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姦之死

作者:化夷

  题记:抗日战争结束了,汉姦们的末日到来了。在这之前,李士群在汉姦们的狗咬狗中,被日军处死;汪精卫已病死在医院,逃过了人民的审判;陈公博、周佛海、褚民谊、陈璧君等人,或被处以极刑,或受国民党的包庇,躲过了人民的惩罚。不管他们的结局如何,他们最终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一、李士群:干了一辈子特务,却被日本人算计


  李士群,1907年生,浙江遂昌人。李士群早年到上海求学,并参加了革命。1927年,李被共产党派去苏联学习,1928年回国。

  1932年,李士群被国民党中统逮捕后,叛变了革命。

  “卢沟桥事变”后,上海、南京相继沦陷。李士群本来奉中统之命“潜伏南京”,但贪生怕死的李却在南京沦陷前逃到了汉口。

  日本帝国主义的烧杀婬掠让李士群吓破了胆,他认为中国会亡,于是把眼光投向敌人。逃到汉口以后,又躲过中统的耳目,绕道广西、云南,经河内去了香港。

  李士群一到香港,便与日本在香港的总领事中村丰一搭上了线。中村丰一认为李士群在香港发挥不了多大作用,便把他介绍给日本在上海大使馆书记官清水董边。李到上海后,清水让他为日本大使馆搞情报,李满口应允。就这样,李士群完成了他投身革命,叛变投敌,到成为大汉姦的全过程。

  1940年,汪伪政权成立后,李士群当上了汪伪清乡委员会秘书长、“剿共救国特工总部”负责人、伪江苏省省长,成为显赫一时的人物。

  李士群所控制的特工组织,在1939年正式成立后,除了镇压共产党和其他进步人士外,为了确保汪精卫伪政权,也与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特务进行斗争。双方的特工人员,在南京、上海展开了激烈的争斗。由于李士群曾在中统里干过,他手下的那一帮喽罗也多出自军统或中统,他们对国民党特务的工作规律、行动方式十分熟悉,在争斗中,屡屡得手。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南京区区长钱新民、国民党第四战区少将参议戴炳星、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吴开先等人,都先后被李士群逮捕。国民党在上海、南京的特务组织,遭到了毁灭性破坏,经过李士群软硬兼施,不少军统、中统特务都倒向了汪伪政权。这使得戴笠、陈立夫对李恨之入骨,慾除之而后快。戴笠曾命令手下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李士群,都因种种原因没得逞。

  就在陈立夫为李士群大伤脑筋之时,一日他忽然接到中统特务赵冰谷带到重庆来的丁默的一封信,这封信使事情出现了转机。

  丁默原是中统上海区的特务,后投靠汪伪,当上了李士群主持下的76号特工总部主任。在这期间,李、丁两人发生了矛盾,且积怨日渐加深。后来,两人又为争夺伪警政部长一职,结下了新仇。

  丁发誓要干掉李,他指使其弟丁时俊于1940年暗杀李士群,因射击技术太差,未能命中。李士群以牙还牙,在这年的5月,乘丁时俊去南京夫子庙喝酒时,派出便衣寻衅斗殴,用酒瓶将其击伤致死。

  从此之后,李、丁二人不共戴天。

  1942年,世界反法西斯战场出现转机,日本帝国主义露出失败之相。丁默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便向昔日中统上司陈立夫写信,请求“悔过自新,效命中央”。

  就在陈立夫接到丁默悔过信的同时,戴笠也收到周佛海请他转交蒋介石的自首书,表示要将功赎过。

  这两封信使得陈立夫与戴笠大喜过望。但他们又担心周、丁二人演三国黄盖诈降之戏,便分别密电周、丁二人,务必设法翦除李士群,掩护地下工作人员,以此考验他们的自首诚意。

  周、丁二人接到重庆方面的密电后,便开始积极准备。经商议,谋杀工作由周佛海主持,丁默从旁协助。

  为除李士群,周佛海可谓绞尽脑汁。他先是指使李的对头罗君强下毒,李没有上钩。接着又让丁默向外散布谣言,逢人便讲李士群清乡毫无成绩可言,利用清乡地区的物资移动,发了大财等等,企图以此引起日本人的不满,干掉李士群。

  恰恰在这时,李士群的后台老板日本人晴气庆胤奉调回国。他的继任柴山中将对李不听使唤,桀骜不驯早就不满意。李士群掩护日本宪兵悬赏缉拿的军统特务余祥琴逃脱之事这时又被查知。周佛海乘机找到了日本华中宪兵司令部特科科长冈村少佐,请他帮助干掉李士群。冈村满口答应下来。

  冈村原打算派人行刺,因为李士群防范很严,几次都没有得手。最后决定用下毒的办法。

  这天,李士群接到冈村少佐的邀请,说是在上海百老汇大厦冈村家里为他设宴洗尘,也借机调解他与税警团副团长熊剑东的矛盾。

  李士群知道自己结怨很多,且生性多疑,总怕别人算计他。所以,一般在外边的应酬,李士群很少参加。这次李本不想去,因是日本人请客,碍于面子,他还是硬着头皮去了。

  在去之前,李士群做了一些准备。他与随从相约,到了冈村家,什么都不吃,连香烟也不抽。还跟一块去的保镖打了招呼,如果过了两个小时还不出来,就冲进去。

  到冈村家后,李士群以自己刚患痢疾未好为由,坐在席上任何东西也不吃。冈村也不勉强,一边与李说着话,劝他与熊剑东和好,一边与熊劝酒吃菜。

  席间的谈话似乎很投机,熊剑东坦诚相见,向李承认了自己的不对,希望今后能携起手,为了共同的利益,一致对外。说着说着,冈村给李敬了一支烟,又给他打开了汽水。

  熊剑东的一番话,使李士群很受感动,他觉得老这样坚持,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和不快。于是,便放松了警惕,拿起酒杯高兴地与冈村对饮起来。

  这时,有个日本女人从厨房捧出一碟牛肉饼。冈村介绍说这是他太太,擅长做这种牛肉饼,今天听说李部长来了,特地下厨。请赏光尝一尝,味道如何。

  端上来的牛肉饼只一碟,李顿时起了疑心,放下筷子不敢吃,他便把碟子推给了熊剑东,说:“熊先生是我钦佩的朋友,应该熊先生先来。”

  熊剑东又把碟子推过来,笑着说:“冈村太太是专门为你做的,我怎敢掠美。”

  李士群又想把碟子推给冈村。这时,冈村的老婆用盘子托出3碟牛肉饼,在冈村、熊剑东和随李士群一块去的夏仲明面前各放了一碟。因为4个人面前都有了,李也就不好再推了。

  冈村解释说:“我们日本人的习惯,以单数为敬。今天席上有4人,所以分成1、3作两次拿出来,以示对客人的尊重之意。在日本,送礼也是以单数为敬,你送他一件,他非常高兴。要是多送一件,他反而不高兴了。”冈村的一番话,说得在座的都笑起来。

  李知道日本人送礼讲单数的习俗,经冈村这么一解释,他也就不再怀疑了。

  席上,其他3人面前的牛肉饼都吃得精光,李士群吃了三分之一。这时的气氛十分融洽,谈着谈着,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李要夏仲明下去给楼下的保镖打招呼,楼上相安无事,时间过了,也不要上来。

  李士群赴宴回来,已是晚上10点多钟,家里还有客人在等他。李给客人打了个招呼,连忙跑进卫生间抠喉咙,想把冈村家里吃的东西吐出来,可能是时间太长的缘故,没有吐出来。

  两天后,李士群突然感到不适,开始是腹痛,接着上吐下泻,送医院抢救。经检查,李中了阿米巴菌毒。

  阿米巴菌是用患霍乱的老鼠的屎液培育出来的一种病菌,人只要吃进这种细菌,它就能以每分钟11倍的速度,在人体内繁殖。在繁殖期内,没有任何症状,到了36小时以后,繁殖达到饱和点,便会突然爆发,上吐下泻,症状如同霍乱。病人到了这时,就无法挽救了。因细菌在人体内起破坏白血球的作用,使人体内的水分通过吐泻,排泄殆尽,所以人死后,尸体会缩小得如同猴子一般大小。

  没过两天,李士群已气息奄奄,临死前他对人说:“我干了一生特务,没想到到头来却被日本人算计了。”

  李死后,他的亲信和老婆派人到南京,向汪精卫提出了4条要求:

  一、要把李士群“国葬”;

  二、要汪派代表来苏州致祭;

  三、要汪精卫送一件纪念品殉葬;

  四、要汪为李题写墓碑。

  汪精卫对这4条要求,除一条“国葬”经伪中央委员讨论改为“公葬”外,其他3条全部照办。

  汪精卫送的纪念品是一方田黄石图章,墓碑是“李士群先生之墓汪兆铭题”11个字。

  李士群死后,尸体已缩得像只猴子,可还是用了一口顶大的楠木棺材,装殓后移灵至上海,葬在万国公墓。

  李士群的死,汪精卫心里很清楚,兔死狐悲,他私下曾对人说:“日本人怎么这样不讲信义。”

  李士群入葬后的一个晚上,苏州日本宪兵队派人将76号特工总部的几个特务头子,以及伪江苏省政府的各厅、处长分别叫到李家,把这些人连同李士群的老婆叶吉卿召集到一起,宪兵队长当众宣布说:“李先生是我们的朋友,对于他的死,我们深表哀痛。但是,李先生死后,你们却说是我们日本宪兵队毒死的,这是绝对的造谣。这是对我们宪兵的最大污蔑,也是对我们天皇的大不敬。经过几天的调查,我们发现了几条线索,其中一条与李先生的妻子有关。”

  宪兵队长说到这里,停顿下来。

  大家一下子都把目光集中到叶吉卿身上。

  宪兵队长接着说:“据我们调查,叶吉卿与储麟荪通姦,二人深怕让李知道,于是先下手将李先生毒死了。”

  日本人当众把叶见不得人的事抖出来,使叶吉卿又羞又恨。明明是自己的丈夫被他们毒死,却还利用她与储的丑事,反打一记耳光。叶越想越气,有话说不出,放声大哭起来。

  “其他线索,我们打算继续再查。谣言不止,我们只有先把人一一抓起来,查个水落石出,用事实来辟谣。但是这样一来,李先生的名声给败坏了,还要连累其他人。”

  宪兵队长说着拿出一张纸来:“李先生已经死了,我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为了顾全李先生的身誉,对他家属的错误,我们可以原谅,但是不能再继续造我们日本宪兵队的谣。我这里有一张声明,请大家签个名,就说李先生是因病而死的。我们也不再追究此事了,何去何从,请你们立即决断。”

  大厅里像开了锅似的,汉姦们立刻商议起来。日本人话里有话,其他几条线索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就会查到自己头上来。商量来商量去,谁也不敢得罪日本人,都怕惹火烧身,只好表示接受。

  这时,叶吉卿仍在号啕大哭,她想借哭拒绝在声明上签字。汉姦们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连逼带劝要叶屈从。叶吉卿知道胳膊搬不过大腿,最后,不得不在声明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二、汪精卫夫妇:一死日本医院,一死上海监狱


  1937年,“芦沟桥事变”爆发。全国上下群情激奋,纷纷加入了抗日战争的行列之中。汪精卫之流为了达到临驾蒋介石之上的个人目的,不惜牺牲民族利益,投靠日本帝国主义,当了可耻的汉姦。

  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正式开场,汪精卫当上“主席”,坐上了第一把交椅。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时任伪“国民政府”监察委员,她以“汪夫人”自居,不仅是汪的贤内助,更是汪叛国投敌的得力干将。

  1943年,国内外反法西斯形势大好。汪精卫和陈璧君惶惶不可终日,知道末日不远。早在1935年,汪精卫被人行刺,大难不死,有一颗子弹一直留在背上。就在这个时候,那颗子弹时时发作,疼痛不已。11月,日本在东京召开大东亚会议,汪精卫参加了这次会议,他会见了首相东条英机。工作谈完之后,汪精卫请东条英机派几名内科医生去南京,为陈璧君诊治胃病。其实,汪是想借给老婆看病的名义,让日本医生给自己诊治留在后背上的那颗子弹。

  东条英机答应了汪的请求,派出了黑川利雄一行,带着医疗器械,来到南京。

  经过检查,陈璧君的胃并没有什么很大的病。汪精卫便让黑川利雄为自己治枪伤。经过检查,..(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巨姦之死第[2]节