯火里看是谁的愁眼?

  “我不能陪你听我的鼾声”

  是利刃,可是劈不开水涡:

  人在你梦里,你在人梦里。

  独醒者放下屠刀来为你们祝福。


鱼化石


  我要有你的怀抱的形状,

  我往往溶于水的线条。

  你真象镜子一样的爱我呢,

  你我都远了乃有了鱼化石。


半岛


  半岛是大陆的纤手,

  遥指海上的三神山。

  小楼已有了三面水

  可看而不可饮的。

  一脉泉乃涌到庭心,

  人迹仍描到门前。

  昨夜里一点宝石

  你望见的就是这里。

  用窗帘藏却大海吧

  怕来客又遥望出帆。


雨同我


  “天天下雨,自从你走了。”

  “自从你来了,天天下雨。”

  两地友人雨,我乐意负责。

  第三处没消息,寄一把伞去?

  我的忧愁随草绿天涯:

  鸟安于巢吗?人安于客枕?

  想在天井里盛一只玻璃杯,

  明朝看天下雨今夜落几寸。


隔江泪


  隔江泥衔到你梁上,

  隔院泉挑到你杯里,

  海外的奢侈品舶来你胸前,

  我想要研究交通史。

  昨夜付一片轻喟,

  今朝收两朵微笑,

  付一枝镜花,收一轮水月……

  我为你记下流水账。


灯虫


  可怜以浮华为食品,

  小蠓虫在灯下纷坠,

  不甘淡如水,还要醉,

  而抛下露养的青身。

  多少艘艨艟一起发,

  白帆蓬拜倒于风涛,

  英雄们求的金羊毛,

  终成了海伦的秀发。赞美吧。

  芸芸的醉仙

  光明下得了梦死地,

  也画了佛顶的圆圈!

  晓梦后看明窗净几,

  待我来把你们吹空,

  象风扫满阶的落红。


妆台(古意新拟)


  世界丰富了我的妆台,

  宛然水果店用水果包围我,

  纵不废气力而俯拾即是,

  可奈我睡起的胃口太弱?

  游丝该系上左边的担角。

  柳絮别掉下我的盆水。

  镜子,镜子,你真是可憎,

  让我先给你描两笔秀眉。

  可是从每一片鸳瓦的欢喜

  我了解了屋顶,我也明了

  一张张绿叶一大棵碧梧——

  看枝头一只弄喙的小鸟!

  给那件新袍子一个风姿吧。

  “装饰的意义在失却自己,”

  谁写给我的话呢?别想了——

  讨厌!“我完成我以完成你。”


白螺壳


  空灵的白螺壳

  孔眼里不留纤尘,

  漏到了我的手里

  却有一千种感情:

  掌心里波涛汹涌,

  我感叹你的神工,

  你的慧心啊,大海,

  你细到可以穿珠!

  可是我也禁不住:

  你这个洁癖啊,唉!

  请看这一湖烟雨

  水一样把我浸透,

  象浸透一片鸟羽。

  我仿佛一所小楼

  风穿过,柳絮穿过,

  燕子穿过象穿梭,

  楼中也许有珍本,

  书页给银鱼穿织,

  从爱字到哀字——

  出脱空华不就成!

  玲珑吗,白螺壳,我?

  大海送我到海滩,

  万一落到人掌握,

  愿得原始人喜欢,

  换一只山羊还差

  三十分之二十八,

  倒是值一只盘桃。

  怕给多思者拾起:

  空灵的白螺壳,你

  带起了我的愁潮!

  我梦见你的阑珊:

  檐溜滴穿的石阶,

  绳子锯缺的井栏……

  时间磨透于忍耐!

  黄色还诸小鸡雏,

  青色还诸小碧梧,

  玫瑰色还诸玫瑰,

  可是你回顾道旁,

  柔嫩的蔷薇刺上

  还挂着你的宿泪。


无题(一)


  三日前山中的一道小水,

  掠过你一丝笑影而去的,

  今朝你重见了,揉揉眼睛看

  屋前屋后好一片春潮。

  百转千回都不跟你讲,

  水有愁,水自哀,水愿意载你

  你的船呢?船呢?下楼去!

  南村外一夜里开齐了杏花。


无题(二)


  窗子在等待嵌你的凭倚。

  穿衣镜也怅望,何以安慰?

  一室的沉默痴念着点金指。

  门上一声响,你来得正对!

  杨柳枝招人,春水面笑人。

  鸢飞,鱼跃;青山青,白云白。

  衣襟上不短少半条皱纹,

  这里就差你右脚─这一拍!


无题(三)


  我在门荐上不忘记细心的踩踩,

  不带路上的尘土来糟蹋你的房间

  以感谢你必用渗墨纸轻轻的掩一下

  叫字泪不沾污你给我写的信面。

  门荐有悲哀的印痕,渗墨纸也有,

  我明白海水洗得尽人间的烟火

  白手绢至少可以包一些珊瑚吧,

  你却更爱它月台上绿旗后的挥舞。


无题(四)


  隔江泥衔到你梁上,

  隔院泉挑到你怀里,

  海外的奢侈品舶来你胸前;

  你想要研究交通史。

  昨夜付出一片轻喟,

  今朝收你两朵微笑,

  付一支镜花,收一轮水月……

  我为你记下流水帐。


无题(五)


  我在散步中感谢

  襟眼是有用的,

  因为是空的,

  因为可以簪一朵水花。

  我在簪花中恍然

  世界是空的,

  因为是有用的,

  因为它容了你的款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其他诗作》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卞之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卞之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